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连的事情

lwm1212 收藏 0 70
导读: 新兵连是个怪地方,就是心如铁石的男子汉生活在其中也要落泪。日后每每回想起来,还忍不住要热泪盈眶。此刻,我的眼泪又闪闪烁烁在眼里打旋儿了。我知道,我又想起了那难忘的一夜...... 那是新兵生活过了约有一半的时候,上级要来对新兵工作全面检查。那天阴阴的,北国天气特有的风在楼外打着旋儿。检查组下午到,我们一起吃过午饭就开始整理内务卫生。营连首长对这次检查很重视,要求我们必须拿出最高水平。 战友们默默地坐在铺上拉着背角,一丝不苟地整理着。班长在屋里来回检查,不时地指点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兵连是个怪地方,就是心如铁石的男子汉生活在其中也要落泪。日后每每回想起来,还忍不住要热泪盈眶。此刻,我的眼泪又闪闪烁烁在眼里打旋儿了。我知道,我又想起了那难忘的一夜......

那是新兵生活过了约有一半的时候,上级要来对新兵工作全面检查。那天阴阴的,北国天气特有的风在楼外打着旋儿。检查组下午到,我们一起吃过午饭就开始整理内务卫生。营连首长对这次检查很重视,要求我们必须拿出最高水平。

战友们默默地坐在铺上拉着背角,一丝不苟地整理着。班长在屋里来回检查,不时地指点着。

班长是我们河南人,(因为上一个班长对我们新兵不好,所以换了一个)平日里待我们亲如兄弟。可有时他的脾气很坏,很暴躁,一丁点的小事就会把他气得脸红脖子粗。他总是理直气壮地说,咱军人,平时稀拉点没啥,可关键时刻决不能拉稀!

连长近来了。“利索点,别班有的已整理彻底了。”我们加快速度,因为连长的语气里已流露出不满,我们班长是最受不了这个的。果然,班长看了一下手表对我们说:“你们已经整整弄了半个钟头,都起来吧!”我们穿上鞋子在室内列立两行。

班长已明显地有些气喘了:“你们今天是咋弄的?平时就这个德性?要知道,上级看这一眼就包括了对我们辛辛苦苦几十天工作的评价。你们懂吗?”班长用颤抖的手指着我们的内务包:“就这熊内务?就这?!”说着,他转身端起了一脸盆水,哗地泼在我们的铺上。他怔怔地愣了一会儿,带门出去了。我们拔出标准的军姿,一动不动地站着,谁也不敢动。

一会儿,连长指导员来了,看到湿涔涔的铺面问我们:“我们这是咋回事儿?”

一片沉默。

突然,小邹结结巴巴地说:“暖......暖气漏水了。”

连长指导员看了看小邹,又看了看我们,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

不知因为什么检查组没有来。

吃过晚饭,班长把我们召到一块。我们都端端正正地坐在各自的铺边,默默地望着班长。班长看了我们一眼说:“我现在正式向同志们道歉,我对不起大家。今下午我已向连首长作了检讨,并做了书面检查。”我们都呆呆地盘腿而坐,大气不出望着动情的班长。他不再吭了。大伙就默默地坐着。我们看到班长在无声地抽泣,他的眼眶湿乎乎的。

熄灯号响了,班长起身拉灭灯,对小刘说:你这儿最湿,去,你到我铺上睡,我睡你这儿。”

小刘没吭也没动。

我们都坐了过去,并排坐在小刘的铺上。

班长显然又生气了,冲我们说:“我这是命令,你们懂吗?命令!”说着他伸手把我们拨到一边躺了下来。我们互相对视了一下,都紧紧地贴着班长躺下来。我们躺在那儿,睁着眼,泪水一个劲儿地流.......月光透过窗户照近来,照在班长棱角分明的脸上,我们清楚地看到,泪水又从班长紧闭的眼睛里一滴滴往下落......

新兵生活结束的时候,我们班由于训练、内务卫生、管理等方面成绩突出,被评为优秀班,9名战士有4名受到嘉奖。与班长握手分别的当儿,我们都失声痛哭。班长一边抹眼泪一边对我们说:“好好干,咱们这帮哥们儿都会有大出息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