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时代

“在天之中心之上,住着六父王天神,天神有一位王子,名叫弃端己,他有三兄三弟,共计七人。弃端己王子的三太子从天上下到凡间为人主……”

好一个神话传说啊!有点像中国的三皇五帝,又仿佛印加、玛雅的传说打开了神秘的一卷。就让我们继续读下去……

“这位三太子名叫弃聂弃,下到人间后做了六氂(音mao,同‘牦’)牛部的王,称弃聂弃赞普。弃聂弃赞普与神和龙族通婚,其子孙袭王位者均称赞普。……传到第八世号布袋革甲赞普,居琼巴之地,冶炼矿石,得银、铜、铁三物,又制木犁,用牛耕,开垦平原作田,引湖水灌溉,人类始有农业。……十五世赞普意肖烈建造琼巴寨堡……十七世赞普德朱波那木雄赞设大相(位如宰相)以辅赞普,从此人间有了宰相……第二十三世甲多热弄赞废除与神及龙族之婚,始与臣民通婚……第二十八世赞普弃业颂赞改进农业,兴修水利,牧地与农田相连,国力日渐兴盛”“至三十二世赞普弃宗弄赞,又号松赞干布,继位时尚年幼,虽未成年,奋战不屈,终于严惩罪犯,所有至毒者皆族灭之。未几叛乱者又皆臣服。……与全孙波交兵,设谋用计,说之来降。养护无数户口,安居乐业。唐与吐谷浑皆来进贡。”

说到这里,特别是看到“松赞干布”的名字,大家一定看出了端倪,其实我转述的是吐蕃的史书,犹如我们的《史记》《尚书》,记录的是吐蕃的历史和来历。我们如今读来好似神化,其实神化之中都包含着史实,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史实变成了传说,传说又变成了神化,直至湮没在无尽的长河之中,留下一个个未解的谜。

吐蕃,可能来源于我国一个古老的民族——羌。羌和汉在远古传说时代已有往来,在商朝中屡见于卜辞,周朝以下史书记载更加详备。在中国古代,羌族主要生活在西海(今青海)一带,主要活动范围在西部(因东面有汉族的阻碍)。早在战国初年,秦献公出兵攻略羌地,酋长卬为避秦军,率部向南方迁移,与青海诸羌隔绝。其后进入四川,子孙繁衍,各立部落,其中有个部落叫氂牛部,也称越巂(音sui)羌,这应该就是吐蕃史书中所说的六氂牛部。《后汉书 西羌传》记载了另两个羌族部落:发羌和唐羌。据《新唐书 吐蕃传》中说,羌族中最早进入西藏的是这两个发羌和唐羌,因“发”、“蕃”音近,故称吐蕃(也称蕃或西蕃)。而氂牛部是后入西藏者。入西藏后逐步征服了发羌、唐羌等各部,并最终统一吐蕃。当时入西藏的氂牛部酋长很可能就是神化中的三太子弃聂弃。我前面已经说过,神话中其实都包含了史实,比如神话中最大的六父王天神,史书中就记载了他的名字,叫鹘提悉勃野。我们可以推测,在古代,氂牛部中最大、最有权威的部落是六父王天神鹘提悉勃野,他有七个儿子(也可能是七个接班人),他把他的位子传给了其中一位名叫弃端己的王子,同时分派他的另六个儿子掌管另六个部落,所以吐蕃史书中也称六氂牛部。后来,弃端己的三太子弃聂弃率领六氂牛部杀入西藏,征服各部,建立了强大的政权,这或许就是“弃端己王子的三太子从天上下到凡间为人主”所描述的意思。弃聂弃自称天神所生,以悉勃野为姓,正符合羌族“其俗氏族无定,或以父名母姓为种号”的惯例。其实,吐蕃史书前面的神话部分很多都来自弃聂弃的口述或别人的转述。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是弃端己的三太子,说不定是被弃端己赶出来的也有可能,阴差阳错地统一了西藏。但弃聂弃确实很厉害,他自封弃聂弃赞普,赞普的意思就是雄伟的丈夫(这是“赞普”的最初由来,弃聂弃以后吐蕃部落的最高统治者均世袭赞普的称号)。吐蕃历史上的六氂牛部也真的有六个豪强部落,称为父王六臣。另外,又有三个通婚姻的部落,称为母后三臣。父王六臣和母后三臣俱服从弃聂弃的总管。有些东西还真不是弃聂弃自己吹出来的。据《后汉书 西羌传》记载,羌人只有部落酋长,没有君臣上下(不立君臣,无相长一),弃聂弃设立了君主制,这在羌族的历史发展中也是一大进步。

雪域天国

吐蕃部落自第一世弃聂弃赞普开始,逐渐形成国家。经济、政治、文化也逐步发展。吐蕃史书中记载,到第三十世达布聂西赞普,吐蕃已经成为西部最大的一个部落政权。当然,在它的周围还有许多其他羌族部落,如苏毗、吐谷浑等。

