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证交所里的政治内幕

kdy27 收藏 0 420
导读:1920年7月1日,我国第一家综合性交易所——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在四川路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转角处一幢三层楼房里正式开业。交易市场分证券、棉花、棉纱、布匹、金银、粮油、皮毛等7部。开业那天,锣鼓喧天,旌旗招展,大楼门口停满了中外来宾的汽车、轿子和黄包车,上千人出席致贺,真是极一时之盛。 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由孙中山发起创办,但由于蒋介石、张静江、戴季陶、虞洽卿和陈果夫等人的参与,与其作为中国近代经济史上的一件大事,不如视作一股新兴的官商结合的政治势力的亮相。 孙中山先生发起创办 1914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20年7月1日,我国第一家综合性交易所——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在四川路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转角处一幢三层楼房里正式开业。交易市场分证券、棉花、棉纱、布匹、金银、粮油、皮毛等7部。开业那天,锣鼓喧天,旌旗招展,大楼门口停满了中外来宾的汽车、轿子和黄包车,上千人出席致贺,真是极一时之盛。


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由孙中山发起创办,但由于蒋介石、张静江、戴季陶、虞洽卿和陈果夫等人的参与,与其作为中国近代经济史上的一件大事,不如视作一股新兴的官商结合的政治势力的亮相。


孙中山先生发起创办


1914年底,北京政府颁布了《证券交易所法》,孙中山先生感到创设交易所,可以为革命事业提供活动经费,因为他在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始终为经费所困。经与上海工商界人士相商后,决定发起创办证券物品交易所。但孙中山不宜亲自出面,遂委托张静江、虞洽卿、戴季陶、闻兰亭和蒋介石等人具体筹办。


为使筹备顺利,张静江、虞洽卿等人成立了一个叫“协进社”的秘密组织。1917年1月,经虞洽卿出面张罗,邀约上海工商界的一些头面人物,拟具了申请开办交易所的呈文,报请北京政府农商部核准。呈文声称:“交易所之组织,则以证券交易、物品交易二者同时经营为最有益于上海市场,尤能助中国一盘实业之发展。”该呈文据说是孙中山命朱执信起草,具名者是孙中山、张静江、虞洽卿、戴季陶、赵家蕃、张鉴、赵家艺、盛丕华和洪承祁等九人。当时的蒋介石没有经济能力和相应的社会地位,毕竟上不了台面。


但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北洋政府的农商部迟迟没有批复,只是让虞洽卿他们先行试办证券业务。主要原因在于实业家张謇等人的反对。张謇认为,西方国家均实行“一区一所”制,也就是说,一个区域内只能办一所同样性质的交易所,如果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办成功了,那么江苏省(当时上海尚属江苏地盘)范围内就无以为继了,因而带头反对。他说:“交易所既是一区一所,即不得多经营,做了证券就不能再做物品,做了棉花就不得再做棉纱。”因此从虞洽卿他们提交呈文,到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办成功,前后拖了三年多时间,最后经虞洽卿、闻兰亭的多方疏通,特别是上海工商界的鼎力支持,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才获得农商部正式颁发的营业执照。


1920年2月1日,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在总商会开创立会。2月6日交易所召开理事会,选举虞洽卿为理事长。1920年7月1日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正式开业时,孙中山虽远在广州,也寄来题词:“倡盛实业,兴吾中华。”


蒋介石化名“蒋伟记”炒股


蒋介石于1911年10月30日从日本回上海,投奔陈其美进行光复上海的革命活动。当时蒋介石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还组织了“敢死队”,得到陈的赏识,当了沪军第五团团长,又经陈的大力引荐,结识张静江、戴季陶等一批上海工商界头面人物。蒋介石当沪军第五团团长,这一职务不低,收入也很丰厚,足够他在上海过风花雪月的生活。但1916年陈其美被刺后,似乎对蒋介石打击很大,一时没了方向。他并没有随孙中山南下参与护法军政府,而是与张静江、戴季陶、陈果夫等人在上海,参与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的创设和交易。蒋介石与上海金融界的渊源关系,即始于此。但从有关资料看,蒋介石甚少过问交易所筹办及其具体业务,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开业时,他正陪同在上海就医后的老母回浙江老家,等他赶回来时,已经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他关心的是组织经纪人营业所,以便参与证券买卖。


1920年7月1日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开幕的当日,上海《申报》就登出一条广告:“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五十四号经纪人陈果夫,鄙人代客买卖证券、棉花,如承委托,竭诚欢迎。事务所四川路1号3楼80室。电话:交易所54号。”


这家五十四号经纪人营业所,又名茂新公司,就是由蒋介石组建的,具体买卖业务则交由陈果夫操办,主要经营棉花、证券两种业务。在当年蒋介石的日记中,多次提到这家茂新公司,如1920年7月5日日记云:“今日为组织茂新公司及买卖股票事,颇费苦思,终宵不能成寐。”原来茂新公司经营初期即遭亏损,因而蒋介石焦虑苦思。后来它的经营才逐渐好转,扭亏为盈。




