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悟

醉卧秋风 收藏 12 172
导读:  汽车飞速向前。   车窗两边的景物飞速后退。陈吟觉得两边的景物似乎从未见过,不觉有些发慌。她尽力从脑海里搜索记忆:她什么时候坐上这辆汽车?她为什么要坐上这辆汽车?她准备到哪里去?然而,搜索的结果是一片空白。她只好尽力睁大眼睛,重新盯着车窗两边的景物,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以判断这辆车将载她到哪里去。   终于有一些景物引起她的些微记忆了。她发现这辆车正载着她去一个小镇。   小镇上有家旅馆,名字叫做春天。陈吟确实在这个旅馆里度过了生命中的春天。   那是一个冬日,但有着春天般的阳光。


汽车飞速向前。

车窗两边的景物飞速后退。陈吟觉得两边的景物似乎从未见过,不觉有些发慌。她尽力从脑海里搜索记忆:她什么时候坐上这辆汽车?她为什么要坐上这辆汽车?她准备到哪里去?然而,搜索的结果是一片空白。她只好尽力睁大眼睛,重新盯着车窗两边的景物,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以判断这辆车将载她到哪里去。

终于有一些景物引起她的些微记忆了。她发现这辆车正载着她去一个小镇。

小镇上有家旅馆,名字叫做春天。陈吟确实在这个旅馆里度过了生命中的春天。

那是一个冬日,但有着春天般的阳光。陈吟也坐上同样的一辆大客车,去那个小镇。那时,她还不知道,小镇上有个旅馆****天。有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在车站接她,他就是她生命里的春天。他站在那里,朝她露出春天般的笑容,眼角已有春天的褶皱。他朝她伸出手,牵住她的手后就带她去了那个叫做春天的旅馆。

进了旅馆大门,他仍旧牵着她的手,带她走了一级又一级台阶,最后进了一个房间。那个房间在顶楼。一进去,满室温暖如春,阳光明晃晃地铺在地板上,炫得她眼花,她很喜欢。她的生命中缺少这样的阳光,她的生命中缺少这样的手掌。阳光、手掌都在传递着生命的温度,她觉得她的灵魂正欢呼着冲出身体,迎向温度。

他还是牵着她的手,带她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下,让她沐浴着阳光。然后,放开她的手,给她沏了一杯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闲闲地在她对面坐下。两人的中间是透明的玻璃桌,桌上的酒和茶,在阳光下混合成一种奇异的味道。她心里有点慌,乍被放开的手微微有些冷,她端起茶杯,专注地看着一缕白气袅袅上升,正好温暖自己的手,正好掩饰自己的心慌。他气定神闲,轻轻地对她说着今天的阳光,同时饮着他杯中的酒。是的,他永远知道她缺少什么,想要什么。为什么呢?因为他爱她,他如是说。

他已喝完了酒,她的茶一滴都没有少,只是凉了。她放下杯子,不自觉地搓了搓手。他伸过两只大手,合住她纤纤细细的两只小手,像捉住两只抖抖的小鸟。他就静静地合着,用含蓄的热情温暖它们,用细微地动作安抚它们。渐渐地,他觉得了它们的温热与柔顺。于是,他摊开手掌,分别握住两只洁白的小手,细细审视,良久,终于惊喜地说:“你看,你的手纹和我的手纹几乎一模一样。”她用她的小手撑起他的大手,在眼前一晃,什么都没看清,就慌忙说:“是啊,真奇怪。”

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也不敢再把手交到他手上,她忙忙地从贴身的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本子,交到他手里,仿佛只有用它来交换自己的手才能觉得心安。

买这个小本子原本只是念头一闪。然而闪过以后,就成了非如此不可。而且寻找它的过程也就要历经千辛万苦了。找遍了自己所在的这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城市所有大大小小的商店,终于在一条偏僻的街道上一间清雅的店堂里看到它。她捧着它回家,打开电脑,把存在里面的她和他所有来往唱和的诗词歌赋一首首地抄写在上面。又捧着它,一首首从头到尾轻声读了一遍,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觉得一颗心终于安然了。是的,再也不怕万一的电脑病毒把他和她的一切在某一个残酷的瞬间抹杀得干干净净,然后骗她说,这是一场梦,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拿过小本子,翻开,一页一页,一字一句地轻声读着,跟她当初读的一模一样。读完,他轻轻合上,抓住她的手:“你永远都是这样让我感动,让我激动。”他站起来,绕到她身后,用一只手拉上窗帘,另一只手把她拉进自己怀里。她抖了一下,马上又安静,阳光虽然挡在外面了,但只要在他怀里,就仍旧拥有春天。