苏毗也是羌族的一个大部落,原先住在河源,即黄河发源地(唐时的地理概念),后迁徙到西藏。在《隋书 西域传》中称为女国,也就是一个母系氏族社会。《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大概来源于此。苏毗国政由女王和小女王共同执掌。女王死后,要在王族中选出贤女二人,一为女王,次者为小女王。其他辅佐执政者也都是女性,男人专管战争。女王的丈夫号金聚(如果唐僧和女儿国国王结了婚,大概也就成了一个金聚),不得参与政事。

在第三十世达布聂西时代,苏毗已经成为一个北接于阗,东北与多弥(现青海通天河一带的部落)为邻,西至天竺,南与吐蕃接壤的部落型国家,而且是一个大国。女王达甲瓦,驻都城年卡宁波(今日喀则一带);小女王弃邦孙,驻都城儒那堡寨(今拉萨)。而两王共掌的弊端,随着国家的发展也日益显现。后,苏毗内乱,小女王弃邦孙吞并了达甲瓦的领地。一些忠于达甲瓦的贵族不服,遂暗通吐蕃,希望达布聂西出兵帮助。但是,达布聂西还没来得及出兵便死了。三十一世赞普论赞弄囊即位后,与苏毗谋叛的贵族盟誓,发兵一万,进攻苏毗,攻破儒那堡寨,苏毗领土为吐蕃所占。

论赞弄囊占领苏毗后,受尊称号为朗日论赞,意思是与太阳一样光辉,与山一样英武。朗日论赞论功行赏,分封了四大领主,分别是:琳.臧古;巴.鱼泽布;农.仲波;哲蚌.纳生(听起来都像外国名)。他们四人助吐蕃有功,都成了赞普的重要大臣。后来,有一个苏毗领主穹波. 邦色,杀藏博邦主马尔门(越听越像外国名),以藏博二万户献于赞普。朗日论赞认为穹波.邦色功大,将藏博二万户赐给邦色。穹波.邦色也成了赞普的一位重要大臣。

朗日论赞重用这些新臣,引起了吐蕃旧臣的不满(特别是父王六臣和母后三臣)。而苏毗的残部仍在,称为孙波。到了朗日论赞晚年,矛盾开始激化,父王六臣离叛,母后三臣也复作乱,孙波(即原来的苏毗残部)、羊同、达布、工布、娘波等也四面起兵攻击吐蕃。最后,朗日论赞被叛臣置毒暗害而死。年仅十三岁的弃宗弄赞即位。吐蕃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吐蕃从小国变成大国,是一个巨大的转变。在转变的过程当中,发生新旧势力的对抗,以及与四周敌国之间的冲突,是在所难免的。但冲突将如何发展下去,新势力能否取代旧势力,这将决定吐蕃的兴亡。也就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一位吐蕃划时代的英雄诞生了,他就是年仅十三岁的弃宗弄赞。他的另一个名字可能更为我们所熟知——松赞干布,一个敢于向唐太宗叫板,而且确实有实力向我们盛唐叫板的人!

松赞干布

第三十二世赞普弃宗弄赞又号松赞干布,生于公元617年, 13岁继位(公元629年),公元634年遣使至唐朝廷求婚,25岁(公元641年,唐贞观15年)娶文成公主,公元650年薨(享年34岁)。

松赞干布继位时,正是吐蕃内忧外患,生死存亡之刻。作为西藏历史上最杰出的英雄,松赞干布当时虽年仅13岁,但雪域天国的豪迈、羌人之血中流淌着的彪悍雄风,在松赞干布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旧唐书 吐蕃传》说松赞干布“骁勇多英略”。对内,松赞干布积极团结新臣的力量来打击父王六臣和母后三臣。吐蕃内乱的原因本身就是新臣和旧臣之间的对抗,其父朗日论赞重用的几大领主:琳.臧古;巴.鱼泽布;农.仲波;哲蚌.纳生;穹波.邦色等家族势力都效忠于赞普。松赞干布利用他们的力量,亲自带兵迅速平息了旧臣的叛乱,抓住了谋害父亲的凶手。吐蕃史书记载“三十二世赞普弃宗弄赞,又号松赞干布,继位时尚年幼,虽未成年,奋战不屈,终于严惩罪犯,所有至毒者皆族灭之。未几叛乱者又皆臣服。”(见第一章),说的就是这段经历。在迅速平定内乱后,松赞干布立刻组织力量抵抗外敌侵略。在攻击吐蕃的部落中,以孙波、羊同势力最大。孙波是苏毗国的残部(前章已述)。松赞干布一方面派遣琳.芒波结尚囊领兵讨伐,一边又采用攻心战术,派人前去说降及离间孙波内部,最后孙波投降,苏毗国彻底灭亡。羊同地处吐蕃西(今西藏阿里地区),北接于阗,国土东西千余里,有兵八九万。松赞干布击败羊同入侵势力,并反攻羊同,迫使羊同臣服。(注:公元644年,松赞干布征服羊同,灭羊同国)

孙波、羊同被打败后,其他部落如达布、工布、娘波等也先后被征服。至此,松赞干布统帅吐蕃的新臣势力战胜了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吐蕃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刻。松赞干布在平定内外叛乱后,开始了对吐蕃的强国建设。

