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炳文:明初的农民起义竟如此频繁在历代是少见的

别人笑我 收藏 1 888
导读: 明朝初期,社会经济得到了一定恢复和发展,但从中得利的首先是皇族、勋戚、官僚和地主阶级,而一般劳动人民仍然过着被压迫、被剥削的痛苦生活。朱元璋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取之有制,用之有节”,但剥削阶级的本性是贪得无厌的,其节制只能是些微的、暂时的。 土地兼并这一封建社会的痼疾,伴随着明王朝的建立而俱来。早在洪武四年时,新贵族的六国公二十八侯就拥有佃户三万八千一百九十四户。到洪武三十年,全国占地七顷以上的地主就有一万四千二百四十一户。永乐时,岐阳王李文忠次子李增枝“于各处多立庄田,每庄蓄童仆无虑千百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明朝初期,社会经济得到了一定恢复和发展,但从中得利的首先是皇族、勋戚、官僚和地主阶级,而一般劳动人民仍然过着被压迫、被剥削的痛苦生活。朱元璋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取之有制,用之有节”,但剥削阶级的本性是贪得无厌的,其节制只能是些微的、暂时的。


土地兼并这一封建社会的痼疾,伴随着明王朝的建立而俱来。早在洪武四年时,新贵族的六国公二十八侯就拥有佃户三万八千一百九十四户。到洪武三十年,全国占地七顷以上的地主就有一万四千二百四十一户。永乐时,岐阳王李文忠次子李增枝“于各处多立庄田,每庄蓄童仆无虑千百户”。

明初政府虽然把赋役额定得较低,但在当时经济残破的情况下对农民来说仍是沉重的负担。靠近洞庭湖的龙阳地区“岁罹水患,逋赋数十万,敲扑死者相踵”。济宁府役民筑城,以致“民不得穑,旦暮不休”。而明政府对官僚地主等却有种种优待。洪武十年,朱元璋就曾下令“”。连退休致仕在家的官员也可享受这一特权。洪武十二年规定:“自今内外官致仕还乡着,复其家终身无所与。”甚至在学的生员“除本身外,户内优免二丁差役”。这些人所豁免的赋役,自然就转嫁到广大劳动人民的头上,更加深了人民的痛苦。当时周敬心就评论说“方今力役过烦,赋敛过厚。”解缙也曾上书为当时劳动人民发不平之声,说他们“或卖产以供税,产去而税存,或赔办以当役,役重而民困。”广大底层的劳动人民在苛政之外又要蒙受官吏的层层贪污舞弊,地主和高利贷的盘剥,生活是日复艰难。因此,明初的农民起义是此起彼伏,连绵不断。这些起义遍布广东、广西、福建、江西、湖广、四川、陕西、山东和浙江等十来个省份,规模大的有几十万人。著名明史学者南炳文对此深有感触说:“一个王朝的初期,农民起义竟如此频繁,地域如此广泛,这在历代封建王朝中也是少见的。”

南炳文与汤纲教授在合著的《中国断代史系列-明史》里考证了明初的历次农民起义,详细过程如下——

1、广东的农民起义

洪武时期,几乎整个广东地区都爆发了农民的反抗斗争。其中规模较大的有洪武十四年,广州“海贼”曹真和苏文卿联合山区里的单志道、李子文等人起义,有众数万人,战船一千八百余艘,占领了番禹鹿步、清远大罗山等地,“据险立寨”,进攻东莞、南海及肇庆、翁源诸县。明政府十分震惊,派南雄侯赵庸“率步骑舟师一万五千余人”,并会同广东参政阎钝、千户张惠所辖军,才镇压下去。第二年,又有“铲平王”起义,起义群众多达数万人。明朝政府又派赵庸率兵镇压,残酷杀害了八千八百多起义农民。潮州地区农民起义规模不大,但连绵不断。洪武五年,潮州民千余起义,占领揭阳、潮阳。洪武十二年、十四年、二十一年,潮州海阳县民数次聚众起义。

2、广西的农民起义

明朝刚统治广西不久,洪武三年,阳山县十万山寨人民就聚众起义。洪武五年南宁卫指挥佥事左君弼强征民人为军,激起三千多人反抗。广西大藤峡瑶族壮族人民不堪明朝统治者压迫和剥削,洪武八年首次起义,被镇压后二十年后即洪武二十八年卷土重来,起义达到数万人,以更吾、莲花、大藤等寨为据点,向都康向武上林等地发展。明政府派征南将军杨文等驻师奉议州东南,与广西都指挥使韩观所辖军共同镇压起义,惨无人道地屠杀了起义军一万八千三百六十余人和起义军家属八千二百八十余人,起义军首领黄世铁英勇牺牲。

3、福建的农民起义

福建人民也是在朱明王朝刚统治不久就不断爆发起义。洪武三年,泉州惠安县民陈同率众起义,进攻永安、德化和安溪三县,打败泉州卫前来镇压之明军,后被驸马都尉王恭率兵镇压。洪武五年同安民吴毛狄起义,“据县治”。洪武十年,泉州民任钧显起义,攻占安溪县,“夺县印而去”。洪武十二年,漳州府龙岩县民江志贤聚众数千人起义。洪武十四年,福安县民聚众八千余人起义。同年漳州府龙岩县民起义,自立官属,进攻尤溪。

