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秘录之智斩淫凶 人物简介 第二十一章 耕地的农民

李氏春与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size][/URL] 冬日的太阳暖洋洋的照耀着清晨的大地,驱赶着严冬的寒气。在田野间的公路上飞驰着两辆满载士兵的军用大卡车和一辆布满弹痕的小汽车。在公路边的田地里一些稀稀落落正在锄地的农民都好奇的观看着这对奇怪的汽车组合。 在小汽车里张先亮上尉缩着膀子坐在前排副手座上,无奈的忍受着破碎的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



冬日的太阳暖洋洋的照耀着清晨的大地,驱赶着严冬的寒气。在田野间的公路上飞驰着两辆满载士兵的军用大卡车和一辆布满弹痕的小汽车。在公路边的田地里一些稀稀落落正在锄地的农民都好奇的观看着这对奇怪的汽车组合。


在小汽车里张先亮上尉缩着膀子坐在前排副手座上,无奈的忍受着破碎的车窗夹带而过的寒风,无聊中他闷闷的把刚才沈醉中伏时打光的驳壳枪拉开了枪膛,把自己子弹夹里黄澄澄的子弹一粒一粒的压进枪膛,他看看车窗外那些在田间锄地拔草的农民不由感叹道:“中国的农民真不容易啊,这么大冷的天还出来上地锄草干活。”


“咿耶……”张先亮刚说完这句话,忽然在他四周竖起了一片中指。


郁闷的上尉一头雾水的看看大家,“怎么啦?我说的不对吗?”


坐在后座上的刘铭今苦着脸在努力蜷缩着身体以忍受着扑面而来还狂吹着哨音的寒风,他看看张先亮干笑了两声问他:“张老弟是在城里长大的吧?”


“是啊。”张先亮纳闷的点点头。


“嗯,那么你从前见到过在这么冷的冰雪中长大的花花草草吗?”刘铭今继续开导着他。


“哎,怎么可能呢,花花草草在大雪天怎么会长起来呢?嗯?”张先亮猛地一激灵,“怎么,既然大冬天里不能长庄稼和杂草,那么他们是……”


“对头!”车里想起一片赞扬声。


张先亮一下子来劲了,“怎么样,要不要抓两个来审一下。”


“哈哈哈。”车里想起一阵善意的笑声。


沈醉也笑呵呵的开导这位年轻的还没有在阴谋诡计中混过的热血军官,“张老弟啊,不是我们不想抓他们,主要是现在时间不够啊。唉,兄弟此次来上峰给的时间太少,我们没有必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些小喽罗身上,再说这些小喽罗身上也没有什么线索,这次兄弟中伏也多亏你们及时赶到啊——对了,这一打岔我倒忘了问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会遇到危险而赶来营救我们的?”


开车的张建苦笑一下回答道:“哪里哪里,不是我们知道的,是湘潭的军统弟兄发觉当地的黑帮忽然抽调大量的人员向城外活动,他们怕有什么意外就到处找刘老弟汇报情况,可又到处找不到刘老弟,最后才听值班的军官说张老弟是来五堡军用机场执行任务了,他们还以为黑帮是要对付刘老弟的,吓得忙打电话通知了我,并立刻派人来接应,我一听也吓得不轻,没想到沈老弟刚刚到湘潭就被人给惦记上了,我也是怕湘潭的弟兄来不及赶上,就忙请张老弟带上队伍来接应沈老弟,真没想到差点就是悬悬一线了啊。”


沈醉看看他们几个人后怕的脸色忙把话锋一转问道:“那么诸位是在什么时间知道我要来湘潭的呢?”


张建和刘铭今听了这话浑身都一震,刘铭今迟疑了一下才回答道:“嗯,我是在凌晨三点接到的重庆总部的密电通知说沈老弟要来,并且要严格保密,所以我才对值班的弟兄说我是去机场有任务,并没有对外透露任何消息。”


张建听了点点头,“是啊,我也基本上是那个时间接到通知的。”


沈醉这时也觉得嘴里发苦了,“嗯、嗯,我也差不了多少,是在下午两点接到命令紧急赶到重庆,然后在八点钟正式接到任命,看来对方得到的消息要比我们快得多啊。哦,对了,这个‘共党湘潭游击队’是怎么回事啊?”


刘铭今摇摇头,“这个‘共党湘潭游击队’在抗战时倒是挺活跃的,当然喽同我们也是有一些摩擦的,不过在抗战胜利后他们就隐藏起来了,再说这里并不是他们的活动区域呀,怎么会想到冒用他们的名子呢?”


“哼,好一个‘嫁祸江东之计’啊,看来对方也是有高手的,我们也得当心。”沈醉把眼睛眯缝起来,但是那眼中的精光却闪烁起来了.


刘铭今也不无忧虑的看看沈醉才说道:“我在湘潭也几年了,对哥老会的几个大佬也有一些了解,那个光头宋祖德是从小混混爬上来的,平时只知道砍砍杀杀,没有脑子,只是凭借一股狠劲和对手硬拼,这次伏击很可能是他提议让做的;第二个是狗头军师‘蛇眼’朱镇萍,他的花花肠子很多,出的计策也非常狠毒,前几年的几宗灭门大案必定是出自他的手,这招嫁祸江东之计也必是他的杰作;至于剩下的几个大队长和护卫队长都是小喽罗没有发言权,不足为虑;倒是那个中统姜大员要注意,毕竟人家还扛着一块中统牌子呐。”


沈醉体会到他们的关心,装着满不在乎的笑一笑,对刘铭今他们宽慰道:“放心,我还没傻到要和他们对着硬扛的地步,要知道我们一贯的行动作风是‘悄悄的进庄,打枪得不要。’”


“哈哈哈……”大家都被沈醉的语调给逗乐了,刚才的沉闷之气都一扫而空了。


小汽车依然飞快的向前程未卜湘潭驶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