1)巩固王权。十七世赞普德朱波那木雄赞设立了大相,相当于汉族的宰相。大相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象征。在平定了内忧外患后,大相成为王族和新臣领主们争夺的目标。琳.芒波结尚囊帮助松赞干布平定内乱,在征服孙波时又是功劳最大的。松赞干布任命琳.芒波结尚囊为大相。尔后,又以谋判罪杀琳.芒波结尚囊,任王族噶尔.芒霞孙囊为大相,同时重用穹波.邦色。不久,芒霞孙囊因罪自杀,穹波.邦色继任为大相。松赞干布重用俄梅勒赞,穹波.邦色受排挤。王族噶尔.东赞域孙告发穹波.邦色谋反,穹波.邦色自杀。东赞域孙成为大相。这东赞域孙就是后来西藏历史上有名的禄东赞。

各位是否发现,纵观整个过程松赞干布颇像我们的刘邦、朱元璋。其实,当时大相的争夺其实也是权利的争斗,各种势力纠杂在一起,已经严重影响了王权。而大相如果设立不好,对赞普同样也是一种威胁。所以,松赞干布利用王族和新臣之间的势力冲突,打击对赞普威胁最大的人物,可以说是一种必然而且聪明的选择。但松赞干布没有像朱元璋那样大肆屠杀,只是和刘邦有的一比。

最后,大相一职被噶尔.东赞域孙即禄东赞所确保,是赞普、王族、新臣之间互相斗争的结果,也可能是最好的一种结果(禄东赞此人我下一章再说)。

2)设立中央官制。中央官制分两类。一类为宰相,即大相,设大相一人,《旧唐书》中翻译为宰相平章国事,再设小相一人,相当于副宰相。同时还有兵马都元帅、兵马副元帅、宰相同平章事等;另一类为宰相僚属,有内大相一人,掌国内事务,整事大相一人,掌刑法,还有其他外交、财政等官员。

上述诸官中,大相最尊。各官都是父死子代。松赞干布以后,吐蕃国势强盛,官制也相应发生了变化,但基本上还是松赞干布时规定的。

3)稳定内部,民族团结。吐蕃王族称为论,新臣和旧臣所组成的宦族称为尚,赞普、论、尚构成吐蕃的统治阶级。前面已述,吐蕃王族和宦族,宦族中的新臣和旧臣是有矛盾的,松赞干布通过巩固王权,最后将大相之职授予禄东赞而化解了这些矛盾。同时,吐蕃征服西藏各羌,不同部落与吐蕃之间也存在着矛盾。松赞干布设定盟会,来解决各种矛盾。小盟每年一次,大盟三年一次。小盟用羊狗(可能是羊和狗两种动物,也可能是牧养的狗)与猕猴为牲,大盟杀犬马牛驴人为牲。盟会上松赞干布带领群臣一起祭祀,诅咒说,大家都得同心协力,共保赞普。天地众神明鉴,谁若背盟,谁就身体屠裂,如这些被杀的牲畜一般。吐蕃重视狗,苏毗旧俗重视猕猴,用人作牲则是共同重视的祭品。小盟用狗和猕猴,说明松赞干布也很注意民族情结,尊重他人的民族习惯。大盟用人,是表示极其隆重的意思(现在听听好恐怖,好没人权啊!但古代吐蕃是这样的)。大小盟始于何时,史书未载,但松赞干布以之稳定内部,促进民族团结是肯定的。

4)制定法律。松赞干布在位时,创十善法律,用刑颇严。史书称“用刑严酷,人无敢违”。刑法有刖、劓(音cui,侧斩之意)、皮鞭、砍头、挖眼、剥皮等,虽小罪也不得赦免。其牢狱是在数丈深的地下牢窟,囚犯一般要蹲上2、3年。除了罚恶外,松赞干布还有劝善的法律,史书记载的道德训条很多,有些还带有宗教色彩,如“皈依三宝,敬信勿疑;报父母恩,侍养勿怠;准时还债,言而有信;谋事勿信妇人之言;勿用大秤小斗;……等等等等”看来佛教在松赞干布时代已经流行了。

5)创制文字。松赞干布派遣学生吞米.桑布札等向婆罗门李敬学习声明(声韵学),归国后,依据于阗文加以简化,造成30个字母,并编出几种文法歌诀,用以拼写吐蕃语。从此,真正意义上的吐蕃语言和文字诞生了。在先前的诸羌中,吐蕃一直用刻木结绳法记事,苏毗也没有文字,羊同也一样,只有吐谷浑学习了汉字。自从有了吐蕃文,在大吐蕃国境内无文字和有文字的诸羌统一使用吐蕃文,松赞干布自己也带头学习,使得吐蕃境内羌族各部的文化融合有了坚实的基础。后来,羌族各部融合成蕃族以及后来的藏族,吐蕃文也发展成为藏族通行的藏文,松赞干布创制文字的意义是非常巨大的。

6)发展经济。这里不得不提到那位大相禄东赞。吐蕃经济已畜牧业为主,禄东赞最大的功绩是划定田界,仿效唐均田制,原来的自由民分得田地,进行农业和畜牧业,对国家负担起封建义务,从而确立了吐蕃的封建制度。当然,以上这些是在松赞干布死后实行的,我这里提前说了。松赞干布对经济的贡献主要是改进农业、制定度量衡,发展商业等。

