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黑道权欲财色之舞--《天诏》 (十六) (十六)1

鹤鸣悠悠 收藏 1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size][/URL] (十六) 中纺集团是标准的老字号国营企业,分为南区和北厂,占地二百余亩。南区是生活区,一幢幢灰暗老旧的宿舍楼展示着昔日曾经拥有的辉煌和岁月苍桑侵蚀留下的累累疮痕。迄今为止,中纺集团绝大多数的老职工仍旧生活在这里,就像人生的航船历经风吹浪打之后搁浅在这片废旧的港湾,默默承受着世态炎凉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



(十六)


中纺集团是标准的老字号国营企业,分为南区和北厂,占地二百余亩。南区是生活区,一幢幢灰暗老旧的宿舍楼展示着昔日曾经拥有的辉煌和岁月苍桑侵蚀留下的累累疮痕。迄今为止,中纺集团绝大多数的老职工仍旧生活在这里,就像人生的航船历经风吹浪打之后搁浅在这片废旧的港湾,默默承受着世态炎凉的凄楚和远离社会发展的落寞,同时也仿佛在哀哀吟诵着逝去的青春和垂暮的晚歌。北厂仍在顽强地展现着生机,像一棵躯干斑驳枝杈枯衰的老树依然年年吐绿。厂区内又分为生产区和办公区,一排排的厂房规划井然,宽直的通道经纬分明,彰显着大企业的雄浑风貌。厂区中心是一片圆形的广场,迎面端端正正矗立着稳实气派的办公大楼,楼内梯宽道阔,空间敞亮,尽管装饰已经颓旧,却依然残留着当年豪华的风采。

中纺集团几十年来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今却在承受着釜底抽薪的磨难,也面临着资产争夺的危局。

郑天龙的办公室位于办公楼二层的深处,有着非常宽大的空间和豪华的设施。此时此刻,这位纵横中州的隐形老大却是一反平时的沉稳和自信,陷入一种焦躁和不安之中,不时地走到窗前向楼下张望。

昨天,接到国资局万主任的电话,告知周子敬局长今天要来中纺视察,郑天龙马上产生一种如临大敌般的恐慌。这位从省城空降而来的新局长,几番试探和小有接触之后,已经可以明确地判定——来者不善,是一个难以调理的硬派角色。昨天深夜,又接到宋局长的电话,告知已经成功劫获了省公安厅秘密核查那些案件的全部材料。郑天龙庆幸之余,更有一种濒临深渊的怯惧,仿佛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从上而下地悄然张开。是在劫难逃还是鱼死网破?是坐以待毙还是破釜沉舟?……郑天龙苦苦思谋,几乎彻夜未眠。今天早晨起来,感觉头晕脑胀,四肢酸痛,浑身乏力,尤如大病一场。如果换在平日,郑天龙绝不会坚持来公司上班,肯定是要去洗个桑拿浴,在热气腾腾的蒸房里透透地蒸一蒸,然后在小姐的纤纤玉指的揉捏之下尽享温柔美梦。可惜,今天却是身不由己,不但不能去温柔乡里放松躯体,而且还要挺着精神来迎接一场完全是被动应付的较量。

为了迎接周子敬的到来,郑天龙特意安排人重新布置了会议室,不仅擦拭得窗明几净,还准备了水果、香烟和上千元一斤的特级龙井茶,另外又派人专程买来几盆盛开的菊花摆在会议桌上,平添几分鲜艳的亮色和盎然的生气。不管怎样,假佛也要当作真佛拜,万一这位周局长抵御不住频频示意的诱惑,放下身架与自己结缘同好,那可有着事半功倍的成效。

郑天龙坐卧不宁,一支接一支不停地抽烟,内心里说不清楚是期盼还是慌乱,反正有一种悬浮的躁动,无论如何也难以平息。最后,郑天龙干脆直直地站立在窗前,两眼眺望窗外翘首以待……

人,有时候的期待是一种幸福,有时候的期待却是一种煎熬,郑天龙就是在焦躁的煎熬中终于盼来了那辆漆色暗旧的“大众”轿车——这个周子敬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放着白白奉送的豪华“奔驰”弃而不要,偏偏非得驾乘这样一辆不入流的老爷车,真是大脑积水。这个家伙同那个贺铮一个熊样,都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偏执。

郑天龙快步下楼,远远地笑脸相迎,万分热情地握住周子敬的手:“周局长,早就盼望你大驾光临呵。”

周子敬淡淡一笑:“我是言而有信嘛。”

怪模怪样的万主任和精神焕发的齐伟随在周子敬的身后。

郑天龙同万主任简单寒暄,然后颇感意外望着齐伟:“老齐,你可是少见呵。”

齐伟话外有音:“以后就会常见面了。”

郑天龙心生疑窦,这个老齐坐了多年的冷板凳,今天突然精神焕发地跟随在新局长的身边,脸上还有一种如沐春风般的奕奕神采,难道这家伙被周子敬重新起用了?这个老齐也是个难缠的角色,脾气犟,认死理,给点阳光就灿烂,当年为了贺铮的事情就不管不顾地上窜下跳,如今再度出山,那可又是一个冤家路窄呵。

郑天龙一边暗自思谋,一边满脸笑容地对周子敬表示殷勤:“周局长,请你先上楼喝水,然后再去车间视察。”

周子敬摆摆手:“水就不用喝了,还是先去车间看看吧。”

郑天龙点头应从,陪伴在周子敬的身边走去车间。

中纺的生产车间是按照生产工艺流程顺序排列,厂房高大,机声轰鸣,工人们穿梭忙碌,一片紧张有序的景象。看得出,这个老牌的国字号企业依然充满着旺盛的生机,也看得出,郑天龙在企业的生产管理上是个业内高手。如此庞大的企业,如此繁杂的生产流程,能够显现得这般秩序井然,环境整洁,机器运转良好,工人们操作有规有矩,不能不令人叹服。

周子敬沿着生产工艺流程顺序察看,一边走一边听着郑天龙大声解说,不时地连连点头。说实话,周子敬对生产现场的状况十分满意,也对郑天龙管理企业的能力刮目相看。同时又暗暗感慨,如果这个郑天龙不鬼迷心窍,同贺铮联手经营企业,那真一对珠联璧合的好搭档。中纺集团之所以至今仍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肯定是当年这一对冤家共同给企业打下了雄厚的基础。世间的事物往往难遂人愿,人们善良的希望也往往被严酷的现实打得粉碎,郑天龙与贺铮的分道扬镳与其说是中纺集团无法弥补的重大损失,不如说是社会变革演绎出的一幕发人深醒的悲剧。

走出车间,周子敬发现身后只有万主任亦步亦趋紧紧相随,而那个齐伟却是不见了踪影。周子敬心中清楚也暗暗欣慰,这个老齐肯定是滞留在工人中间了解情况。老同志的经验有着纯熟的力度,一旦进入角色便显现出深厚的底蕴,看似随意实则有心,从工人中间了解的情况最真实,也最有分析和评判的价值。

周子敬没有等候齐伟,在郑天龙的陪伴下走回办公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