交易所场内情景


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开业半年以后,获纯利50万元,年收益率超过80%,本所股股价高达60元,最高时蹿至100元以上,棉纱、棉花和证券交易均十分活跃。一时众商趋利,蜂拥而至,连原先在日商“取引所”做投机的商人,也改换门庭,集中到了证券物品交易所。其他人见钱眼开,也纷纷开办交易所,一年多时间上海竟开业大小交易所上百家,莫不获利。在此情况下,蒋介石与张静江等人又合资创办了恒泰号经纪人营业所。


恒泰号于1920年12月15日成立,共计股本35000元,1000元一股,共35股,资本几乎是茂新号的10倍。其中张静江5股,其侄儿张秉三4股,全家人共13股,占三分之一以上,因此由张秉三出面任经理;蒋介石(化名蒋伟记)4股(由张静江代交),也算是大股东了;戴季陶2股,陈果夫1股。在该所契约上落款的人,都盖章为据,只有蒋介石是由张静江代为签字;次年5月31日,在蒋介石与戴季陶、张静江等人合营利源号的契约上,蒋介石的名字是由戴季陶代签的,可见蒋介石的心思并不在此,完全是那帮商界朋友捧他的场。蒋介石在恒泰号的经营活动,也交由五十四号茂新公司经纪人陈果夫代理,但幕后老板还是蒋介石。这家经纪人号不仅做买卖,而且还是国民党的一个秘密据点,负责招兵买马的事情。


由于这段时期上海股票市场的火爆,张静江、陈果夫等人在证券市场买空卖空,投机倒把,大发横财,张静江曾借给蒋介石一笔钱作为“经纪人”,化名“蒋伟记”,附在恒泰号进行交易,获利丰厚。茂新号也开始赚钱,陈果夫一改原先“凄咽含泪”的腔势,不断向蒋介石报告喜讯。张静江等人的股本和经营所得,曾为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事业提供了大量活动经费,张因此有早期国民党的财神爷之称。


除茂新号、恒泰号和利源号三家经纪人营业所外,蒋介石还参与了新丰号、鼎新号经纪人营业所的创办,但具体情况不详。


“恒泰帮”


由于这段因缘关系,张静江、戴季陶、陈果夫和蒋介石等人不仅经济上发达了,更重要的是逐渐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一股政治势力,如叠金字塔般相互提携,互为奥援,一直把蒋介石举到最顶端。张静江、戴季陶认为蒋介石懂军事,去广东追随孙中山比在上海炒股更有意义,说:“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在这帮难兄难弟的劝说下,蒋介石终于前往粤军任职,指挥打仗,还奉孙中山的命令去了一趟日本,其间虽然任性得很,多次自说自话回上海和浙江,但投机股票自然全无心思。因此蒋介石南下广东,不仅与孙中山的一再催促有关,也与张静江等人的劝说不无关系。后来他们又为蒋介石的上台出谋献策,不遗余力,待蒋介石掌握实权后,他们也就理所当然成为国民党元老。张静江担任了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主席,南京政府成立后,出任第一届浙江省政府主席,在国民党内与蔡元培、吴稚晖、李石曾一起被蒋介石等人尊为四大元老之一;戴季陶在蒋介石执政期间,是国民党内的政治理论家,担任过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等职。蒋介石在辛亥革命时投奔陈其美组织“敢死队”,得到陈的赏识,后经陈的大力引荐,他结识张静江、戴季陶等一批上海工商界头面人物,因此陈其美是有大恩于他的。陈死后,蒋介石特别关照陈的两个侄子陈果夫、陈立夫,陈果夫为他炒股,算是小试身手,后来两陈长期为蒋介石把持党务,并组织了特务组织CC系,算是为蒋介石立下汗马功劳。


再说虞洽卿。1921年冬上海发生“信交风潮”,众多交易所因基础不稳固,组织不健全,投机过甚,纷纷支撑不住,不得不关门打烊,由此引发连锁反应,不仅买卖股票的人大倒其霉,贷款的银行、钱庄、商店宣布倒闭者比比皆是,蒋介石、张静江、戴季陶和陈果夫等人开设的经纪人营业所负债累累,一个个离开上海暂避风头。蒋介石等人欠的债,只好由交易所负责偿还,至1923年,交易所已代戴、陈、蒋等人背了240万元的债。1934年物品交易所被合并时,清点账目,已还去180万元,还欠着60万元,担任交易所理事长的虞洽卿只好把它当作一笔糊涂账处理掉了。因为他知道这班人都是有政治背景的,说不定哪天会出人头地。事情也果然如虞洽卿所料,1927年春蒋介石衣锦还乡,北伐到上海,明摆着就要改朝换代,但手头也十分拮据。虞洽卿即向上海的银行家、实业家吆喝着借了300万元,明知道有去无回,还是慷慨地送给蒋介石,真如雪中送炭一般,使老蒋感激不尽。


蒋介石肯定还顺便地想起虞洽卿在交易所时对他的照顾,这里还有一个小故事:蒋介石在交易所时,有次因生意亏本,火气很大,与一茶房发生争执,打了茶房一顿。事情闹大后,被称为老好人的虞洽卿为息事宁人,不去追究蒋介石的过错,反而立即着令开除茶房。


也许是诸如此类的缘故,虞洽卿一直是上海工商界的头面人物,长期担任上海总商会会长。蒋介石见到他,必客气地呼他为“虞洽老”。


事实上,“恒泰帮”们为建立和巩固蒋介石的统治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