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避仇沛县 避仇沛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一行人风餐露宿,辗转大半年,终于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富庶和根本没有人知晓他们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山东的沛县。

这一家子尤其是主人吕伯斯还真是经商的天才,他们的这一路逶迤,又游玩又探险,哪里象是什么逃命跑路啊,他们就基本没有动用过他们从下相匆忙携带出来的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绝对不是小数目的黄金。那年月,一般人都使用五珠钱,只有很有钱的大户人家才可以使用黄金白银之类。而这个吕公他在避仇跑路,却还敢于大摇大摆,明目张胆地使用黄金。这个真是非有大气魄而不敢为也。

吕公一家子携带有朝廷的官券,购买马匹是被允许的事情。而拥有了马匹的吕伯斯全家在跑起路也更加轻捷,而且在顺带的路上搞点买卖什么的也是可以顺理成章的事情。于是,吕家的钱财就没有因为跑路半载而失散,反倒是加多了一些。要不是吕公没有把挣钱看成件紧要的事情,他们的黄金都该翻几个滚啦。

凭借这些钱财,在沛县的定居那就是白居也啦易。我们不要那会子,就是放在现在,谁谁是腰缠万贯,那到哪个城市去定居不受到欢迎啊?那会子的情况其实跟现在也差不多。

这个吕伯斯倒是很气派,在沛县看中一家位于县衙左近的宅子,虽然花了不少黄金,那宅院可真是气派,跟个侯王府似的。吕姬一同在老家下相的时候一样,她又出去玩耍了。刚刚吕姬出了门,外面就响起敲门的声音。

“这家的主人是谁啊?给我出来一下。”一个小吏模样有几分无赖嘴脸的人带着三个随从站在吕公新府第的门口。

“哟,是官差老爷啊,您进进来喝茶。我们老爷马上来见您。”一仆人很恭敬地说,这个仆人是在沛县刚聘请的,对吕公过去的事情是一点都知情。

“哟,差官老爷,您瞧,我们老爷来了。哦,老爷,这位差官老爷找您有要事。”

“您上是吕老爷吧?小的我姓刘,行三,别人都叫我三哥。看您老是个大老爷,年纪和我老爸也差不离儿,你就叫我小三子吧。”

“啊啊,我怎么敢啊,您是官,我是小百姓呢。”

“不就是个小亭长吗?什么官啊。”这个小吏很豪爽地说,“不过,公务在身,我是来收人头税的,一个人半金,您家有十八口子,一共是九金,请……”

“刘老爷,来来来,这是二十金,多的算是小民孝敬给您老的差酒钱。空了还请过来坐坐啊。”

这个姓刘的小吏眼睛里顿时放出光彩来,但是顿时又收了回去,“吕老爷,这怎么好呢?我这算是借您的吧,以后我有钱一定加利偿还。”

刘姓亭长走了。那个新来的守门人叫福伯,他告诉吕公:“老爷,我们这个亭长其实就是有这点毛病,他就是喜欢喝酒、划拳和泡点……我们这里的玫瑰坊,他是常客,那里的姑娘都喜欢他,我们也喜欢他。他虽然毛病不少,但是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啊,就是有时候有点耍无赖。我们也不跟他计较那些。哦,我说多,您以后就明白我说的话了。”

“福伯,你说的不多,我就是想了解这个人。我空闲了还想请你和别人给我介绍介绍这里的官吏给我认识呢。他是亭长,大小也是官府的人啊。”

“哦,不过,别的官可就不是这么回……”福伯嘴巴里嘟囔着没有大声说出来,因为吕公已经走得远了。

吕公还真是结识了沛县的县令。他是专门去惹一个人,这个人在一怒之下把吕公扭送了县衙,结果吕公是在毫不理由的情况下,花了十金,就反过来那那人给告翻了。这样,吕公又花了十金,就认识和这个县官大老爷做了朋友。

“县官、朋友、二十金?哈哈……”吕公从县衙出来,边摇头边说。那个倒霉的家伙还在县衙门口没有走。吕公也给他三金,叫买点好东西吃吃,然后对他道歉完毕,在那个人的目瞪口呆中扬长而去。

半年左右,这个吕伯斯在沛县一带就成为数得着的大户了。这个时候的吕姬也长到了十四岁,她更加出落得如出水芙蓉,亭亭玉立,而她的心志就更加高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