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刘项首遇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刘季押解人犯回到沛县衙门,交割完公事,就匆匆地赶到他结识那个英俊小兄弟的酒馆。他很后悔自己粗心,居然那天没有问明白那个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不过,这其实是我们的刘亭长自己健忘了,人家吕雉是告诉过他的,他自己还说过失敬失敬之类的客套话。只是当时他没有把这个小兄弟放心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刘季押解人犯回到沛县衙门,交割完公事,就匆匆地赶到他结识那个英俊小兄弟的酒馆。他很后悔自己粗心,居然那天没有问明白那个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不过,这其实是我们的刘亭长自己健忘了,人家吕雉是告诉过他的,他自己还说过失敬失敬之类的客套话。只是当时他没有把这个小兄弟放心上,所以也就忘记了。

刘季正喝闷酒的当儿,楼梯上很响地起了一阵脚步声。刘季知道来的不是那个小兄弟,因为那小兄弟走步很象一个娇滴滴的娘们,是不会这样粗鲁的走道的。他猜测来人应该是他的手下,也是他的老兄弟了,兼职做杀狗生意的樊哙。于是,刘季端着酒杯静静地看着楼梯口。上来的人果然是樊哙。

“三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啊。兄弟我在街市上转悠,发现了两个很可疑的人。我不敢做主,所以来找三哥拿主意。”

“是什么样的人啊?”

“一个年轻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个头很高大,看样子很凶的样子。另外一个看样子是他的跟班,也骑了大马,年纪要小一点。样子也很凶。而且这两个人的样子都不是我们本地人,面生得紧。”

“好,你叫几个兄弟,带上家伙事儿,我们去看看。”

樊哙去,刘季也随后去了。在南街市集上,刘季果然看见了樊哙说的那两个可疑的人。他们的马上还携带着一个很沉重的木箱子,两个皮囊鼓鼓的,似乎是兵器。看见那两个人的样子,刘季心里有点发憷。暗想还是不去理会了吧。但是,已经带了几个乡勇赶过来的樊哙却不知道刘季在想什么。他一把把骑在大马上的跟班给拽了下来。

“你在这儿,老子看你两个不是好东西,兄弟们,给我绑了,带家审问。”

那根本样子的年轻人眼睛瞪了一眼,好象是要反抗,但是给那个年长一点的给制止了。

“官爷,有话好说,我们犯什么事儿啦?”

“没有犯事,我们就只是例行公事。要是没有什么问题,你们就可以走。只是你们把木箱胡乱打开给我们哥几个看看,你就可以离开了。”刘季知道他的这几个人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他想赶快息事宁人。

“哦,是这样。还是这位官老爷好说话。”那个年龄大一点顺手塞给刘季一块黄金,说:“给兄弟几个喝点茶吧。”

但是,木箱却给樊哙打开了,里面有三百金和一册什么文书以及一口当时很犯禁的宝剑。刘季很见机地用自己的长袍把文书宝剑一裹,交给那个年轻人,而那箱子关上,挥手叫手下兄弟,好,多谢这个兄弟的厚礼,我们连马也一起笑纳了。

“好说、好说,我们去那边喝点酒,怎么样。”那个年轻人一挽的手臂,其实也就是绑架了刘季,而他手下的人居然就楞没有看出来。

“你们把马匹牵回去就立刻过来和我汇合哈。”刘季无奈地跟樊哙说。

这两个人把刘季带到一酒馆,酒馆的人都很亲热地和刘季打招呼:“三哥,又和新朋友喝酒哇。您们慢用,小的不打扰了。等会子叫酒家把帐给记我的名下。”

“什么记你的名下,三哥又不是你一个人,为什么不能记我的名下。要是不知道三哥要喝多少,我都可以付现的。”

两个人为了给刘季付酒帐还争吵了起来。那个年轻人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起身把刘季拉酒馆后的小竹林子里去。

“文书你看见了,我们就是打算起事,你可以去抱官啊。”

“什么起事,我不明白,实话说,我不认识什么字的,刘季和刘邦是我的名字,连在一块我倒是认识,分开了就不太好说了。至于刚才那些钱财,我可以叫我兄弟给你们送回来。我就一无赖,你们是大英雄,杀了我会弄脏你们的宝剑的。西西。”刘季倒也明白事理。

那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年轻的一个把宝剑高高地举过头顶,就要往下劈刺。就在这个关头,一个声音:“住手,项大哥。”

竹林深处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刘季正在思念的那个小兄弟。

“怎么,小兄弟,你认识他。”刘季很快活地问。

“哦,是我们过去下相时候的老朋友,项羽大哥,我是小兄弟吕雉啊。”吕雉边说话边给项羽递眼色,项羽一下子明白,这个就是三年前和她爸爸来自己家拜访过自己的吕雉小姐,她现在是男儿打扮,给自己递眼色就是不想那个刘季亭长知道她是女儿身。自己也就装糊涂吧。何必揭破了呢?

“项大哥,这个是我们这里泗水亭的亭长,虽然也是官府的,但是他不是赵高那伙子的。他对那些百姓真是叫好,百姓也很喜欢他,我看,要是大哥真的要成就大事,他说不得还可以辅佐大哥您呢。”

“是这样,就他这个酒肉无赖。他成?”

“吕小……哦,吕小兄弟,我们后会有期。无赖,我们改天见。”

“什么改天见啊?”我相信,你是在等我的这个吕兄弟离开,我的脑袋还是会和我的身子分开的。我们干脆把话说透才走,可以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