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新型坦克价格高达数千万元 2004年列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重型主战坦克装载弹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9式主战坦克与88式坦克联合演练


解放军报2月18日报道 隆冬之夜,广袤的科尔沁大草原,寒星闪烁。凌晨两点,李波和几名科长、参谋仍无睡意,大家在伪装得跟地表毫无两样的地下指挥所内,对战场上快速抢修新装备演练方案进行最后一次推敲。


10分钟后,眼里布满血丝的李波终于放下了地图,但他并没有下达实施指令,而是用商量的口气对大家说:“就按这个方案行动,怎么样?”


大家知道,3天前这个方案已经得到上级认可,这回又改动3个小环节,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便又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面向李波,重重地点了点头。李波扫了大家一眼,面对赞同的目光,瞅了一眼手表,右手轻轻地捶一下桌子:“那好,我命令,战斗准时打响!”


两发红色信号弹腾空升起。霎时,整个大草原炮声隆隆,枪声阵阵,车轮滚滚。


这是一次精心准备的演练。


然而,李波最初提出这个设想时,有个别同志却转不过弯来:新型坦克接装才两年,还远不到“发病期”,现在就针对它进行抢修演练是不是为时尚早?如此大的提前量以前从未有过,费时费力费钱,值得吗?


进行这次演习,是李波经过深思熟虑和多次考证后定下的决心。李波心里清楚,别看新装备到位的时间不长,目前还不太可能出故障,但维修的方法必须提前掌握,如果万一在以后的行动中发生故障,那将贻误战机,后果不可想象!


2004年7月份,李波走上了师装备部长的岗位。这时,我军某最先进的坦克也隆隆地驶进了队列。当时,面对数千万元的装备,不少官兵不敢碰,生怕不小心损坏了装备。李波得知后,来到团里做动员工作,他说:“咱们不是天天盼着更换先进的装备吗?如今有了最好的装备,却畏缩不前,装备不成了摆设了吗?同志们,这是机遇更是挑战。只要咱们严格按操作规程来,就不会有差错。”听了他这么一讲,大家放开了手脚。


要尽快地摸透新装备的脾气,必须尽快地编写出使用说明书。李波亲自撰写提纲,然后组织精兵强将分头著文。《某新型坦克操作细则》等三本资料很快到了官兵们手上。接着李波跟班到现场,协助训练部门训练。当年11月份,就实现了“开得动、联得上、打得准”目标。为了趁热打铁,李波的日程表上又有了新的计划:再搞一次修理人员大比武,以此带动和培养出一批全方位掌控新装备的复合型高素质人才。


《关于加强修理分队官兵综合素质的通知》随即下发,提出“提高综合素质,向一专多能要战斗力”。中旬,师里进行了新装备比武人员初选。一声令下,参加装甲车底盘维修的8名官兵,个个都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了维修任务,成绩难分伯仲。


谁上谁下?主考官左右为难。一直缄默不言的李波终于开口:“这种在修理车间进行的四平八稳的比武,在战时管用吗?!”于是,另一番场景呈现在大家面前: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中,同样是抢修被火力损伤的装甲车底盘,有的战士因不适应炮火下作业,心理恐慌导致技术“变形”;极个别战士携带工具不全……终于,问题暴露出来。无独有偶,某团进行野战条件下抢修坦克训练,离目的地还有2公里时,修理工程车突发故障。怎么办?李波一挥手:“跑步前进!”等赶到待修坦克前时,修理班的战士们累得气喘吁吁,还有一名战士竟然瘫坐在地上。


这次“走麦城”的经历,使李波再次认识到:比武,比单项武艺,更要比综合素质。平时训练也要在提高官兵的综合素质上下功夫。


有了新标准、硬杠杠,维修人员们在每天操课的最后一小时,投身到训练场,5公里越野,练器械,仰卧起坐……啥弱训啥,缺啥补啥。钳工张丰,以前体质比较弱,通过一个多月的强化训练,他不但体能达标了,而且精力更旺盛,在军区比武中以绝对实力夺冠。赛后,他说:“这次比武任务量非常大,如果体能跟不上,技术再精也没用!”


李波深知,过去的成绩只能代表过去,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才能不负使命,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大比武。


此时,各抢修小组完成战斗任务的情况,不间断地汇集到了电脑显示屏上,总体看每一仗都完成得干净漂亮。李波也很兴奋,这证明官兵们的汗水没有白流。他来到实地,一个具体抢修过程正在推进。


“雄鹰,我是旋风。我已按要求完成了抢修任务。”这是抢修新装备行动小组上报的情况。“雄鹰,我是大山,经检验,抢修合格。”这是验收小组验收后给李波上报的结论。“走,咱们就为难为难这个小组去。”李波说道。


随着越野车的发动声,李波拿起了对讲机:“旋风,我是雄鹰,你左前方10公里处,一辆坦克受损,迅速前去修复。”“旋风明白。”


李波从望远镜里看到,旋风抢修小组成员正乘抢修车前往。李波用对讲机又下达了新的命令:“旋风,你们的车辆被炸,立即弃车,徒步开进!”旋风抢修小组成员立即跳下车来,带着抢修器材向着目标全力冲去。“如果咱们不加强体能训练,他们肯定有跑不动的,看那速度,真不敢相信他们就是整天在修理间呆着的技师们。”几名科长也兴奋了起来。可当旋风成员来到被损坏的装备前准备进行抢修时,李波再次拿起了对讲机:“旋风,我是雄鹰,你前方有小股敌人对你进行袭击。”


旋风抢修小组成员有的用自带武器射击,有的则钻进了坦克车内,用车上的枪炮射击,战斗只持续了5分钟,小股“敌人”被消灭。


旋风抢修小组成员立即进行抢修……战斗整整进行了5个小时。当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各路“铁甲神医”凯旋而归,大草原车轮滚滚,铁甲的轰鸣声恰似一曲浑厚的交响乐。


李波望着经受了“战火”洗礼的官兵们,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