7)兵制。吐蕃军事组织与地方行政组织完全一样,全国分为四个“如”,每如分为上下两个分如,共8个分如;每分如下辖四个千户所。此外另有四个禁卫军千户所分镇四如。如此全国共有36个千户所。军队编制以百人为单位,设百夫长,以上有五百夫长,在上面是千夫长。后来,吐蕃强盛,人口增加了约十倍,千夫所成了万户府,千夫长也成了万夫长。

军队的长官平时就是地方行政官,也就是当地的大小领主。

8)外交。分两个方面,一个是和亲,一个是外战。特别是和唐的和亲与交战值得一说。

先说和亲。公元639年,松赞干布与泥婆罗王鸯输伐摩之女尺尊公主联姻。公元641年,与大唐和亲,就是我们熟悉的文成公主入藏,时松赞干布25岁。

其次是外战。公元634年,进兵攻打吐谷浑(此事与唐朝和亲事件有关,下面即将叙述);公元638年,借口迎娶公主,率兵攻打唐朝松州(唐太宗是被尊为天可汗的人物!手下文武大臣各个健在,四邻诸国无不畏惧,不来打你已经客气了,松赞干布竟敢反过来打唐朝,也够牛的。)公元644年,松赞干布征服羊同,白兰、多弥等西部诸羌皆畏威咸服。至此,西藏高原已基本被松赞干布所统一(以后羊同经常反叛,至弃松德赞赞普时才彻底消灭羊同)。

前面说的吐蕃和唐之间的战争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唐贞观八年(公元634年),松赞干布听说突厥和吐谷浑均娶唐朝公主,也遣使赴唐沟通关系,唐太宗遣冯德遐下书临抚。吐蕃史书上说“唐与吐谷浑皆来进贡(见第一章)”,说的就是这事。大家是不是觉得吐蕃太吹牛?盛唐派个人来就说是向你进贡啊?其实受古代文化知识和意识形态的局限,哪个时期的史书不都是为自己粉饰粉饰的。在《资治通鉴》上说这件事是“临抚”。

松赞干布遣使携珍宝随冯德遐入朝,正式向唐求婚,遭拒。遭拒的原因可能一方面是唐朝不重视吐蕃,而松赞干布说话太冲恐怕是主要原因。吐蕃使臣说吐蕃疆土广大,拥兵数十万(吹的),松赞干布有勇略,四邻都怕他(除拥兵数十万外,其他倒是事实)。那么当时吐蕃有多少兵马呢?史无准确记载,不过在吐蕃大扩张时期,吐蕃自己的史书上记载四如的军士共有46万人,千户所已变成万户府。而提出和亲时的松赞干布只有18岁,羊同等还未征服,手下还只是千户所,不可能有这么多兵力。大扩张时人口增长约十倍,军士起码也应该增长五倍左右。其实松赞干布自己的话里说出了破绽。吐蕃史书记载松赞干布要求娶唐公主一事时,说:“赞普致书唐主曰:若不许嫁公主,当亲提五万兵,夺尔唐国,杀尔,夺取公主”。口气很大,但只不过五万人。这五万人应该是吐蕃平时对外作战时的主力精兵(也不排除松赞干布的虚夸),如果算上一些次要兵力和驻守国内的必要兵力,整个吐蕃八万到十万军力差不多了。也有人认为,这五万兵力就是吐蕃的全部兵力,因为如果把五万兵力均分在吐蕃36个千户所后,每千户正好养兵一千三四百人。所以,吐蕃当时的兵力也就在五到十万。大家完全可以想象当时唐太宗听到这句话时是什么感想?拒婚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吐蕃使者灰溜溜回去后,不敢实报,推说唐拒婚系吐谷浑王离间所致。松赞干布大怒,遂联合羊同率兵共击吐谷浑。先后击败吐谷浑、党项、白兰诸羌。此期间,吐谷浑国内也发生了变故。贞观八年(634年),吐谷浑伏允可汗依其臣天柱王之谋,进袭唐廓(今青海化隆西南)、兰州。六月,唐遣左骁卫大将军段志玄率军反击,追至青海湖后班师。十一月,吐谷浑再次寇扰凉州。唐太宗起用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以侯君集和李道宗为副将,击破吐谷浑。635年,可汗慕容伏允战败自杀,太子达延芒波结逃归吐蕃。唐立大宁王慕容顺为甘豆可汗,但国内百姓皆不归附,竟杀死甘豆可汗,其子诺曷钵被立为可汗。诺曷钵年幼,大臣们争权夺势,大臣中一派亲唐,一派亲吐蕃,国内一片混乱。唐太宗先下手为强,令侯君集等领兵平乱,稳定了形势。

