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一般人在有了钱之后就应该想做官为吏的事情了,吕伯斯吕公也不例外。通过他和县令的关系和足足一百金的威势,吕公成了沛县的椽司,主管沛县的民事舆情。这个官职没有什么油水,但是,吕公的心思又怎么只在那些些油水上呢?

“爹爹,您做这个官要倒赔哦。”吕公的大儿子边给父亲整理帐册边说,“您看那个小小的泗水亭的亭长都很有些润头,您这官儿……”

吕公狠狠地瞥了老大一眼,这个日后的吕王爷现在还糊涂着呢。倒是吕公的小女儿吕姬也清醒,她不紧不慢地说:“大哥所言差矣,人心又怎么可以……”

吕公很赞许地用眼光制止了女儿的话头,而吕姬也很见机地转口说道:“我们刚来此地,不收买些人心,又怎么可以博取别人的好感,将来又怎么可以把我们吕家的生意做大呢?”吕公很欣赏他的这个女儿,“她太精明了。我将来一定要给选择一个足以担当天下的人为夫婿。”

一家子正说话间,一个家人匆忙跑过来:“启禀老爷、小姐,门外有两个人闹闹嚷嚷的,说是要您二位给做主啊。”

“待我立刻出来。”

这个椽司只是个小吏,没有办公衙门的,于是吕家就成了老百姓解决家长里短的场所了。正是因为吕家取得了这个特权,于是就有了以后斩白蛇起义的会议场所。而秦法,三人集聚是要通过官府专门批准的,吕公的深谋远虑在这里就可以见一斑了。不过有人,这个办法是吕公的女儿吕姬的主意,而吕公不过是照猫画虎而已。其实,这个问题是谁谋划,并不重要。

“吕先生,吕大老爷,我冤枉了啊,我自己修的屋檐,又是在我自己的地界,他说我屋檐的水淋坏了他的墙,还要我赔偿。您说我冤枉不冤枉啊?”

“吕公吕老爷,我家的围墙也是修建在我家的地盘的呀,他家的屋檐流下的水刚刚可以冲到我的墙基脚上,这日子一久啊,我的墙基脚都给泡软,现在都要垮了啊。吕先生啊,您可要给我做主哦。”

“雉儿,你说这个问题怎么处理啊?”吕姬经过及钗的仪式,算是成人,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叫做吕雉,所以吕公叫她为雉儿。至于我们取名为雉,也许是吕公对她的一种寄托吧?

“爹爹,这个好办啊,在屋檐下做个槽子,水就可以顺槽子流进水池里去,这样,看起来是花了钱,但是其实是可以给自己开辟一个水源的呢。同时下雨冲坏邻居墙脚的事情也避免了啊。你们二位看,我的这个提议和还满意吗?”

“多谢吕公,多谢吕小姐。我们这就回去办理。”

这样的事情就是吕公一天的工作,这不,门口又有人在闹嚷了啊。

“吕老爷,我告王四,他不管教好他的娃崽,他娃崽天天对着我们家院子扔石头,昨天就打伤了小的的头。您看,现在还疼着呢。”

“哦,是这样啊。传王四的儿子过来。”

“你是怎么要扔李二叔家的石头呢?小孩,不要害怕,有什么说什么。”

“是他先放羊吃我们家的菜的,我跟他们家的人说,都不理会我,我才……”

“哦,你怎么放羊去吃人家的菜呢?”

“我的羊没有吃的,才去吃他的菜的啊。”

“是这样,王四,你家要什么样饭,也是可以去李二家吃饭的,你就答应他的羊吃些蔬菜了吧。”

“吕老爷,小人再也不敢把羊放去吃王四的菜了,请吕老爷抬抬手啊!”

“那好,我也不再朝你们家扔石头了。再说,你们家的小三子和我还是好朋友呢,我也不想这样的啊。我去找三子哥玩去了。”

这样的官司往往就是这样和和气气地收场了。每一个这样官司打下来,吕家都在老百姓中提高一点威望。而这天的官司居然是一个耕牛被偷的大案子。耕牛在乡下,那可是一家人的命根子,丝毫大意不得,这样的案子是几乎可以和人命案子相提并论的大案子。现在这样案子居然被百姓,也就是官府所谓的黔首告到了吕公这个小小的椽司这里,不能说吕公的威望已经……

“爹爹,我们这样审吧,牛的主人必然对的特征了如指掌,……”

……

“谢谢吕小姐,谢谢吕大老爷,我们家就指望这牛啦,您们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啊。请受我一拜。”

“免啦,来人,把这个偷牛的拉下去送叫县衙,由县令大老爷老亲自发落。”吕公很威严地说,“还有什么案件,请一并叫过来。”

“我有……”

“我有……”

“我也有……”

吕公的一天,直到夕阳西下,才拖着极度疲乏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寝房,吕雉的情形也不比她爹强,不过他父女二人的心里很舒坦、很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