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人臣道之讽喻进谏

woshi3suo 收藏 21 275
导读: 自古以来,帝王都是多狐疑,多猜忌,多恣意。臣下如果是才能出众,则担心相形见绌;臣下德高望重,则担心威名盖己;臣下握得实权,则担心阴谋篡位;臣下拥兵自重,则担心反叛独立。于是,对臣下就有了各种监视,考验,奴役和打击。做臣子的见着帝王有不良习气,或者是无理的言行,大都不敢直言犯颜,强说极谏,而只能采取一种婉转的手段,把自己要说的话或者要表达的意思,要做的事通过迂回的途径表达出来,使帝王有所感悟,进而有所悔改和转变。 春秋时期,晏婴作为齐国的三朝元老,辅佐齐灵,庄,景公,在处理政务方面多有建



自古以来,帝王都是多狐疑,多猜忌,多恣意。臣下如果是才能出众,则担心相形见绌;臣下德高望重,则担心威名盖己;臣下握得实权,则担心阴谋篡位;臣下拥兵自重,则担心反叛独立。于是,对臣下就有了各种监视,考验,奴役和打击。做臣子的见着帝王有不良习气,或者是无理的言行,大都不敢直言犯颜,强说极谏,而只能采取一种婉转的手段,把自己要说的话或者要表达的意思,要做的事通过迂回的途径表达出来,使帝王有所感悟,进而有所悔改和转变。



春秋时期,晏婴作为齐国的三朝元老,辅佐齐灵,庄,景公,在处理政务方面多有建树。对于国君的某一缺陷,与为政的各种腐败弊端,晏婴总是抓住适当的机会,以借此喻彼的手法,廖廖数语,不露进谏的痕迹,却达到了劝谏的目的。



齐景公为政严酷,滥用刑罚,致使市面上有出卖假腿的情况。晏婴看到这种情景,深有感触,打算给齐景公提个建议。正好景公以晏婴的住所靠近市场,比较吵闹为理由,想给晏婴换一个住宅。晏婴辞谢说:“君王的先臣住在这里,臣下不足以继承祖业,住在这里已经是过分了。况且这里靠近失常,买东西方便,岂敢麻烦为我再造新房?”景公笑着说:“您靠近失常,可了解现在的物价吗?”晏婴回答道:“既然出入方便,还能不知道的?”景公又问:“那现在什么贵,什么贱?”晏婴略加思索,回答说:“假腿贵,鞋子贱。”景公听了这话,仔细品位了一番,知道是说自己刑罚用得太滥,摧残犯人身体太狠,于是就下令减刑罚。



晏婴何等有新!竟在三言两语中间,把住宅,市场,物价同刑罚太滥联系到一起。齐景公固然敬重晏婴,但是,如果晏婴在人家关怀自己的时候为刑罚太滥而进谏,岂不是惹得君臣心里都两不顺畅?闹不好还会使景公恼火,一气之下还不知有什么后果。晏婴一语双关,按时百姓遭受刑罚,剁脚现象实在太多,这中滥用刑罚应该制止。齐景公也算是一位有心计的国君,哪能不悟出其中隐语含义?大凡在国君心情舒畅的时候,臣子想去进谏,还算好一点。然而,当国君情绪败坏的时候,要想劝驾,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因为人在盛怒之下,往往会丧失理智或者做出难以控制的事情来,会一意孤行,听不得别人的劝解。很容易对劝解的人产生误会以至节外生枝,把本来的事情闹腾得更厉害。



