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旧闻----辛亥年的剪辫子运动

kdy27 收藏 0 221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沪上民军臂缠白布,身穿戎装,手持枪械,雄赳赳、气昂昂地列队从小东门入城,并四处张贴安民告示。


时局的剧烈动荡,使上海的街头巷尾出现了不少新奇的景观。一是各个商家自动把挂在道路两旁的市招布幌中的“满”字改成了“新”字,如“满汉首饰”、“满汉全席”、“满汉茶食”等改成了“新汉首饰”、“新汉全席”、“新汉茶食”。另一奇观就是剪辫子运动。那时候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张贴着上海市政厅的晓谕告示:“自汉起义,各省响应,凡我同胞,一律剪辫,除去胡尾,重整汉室。”


那些有识之士,不待劝告和动员,纷纷上街去剃头店剪辫理发,一时风行。但也有不少愚忠晚清的遗老遗少,依然拖着根大辫子晃来晃去;市镇和乡村中的一些不识字的市民和农夫,墨守成规,认为辫子是受之父母之物,舍不得剪去,惟恐剪去后会身遭不测。于是一场强迫剪辫子的运动便在上海滩骤然而起。


开头的强迫行动大都发生在老城厢一带,后来逐渐扩展,只要看见马路上行走的人中有拖根辫子的,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哄而上,抓的抓,按的按,拿起剪刀乱剪乱绞,还大声地嘻笑作弄。当时的联军尚未受过严格的军风军纪的训练,再加上有一部分地痞无赖混充在其中,于是街头上常常出现借剪辫而寻衅滋事的现象,调笑的、恶作剧的、偷盗抢劫的时有发生。有的人为逃避剪辫而东躲西藏,有的人利用剪辫而敲诈勒索,哭的哭,笑的笑,叫的叫,跳的跳,一时间弄得整个上海城鸡犬不宁。


正鉴于此,沪军都督陈其美再次发布告示,严禁强迫剪辫,同时对拒绝剪辫的人也严词训斥。沪上报纸在1911年11月10日都刊登了这则《都督府告喻》。其中难免有革命时期常见的激愤之语,但毕竟已成为历史文献了。今摘抄数段,以见当时革命党对于剪辫的态度:


“结发为辫,乃胡虏之殊俗,固地球五大洲所无之怪状,亦历史数千年来未有之先例。满清入关,肆强迫之淫威,使我同于胡俗,凡我同胞之乃祖乃宗,因此而受惨杀屠戮者,不可胜数!……今幸天福中国,汉土重光,凡有血气者,莫不争先恐后,剪去发辫,除去数寸之胡尾,还我大好之头颅。而一般下流社会无智识之辈,犹复狃于积习,意存观望……长此因循,殊非正体,且不足以表示万众一心渴望共和之至意。为此,出示晓喻,仰各团体苦口实力,辗转相劝,务使豚尾悉捐,不惹胡儿膻臭,众心合一,还我上国衣冠。都督实有厚望矣,望各同胞其各勉旃!”


由于公开登报,广泛宣传,市民中义务剪发的运动便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最闹猛的当数小南门地区的“群学会”,凡来剪辫的概不收费,城南一带的人踊跃前去剪发剪辫。最让人感动的是,当时公共租界里的会审公廨旁有一个名叫畅园的茶馆店,附设了一个义务剪发会,有一位名叫徐志棠的富商自掏腰包,鼓励市民前去剪辫——凡是自愿剪去辫子的,非但分文不收,还奉送大肉面一碗。开办的第一天,前来剪辫的人有六十多人,后来越来越多,三天下来,共计剪去辫子二百五十多根。连带理发师和跑腿的堂倌,一天大约要吃掉大肉面一百碗左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