贞观十二年(638年)八月,吐蕃军号称20余万进屯唐松州(今四川松潘)西境,遣使进贡金帛,声称来迎娶公主,其实是想和唐朝叫板,争取对吐谷浑的控制。前面已经分析,吐蕃自身的兵力在5万,其他的兵力当来自羊同等国,可见吐蕃在当时是西部极有威势的国家。八月,大败都督韩威,羌族首领,唐阔州刺史别丛卧施、诺州刺史把利步利相继举州降蕃。唐太宗即派侯君集为当弥道行军大总管,负责战事,以右领军大将军执失思力为白兰道行军总管,左武卫将军牛进达为阔水道行军总管、右(一说左)领军将军刘兰为洮河道行军总管,率步骑兵5万人进击。九月,牛进达率前部先锋抵达松州,乘吐蕃军不备,夜袭其营帐,斩杀千余人,迫其撤军。唐朝取得了唐蕃第一次交锋的胜利。

松州之战使双方都进一步了解了对方的实力。松赞干布遣使到长安谢罪,并再次请求通婚。据藏族传说,此次派出的是大相禄东赞。民间传说中还有禄东赞破难题的故事。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唐太宗应允了,其实这也是双方政治上的一种互相妥协。以后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文成公主入藏了。公元641年,24岁的文成公主在江夏王李道宗的护送下,动身到吐蕃去,送亲规格非常之高。松赞干布亲自率军远行至柏海(今青海玛多县境)迎候,并在逻些(今拉萨)边建造大昭寺,以示纪念。但负责建造大昭寺的实为松赞干布早先迎娶的泥婆罗国尺尊公主,并非民间故事中所说的文成公主亲自负责建造。长妻为次妻建寺,松赞干布在处理两位妻子之间微妙关系的方面看来有一手。

在文成公主入藏后,还有一个和唐有关的战争上的小插曲。公元647年,唐命王玄策为正使,与副使蒋师仁出使中天竺。但此时中天竺发生了政变,纂位的新王阿罗顺那派兵伏击唐使。王玄策寻机逃脱。他一路来到了泥婆罗国(今尼泊尔),檄召临近唐各部军府节度使及近处各大唐藩属国,以吐蕃的王中之王的名义,向泥婆罗借得七千骑兵(泥婆罗公主就是建大昭寺的尺尊公主,大家是连襟)。松赞干布闻悉后也发兵一千二百人帮助王玄策。公元648年,王玄策带领这些借来的军队,一仗击溃天竺数万象军。阿罗顺那弃国投奔东天竺,求助东天竺王尸鸠摩援兵准备反攻唐军。王玄策设计全歼阿罗顺那残部,活捉了阿罗顺那,余众尽坑杀。中天竺灭亡。这是中印历史上第一次战争,不过王玄策率领的不是唐朝的兵马,而是尼泊尔和吐蕃的军兵,也算是一次奇异的战争。但王玄策能借到这帮彪悍的兵马绝对和吐蕃是有关系的。这里也能看出文成公主入藏的意义。所以本人曾将文成公主与王昭君并列,列入中国五大另类民族英雄(详见本论坛的“中国五大另类民族英雄”)。

松赞干布是强盛吐蕃国的创始者,他的成就在吐蕃历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中国历史上也有重大贡献。他的一生和唐朝创始者唐太宗正好同时代。唐太宗在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发动玄武门之变夺得政权,3年后,松赞干布在吐蕃继位;唐太宗在630年击败东突厥,被尊为天可汗,松赞干布也同时灭苏毗,成为西部最强大的国家;唐太宗在贞观15年(641年)以文成公主嫁藏,松赞干布也在同年娶文成公主(废话,这肯定是一样的!);唐太宗于649年驾崩,松赞干布死于650年。是不是惊人的相似?从松赞干布幼年继位,平定内忧外患的情形来看,又颇像康熙大帝。

公元644年,松赞干布灭羊同国,统一了青藏高原。松赞干布先前得孙波,可从东北方进攻吐谷浑,现在得羊同,羊同的旁边就是唐朝西域四属国——龟兹、于阗、焉耆、疏勒。在吐蕃逐渐强盛后,其向四周要发展空间已成为必然。这势必触犯到大唐的利益。下一章就是精彩的唐蕃之战,请大家拭目以待。

唐蕃之战

1、争斗吐谷浑

松赞干布在世时虽然还无法撼动大唐的强势,但他所奠定的强盛基础已为吐蕃国后来的大扩张准备了条件。在文成公主入藏后,唐蕃实现了短暂的和平,但这并不能阻碍吐蕃扩张的脚步。松赞干布在世时已经征服了孙波和羊同,使吐蕃有能力和唐朝争夺西域。在松赞干布死后,大相禄东赞掌权,他和唐朝之间没有什么女婿和亲家的身份阻碍,大唐、吐蕃的争霸势所必然。

