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两辈子 第三部 复仇烽燧 第三十二章 燕台一望客心惊 第三十二章 燕台一望客心惊1

renliangkelly 收藏 18 1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URL] 话说华中大队大部顺利抵达了洛川。一一五师在陕甘宁边区的辎重营留守队派出了一个侦察排接应了江涛的大部队后,又迎来了任江率领的侦察排小分队。 这个排的排长叫肖晓。人如其名,个子不高。任江在江涛的带领下见到这个八路军侦察排的排长时,还以为哪家的小子偷了八路军的服装出来玩。肖晓一脸老成的样子,浓眉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话说华中大队大部顺利抵达了洛川。一一五师在陕甘宁边区的辎重营留守队派出了一个侦察排接应了江涛的大部队后,又迎来了任江率领的侦察排小分队。

这个排的排长叫肖晓。人如其名,个子不高。任江在江涛的带领下见到这个八路军侦察排的排长时,还以为哪家的小子偷了八路军的服装出来玩。肖晓一脸老成的样子,浓眉大眼,确实像经过风霜的人。

肖晓见到任江,先是敬了个礼,道:“我是八路军后方留守兵团原一一五师直属辎重营侦察排排长肖晓。欢迎任江队长加入我们八路军大家庭。”说着就热情地来握任江的手。

任江第一次接触八路军第一线的战士,在他热情的握手下,深受触动,连声说:“我来迟了。我来迟了……”

肖晓咧着大嘴说道:“不迟,不迟。现在正是我们需要你们的时候。”

江涛到了此地便和陈斯君一样,反客为主,走在前面。肖晓陪任江聊天。因为华中大队打的仍然是国军华中大队的旗号,而且清一色穿着日军的棉大衣。留守兵团侦察排的战士们不得不分散在华中大队两翼同时行军。防止八路军和地方武装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任江一直大量这群淳朴的八路军战士。肖晓年轻的模样和他的职位十分不称。于是任江开口问道:“肖同志,你当了几年兵了?”

肖晓的皮肤被黄土地吹得有些粗糙,他清了清嗓子道:“我十六岁,就是1936年参加的红军。已经快三年了。”他不无自豪地说。

“嗬!那时的红小鬼现在也不过十九岁,就当上排长了。不简单呐!”任江不禁对肖晓刮目相看。

“任队长,您知识真渊博,连‘红小鬼’这词儿都知道!”肖晓一脸不解的表情。

任江干笑一声,多有些尴尬,这样的词汇他不应该在这个场合用这样的语气说出来。这多少会令人误会。

幸好江涛在一旁立刻解释道:“任江同志很早就同情我们的革命。所以接触过我们很多同志,在语言上也就没有障碍。这点陈斯君同志更清楚。”于是把目光转向了陈斯君。

陈斯君察觉气氛不对,忙抢过话题道:“是啊,这位任队长当年就是一位进步的学生。后来还是我看着他参军抗日的。这么算来,他的军龄还没肖排长你长呢。”说完抿嘴一笑。

气氛被她一带,顿时好转。

一路上肖晓更是健谈,从他加入八路军说起,到参加平型关战役,无一不谈。任江原本是一个快热型的人。碰上这个八路军排长,仿佛找到了知己,恨不能联寐夜谈。

江涛和陈斯君等人在他们身后,觉得这哥俩可真找对人了。

江涛在到洛川之前的路上,就已经将部队今后的打算和安排在全部战士前讲明。一年以来的战斗,除侦察排外,战士里成分只剩下学生、工人农民。本就向往无产阶级革命,而且在国军的时间中,大多独立作战,对其中的环境几乎没甚么好感,对国民党高层也没多少感恩戴德。对于受谁的领导,大多并无主观看法。只要打鬼子,只要跟着队长走,几乎没人提出异议。侦察排的豪杰虽然来自绿林,但因任江待人诚恳,礼贤下士,且对众人有知遇之恩,更是对任江的话言听计从。结果,众人反到埋怨江参谋长的保密工作做的这么好,直到今日才让大家知道目的地。

