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十六章 沉沦 第十九节

wanglong6410 收藏 7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林小如自龙行健被捕后一直在保安总局和参谋学院之间来回奔波。保安总局她根本进不去,参谋学院里龙行健那帮同学也提供不了任何线索。龙行健所在的装甲兵系基础班的学员都很关心和担心龙行健的下落。和龙行健相处较好的石泽伟、岳盛英等人多次就龙行健之事找学院抗议,认为学员在参谋学院的人生安全都难以保证的情况下如何能安心学习?学院领导告诉学员们,龙行健一案牵涉背景极深,连学院的主管部门——军政部都不明事情的首尾,只知道保安总局是奉了太阳堡的命令。最近帝都越来越严厉的恐怖气氛让这些颇有阅历的学员们失去了前些日子的热血沸腾,不敢再拿自己的前程甚至是脑袋开玩笑了。

林小如就在这种焦急中等待着龙行健的消息,她对自己发誓,如果他能平安出来,再也不离开他了,她甚至想见那个苏洁,她想苏洁如果爱龙行健,知道龙行健被捕的消息,不知道该怎么样着急呢。如果龙行健不能平安出来呢?苏洁可能永远见不到龙行健了。那她应该去找到苏洁,告诉她,龙行健一直爱着她。她应该感到骄傲。

这天,林小如刚从参谋学院出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她身边嘎然而停,把她吓了一跳。

“你是林小如?你应该认识龙行健吧?”车的后排窗户摇下了,一个头戴黑色礼帽的中年男子对惊愕中的林小如说。

“是,龙行健是我哥哥。”林小如意外得到龙行健的消息,如同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

“如果想见到他,就上车吧。”中年男人将车门推开。

林小如迟疑了一下,上了车。汽车立即开走了。林小如上车后发现除了前排一个司机外,只有后排这个男子。“他在哪儿?你们带我到哪儿去?”她毕竟是个花季少女,坐在陌生人的车上,感到了害怕。

“他现在仍在监狱里。我们先到一个地方等。如果顺利的话,你今晚就可以见到他。”中年男子说话时眼睛一直瞟着窗外,“你要换个名字,叫阿凤,是人家的丫环,懂吗?这样对你的安全好些。你不要紧张,我们是龙中校的朋友,正在设法救他。如果成功,帝都将面临一场大搜捕。凡是和龙行健有关的人都会被牵连。你和别人不一样,没有人能证明你的身份。所以,你要换个名字,要有个掩护的地方。我们给你找的地方很安全。”中年人转过脸来,“你叫什么名字?”林小如随口回答,“林小如,”看到中年人责备的眼光,“不,不,我叫阿凤。”“对,林小如已经不存在了。你不知道你姓什么,家在哪里。你从小就跟小姐生活在一起。记住了?”林小如好像听明白了,“那我的东西呢?”出租屋里有林小如的随身物品。

“那些东西不要了。”中年人说,“以后再不要回去,明白吗?很危险的。”

汽车在帝都转着圈子,直到司机确认没有尾巴,才将车开进一条林荫大道。街道两旁是高大挺拔的高山榕,很幽静。汽车拐进一条小巷,停车了。中年人打开车门,示意林小如下车。

林小如跟着中年人走到一个黑色的小门前,中年人抓起门环敲了几下,然后又敲了二下。不一会,门开了。中年人示意林小如跟他进来。面前是个幽静的花园,花园中有一株老梅,枝干如铁。在靠近院落的另一边,主人栽种了许多百合花,淡紫色的六角花瓣吸引了林小如的眼球。他们跟着开门人沿着一条鹅卵石小径穿过花园,没有人说话,林小如也不敢,只是老实地跟在二个男人后边走,一面欣赏着艳丽的花朵。一直进了一所青砖大院。带路的人停住了脚步,对两人做了个请进的手势,然后转身走了。

黑礼帽中年人带着林小如走进空无一人的正堂。中年人四下打量一番,坐在了客座上。林小如站在那里没敢乱动。

院子里很静,能听见花园里传来的鸟鸣声。林小如的眼睛不安分起来,四下打量着客厅的陈设。她的眼睛落在墙上一副山水画上面,思绪跟着画中山间断断续续的小径飘动,山间小径的尽头是一座神庙,庙里金黄色的屋顶隐藏在大树的绿荫中,给炎热的夏季带来几丝清凉。

这时,院子里传来清晰的脚步声,林小如透过门上的竹帘望去,两个女人朝正堂走进来。

中年男人站起身来,朝进来的其中一个中年妇人弯腰施礼,“夫人安好。”夫人装扮的女人还礼,“唐先生好,这位就是------”中年人轻轻说,“她就是阿凤。”“好俊俏的姑娘,把府里的丫环可都比下去啦。”女人打量着林小如,林小如也看了女人几眼,觉得女人一张鹅蛋脸,挺和善的。

