广州火车站民警劳累过度引脑出血 医院“补觉”

卢达飘终于可以睡一觉了。他脸色铁青,眼圈乌黑,疲惫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喃喃地说:“我就想睡一觉……”然后“幸福”地睡着了。不过,此刻他并不是睡在家里的床上,而是睡在广州陆军总医院的病床上。2月1日凌晨两点,卢达飘因劳累过度引发脑出血被送进了医院——他终于实现了这段日子以来唯一的愿望:睡个好觉。


火车站值勤一干半天


1月31日凌晨5时,卢达飘接到派出所通知后,和所有人员一起回到了岗位,准备去火车站支援,这时,他的妻子、女儿还在熟睡中。清晨6时,卢和同伴们被分为三批,每批8-10人,负责省汽车站周围的人群疏导工作。


清晨的火车站又冷又挤,任何一点骚动都可能引起大事故。卢和同伴们不敢大意,死死站牢岗位,注视着庞大的人流,神经高度紧张。


一直到下午2时许,卢达飘他们才等来第一次休息的机会,这时大家的喉咙都已经沙哑了。“我回到家,吃了个晚饭,然后给手机充电。”卢达飘说,电话开机不到5分钟,铃声又就响了,派出所又叫他回单位。这个时候卢就已经觉得有些头晕,可他没多想,再次回到了派出所。


医院候诊竟睡着了


在派出所,他抓紧时间打了个小盹,但情况越来越糟。“头晕目眩,头发涨,涨得疼。”觉得不对劲的卢让同伴把自己送到了医院,然后就逼着同伴离开了。可没过多久,他就开始呕吐,“后面的事我都不知道了,住院手续都是医生帮忙办的”。


神经外科主治医师公方和是第一个见到卢达飘的医生。“当时他坐在那里睡着了。我们叫了一下,他惊醒了,说头疼,没过多久就开始呕吐。”公方和告诉记者,卢达飘脑部左侧枕叶动静脉呈畸形,引发了脑出血,“这主要是因为他们长期疲劳工作,没有充分休息造成的。”公方和说,如果任其发展,有可能出现抽搐、甚至癫痫等情况。


“我还不算连续工作时间长的。”卢说,所里的兄弟现在全都在第一线,时间最长的已连续在岗位上呆了21个小时了。来看卢达飘的派出所领导告诉记者,这几天陆续都有警察病倒,“医院里头有几个,还有坚持在岗位上的”。


女儿“乐”见爸爸病倒


爸爸病倒了,但卢达飘四岁的小女儿静静却欢天喜地,在病房里跑出跑进。对于不知愁滋味的她,只要爸爸妈妈都在的地方,就是家;而且,只有爸爸病倒的时候,才有空这么长时间地陪着她。


卢的妻子小林一直守在卢身边。她说,卢达飘平时就经常上晚班,临近年关就更忙了。“好像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他每天都是上晚班,只休了一个星期六。然后又是春运……”小林说,卢达飘1997年开始当警察,前几年回到家里时还挺喜欢说话,可是这几年越忙话就越少,“好不容易休息,也就是看电视、睡觉,好像怎么都睡不够似的。”


每年春节怎么过?“我们今年原本也想回家的。”小林说起小家庭的计划。为了能回阳江老家过年,卢达飘还特意和同事换了班,打算和女儿回老家多呆几天。“可是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了。”小林笑了笑,有些无奈,也有庆幸,“还好他没有出什么大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