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383年淝水之战以后,前秦政权土崩瓦解,中国北方顿时群雄并起,重新陷入了战乱和分裂的年代.一时间,后燕,后秦,后凉,夏,北魏等割据政权纷纷建立.在这些崛起的北方各国中,后燕的实力一度最为强大,但在386年建国的北魏却是后起之秀,它在相继兼并了贺兰,纥突邻,刘卫辰等部后,国力日益增长,中国北方最终的霸主席位将在这两个国家中产生,其间的一场恶战不可避免.

公元393年,后燕皇帝慕容垂率军进攻西燕,次年六月,进至西燕都城长子,西燕被迫向北魏求救,北魏开国皇帝道武帝拓拔圭出兵援助,但魏军尚未赶到,长子已被后燕军攻克,西燕主慕容永兵败被杀.魏军此次虽不曾与后燕军交锋,但两家已经结下了梁子.

公元395年,慕容垂以太子慕容宝为元帅,率军伐魏.面对强敌,拓拔圭采用谋士张衮的计策,故意示弱,带着部落和牲畜渡过黄河,西迁1000多里,装出要远逃的摸样。后燕军也向西追击,到达五原后得到别部投降的部众三万多户,但慕容宝不满足,依然率军继续深入.同年九月,燕军见魏军在黄河南岸,慕容宝想要渡河进攻,却被暴风所阻,两军形成了相持对峙的局面.先前慕容宝率军进至五原后,魏军的小部队就已经在他的后方活动,把后燕往来的使者全部抓住,使得燕军几个月都得不到来自都城中山的消息.加之拓拔圭又逼迫抓来的使者隔着黄河叫喊,散布谣言,说什么燕主慕容垂已死,使得燕军将士的斗志日益衰退.十月下旬,慕容宝被迫烧船退兵.他以为魏军没有船,不能渡河追击.不料十一月初天气严寒,黄河结冰坚厚,拓拔圭率精锐骑兵2万多人乘机过河追击燕军.十一月初九日夜,魏军到达参合陂(今内蒙古凉城县东北)以西,得知燕军就在东面宿营,且毫无戒备,即于次日早晨登山,向山下平地上的燕军奋勇冲杀.燕军正要拔营出发,突然遭到攻击,惊慌失措,顿时大乱,根本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就崩溃了,自相践踏而死者上万,而放下武器束手就擒的有4万多人,乘乱逃脱的不过数千而已.慕容宝和他手下少数人拼死突围,方才逃得一命.拓拔圭听从了手下王建的错误建议,下令把俘获的人,除少数有才能的外,其他全部活埋坑杀,此举不失为一大败笔.

次年三月,燕主慕容垂为报参合陂之仇,御驾亲征,率大军攻打北魏的都城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斩杀北魏大将拓拔虔,俘获部落三万多.拓拔圭得知此消息,大为震惊.但是当燕军重新经过参合陂时,看见上一年战败死者的遗骨堆积如山,全军悲愤大哭,声音震动山谷.慕容垂对上一年派兵伐魏的举动悔恨交集,呕血病倒,在平城附近住了将近10天,病势日益沉重,只得退兵.同年四月,慕容垂在上谷的沮阳去世,享年71岁.慕容垂作为两晋南北朝时期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不愧为一代豪杰,可惜晚年过于自负,穷兵黩武,终于导致了参合陂之败.

慕容垂死后,后燕的强盛时代也划上了句号.北魏在拓拔圭的领导下迅速崛起,取代了后燕,成为中国北方的霸主,这一形势已经不可逆转.后来,北魏又经过了四十多年的征战,到太武帝拓拔焘在位的时候,相继攻灭了夏,北燕和北凉等割据政权,终于在公元439年统一了黄河流域.从此,一个崭新的时代开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