他向后退了几步,小腿肚就碰到了床沿。他把她带上了床,在那里,他们成了彼此的春天。

这样的春天让她晕眩。一整个下午,她都没有力气离开那张笼罩着春天的床。她恍恍惚惚地拥被而坐,倚着他给她垫上的柔软无比的靠枕。

他已穿戴整齐,也收拾了茶杯和酒杯。窗帘仍低低地垂着,室内略嫌暗了些,他打开了桌边半人高的座灯,柔和的光线打在他身上,洒在桌子上,也浅浅地照亮了整个房间。他转头看了看她,很好,她那里应该不会刺眼。他对她柔和地笑,一如打在他身上的光线:“你就坐那里,乖乖地,看我给你画画,可好?”她点点头,仍有点恍惚。

他娴熟地铺开画纸,调和水墨,专注地开始画。他的心中有一种难以遏制的激情在奔涌,它要出来,它要遇见空气,它要成长,以至于逼得他的笔有微微地抖动。他又像回到了那青涩的少年时光,梦里的那位女子,有一双如水的眸子,他可以清晰地看见她长长的睫毛在抖动,仿佛能溅出水珠。他更像回到了天真的童年,他所想要的,妈妈都会给她,他唯一要做的,只是让他的妈妈欢喜。他终于画好第一幅画,等不及墨汁完全干掉,就献宝似地捧到她的面前,只想听到她的夸奖。

她恍恍惚惚地看着他画画,心里却有着清清楚楚的幸福。这样的幸福她曾经梦到过千百回,现在真实地出现在生命里。她愿意永远这样恍恍惚惚的,似梦似真,但不敢太清醒。梦一样美的幸福,是不能去惊醒它的。她恍恍惚惚地看着他一次次奔过来,像孩子一样讨要一个个奖赏,她也就恍恍惚惚成了一个母亲,把最温柔的爱奖赏给自己最疼爱的孩子。

最后,拉开窗帘也看不见阳光了。沉沉的暮色中,他们走出春天旅馆。他的怀里,藏着她写的本子;她的手中,握着他画的稿子。他们牵着手去了车站。她向南回到她安居的城市,他往北回归他流浪的旅途。

他们像白纸上的两条平行线,本来永远不会有交集。但命运像个调皮的孩子,一不小心把纸扯破了,又一不小心把它们重叠在了一起,而命运又是个认真的孩子,事情不能将错就错,于是,又把他们分开,把那张纸原样用胶纸粘好。

但那一不小心的重叠,那水乳交融的幸福,多么令人向往啊。她不能不继续为他写,他也不能不继续为她画。但是,他们都知道:她安逸的生活里,主角不会是他;他流浪的尽头,也已有一个家。

可是,这一切,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

可是,现在,这一辆车,怎么还向那个小镇开呢?现在的小镇,应该还有个春天旅馆,但里面只能安放别人的春天了。她的春天,早已不在那里了。即使后来她说愿意让他成为她的主角,他也不能再在那里等她了。是的,他说他不是不愿,是不能。主要是为了孩子,他如是说。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知道,如果愿意,什么都能。于是,她的春天,留在他自己的家里,现在,他是他们——一个妻子和一个孩子的春天,包括春天的褶皱,都是他们的。

陈吟慌了,比辨不清方向时更慌。她想开口大声呼喊,纠正这个错误,却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她只能不由自主地飞速向前,朝着一个错误的方向。

然而,似乎上帝听到她的声音了。她发现周围的景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了。她再睁大眼睛细细地辨认,这分明是回家的路了。她舒了一口气,专心地看着前方的路。这时,开车的司机转过来,朝她笑了一下,露出白白的牙齿,竟还有两个可爱的酒窝。她吓得要从座位上跳起来。这不是她的救命稻草吗?

