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桥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diyulantian 收藏 1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7/[/size][/URL] 第三个加入修路行列的是柳国强,这让大伙看不懂,最不该去修路的人居然也去了。柳国强可不愁娶媳妇啊,这柳絮河两岸想着他的姑娘可多着呢!好几次那些姑娘都水灵的让柳树湾的小伙子们尖叫了,可柳新国硬是看不上。大伙都可惜的说,你他妈的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让大伙脏了裤子。再说了,他爹柳宗光就是因为这路给拿下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7/


第三个加入修路行列的是柳国强,这让大伙看不懂,最不该去修路的人居然也去了。柳国强可不愁娶媳妇啊,这柳絮河两岸想着他的姑娘可多着呢!好几次那些姑娘都水灵的让柳树湾的小伙子们尖叫了,可柳新国硬是看不上。大伙都可惜的说,你他妈的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让大伙脏了裤子。再说了,他爹柳宗光就是因为这路给拿下的,让柳新民当了村长,在这事上还结下了梁子呢!

这件事,不但大伙不理解,柳宗光也不理解。从小到大,因为读书,父母宠着,柳国强没怎么做农活,双手白白嫩嫩的,从未起过茧子。从学校回家这一年多,柳宗光夫妇心疼他,没让他下过地。可现在,柳国强却帮着柳新民这兔崽子去修路,柳宗光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晚上,柳国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双手起了一层的血泡,柳宗光夫妇两直心疼,亲肉祖宗啊!这本就不是一双做事的手,被糟蹋成了这样。

“明儿个!你给我在家呆着,哪也不许去了!”柳宗光命令道。

“不!我要去!”柳国强显得很固执,他觉得自己是对的。

“你咋那么傻啊!帮着柳新民这个混蛋去修路,自己活受罪,别人贴金。你不嫌丢脸,我都替你臊得慌哩!”柳宗光拍着自己的老脸说。

“国强!听你爹一次吧!这不是你能干的事啊!你看你这手都成啥样了啊?”柳宗光的婆娘刘叶荷心疼的说。

“妈!我想做事,从小到大,我从没做过事,一天到晚读书。可我没考上大学,我对不起你们啊,我这心里难受啊!我现在是一个庄稼人,是一个农民,哪有农民不做事的啊!再说了,这路又不是柳新民一个人的路,这是咱庄子的路,大家都有责任啊!”柳国强说。

“放屁!这路就是他柳新民一个人的,他靠修路当上了村长,成了英雄,现在他靠修路娶媳妇,你能得到啥?”柳宗光反问道。

“谁说这是他一个人的路了,你不在这路面上走吗?咱庄子的人都不在这路面上走吗?你以前是村长,这本应该是你份内的事,可你干什么了呀?你什么都没干!”柳国强和他顶上了,柳国强讨厌他这种想法。柳宗光抬手就给他上了一大耳巴子。

“小王八羔子!反了你,你还敢教训我!我是你老子。”柳宗光气愤到了极点,伸手又要打柳国强,被刘叶荷拦住了。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还是要去!”柳国强捂着脸蛋走了,从小到大,柳宗光宝贝一般宠着他,没伸过手打他。

天黑时,杨小桐提着大茶壶往回走,已经整修的路面有一里多长了。宽宽整整,结结实实,每一村都浸透着柳新民的汗水。到家时,杨小兰正赶鸡进笼子,杨立仁夫妇两还没回来,杨小荷在屋里边看电视。见到杨小兰回来,杨小桐赶紧搬了条凳子放在她屁股底下,让她坐下歇会脚。

“姐!你知道吗?柳国强也修路去了,真让人想不到,这家伙干什么都让大伙想不透他!”杨小桐说,杨小兰惊讶的瞪大眼睛。

“这个傻子,没干过事,磨了一手的血泡,扎破皮后,一手的血啊!疼得他直咬牙,可一声都没吭!唉!要说这读书人啊也真可怜啊!文化人的身板子,庄稼人的命!”杨小桐叹气道。黑暗中,杨小兰已经眼眶湿润。她是个心善的姑娘,见不得别人苦,听到这些她的心直疼。杨小桐没注意到这些,到厨房去烧水洗澡。

