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5/


第四回 王少校他们

赵同和大虎背着淘来的沙金,一路上赵同用语言和比划教大虎特战战法,想把大虎成为一个合格的特战队员,多个好帮手。大虎本来对使枪用弩箭已经很有神会,再在赵同理论性的解说比划下更进了一层,只是理论和实战差点,实际操作本事和赵同也不会差多少。

大虎也不闲着,也教赵同山中捕兽打猎的本领和技巧。

一路小心,高兴之外就是高兴......


回到山洞早上一出洞不远就碰上来找他们的文莲和小表弟———蒋小虎,一起回到大虎的家,用陶瓷装上沙金拌了食盐,放大虎打铁的炉子上烧溶提炼,因为是纯度很高的颗粒金,稍微提炼溶化倒进用泥巴做的模具里,就成了市面上流通的金条。


王果夫已经有两天没有看到赵同他们那支有八十多人的矿工队了,心中不少为赵同担心,坐立不安。

自从山田来后,伙食比前面稍微好了一点,矿工们并按山田的指挥在原来挖错方向的那个矿洞,往回走一百多米的地方偏西方向分两个洞修正方向挖进。并在鬼子的指挥监视下,把挖错方向的一百来米矿洞的口子用新挖出的泥石堵了。

王果夫他们也秘密每天抽出一定数量的矿工往北的方向挖了个只容一个人进出的洞,想接穿那废弃的洞。晚上收工时再堵上,开工时再挖开,继续向前挖。

王果夫很自信,因为他在德国军校留学的时候就有好几个日本的同学,其中一个叫井上四郎和他特别相投,相互学习对方的语言,不认识的人听要是听了王果夫说的日本话,保证认为他是个地道的日本人,还学会了日本的柔道,武士刀术。

那天山田在洞里恼羞成怒的训斥,并抽打耳光负责方向测量的日本技术员的时候,用日语气急败坏骂;说照这样挖下去不出一个月就会把这洞挖穿到外面,外面又是一个和这一样是一个天然的‘盆’。王果夫不动声色的记在心中,仅仅和赵同说了这事和自己准备怎么逃出去的想法。

鬼子在矿洞里很少设置安全设施,昨天塌方又压死了十来个矿工,矿工们对死亡基本麻木了,如果不是在洞里大家说说话,也就是亚自由,照这样下去,不出半年包管大家都成了哑巴。


今天山田和赵工程师他们又进洞看了一下午,现在已经挖到青黄色的矿金了,山田一直很高兴,竟然破天荒的拍了拍很脏的王果夫肩膀。

“唷希、唷希”说不绝口,王果夫一脸茫然,傻傻的看着山田,好像完全不知道山田说什么!

山田在出洞时问及赵工程师和技工进度老不怎么快的时候,正经过王果夫在拉泥土出去的身边时,听到日本技工用日语说;

“现在开了两个洞,矿工分成两队,一队一个洞,人手本来就不够,前几天的那八十来个矿工被带出去处理后,人显得不够”

“八嘎!”

一边的赵工程师听了,也用日语自言自语说;“还是少杀为好,人正少呢”

“你听谁说的?”

“我看,现在人手少,请你们不要再杀,昨天又塌方死了十多个,累死和病死的在你来后已经超过三十多了。”赵工程师有点埋怨的说。

“那些都是没用的废物,我会向大本营再要战俘的,战俘大大的”山田拍拍赵工程师的肩说。

山田在心里暗暗骂了好几次爱喝酒乱说的福田。八嘎!八嘎!

王果夫听到差点虚脱的瘫坐在地上,用手支在洞墙上。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千万别让鬼子发现自己懂日语。

当天晚上王果夫竟然高烧起来,病了,一句话也没说,脸青得怕人。

山田可能是因为昨天已经开始出纯度很高的矿金了,高兴!特意再破天荒的阻止了对动作缓慢,要死不活的王果夫在打骂,并准备用刀砍了王果夫的福田少尉。并让王果夫今天可以不进洞,给吃了日本人的西药,打了一针,这对矿工来说简直是人间天堂的待遇。王果夫得的不是什么大病,主要是营养不好,加上知道赵同他们被鬼子杀害的消息,才病倒的。

在棚子里躺着,往事尽在眼前!

“同子!兄弟你就这么先走了!怪我没能好好保护你!”

泪如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