公元650年,松赞干布薨,其孙芒论芒赞赞普继位。芒论芒赞年幼,大相禄东赞辅政,专掌国权,继承松赞干布的建国事业,推动吐蕃进入更强盛的时期。

禄东赞此人也是吐蕃历史上一位划时代的人物。前面已经介绍,禄东赞最大的功绩之一是划分田界,使吐蕃迈入封建社会。在原来的诸羌中,吐谷浑一向接受汉文化,也效仿唐均田制划分田界。公元653年,禄东赞施行土地改革,令吐谷浑的降王达延芒波结(即那位逃到吐蕃的吐谷浑太子)制定划分田界之法。达延芒波结依据吐谷浑田制为吐蕃划定田界,分得田地的自由民转变为农民。654年,禄东赞举行会议,区别野人和驯顺者,计算大调发的数目。驯顺者当是指分得田地的农民和牧民,大调发数目应当是以田亩为基础的租税。655年,禄东赞又将此写入法律,使已经推行的这些制度得到巩固。一个国家的发展离不开经济基础。军事力量能帮助一个国家迅速兴起和扩张,而经济的发展则能使这个国家的兴旺得到长时间的保障。禄东赞的土地改革使吐蕃的经济力量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再加上原有的军事实力,吐蕃确实有能力向外大扩张了。

首先,禄东赞将扩张的第一个矛头指向了吐谷浑。吐谷浑也是羌族中一个大国,其地理位置无论对于吐蕃还是大唐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诺曷钵作可汗时,朝中大臣们一派亲唐,一派亲吐蕃,国内一片混乱。唐太宗令侯君集领兵平乱,稳定了形势,吐谷浑臣服于唐。但从国民杀亲唐的甘豆可汗,及吐谷浑国内多有人逃到吐蕃可以看出,由于民族血缘的关系,吐谷浑中亲吐蕃的势力更大一些。

公元660年,禄东赞挑起战端,派儿子尊业多布兵击吐谷浑。663年,禄东赞亲自率兵攻打。两国各遣使者到唐廷论曲直,请求援助。唐高宗表面两边都不听,实则帮助吐谷浑。但事物的变化往往取决于内部,有一个吐谷浑大臣素和贵逃至吐蕃,向禄东赞陈述吐谷浑内部局势,描述吐谷浑各处地理、军事,吐蕃遂发兵大破吐谷浑,诺曷钵率残部数千帐弃国逃到凉州,吐谷浑国亡。禄东赞屯兵青海,遣使入朝,请求和亲,唐高宗不许。禄东赞和亲的真实意思是要为此次发兵灭吐谷浑做开脱,也想让唐朝承认吐蕃占有吐谷浑之地,唐高宗当然不会答应。公元667年,禄东赞死,其子尊业多布继任大相。吐蕃吞并吐谷浑已成既定事实,尊业多布也继续着吐蕃的扩张事业。公元668年,吐蕃在且末修筑城堡,成为入侵西域的堡垒。

那么我们的大唐怎么没一点反应呢?综合当时的各种情况,原因有二:

首先,唐朝当时主要的对外战场在东边,也就是朝鲜半岛上。众所周知,唐太宗晚年征高句丽是他少有的失利。唐高宗李治继位后,将消灭高句丽提上了议事日程。就在公元660年,禄东赞派儿子尊业多布兵击吐谷浑的同年,唐朝开始了对朝鲜半岛的征伐,联合朝鲜三国中的新罗,攻打另两个国家——高句丽和百济。公元660年,大唐名将苏定方在新罗军的援助下,灭百济,俘百济王义慈及其王子等。而高句丽军队却在名将泉盖苏文的率领下与唐朝军队作战取得胜利。不过,唐军虽败,却涌现了不少名将,如大名鼎鼎的薛仁贵。公元666年,泉盖苏文死,高句丽内乱,泉盖苏文的长子男生为二弟男建所逼,降于唐。唐高宗借此机会,以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统帅诸军,分道合击高句丽。公元668年九月十二日,唐军攻入平壤,俘男建,高句丽亡国。唐高宗李治在朝鲜战场上取得了他父亲都未能取得的空前战绩,先前的薛仁贵、契必何力等名将也有了一雪前耻的机会。所以,虽然当时吐蕃频繁入侵西域,禄东赞的死讯也传到了唐廷,唐朝却一时无暇顾及吐蕃。

其次,唐朝在西域的经营一直很吃力。唐初镇守安西的一直都是名将,如郭孝恪、麴智湛、裴行俭等。但即使是这些名将也未能完全平复西域,西域诸国总是叛附无常,而吐蕃则借此渔利。公元662年十二月(唐高宗龙朔二年,也是泉盖苏文打败唐军的这一年),西突厥内部发生混乱,唐将苏海政冤杀兴昔亡可汗阿史那弥射,导致弓月引吐蕃拒唐军,苏海政因军士征战疲劳,不敢战,遂贿赂吐蕃,约和而还,由此弓月阿史那都支及李遮匐收余众归附吐蕃。次年,疏勒反叛,并与弓月引吐蕃侵于阗,安西都护高贤引兵击弓月以救于阗,胜负不明,结果未见史籍明载,但在敦煌的一些文献中,多次提到“西域(唐)败军”,有可能高贤打了败仗。也许正因为如此,唐于麟德元年(公元664年)以裴行俭为安西都护,这位名将的到来使西域安稳了一点。

所以,一来当时唐朝的主力多在东边朝鲜战场上(大家有时会因为大唐横扫六合、吞并八荒而误以为唐初的军队多如牛毛,实力超凡无比。其实唐初的人口只有隋朝的1/3,可调用的军队也不多,用在一场战争上一般不超过十万人马。这些军队东西南北不断调集,打来打去也挺累的,经常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二来西域局势的混乱性,导致唐朝对于吐蕃吞并吐谷浑,显得无能为力。在龙朔年间西域的争夺战中,吐蕃略占上风。

吐蕃占有了吐谷浑,完成了统一羌族各国的大业。哥舒翰曾上唐玄宗奏疏中说:“苏毗(孙波)一蕃,最近河北,吐浑部落,数倍居人,尽是吐蕃举国强援,军粮马匹,半出其中”。吐蕃自论钦陵起,镇守吐谷浑的大将,总是大相的子弟,吐谷浑的重大意义即此可见。

占领吐谷浑后,吐蕃的扩张雄心不会就此停止,唐朝也不可能坐视不理,一场真正的大战即将爆发!