中年人对林小如说,“阿凤,见过夫人。”

林小如倒也乖巧,“夫人好。”弯腰给夫人鞠了一躬。

“罢了。”夫人摆手,示意林小如起来,“这位是陈嬷嬷,阿凤,以后你有事就找陈嬷嬷。”夫人对跟随她进来侍立一旁的嬷嬷说,“你带阿凤进去见小姐吧。一些事情要给阿凤交待一下。”

“是,”陈嬷嬷说,“阿凤姑娘,跟我来吧。”

林小如跟随陈嬷嬷进了后院。她们一直穿行在院子中间,院子有大有小,一个套着一个,都快把林小如转晕了。一直到了一个院子,林小如跟着陈嬷嬷沿着砖砌的楼梯上了二楼。“小姐,你在吗?”陈嬷嬷走在悬空的过道上,对屋里喊道。

“我在。是陈嬷嬷吗?”屋里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林小如最后的一点担心消除了,那个中年男人没有骗她。

“见过小姐,”陈嬷嬷对林小如说。


等陈嬷嬷走后,林小如方才大胆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一张鹅蛋脸,眉毛弯弯的,眼睛不大,很温柔。自己年龄差不多,只是个子没有她高。第一眼,林小如就知道对方是货真价实的小姐,因为她和那个夫人长相太像了,一看就是母女。

“阿凤是我的丫环,他们把她领走了。让你替她几天。”小姐声音很好听,柔柔的,“会有一个人来,你们就躲在那里。”小姐领林小如来到另一间屋子,从陈设上看,显然是丫环的屋子。“阿凤原来就住这儿,你也住这儿吧。”

林小如点头。看来外面真的在救龙行健。她非常渴望见到他,觉得有许多话要说,特别是在他被捕后。

“他是个什么人呢?竟然让我父亲如此为难,竟然要让他躲在这里?”

“他啊------”林小如忽然感到自己也不知道龙行健是什么人,她认识了龙行健,只知道他曾是哥哥的战友,也是哥哥的上司。但龙行健为什么被捕,又为什么会有人这样苦心营救他,她说不清楚。“他啊,是我认识的最好的男人,把我当妹妹一样------”是的,龙行健真把自己当妹妹一样。那却不是自己所需要的,现在她已经肯定这点了。从他被捕,自己的全部心思就放在了这个哥哥身上了。


这天晚上,保安总局7局接到了军情局的电话,电话是军情局值班室打来的,值班员在电话中说,崔部长要问龙行健几个问题,派人到保安总局提人,请总局配合。

这种情况以前有过,毕竟是帝国两大情报部门,在一些案子上会“撞车”。7局值班员立即报告了胡敢。胡敢并没有其他方面的怀疑,只是感到手续不合。他先给总局长蒙吉中将去了电话,但总局长的秘书说局长有个重要的会议,到太阳堡去了。胡敢知道,蒙吉兼任太阳堡总管后事情更多了。他本来想请示蒙吉,但现在看来请示不上了。胡敢惹不起崔群,他不能拒绝来自军情局的请求,但龙行健现在是在皇帝那里挂了号的要犯,又不同寻常,一个电话就提人是不行的。胡敢思索半天,将电话打进了军情局局长办公室,接电话的正是崔群。

“是的,我有几个问题核实。不,必须到我这里来。”崔群扣了电话。

没有问题了。胡敢轻松起来,于公于私,蒙局长都不会责备他了。不到半小时,值班员报告军情局的车来了。胡敢对值班员说,验明他们的身份再移交。注意将手续办好了。还有,提醒他们,不能再用刑了。再搞就死人了。

五分钟后,值班员的电话来了,“局座,人没问题。是军情局特勤处的,带着正式的公函。”

“好吧。”胡敢感到轻松,二次严厉的审讯,竟然没让罪犯开口,胡敢感到丢人。现在他们提走人也好,死在他们手里,案子就算了结了。胡敢放下电话就下班回家了,他最近累得够呛,对行动局的工作产生了深深的厌恶,他想,二十年了,总是在搜查,抓人,拷问中度日,生活真他妈的一团漆黑。这回一定要找个机会和总局长谈谈,给自己换个岗位,给自己的余生换一种活法。

胡敢回家后不久,7局值班室的电话追来了,“局长,出事了。刚才又来了一拨军情局,他们也是来提人的。刚才提走犯人的根本不是军情局的人。可是他们的证件手续都没问题啊------”胡敢狠狠地扣下电话,他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