“小荷!你咋不挑水啊?” 杨小桐发现水缸是空的。

“爸爸不让我去挑水,怕我掉井里去,要我在家看电视哩!”杨小荷不高兴地说,这会子。她正忙着看动画片呢,没工夫搭理杨小桐。杨小桐拿她没办法,叹了口气,担起木桶子准备到井边去挑水。杨家滩的井掘在柳絮河岸边的田地里,这样不担心没水源。但是距离杨家滩有近两百米,且都是田间小路。杨小兰打着手电筒追了上来,照亮前行的路。

月色朦胧,看得见人影子,却辨出模样。柳树下边藏着柳树湾,河对面的杨家滩显得影影绰绰,笼罩在月光下。柳国强从家里出来,直接朝柳絮河畔走去。月光下,柳絮河更加的美了,两岸的柳枝条轻轻的舞着,无声无息。柳国强在河边的草地上躺下,先前的稻草被风吹得七零八落,散了一地。这段时间,他没在这躺过,杨小兰再也没有铺稻草。

柳国强看着满天的星星发呆,又想起柳宗光那一巴掌来,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不远处杨家滩的井边传来阵阵清脆地笑声,手电筒的光亮时而照向天空,时而照向四周的田地,一道微弱的光柱穿透黑暗。最后光亮定格在柳国强身上,再也不动了,光亮越来越近。在河对岸停下,又转向杨柳桥,过桥朝他走来。柳国强坐起身想看清楚是谁,可天色已晚,朦朦胧胧的,无法辨认。那人走到面前也不说话。

“谁呀?说话啊!”柳国强有点生气,他可没心思和人玩这游戏,定睛一看,杨小兰就不声不响地站在他面前,难怪不说话呢!

“小兰姐!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是谁呢!”柳国强问道,借着手电的余光,他看清楚了满头大汉的杨小兰。

“咋的了?”柳国强不解的问,杨小兰捧起柳国强的两只手,血泡全破了,手掌血迹斑斑。杨小兰从身上掏出手帕,蘸了些柳絮河水,然后拧干。轻轻的替柳国强擦去血迹,伤口一着水,一股钻心的疼让柳国强咬住了牙。杨小兰又从身上拿出一盒子软膏,轻轻的抹在柳国强的手掌上。柳国强看着她,他无法明白杨小兰怎么知道他在这里;他不明白杨小兰怎么知道他的手掌受伤了;他更加无法明白杨小兰的身上怎么带着治伤的软膏。而这些她永远都不能告诉她,因为她是个哑巴。

柳国强热泪盈眶,杨小兰则已经泪流满面。一股狂热而冲动的血液在柳国强的心里沸腾起来,他猛抱住杨小兰。杨小兰并没有挣扎,只是更紧的抱着柳国强,迎合他。二十五年了,杨小兰在这世上走过了二十五个年头。她受尽了别人的歧视和议论,她很少去赶集,很少往人堆里去,她这辈子连一句都没讲过。从她明白自己是个哑巴意味着什么,她就远远的站在人群之外。她受尽别人异样的目光,却像小草一样坚强乐观的活着,但小草也需要滋润啊!

