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 第三章 南京保卫战中的特勤团 第二回 血战雨花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5/


第二回 血战雨花台


1937年11月8日,日本侵略军兵分三路向南京推进。雨花台首当其冲。12月9日起,日本第6师团在谷寿夫的指挥下,开始猛攻雨花台。鬼子头戴钢盔、手持三八枪,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之下,从山脚下杀了上来。此时,山上阵地上的中国守军,只有沟堑战壕和有限的武器防备。

王果夫少校带着一大队8日凌晨时分上了阵地,协助西面第264旅523团防守,王少校上来直往一个隐蔽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的团指挥所里跑;

直接冲到523团长朱赤边敬礼报告说;报告,中央警卫特勤团王果夫少校奉命率特勤团第一大队向上校您报到。朱赤放下手中正在比划地图的铅笔,走过来双手抓住王少校的双肩,高兴的拍了拍;“委员长舍得把你们这些杀人悍将都留下守南京,真是我等国军将士、523之福啊!……”

见到523团长朱赤,没有太多的寒暄。王少校就把这次带来的武器装备及人员作了简单的介绍;因为特勤团主要是特种战,基本没有什么重武器。配置和教导团及其它部队不同,一个大队5个中队,中队下8个班,(只带来了一个特种器材辅助班)一个班8人,两支毛瑟狙击枪,一挺捷克ZB26式轻机枪,其他的全是施梅瑟MP18冲锋枪(中国人曾称其为“花机关枪),每个战士加配一支正宗的德国造毛瑟“二十响”全自动手枪。

朱赤和王少校都心里明白这支部队单人近战可以以一当十甚至一当百,特别是毛瑟“二十响”全自动手枪和微型冲锋枪由于火力猛烈、使用灵活,很适合于冲锋或反冲锋,以及丛林、战壕、城市巷战等短兵相接的战斗,在这阵地战只怕没有多少可以发挥的了。

朱赤用征询的语气问王少校:”王老弟你看怎么利用你们的特长来布置,怎么发挥你们最大的作用?”

王少校心里比谁都清楚,知道自己的队伍不能单独镇守一处,在阵地战上被鬼子猛烈的炮火无异于送死。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客气的了,就是一个目标多杀鬼子;

“朱团长我看这样吧,我把战士按班为单位分散阵地上,和523团官兵混合,发挥长短武器的作用。”

也正和朱赤团长的想法一拍即合。朱赤又再次高兴的抓住王少校的肩膀摇了摇,激动得只差点没有掉眼泪。要知道那时候的国军派系林立,谁想把自己的部队分开?更何况这支相当于“御林军中的御林军”的中央特勤团!

刚拂晓,日军先是一阵对国军阵地猛烈的炮击,继以飞机轰炸、扫射,再用坦克掩护两个联队分由西、南两面进攻,以西面523团阵地为主攻面。当鬼子进入500-600米的距离时,鬼子根本没有躲坦克后面,不相信中国军人有这本事,在猛烈的炮火轰击下简直大摇大摆,也正成了王少校大队90个狙击手的自由靶子,一排枪响放到了不少,才开始作战术规避。特勤团的战士平时训练艰苦,也灵活。鬼子的狂轰猛炸基本对战士没什么损失。鬼子冲到300-400米的时候坦克也开始向阵地上炮击,轻重机枪,掷弹筒对阵地上的国军和特勤团战士造成很大的伤亡。国军少的可怜的迫击炮基本没有什么阻挡,幸好特勤团狙击手及时的放倒机枪手和掷弹兵,特勤团的不少战士把花机关枪放一边,拿起身边不断倒下战士的毛瑟步枪射击。鬼子冲到了200来米时,鬼子的枪法准跟国军可不是一个档次,鬼子的枪法就是准。战士们的伤亡更大了,特勤团战士手中的“花机关枪”几乎成了摆设,这距离基本没杀伤力。

王少校看这情况对身边的传令兵说“传下去,用教导团战士的步枪打”,指挥所的参谋也用电话往下面通知传达。好个特勤团战士,他们平时的训练就是混合的,每个战士差不多是个全能手,不比狙击手差多少,基本就是狙击手,鬼子步兵的冲击得到有效的压制。

朱赤团长又高兴的拍拍身边的王少校的肩:”好样的,特种战就是不一样!”

坦克因为前面的档坦克壕沟冲不上来,就在那用炮轰,鬼子脱离坦克再往上冲,战士们用手榴弹猛炸和机枪扫射,成片的鬼子像麦秆似的倒下,眼看不怕死在武士道精神刺激着头脑的鬼子前仆后继就要冲上阵地,特勤团战士拿上弹夹内可容9mm子弹32发,初速为395米/秒,射速为500发/分钟,射程约70米左右的“花机关枪”朝鬼子扫射,阵地前完全是一片弹雨,鬼子成排的倒在阵地上,血流成河!战士一个反冲锋把鬼子压了下去,艰苦勉强的守了一天。