稻草出现得很及时,恰恰是在他说不是不愿,而是不能,主要是为了孩子之后。那时候她很需要这一根稻草,因为她的灵魂即将溺水而亡。于是,她本能地抓住了他,并且感激他,尊他为救命稻草。但他,对于她而言,真的仅仅只是一根稻草。灵魂是救上了岸,但从此进入了冬眠,从没苏醒过。跟稻草人在一起,还没有听说,需要灵魂相伴的。

她和稻草人是经人介绍认识的。第一天见面时,稻草人在她家坐了大半天,说的话少得可怜,笑的次数倒着实不少。于是,她对他全部的印象就是他的笑,他笑的时候会露出白白的牙齿,竟还有两个可爱的酒窝。

他礼貌地告辞的时候,她礼貌地送他出门。他们互相礼貌地交换了电话号码,然后互相礼貌地说再见。

他是个谦谦君子,至少从“讷于言”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们隔两天就要发几条短信聊聊天,像完成一个任务。短信的内容,她闭上眼睛就能背出来。问句是:“吃了吗?”“吃什么了?”“在干什么呢?”“忙不忙?”答句是:“吃了/没吃。”“饭/面条。”“上班/看电视。”“忙/不忙。”当然,内容渐渐地也有扩充。他是个司机,比一般司机幸运的是他有一辆完全属于自己的出租汽车,但像他一样幸运的司机也不少;比上班族幸运的是他有一套完全属于他自己的三居室套房,但像他一样幸运的上班族也不少。总之,他就是一个平凡的司机。于是,短信里扩充的内容也早已注定:“我现在刚送一个客人到城东,接下来要去大桥头了。”“今天下雨了,客人真是多。我把整个城都绕了十来遍了。”至于其余,已不需要一一列举。无非地名换一下,天气的语汇轮一下,反义词用一下,数量词改一下,句式是永远不会变的,主题自然更是永远不会变了。不过,好像正常的生活,应该是这样。

但不管怎么样,短信发了两星期后,他总算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即使有些心疼,因为周末的时候,总是能赚更多的钱)跑到她家来玩。话仍然不多,笑也仍然不少。比起上次来,两人在小区的楼下,多打了一个小时的羽毛球;然后他在她的电脑上多打了一个小时的五子棋,她陪在旁边多看了一个小时的小说。然后,同样礼貌地再见。如果一定要找出不一样,那就是少了交换电话号码的程序了。

再过一个星期,就是她的生日了。年龄不小了,过生日已经不是快乐的事。当她从旁人口中的“还小”,“正是时候”,“不早了”一步一步迈过青春,走进现在旁人不是对她直言相告“再不抓紧,实在要迟了”,就是对她聪明地笑笑,闭口不谈她的终身大事的尴尬阶段,生日实质上已经成了一种压力,不仅压向她,一起受累的还有她的父母。当然,父母一方面不得不承受压力,一方面为减轻自身压力,也必须往她身上再增压。她对这些,一直是无所畏惧的,因为她的灵魂给她强大的支撑。可是,现在九死一生的灵魂不是正在冬眠吗?她觉得,她支持不住了。她觉出,她其实是软弱的。她叹了一口气,准备服从自己的软弱。这时,她意外的发现,压力竟然消失了。原来,所有的压力来源于自己的内心。你要坚持自己,就难免与众不同,难免与社会格格不入。而众人,社会,自然要把你同化,同化时碰到了你的坚持,就自然产生了压力。只要放弃你的坚持,只要乖乖地被同化,自然所有的压力都消失于无形了。于是,你就拥有了一种轻松的幸福。

她想她是没有错的。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她抓不住灵魂的幸福,难道还不能让她享受轻松的幸福?那么,把所有属于灵魂的东西彻底抛弃,留一个纯纯粹粹的身体和稻草人在一起,彼此轻松,彼此幸福,就像童话里常有的结尾“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

她先整理了她的电脑,所有的诗词,所有的小说,所有的文字,统统删除,她觉出她有一瞬间的尖锐的痛,但马上就钝了,最后有说不出的轻松和空虚,甚至快意。获得初步的成功之后,她开始对付自己多年来的日记。这就不是很容易的事了。她躲进房里,用最原始的方法,一本一本,一页一页,慢慢地烧。火焰贪婪地舔着舌头,把她的少年,她的青春,她的梦想和幸福,一点点地迅速地吞吃了,仿佛怕她会后悔似的。终于烧到最近的一本了,这一本里,有她生命的春天。她咬咬牙,把它一页一页撕下,送给吞吐的火舌。于是,春天也成了一堆灰烬了。她痛得叫了起来,灵魂醒了。它不能理解自己的命运,不能接受自己的命运,在挣扎,在喊叫,在尖锐地痛。她受着,她知道时间会解决一切,包括痛。

