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第六集 12月17日 大闹夫子庙 第三十四章 飞石惊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


第三十四章 飞石惊马

时间已近十点,中山门里门外一片忙碌。门外已停满了各式汽车。松井石根早在九点半就迫不急待地从苏州赶到他垂涎已久的中国首都了。这次来南京和去年来是不一样的,那次是给蒋介石鞠了无数个躬,这次,是一个战胜者一个统治者的身份进城了,风光无限啊。

中山门内的北侧日军召集了一群中国人,不知道都是汉奸还是强迫来的,形成了一小片太阳旗的海洋。里面还有几个花枝招展穿着貂皮大衣的中国女人,挥舞着手里的小太阳旗。南侧是个军乐仪仗队,在吹打着日本乐曲。向西接着是南北两侧的军官团,都是各个师团司令部中尉以上的参谋军官,张铁成、胡大奎就站在日军军官团中。再向西接着就是中山东路南北两侧以中队为单位的一个个日军方队,一直排到鼓楼。楚绍南挎着照相机四处拍照,其实里面没有胶卷了,失去了很多留下日军罪证的机会。罗维汉和燕京坐在不远的吉普车里,眼睛不时瞟着中山门里的第一个和第二个马葫芦盖。

十点刚过,日军的入城仪式隆重开始了。在军乐队和现场日军的欢呼中,中山门城门大开,先是一群男女记者涌进来,接着两排宪兵迈着正步进入分列两旁站立,这时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踌蹰满志地出现了。出乎楚绍南们意外,他居然那样矮小干枯,长长的指挥刀与这个所谓武士家族的后代很不协调。再一个意外是他没有乘坐敞蓬吉普车检阅,却是骑着一头栗色的大洋马,他先向四周敬了个礼,然后扬着戴着白手套的手频频向左右挥动。他把马头调向日本皇宫方向,三呼“天皇陛下万岁!”,赢得一阵阵“天皇陛下万岁”的呼应叫嚣声,场面十分热闹。

松井石根策马向前,他的的身后左右各跟着两名骑马的将军,左面是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中将和华中方面军参谋长冢田攻少将,右面是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中将和日本海军第3舰队长谷川清中将四人,乖乖地跟在后面。

接着是排成三列的20多名高级军官,耀武扬威的骑马随后。这里有华中方面军副参谋长武藤章大佐、上海派遣军参谋长饭沼守少将、第10军参谋长田边盛武少将、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中将、第6师团长谷寿夫中将、第9师团长吉住良辅中将、海军第三舰队第11战队司令官谷本马太郎少将、第11师团长山室宗武中将、第13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第3师团长藤田进中将、第18师团长牛岛贞雄中将、第114师团长末松茂治中将、重藤支队支队长重藤千秋少将、国崎支队支队长国崎登少将、野战重炮第5旅团长内山英太郎少将、野战重炮第6旅团长石田保道少将、陆军航空第3飞行团团长值贺忠治少将等。

楚绍南脑子里与文件里的资料逐一对应着这些高官,看样子差不多全在。只可惜无法下手把他们聚歼。这里面武藤章官衔最低,但就属他前后左右的最忙活。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他是起了推波助澜的恶劣作用,包括他命令城外的驻军进城宿营,直接加剧了城内大屠杀的程度和范围。难怪战后把他列为七名被判绞刑的甲级战犯之一。

松井没有乘车改了骑马,燕京心里也没有底了,他把井盖的承重设计为汽车的重量。不过他骑马踩中路中间的井盖的机率要比汽车大了些,因为汽车容易骑着井盖开过去。

现场五个人的眼睛紧紧盯着松井的马蹄,一步步走近井盖。


松井看来非常兴奋,这几天他的名字在日本是家喻户晓,百万日本人上街游行除了呼喊“天皇陛下万岁”外,就是呼喊“向松井石根英雄致敬”。他一扬缰绳,身下的洋马小跑了几步,这几步正通过了井盖。本来井盖就是为承重汽车设计的,又因为马的小跑减轻了重量,松井安然无恙地走了过去。接着又擦着稍偏左的第二个井盖走了过去。

在燕京们无限惋惜中,左边的朝香宫鸠彦骑着金黄如锦的洋马跟着走了过来。

做为一个皇族成员,朝香宫自视很高,其实他心里根本没有把松井这群人放在眼里,只是在利用他们实现自己皇族的梦想,因为朝香宫清楚,真正指挥战争的不是首相,而是裕仁天皇!所以他从12月7日上任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以来一味独断专行。虽然裕仁天皇把松井擢升为全权指挥整个华中战区的司令长官,但却把战场上实地督战的权力交给了自已的皇叔朝香宫,代替了松井当了包围南京部队的战地司令官。12月8日,朝香宫抵达南京外围战地听取的第一个报告就是抓到了一批俘虏和平民,他立即下达了“杀死全部俘虏”的密令。接着他就驱动围城部队向南京发起最后进攻。