华中大队跑到共产党根据地这样丢脸的事,既不能派部队越过封锁线去追,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新闻曝光,更不能拿到台面上和共产党谈判。老蒋在重庆暴跳如雷,又找不到人出气。一气之下,下令将军委会中本已不多的关于华中地区特别独立大队的档案全部销毁。包括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保存的一并销毁。权当国民政府军中从来没有这支部队的番号存在。

西安与延安的直线距离并不远。只是缺乏交通工具,需要走上几天。从洛川出发之时已是12月初,那么到达延安也应该是12月中旬了。

河套地区给人前所未有的感觉。别有一番风味。自古就有“黄河百害,一利河套”之说。

任江除了战斗之外,到了任何地方总是有心情欣赏周围美景的。广濑亚纪也觉得这里的风光与众不同,不由也多瞧几眼。

在大别山的日子里。满眼绿色,即使在冬天,常绿植物也随处可见。可在这里,放眼望去,黄土绝尘。山、原、川三大地貌类型是黄土高原的主体。耸峙在高原上的山地,犹如海洋中的孤岛。由于褶皱形成的高原地形,因为风蚀和沉积。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地貌。有断层形成的山谷,有褶皱耸起的山峰。

任江饶有兴趣的欣赏着除了黄土还是黄土,除了山还是山的风景。这里已经让他找到了边塞是诗派词句中气势磅礴的豪情。让人心情无限开阔。

肖晓跟在一旁,时不时地瞟一眼。心思:这黄土有啥好瞧的?

黄土地上的居民自古就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鬼子的到来,对他们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因此当地百姓对八路军响应积极。

道中,忽闻一声高亢入云的吆喝。接下来是绵绵不绝的民谣。任江仔细聆听,便知道是陕北的信天游。

“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个英英采,生下一个蓝花花,实实的爱死人……”这是信天游最典型的一首曲子,《兰花花》。

听者只觉得地平线是如此遥远。苍穹为被,地作铺。那来自亘古的曲调至今能够震撼人心。

肖晓见任江一副陶醉的模样。不由笑道:“任队长。这民歌那么好听吗?你要想听。比这唱的好的多的是呢!”

任江见到山坡上一个转出一位放羊的老伯,头上裹着一条陕北的标志性事物——羊肚子毛巾。从他沧桑的脸上瞧不出真实的年纪。这一带风沙大,辛劳的陕北人民劳作时很艰苦,所以留下岁月的痕迹。这里的水是珍稀资源,所以为了避免因为外出劳作被风沙弄脏了头发。人们将毛巾裹在头上。久而久之,成了最具代表性的地方特色。

那老汉见到有部队路过,也回身来看。一看这下,吓的把鞭子掉在了地上。华中大队穿着日军的棉大衣。武器也有一大半是日式的。除了带着国军的军帽外,无不让人误以为是鬼子来了!

他揉了揉眼睛,看见为首的一人和旁边八路军打扮的人正在朝自己招手。这才发现,周围被一群八路军战士围着呢。

刚才差点就想回村去报告,说是日本鬼子打进来了,还来了不少。可眼下,他又以为八路军抓了一大帮鬼子“俘虏”回来。于是高兴地从山坡上冲了下来。

他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伸出大拇指对肖晓道:“小同志。好家伙,你们可够厉害的。一抓一大绺鬼子兵。神了!”他又扭头看看任江,说道:“不过俺瞧鬼子咋这么像咱中国人呢。哟!还带着国军的帽帽儿。”他像看小丑似的盯着任江瞧。

任江似笑非笑地看着远方,一言不发。

肖晓尴尬地说道:“老乡,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刚从国军投奔我们八路军的国军中校。他们不是鬼子。身上的衣裳和武器都是从鬼子手里抢来的。他们的能耐可大哟!”

老乡一听,愣住了。忙不迭地给任江和身后华中大队的战士们点头哈腰,赔礼道歉。“俺们山里人没见过啥世面。各位同志包涵啊。俺在这里给大伙赔不是了。”

华中大队见他说的诚恳,本来也没甚么介怀。任江被逗乐了,笑出声来。老汉搔着头,也跟着大家傻笑起来。

接下来大家一天,肖晓带领的侦察排和华中大队成员都熟络了。一路上有说有笑,不久便到延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