一次,景公身染疥疮,整一年都没有治好,心里核能恼火,因而召集近臣,说:“我曾经派出两位官员,到山川宗庙会,去为我的病祈祷,带去的贡品比给先君的祭祀的还多,并且每年祭祀的次数,也多先君的还多一次。可是病却没有好反而严重了。我想把那两人给杀掉,以求得上天的高兴和赐福,你们看可以吗?”晏婴听了十分惊诧,只好默不作声。在景公的一再催问下晏婴反问到:“您认为祈祷有好处吗?”景公点头称是。晏婴说:“您认为祈祷有好处,那么诅咒就必然会有坏出。眼下,齐国境内责怪怨恨您的人,乃至向上天诅咒您的人很多,而为您祈祷的却只有两个。如果祈祷所说是事实,就要诽谤您;如果隐瞒过失,就是欺骗上天。上天要是灵验,就不可以欺骗;它要是没有知觉,祈祷也没用的。请您仔细考虑一下。”景公听了这番话亲自替晏婴戴上礼帽,把齐国政务交付给他处理。




晏婴说这番话是经过充分思考的,目的在于解释祈祷,却偏要以诅咒为参照;想为祈祷的官员辩护却提出诅咒的人太多。真可谓是直中有曲,曲中有直。也唯有如此才能打消景公错误的想法,避免造成一场人祸。而这类事情,却偏偏屡屡发生在景公和晏婴之间。看来,真是齐国的气数未尽啊。



一次,有个齐人不慎惹恼了景公,景公一时失态,就命令左右准备把那人绑到殿上准备大卸八块。晏婴这时跨出朝班,左手执那人头发,右手拿到。一边磨刀,一边装出盛怒的样子;又一边若有所思,仰天长叹,对着景公说:“这肢解罪人的刑罚古代圣王似乎也常用,到底是从哪一朝开始的呢?”景公听了,有所领悟,知道晏婴是见自己一时气恼,不敢直言相劝而用这种办法讽嘲自己,就收回了刚才那不见经传的“大卸八块”的成命。



这一句话就能使君王收回成命,真是一番对问藏心计,言辩是非胜群臣。救下了已身在刀俎的齐人,是何等厉害。晏婴挺身而出,本身就体现了一种胆略,不过要促使收回王命,关键还在于顺着景公的情绪和心理。假装盛怒,是为保持一致;拉起古代圣王的旗帜,把本来没有的事情说成“似乎也常用”使景公陷入是否愿意做圣王的境地。景公既然绕不过这个圈子,就要表现出自己的圣明。只得是收回成命了。晏婴没有直接为那为即将遭难的人鸣冤,而是从询问:“大卸八块”的源头作出了间接的辩护。所以就有后人评论晏婴“晏子之谏多讽而少直,殆滑稽之祖也。”




大概在晏婴稍早时期,楚国有一位名优:优孟.身高八尺,能言善辩。他取法于演戏的技巧,往往能寓讽劝谏于喜怒笑谈之间,堪为当时最著名的滑稽家之一。最著名的就是谏王葬马。楚庄王嗜爱马,曾让一匹心爱的马穿着华丽的衣,住在豪华房中,卧在柔软的床铺,用枣脯喂它。后来此马胖死了之后(先汗一下)又要以大夫的规格埋葬它。谁的劝谏也不听。而优孟顺其道而行之,提出用君王的规格来埋葬,还要像祭太庙一样用三种牲口,并封万户县为马守护。最后还说:“这样猪猴国就知道大王是重马而轻人了。”楚庄王听了觉得不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按优孟的意思把马交给了管膳食的人去办。



优孟的成功之处在于:首先仰天大哭,引起楚庄王的注意。这是争取进谏的一步。接下来向楚庄王说起哭马的原因,佯称用大夫的礼仪,规格太低,不如用君王的礼仪为马治丧。这实在是“欲废固兴”的俾阖手段。楚庄王虽然嗜马,但用君王的礼仪葬马,他自己也会觉得过分。优孟把楚庄王葬马的荒唐命令顺水推舟到了更加荒唐的地步,想来楚庄王也是难以接受的。当楚庄王对自己的过失有所认识之后,优孟进一步说出了不能出大夫礼仪葬马的原因。楚庄王志在天下,当然不会给人以轻人重马的印象。所以经过优孟这么一说,便自行改变了主意。


可见,语言时机的把握,是成事之关键所在。




本文内容于 2008-2-18 9:32:05 被woshi3su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