朝香宫的上海派遣军名义上归属华中方面军管辖,但他很少向松井请示什么,再加上这段时间松井在苏州的战时司令部发着高烧养病,所有南京事务都是自己直接下命令。从他被任命到今天的17日仅仅十天,他下达了近百项命令,以天皇的名义组织了数十个激励士气的活动,过足了司令官的官瘾。在南京不留俘虏的命令他不止一次地下达,在入城之前下达过,在入城后部下遇到大批俘虏向他请示如何处置时下达过,他是造成南京大屠杀的直接责任者。而且他从一入城,就以出入皇宫的眼睛盯住了中国六朝古都的文化宝藏,派出了12个特遗分队,封存了南京尚没运走或者运不走的文化财富。他是有眼力的,南京是当时中国的经济和文化中心,遍地都是大日本所需求的宝贝,古玩,字画,首饰,书籍……成车成船地运回日本的皇宫。所以朝香宫鸠彦不仅是南京生命大屠杀的刽子手,也是中国文化大屠杀的刽子手。

今天他的一身装束很是与众不同,肩上、腰间、帽子上、军刀上都束着黄色的穗子,总是让人看到天皇的影子。包括他胯下的战马,都带着皇族显贵的颜色。

朝香宫没有像松井那样兴奋,他和戴着深度近视镜的柳川平助中将沉默地策马而行。他心里觉得接受欢呼的应该是自己,南京是自己打下来的。

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大吃一惊,只见他的战马右蹄结结实实踏上了井盖的边沿,如果踏在正中间也许没事了。只见那井盖下翻欠了个缝,马蹄突地踏入井里。饶是一匹军马,本能地挣扎着站起来,但是前蹄还是跪下,把朝香宫掀了下来。

随着马蹄抽出那井盖又合上了,燕京又是无限惋惜着,井盖没掉下去,他们设计的是井盖掉下去手榴弹才爆炸。

只见朝香宫狼狈地爬起,周围乱做一团,身后的众将官除了中岛今朝吾因在12月7日被炮弹炸伤大腿没有下马外都下了马。朝香宫甩开武藤章和谷寿夫等人的搀扶,故作镇静地准备重新上马。这时燕京趁着混乱众人注意力没在松井那里,手中一抖,一枚雨花石疾如流星飞向松井的马头,他瞄准了那只马的耳朵眼打的,果然正中。那马受此重扰,痛得嘶叫着扬身而起,把松井也掀了下来。好在这时已有部下在围着朝香宫,松井没等摔在地上便被冢田攻等人接住。大家都以为松井的马是受朝香宫的马失蹄的惊吓反应。可是那马还在嘶叫个不停,不得已急忙换了一匹同样颜色的马。只有燕京知道原因,那枚质地不错的雨花石还在马耳朵里呢,能不叫吗。

近一分钟的混乱过后,检阅继续进行。但两位统治者的心情大打折扣。尤其是朝香宫,他很迷信地认为自己的马失前蹄是个不祥之兆。本来他准备当晚趁松井入城把自己也从城外进驻在城首都饭店的司令部机关,受此一惊他决定不搬了,一直挨到12月26日才搬进城里。而且从此他开始防备了,事事给自己留了后路,使自己在战后平安无事,当了日本高尔夫球俱乐部主席颐老终年。

军官们的马群后面是三路纵队的日军第9师团的士兵。个个脸上流露着对天皇的虔诚和胜利的骄傲。

两个井盖都没有爆炸让燕京们很失望,虽然分别在当天下午和第二天早晨炸翻了两台汽车,但其影响几乎无人知晓。

日军检阅部队走完后,楚绍南示意大家撤退,分别向汽车靠近。这时罗维汉在车上反到跳了下来,很激动地要冲向城门。楚绍南顺着罗维汉的视线望去,原来大汉奸高冠吾正在那个汉奸堆里,他也在对视着罗维汉,好象在努力地回忆着。

楚绍南迎上罗维汉,示意他要克制。小声说道:“我们连松井和朝香宫都没动手拼命,他一个汉奸就更不值了。这笔帐早晚要算的。”

两人回转身向吉普车走去,张铁成和胡大奎随着四散的军官团也慢慢靠拢过来。突然楚绍南着到燕京向自己的身后使着眼色轻侧头一看,是那个高冠吾领着两个日兵追了过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