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城管带着警察臂章公然打伤小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贤堂高声质问:他到底是警察还是城管?


李贤堂:他到底是警察,还是城管?


昨天(15日)上午11时40分,现场聚集了不少围观市民,数名警察在维持秩序。李贤堂靠着一棵手腕粗的行道树,紧紧抓住一名臂章有“警察”字样的执法人员不肯放手。不管警察怎样劝说,李贤堂就是不让对方离开。李氏兄弟是重庆市武隆县人,李贤堂在人民东路附近一小区守大门。李贤堂情绪非常激动:“我二哥不仅被打伤,我也被打伤,现在头还昏昏沉沉的!”


李贤堂气愤地说:“不给一个说法,我就不让他走!他到底是警察还是城管?我们一家人从来不惹是生非,他们凭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乱打人,不说清楚,就是不让走。”记者看到,双方身上都有脚印,李贤堂脸上仍挂着血迹,距离李贤堂几米远的非机动车道上有一辆电动车,地上一个箩筐中放着饵 。臂章有“警察”字样的执法人员说:“我是过路群众。”话一出口,激怒了李贤堂,李贤堂连续踢向对方。中午12时,由于李贤堂拒绝警察劝告到派出所接受调查,警方调派多名防暴警察赶到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贤堂被强行拉进警车


办事处:他不是警察,是城管人员


12时30分,金马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赵亮来到现场,并对李贤堂说明,臂章有“警察”字样的执法人员是办事处城管中队一名城管执法队员,不是警察。


赵亮对记者说,这名队员确实是办事处城管中队的执法人员,具体是什么原因造成纠纷,还要等调查后才能搞清楚,现在已派人到医院去看望伤者。


现场不少市民提出疑问:既然是城管人员,为什么要戴着警察的臂章?


警察对李贤堂说:“你还是到派出所去!”可李贤堂仍不松手。对此,警察于12时50分强制将李贤堂拉进警车,将其送到金马派出所调查处理。



李贤堂:二哥送饵块途中被打伤


据李贤堂说,其家兄弟4人来昆明已有多年。二哥李贤友以前受过伤,医治好后便身带残疾,与二嫂在昆明做米线生意。上午10点左右,他知道二哥送饵块途经人民东路时被城管打了,就迅速跑了来。“看到二哥躺在地上,饵块散落一地,我就跑到一辆白色面包车前,拦住去路,没想到,七八个男子就过来打我,他们那么多人,我咋个还手,打得我头昏眼花,我只好抓住先打我的那个不放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家亲属试图拦住警车


事发地附近一家商铺的店员说,不知咋地,城管人员把李贤友的箩筐掀了,不一会儿,李贤友就躺在了地上。


目击者:李贤友推车行走没摆摊李大娘事发时路过,她说:“我是昆明人,那男的不是摆摊,正骑着电动车路过,可能是电动车有毛病,就下车推行,没想到城管就将他的饵块掀翻在地。他要求城管人员赔他的饵块,就被打倒在地。城管要离开时,从附近小区跑来一个男的拦住城管人员车辆。当时,一位老大爷还指责城管,不能将躺倒在地的男子留在这里,要赶快送医院,可遭到对方的指责。”


李贤友的妻子张丽在延安医院急诊科看护丈夫,她说,丈夫曾经脑部受伤,膝下有3个子女,1992年来昆明后,就一直做米线生意。“约莫10点,接到妹妹电话说我老公被打伤,我就打车赶了过去,看到他躺地没人管,最后在围观群众要求下,另一辆城管人员车辆才将我老公送到了一个诊所,由于老公一直不说话,加之诊所又没有CT,最后被城管送到延安医院,办事处的人来看过,还交了CT照片费,我希望他们能把我老公医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贤友在接受治疗


金马办事处调查称李贤友占道经营不服处理


下午4时30分许,金马街道办事处将初步调查结果以书面形式传真到本报。据称,事由为李贤友沿街叫卖饵 ,被城管中队执法人员警告教育而引发。当时,几名队员还被李贤友抓伤。双方拉扯中,李贤友顺势倒在地上,并打电话邀约他人前来。李贤堂抓住队员衣领不放,拉扯时,致其眼角受伤。


据调查,上午10点左右,金马街道办事处城管中队对辖区各道路市容环境进行巡查。至人民东路东华周转房路段时,发现李贤友将装满烧饵 的电动车停放在非机动车道上沿街叫卖,当时,李贤友正将烧饵 卖给一位老人,老人正付钱。为此,执法人员立即上前警告,责令其将电动车推走。李贤友辩称,不是占道经营。于是,队员准备依法暂扣其货品处理。不料对方情绪激动,出言辱骂、拉扯队员,由此发生拉扯,导致几名队员被抓伤。李贤友见围观群众较多,便顺势倒在地上,声称被城管打了,同时,他拿出手机打电话邀约他人。


李贤堂冲到现场抓住队员杨兵的衣领不放,声称要讨个说法。队员耐心劝说,其不但不听还出言辱骂。此时,队员发现被对方召集来的人中一人身上藏有菜刀。为避免事态扩大和队员再次受到伤害,队员迅速撤离。撤离过程中,杨兵与李贤堂 发生拉扯,致使对方眼角受伤。同时,几名队员也受伤。


赵亮对记者说,如果是城管中队队员执法过程中有错,决不护短,一定会严肃处理。(春城晚报)



李氏兄弟多处受伤


下午3时,在延安医院急诊科,记者看到李贤友面色惨白,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李贤友说他头很疼、很晕,他的背部有明显的红色血印,病床旁边的垃圾箩里有他的呕吐物。李贤友的妻子张丽说,送到医院后他先后吐了四五次。


李贤堂左眼角有一道长约2厘米的口子,口腔里有出血,少许干了的血丝挂在李贤堂的嘴角上。李贤堂说,他整个嘴巴都是酸麻酸麻的。


内科医生介绍,李贤友主要是低钾、血象高、电解质紊乱等。从心电图来看基本正常。外科医生说,李贤友现在刚从内科转过来,还没有照片,等待照了片之后再做进一步检查,才能得出结果。李贤堂眼部的伤大概需要缝一到两针。


本报记者 王劲松 实习生 罗超(春城晚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