生日终于到了,她收到意料之中的一个大蛋糕,还有意料之中的一大束玫瑰。玫瑰的颜色鲜红欲滴,她接过玫瑰,却感到了遗忘不久的痛又卷土重来。不是因为玫瑰的刺扎了手,而是因为玫瑰的红,玫瑰的美,一如日记燃成的火焰。她捧着玫瑰,就像捧着那堆火焰。她的手,她的身体,她那原来已成灰烬的灵魂,都在灼烧,都在痛。她迅速地把玫瑰扔进一个花瓶,礼貌地招呼自己的稻草人。对这一切,他当然是无知无觉的。他照样很少说话,但笑得更多了。当然,每一次笑,都无一例外地露出白白的牙齿,还有两个可爱的酒窝。

如她所愿,她得到了轻松,如她所愿,她甚至得到了某种快意,但是最终她不能如她所愿的得到幸福。本来,她离这种幸福只有一步之遥了。只要,她不再接触玫瑰,不再接触红色,灵魂的死灰不会复燃,只要她不再想到那天的火焰,自然也就不会有疼痛。甚至,只要坚持足够的时间,即使再接触玫瑰,再接触红色,灵魂也依旧是冰冷的灰烬,即使想到那天的火焰,也只会是没有温度的燃烧。可惜,在这个关键时刻,她又痛得做了一个钟摆。刚摆过来,将要到达幸福的此端,却又荡向了彼端。生日以前,她已经决定和他走到一起;生日以后,却对他说了他们走不到一起。自然,在现代,是没有人问傻傻的“为什么”的,也没有人会无谓的浪费时间,她和稻草人就莫名其妙地在一大束玫瑰里结束了。

是的,已经结束了。陈吟惊觉不对:怎么稻草人刚刚还对她笑,还正开着车送她回家呢?不对以后,就发现了更多的不对,不知什么时候起,大客车已经变成出租车了。

陈吟惊出了一身汗。她顺手去抹,却没有预想中的冰凉。一个意识模糊地串上来:莫不是在做梦?陈吟又伸出手去摸,想确定自己在一张床上。然而没有摸到床,却摸到了一只手。不是春天的,因为没有温度;也不是稻草人的,因为没有那么枯干。

陈吟惊得叫出了声。又闻远处一声炸雷,把她震得惊跳起来。但幸运的是车顶轻易被穿透,丝毫不觉得痛,落下来竟跌到了一个新的软绵绵的地方。

陈吟终于从梦中跌醒,确定自己是躺在自己的床上。被窝里热乎乎地,电热毯源源不断地向她输送着热量。她的一只手,正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另一只手,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外面此起彼伏的鞭炮和烟火正在对耳朵进行轰炸。哦,今晚是除夕夜呀,也不对,看看时间,应该是大年初一的凌晨了。

陈吟惊魂甫定。刚才的梦境历历在目,虚实交错,亦真亦幻。陈吟终于明白春天一直在自己心里,灵魂仍在响应着他的召唤,但他已离开;而稻草人的出现只是灵魂一时的虚弱,短暂的休息,自己却把他当成一棵救命稻草,实在害人害己,还好及时醒悟,早早放他离开。

“醒悟……”陈吟喃喃自语,犹如醍醐灌顶。是的,醒悟。虚幻的梦自然会醒,醒了,也就过去了。而真实的人生里,她却仅仅在生活的表面让一切过去,从未真正放下,导致灵台纠结,化作梦里痴缠。

真的,醒了,也该悟了。春天也罢,稻草人也罢,都应该过去了。欢愉也罢,痛苦也罢,都应该过去了。大年初一的曙光已透进窗户,春天的家里,也许已在准备早餐了,稍后一家人将会团团围坐,喜气洋洋地迎来一个全新的春天;稻草人,会在新的一年里,把玫瑰交在一个真正爱上他的笑容的女子手里,然后,牵着她的手,走进他们的三居室。而自己,也还幸运,至少拥有完整的灵魂和身体,留下一些伤痕是不可怕的,前方的路还很长,相信它们能让自己走得更好。

生活总在向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