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遇英布 刘遇英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回到家的吕雉是如何考虑和打算的,我们这里先按下不题。我们先说说那个刘季。他回到家中,面对辛苦操持家务的二哥和二嫂,话也没有说一句,就自顾自地进了卧室。只是刘季他老爸在他身后嘟囔了一句:“哎,这个老三,家产挣不来,吃的比谁都多,将来看谁愿意把女儿嫁给你啊。”刘母是个典型的好妈妈,儿子在外面的吃喝嫖赌,她只是在心里肚子里流泪,从来就没有说出过一句。这个时候,她也只是叹了半口气而马上收住了。她害怕儿子不高兴。刘家的老大是在外面谋生的,做什么,刘季是从来没有关心过,只是知道大哥会每半年给托人带回三五金的钱财。

其实,刘季就是象这样回家也很罕见的,往往是因为他要出远门才会回到家中来。确实,刘季刘亭长又要出远门了。本来这个差使应该是衙役的,但是现在衙役被到处派去拉夫、送人夫,所以,刘亭长这个亭长也被拉了人夫,县令要他明天起程去六人县解押一个人犯过去。刘季是在桃花坊喝酒的时候被县令派人传唤去的。对于这个差使,刘季自然是不高兴的。加上肚子里灌了不少的神仙水,所以他越发地不高兴起来。在回到家的时候,别人跟他招呼都没有回一句。到了家自然就是蒙头大睡了。

第二天上了路,一路无话。约莫半个月的徒步就到六人县。六人县是相当大的县份,不过和沛县相同的地方就是这里也是除开官员和地痞强盗和惯常胡作非为的人有两餐顿饱饭外,寻规守矩的人是一天也未必捞得到一顿稀粥喝。刘季并不是那寻规守矩的人,所以他还是属于那种可以有酒有饭吃的人群中的一个。

在好容易才抵达六人县后,他一进县城,并没有询问衙门的位置,而是问明白了这里最好的酒馆是那家,酒的成色和花姑娘中看不?歌舞怎么样?不多会子,他已经和另外一个人,那人的名字叫雍齿的坐在了“醉十里”的六人县最出众的酒馆里了,妖冶的歌伎正夸张地唱歌跳舞。那个人犯也因为是到了六人县衙的左近而被刘季给戴上了刑具。这个犯人是头肥羊,刘季不过用了几句好话,就使得这头羊子出了不少血,而在他心里还对刘季充满感激。“小人,看我以后怎么治你。”雍齿一面吃着一块牛肉,一面在肚子里暗暗地咒骂刘季。

“英布,你老说你以后要发达,到底怎么个发达法啊?你说来我们兄弟们也乐和乐和啊!”

“哦,不是我说的,是昨天我遇见一个老道士,他给我说的。他说,我要是在三天内给官府捉住送去黥了面,就是在脸上打烙铁,我以后就有得王爷做。但是又不能让我自己去故意找去官府受黥刑。”

“去,你又没有犯事,官府的大饼吃多了啊,会来人抓你?”

这个牛皮真是吹得好玩,刘季决定帮这个吹牛的圆一回牛。他告诉和他同来的雍齿,悄悄地嘱咐了几句,雍齿就离开了。刘季还在和那头羊子杯来盏去的,外面闯进一群差人:“是谁在酒馆寻绊惹事啊?”刘季在身后悄悄地做了一个手势,那些差役立刻饿虎似扑到正在胡吹海吹的英布的跟前:“你的事儿发了,跟爷几个见官打官司吧!”

刘季带了雍齿,解押着人犯,尾随着那干公人一并进了衙门。他们那些公人先到,县官给先断了。刘季在大堂外听得清楚:“把他给黥了然后就是嘶嘶的声音传来,一股子肉被烤糊的味道也很香地钻进刘季和大家伙儿的鼻子里。

“西西,看你能不能应验,你是不是可以做王爷的材料啊?”刘季心里默默地叨念。而英布的朋友现在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英布,心里是嫉妒还是羡慕,谁也说不准。只是英布自己,现在虽然是在痛着,可是心里面是比喝百年老酒还要让他舒心啊,他的意思里,别人是已经在脚下匍匐的小民,他自己呢已经是威风八面的王爷了。这个事情自然是值得大乐特乐的,于是不多时,英布和他的兄弟们已经又在“醉十里”里喝酒了。大家和他说话的态度就有点太监对皇帝的感觉,至少英布是这样认为的。

在履行了交接手续后,刘季和雍齿也坐在了“醉十里”里。刘季见那个英布起身去茅厕的当儿,起起来跟在后面。在一个拐角的地方,他一手拍在英布的肩头:“王爷,你好逍遥啊。”

英布回头一看,是个公差模样的人,吓得浑身筛糠。

“不要紧,我们是朋友,是我去衙门找人给你弄的黥刑的,我要看那个道士的话是不是可以应验。”

“哦,兄弟你是?”“我是沛县的刘季。”

“刘季,哦,刘季。难不成就是大家叫你三哥的那位?”

“正是小的。”

“哦、哦,我奶奶的,老子早就敬仰你龟儿子很久了。今天,我我真他奶奶高兴,我是很佩服你的,早就想过去看看你,可是老就没有空。今天我做东,我们一醉方休。”

“走、走。”

等回来的时候,刘季和那个英布已经手挽手很亲热地走在一起了。至于英布说的话是不是可以兑现,现在还真不好说。我们不妨拭目以待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