2、大非川之战

大非川之战,一场犹如魔戒般的史诗之战,一场英雄对英雄、战神对战神的荡气回肠之战,一场在冰川雪域上进行的殊死之战,就这样上演了……

公元670年四月(唐咸亨元年),吐蕃大举入侵西域,攻陷西域白州等十八个羁縻州,又合于阗联手陷龟兹拨换城(今新疆阿克苏),唐被迫罢安西四镇。

这样,大唐再不出兵也不可能了。当时在朝鲜战场上声名赫赫,又被誉为“三箭定天山”的神话般人物,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受诏为逻娑(即拉萨)道行军大总管,右卫员外大将军阿史那道真、左卫将军郭待封为副,领兵五万(也有说十万)讨伐吐蕃,以夺回安西四镇,同时一旦讨伐成功,便送吐谷浑逃亡可汗诺曷钵还故地。

安西四镇为龟兹、疏勒、于阗、焉耆(今库车、喀什、和田、焉耆),全部都在新疆,为此,薛仁贵、阿史那道真、郭待封三员大将领着唐军浩浩荡荡向青海进发。既然要收复位于新疆的四镇,为何要向青海进发?其实从薛仁贵受封之官诏就可明白——逻娑(即拉萨)道行军大总管,这支队伍的终极目标是吐蕃之都城逻娑!前面已述,吐蕃大举入侵西域,唐廷判断吐蕃国内必然空虚。西域关键地理位置在吐谷浑,薛仁贵只要拿下吐谷浑,便切断吐蕃与西域四镇的联系,进可直捣逻娑,退可与镇守安西的唐将会合夺回龟兹、疏勒、于阗、焉耆。唐朝先前已遣大将阿史那忠在西域领玉河军(可能是玉河道行军的简称),救于阗。在薛仁贵出兵的同时,唐以西突厥首领阿史那都支为左骁卫大将军兼匐延都督,以牵制吐蕃在西域的兵力,与薛仁贵遥相呼应。可见,唐廷为此次征战下了一番功夫,薛仁贵使“围魏救赵”之法,同时西域布置的兵力起牵制作用,战略部署也可谓高明。

大非川在今青海省共和县西南切吉旷原,位于青海湖南,东至碛石军,西至伏罗川,由此往西可至于阗,东北至赤岭,西北至伏俟城,南至乌海、河口,确实乃青海之要津。薛仁贵率军经鄯州(今青海乐都)一路行军至此。只见一片冰川雪域,地势万分险要。薛仁贵联系这一带地理交通形势,分析判断:如果吐蕃军队从黄河河口而来,必先经乌海城,吐蕃军骁勇善战,且以逸待劳,唐军须速战速决,尽快拿下乌海,方能取胜,否则极易丧失战机,而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下,地势一失,即使不用开战,严寒和饥饿都会让几十万大军全部崩溃。而乌海(今青海喀拉湖)险远,辎重车马不便往行,薛仁贵故留郭待封率2万人守护辎重、粮草,令其于大非岭上凭险置栅,构筑工事,使之成为进可攻退可守的前沿阵地。随后,薛仁贵即率主力,轻装奔袭乌海。

首战,唐军与一万多吐蕃军于河口(今青海玛多)遭遇。吐蕃军猝不及防,大败,伤亡甚众,损失牛羊万余头。薛仁贵令鼓西而进,乘胜进占乌海城,以待后援,此时薛仁贵心中一定又想起自己仅率两千人攻入高句丽重镇扶余城的壮举,“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土长歌入汉关”的歌声似乎又在西域回响。但郭待封并没有遵守薛仁贵的指令,在大非岭上凭险置栅,构筑工事,而是擅自率后队继进,又未能及时到达乌海城与薛仁贵会合。郭待封行至半路,吐蕃20万大军从天而降。郭待封不能抵敌,辎重、粮草尽失。薛仁贵被迫退保大非川。八月,吐蕃军在论钦陵指挥下,在大非川以40万大军逼唐军决战。薛仁贵无险可据,更无粮草供应军需,大败,几乎全军覆没。薛仁贵“与钦陵约和而还”,唐残兵才得以生还,吐谷浑被并入吐蕃,逃亡可汗诺曷钵回到故地的愿望永远也不可能实现了。