今晚,第一次有男人这么拥抱她,她从未想过能得到一个男人的爱抚。即使在这朦胧的月色下,无人看见,她的心仍紧张不已,狂热的跳动着。她虽然是个哑巴,可她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发育成熟的女人。每个晚上,她都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燥热。她太需要男人的爱抚了,她渴望像别的女人一样,得到这一切本应该属于她的东西。

“小兰姐!对不起!”河面吹来一阵风,柳国强清醒过来。赶紧松开了杨小兰,他没想过自己会有这般的冲动,连忙向杨小兰道歉。杨小兰使劲的摇头,身子往柳国强身边靠。高耸的胸脯贴在柳国强胸口上,两人靠得如此的近,近得能闻到彼此呼吸的热气。杨小兰半张着嘴唇,深情地看着柳国强,柳国强压制着自己内心的冲动。

“小兰姐!你回去吧!我再躺一会!”柳国强说,杨小兰没有动,只是使劲的摇头,然后躺下,侧身看着柳国强。

“那你也躺会,听我说话,行吗?”柳国强说,杨小蓝微笑着点头。

“小兰姐!今天我修路去了,你知道吗?我的手磨破了,满手的血,我从来没有流过这么多血。但我心里高兴啊!我终于劳动了,真正的劳动。没有考上大学,我就是一个庄稼人,我就要在这柳树湾劳动一辈子。今天,我战胜了自己,我要让柳树湾的人知道,我柳国强也能劳动,也能出汗,也能吃苦。我爸反对我干这个,打了我一耳光,从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打我啊!可是我没错……”柳国强兴奋的说着,杨小兰不断的点头,抚摩着柳国强被打的脸蛋。月光下,一对有情人静静的说着话。作为作者,我衷心的祈祷他们能够平安幸福。

柳宗元没想到柳国强也会来修路,不会干活,可他干的比谁都卖力气。小伙子的心里憋着气一般,老汉知道他这些年来没考上大学所承受的苦。不时的劝他歇会,以及干活的要领。至此,每天走过杨柳桥送水的人又多了一个,那就是杨小兰。柳新民第一次见到杨小桐对他的笑容,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幸福,这种幸福差点让他尖叫。

第四个加入修路行列的是柳新国,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讲,他都应该加入这个行列。首先他是柳新民的弟弟,路通了,柳新民能娶上杨小桐,他就可以娶上杨小兰。更何况连柳国强都加入了,杨小兰也每天在送水,他就更应该去了。不过他有种不好的感觉,他隐约觉得杨小兰与柳国强之间发生了什么。这让他警觉起来,该死的柳国强不会撬墙角吧!修路的时候,他发现杨小兰总是呆在柳国强身边,两人有说有笑。长期以来,从未有人和杨小兰说笑过,谁会费那么大心思和一个哑巴说笑呢。

第五个加入修路行列的是柳新家,两个哥哥和父亲都修路去了,为了早日娶上媳妇,不打光棍,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去。至此,修路的人越来越多,柳树湾的人几乎都加入了。修路的人增加,送水的人也多起来,杨家滩的姑娘都加入了送水的行列。每天,一群姑娘提着大茶壶走过杨柳桥,成了柳絮河上一道美丽的风景。姑娘们的加入,路面上也开始热闹起来。柳树湾的小伙子突然之间发现原来修路有这么大的乐趣,真便宜了柳新民了,被他一个人乐了那么长时间。大家都往自己心仪的姑娘身边凑,有意无意地搭腔说闲话。真应了那句古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路面的进展情况也快,这也应了毛主席的那句话,人多力量大。

路面上这么热火朝天的干着,柳宗光就坐不住了,大白天的,大伙都上路面去了。整个柳树湾就剩下他和一帮子糟老娘们,他也没了和老娘们扯闲话的心思,不再讲那些什么性生活基本靠手的黄段子。扛着工具跟在大伙屁股后边上了路面,一声不吭。大伙就起哄,看呐!前任村长来修路了!这话传遍整个工地,大伙都笑起来,有家伙竟然叫他唱首歌来表达修路的感觉。柳新民走到柳宗光面前,握着他的手说了声谢谢。柳宗光显得很不好意思,大声说:“新民娃子啊!我老汉服你了!”

柳树湾与杨家滩出现了空前的团结,有人在工地上挂了一条横幅,四个大字“为了媳妇”这话直接明了,不带一丝一毫的隐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