9日西面阵地上这一天基本把日本谷寿夫的第6师团一个联队打残,相对南面稍微好点,虽然阵地还没有拿下,照样损失很大。

谷寿夫不相信西面阵地上的支那军队这么厉害,亲自站在远方一个小山包上用望远镜观战,当时剩下不多的鬼子在坦克的掩护下正开始退回去,又让特勤团战士准确的用毛瑟子弹喂倒了一片。

王少校这时候也冲到了最前面的阵地上,拿了一个被炮弹炸死狙击手带瞄准镜的毛瑟狙击枪,正在不断的放到鬼子,把一个拿鬼子军刀的少佐套进光环,手指勾下,鬼子的脑袋只剩下半边,没在做任何动作,木桩样直直倒下。这已经是第十二个鬼子了,随着子弹的击发,王少校看都不再看第二眼。拉动枪栓套住下一个目标,枪响、倒下、拉枪栓、再枪响像时间秒针跳动样不多不少四秒一个鬼子倒下。

傍边也在狙击鬼子的赵同推了下正在往枪里压子弹的王少校,指着远处山包上的鬼子,努努嘴。王少校用枪瞄准镜往那山头看看;“好家伙,一条大鱼,中将啊!”

用特勤团特有的手势告诉赵同,意思要他打旁边的,自己打那“大鱼”并相互通报各自测定的风速等相关狙击数据。

谷寿夫中将恼怒的看着退下的帝国战士不断被并不激烈的枪声击倒,基本都是炸没了头。气得脸都变了型,谷田孝少将参谋长上前曾劝说了几次因为愤怒而不肯回指挥所的谷寿夫少将,这里危险,都准备强行拉回去了。

“吧、吧”先后两声枪响,谷寿夫少将前面正准备推拉的谷田孝脑袋瞬间被炸去了大半边,那只剩下小半边像刨木花似的脑袋耷拉在脖子上,直愣愣像没了基脚的大厦倒塌下去,职业军人出身的谷寿夫脑中一震的时候及时的闪了下,还是慢了一点,一只耳朵被飞来的子弹带去,鬼子警卫人员马上把谷寿夫扑到拉了下来。谷寿夫大觉得有失皇军脸面,正要挣扎训斥这些窝囊的随从,稍传来的刺心的痛让他打消了这想法,悻悻的‘被’强行拉走。谷寿夫成了在中国战场上的第一个只有一只耳朵的中将师团长,也是对他随后对南京大屠杀的先期的提前报应。

赵同有点奇怪的向王少校吐了吐舌头,王少校懊悔不已,就差点没流泪了。拳头狠狠的砸在枪身上,忘记了痛,这一枪也不是王果夫一个人的懊悔,也是全中国人的懊悔。随后谷寿夫的恼怒在南京大屠杀中得以更加疯狂的发挥。

天也暗下来,日军当天没有再发动进攻。

激战下来,523团损失了差不多一个整营,还有不少的伤员。特勤团也损失了一个中队。

特勤团的子弹消耗特别大,晚上一中队长刘志民带一个班的战士、及装备班和523团的特务连的一个排去城内拉特勤团仓库的弹药装备。


10日拂晓,日军谷寿夫中将着重加大了对西面阵地的进攻力度,飞机,大炮足足在阵地上炸了三个小时。

一个新换上的联队加昨天剩下的步兵藏在坦克后面又开始进攻。

战斗打得异常艰苦,档坦克壕沟基本被飞机,大炮炮弹炸起的泥土填平,领教到厉害的鬼子躲在坦克后面,就只有狙击手造成鬼子一定数量的死亡。由于昨晚上用汽车拉来的大量子弹和“花机关枪”,教导队523团和特勤团战士硬是把鬼子档在阵地外。

鬼子的坦克也被特勤团后勤仓库拿来不多的反坦克雷炸烂了十多辆。

下午,更惨烈;没有反坦克雷的国军靠手榴弹捆成团,往坦克底下仍,很难仍远和准确,没有多大的杀伤力。523团的战士和特勤团的伤员、用肉身抱着成捆的手榴弹往坦克底下滚去……

增加了数量的坦克对阵地上战士伤亡很大,看着战士一个个的倒下,随着泥土的被炸起再没了身子的战士,一张张活蹦乱跳的笑脸永远的消失在熟悉的战友视线里。所幸特勤团战士不负众望没让坦克上的机枪手碰到机枪,更没放鬼子步兵猖狂,后果不敢想象,只怕守不过今天。

朱赤和王果夫及参谋看着战士们的壮烈,眼泪完全迷失了视线。

1937年11月10日中国的历史上记住这惨烈的一天!


伤亡情况统计;523团包括轻伤记在内的战士不到一个连加唯一的一个预备队——特务连。特勤团第一大队剩下161人不足三个中队。

晚上,王少校向朱赤请示、商量要求由自己亲自带队偷袭鬼子营地,朱赤上校先说什么也不答应,在王少校的极力解说利弊下,朱赤足足考虑了半小时才同意。让王少校带上特务连一起去,王少校不同意带特务连去,因为偷袭要求隐秘,再者特务连也不善于使用近战大杀伤力的“花机关枪”,阵地还得有人驻守。最后朱赤团长说不过王少校,不得不留下特务连。让特勤团的人全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