大非川之战是唐朝开国以来对外作战中最大的一次失败,吐蕃凭此战一跃成为与大唐分庭抗礼的西部豪强,吐谷浑亦成为吐蕃别部。唐朝被迫撤销四镇建制,安西都护府迁至西州(高昌,今新疆吐鲁番。关于安西都护府的事情前章已简述)。一般认为,薛仁贵此战已获先机,但郭待封的擅自行动使唐军由胜转败。其实,郭待封的擅自行动是唐军失败的重要原因,但不是全部原因,即使郭待封不擅自行动,唐军也未必能赢。

率领吐蕃军的,是吐蕃历史上第一名将,战神论钦陵。论钦陵是大相尊业多布之子,禄东赞之孙,全名噶尔.钦陵,“论”是吐蕃对王族的称呼(参见第三章),表明了论钦陵的身份。薛仁贵初期战术确实出乎论钦陵意料之外,唐军出兵吐谷浑,进占乌海城,但论钦陵临危不乱,及时调兵遣将。这里注意一个数字问题:参加大非川战役的吐蕃军有40万,前面已经介绍,吐蕃最盛时常备军才46万,而且多在西域四镇和吐蕃国内,所以这40万军不可能全都是吐蕃人,除苏毗、羊同外,大部分应当是吐谷浑人。邀击郭待封的20万军,也当多是吐谷浑军(由此也说明吐谷浑国内亲吐蕃的占绝对势力)。论钦陵如调国内军来救肯定来不及,而且必经乌海,薛仁贵早已以逸待劳,严阵以待,而调西域军还有阿史那忠和阿史那都支在那里对抗。论钦陵当机立断,判断薛仁贵亲率主力,轻装奇袭乌海,粮草辎重必然不济,故迅速调遣吐谷浑军队,邀击唐军粮草、辎重,切断唐军后备补给。而吐谷浑军可能来自伏罗川和伏俟城两个方向,绕开了薛仁贵镇守的乌海。雪山作战,补给是第一生命,补给不济,薛仁贵只能退出乌海。论钦陵这样便从容收复乌海,再陆续召集各部人马,吐蕃最后集结的四十万大军,也是陆续增援而至(所以论钦陵直到八月才逼薛仁贵决战)。此战双方各自因势利导,避实就虚,攻击对方最薄弱的环节,战术、用兵都很高明。但吐蕃熟识地理,兵力也占绝对优势(40万vs 5万),同时论钦陵及时借助了吐谷浑的力量,进行正确地战略部署,因此取得了最终胜利。可以说吐谷浑助唐还是助吐蕃是此战胜负的关键。郭待封自恃名将郭孝恪之后,不服薛仁贵管制,是有可能的。但他的擅自行动未必完全错误,因为粮草、军需是生命,如果郭待封不运粮和棉被给薛仁贵,薛仁贵吃什么,穿什么(乌海之南,盛夏积雪,冬则羊裘数重,暑月犹衣裘,吐蕃人自己都受不了)?即使按薛仁贵所言在大非岭上凭险置栅,构筑工事,吐蕃只需切断补给路线,薛仁贵也只能撤军(吐蕃20万军,又熟识地理,完全可以做到)。而且论钦陵吃准薛仁贵攻入乌海后不可能再往前进攻,因为冰川雪域,行军艰难,薛仁贵不可能在粮草辎重没到的情况下一直打到拉萨(这一点和邓艾攻蜀情况不同)。所以,在薛仁贵攻入乌海后,郭待封去运送辎重是很正常的,甚至很可能是薛仁贵要求的。所以,郭待封不是战争失败的主因,吐谷浑兵的介入才是关键。

但,吐蕃此战也大伤元气。论钦陵已调动了一切可调动的人马,甚至包括西域的主力,否则如果损失不重也轻易不会与薛仁贵讲和。咸亨元年初吐蕃入侵西域势头之盛,前所未见,但此战过后不见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后来于阗王伏闍雄更凭借自身的力量,竟然逐出了吐蕃,受到唐廷的封赏。可见吐蕃为集中力量对付薛仁贵率领的逻娑道行军,不惜撤出了其在西域的主力,吐蕃在西域的势力也因此削弱了不少。当然,唐以前在西域的用兵也有问题。对吐蕃的挑衅一直犹豫不决,而且派遣将领也不得力,甚至用调遣到西域的方法来作为对名将的排挤。龙朔三年(公元663年),名将苏定方刚从朝鲜战场回来就被派到安西,其实是被朝中排挤出来的,最终在乾封二年(公元667年)死于军中(据吐蕃史书记载,那位逃到吐蕃划分田界的达延芒波结太子最终就是被苏定方所杀,此时的苏定方已年过古稀,真不愧名将!)。裴行俭因为册封武昭仪之事也被调出京城做安西都护,还好这位名将当时年纪不大,在西域颇有作为,而且还活着。公元669年,裴行俭调回京都。裴行俭刚走,第二年就发生本章开头的吐蕃大举入侵西域。唐廷只得再从朝鲜战场调薛仁贵、郭待封征吐蕃(薛仁贵一走,高句丽又叛乱)。唉,唐朝初年,也够这些将军们受的!

吐蕃既得吐谷浑,与唐争西域四镇就更激烈了,甚至开始争夺唐本部土地,同时也向东方和东南方迈出了扩张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