4、江西的农民起义

洪武六年正月,蕲州民王宝二“聚众烧香”密谋起义。同年六月,罗田县人王佛儿自称弥勒降生,鼓动群众起义。

洪武十六年,广东瑶民起义,影响江西,永新、龙泉人民聚众起义,“自称顺天王,势甚猖獗”。

洪武十九年福建将乐僧彭玉琳“行脚至新淦,自号弥勒佛祖师,烧香聚众作白莲会”。新淦民众杨文、曾尚敏与彭同谋起义。彭后称晋王,置官属,建元天定,后不久被镇压。

洪武二十年,袁州府宜春县民李某自称弥勒佛,用“龙凤”印信,发九十九等纸号密谋起义。翌年袁州府萍乡县民又用弥勒教宣传群众。

洪武二十二年,赣州人民在夏三领导下举行起义,聚众数万人,吓得明袁州卫指挥蒋旺不敢前去交兵。明政府大惊,派“东川侯胡海充总兵官,普定侯陈桓为左副将军,靖宁侯叶升为右副将军,率湖广各卫军士三万三千五百人”前去镇压,前后杀害三千七百多起义农民,滥捕一万六千余人,终于镇压下去。

5、湖广农民起义

湖广地区农民起义大多是为了反抗苛重的徭役和赋税。

洪武十一年,“铲平王”吴面儿聚众起义,明靖州卫指挥佥事过兴率三百兵去镇压,被打得大败,过兴父子丧命。后来起义军遭到辰州卫指挥杨仲名的打击,但吴在人民掩护下逃脱了追捕,继续秘密积蓄力量,洪武十八年再次起义,“称铲平王,古州十二长官司悉应之,号二十万”。明政府闻之大震,派信国公汤和(即和朱重八年轻时一起出来打拼的那个)为征蛮将军,江夏侯周德兴、都督同知汤醴为副,会合楚王护卫,也号“二十万”,镇压了这次起义,在残酷镇压的同时还滥捕当地各族人民四万多人。这次和广东的一次起义都号称“铲平王”,完全表明广大农民要“铲平”朱元璋所建立的不平的封建秩序。

洪武二十九年,会同县人民不堪明政府压迫剥削,组织起来,“各立寨栅,置标枪刀弩,拒命不供赋役”。

永乐时期,则以湘潭李法良大起义为最典型。明成祖朱棣为修建北京,花了十四年时间,“工作之夫,动以百万,终岁供役,不得躬亲田亩以事力作”。这一浩大工程,耗费大量财物,给广大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如为了绘饰梁柱,强令人民交纳大青(颜料),每斤价格涨到了一万六千贯,“而不足供一柱之用”。永乐四年,吏部侍郎师逵在湖南役使十万民工入山,造成许多人死在山里,官吏又强迫孤儿寡妇来应役。这种情况下,爆发了李法良起义。李于永乐七年在湘潭起义,应役民工纷纷加入。起义军转战江西安福,遭明军残酷屠杀,李法良再转至吉水,兵败被俘牺牲,明政府仍不放心,在追捕余众中“多所连引”。

6、四川的农民起义

洪武十二年四月,眉县人民不堪明朝政府的压迫和剥削,在彭普贵的领导下起义,“转攻州县”,打败了眉县知县颜师圣所辖明军,杀了颜师圣,势力大振,先后占领十四个州县,屡败四川都指挥普亮,最后被右御史大夫丁玉所率军队镇压。洪武十四年,四川广安州人民以弥勒教鼓动起义。

7、陕西的农民起义

洪武初,金刚奴于陕西阶州起义,活动于今陕西勉县西部地区,至洪武三十年,高福兴田九成起义,金刚奴与之合并,聚众至千余人,高称弥勒佛,田称汉明皇帝,建元龙凤,金刚奴为四天王。他们“攻破屯寨,杀死官军”,迅速发展壮大,在阳平关打败汉中卫明军,攻入略阳,“焚县治,杀知县吕昌”,又攻入徽州、文县。明政府震惊之余派长兴侯耿炳文(就是在靖难之役被建文派去跟燕王交战的老将)、武定侯郭英统领四川和陕西都司数万明军前去镇压。高福兴被捕牺牲,金刚奴领导余众继续战斗,直到永乐七年才被捕获牺牲。这场起义在陕西、四川交界前后持续二三十年之久。

8、山东的农民起义

洪武三年,青州民孙古朴等聚众起义,自号黄巾,袭击莒州,杀同知牟鲁,后被青州卫明军镇压。

永乐十八年二月,青州地区又爆发了唐赛儿所领导的大起义。那几年,山东等地“水旱相仍,民至剥树皮掘草根以食。老幼流移,颠沛道路,卖妻鬻子以求苟活”,而明朝政府“犹且征求无艺”。唐赛儿是蒲台农民林三之妻,用白莲教组织群众,自称佛母,在益都、诸城、安州、莒州、即墨、寿光等地活动,起义打死前来镇压的明青州卫指挥高凤,声势高涨,各地白莲教群众纷纷响应。董彦升、宾鸿所率起义军趁机攻占莒州、即墨县城,并围攻安丘。明山东地方官无力镇压,只有向明廷告急。朱棣派安远侯柳升、都指挥刘忠率京军前去镇压,结果被唐赛儿起义军射死刘忠。明政府又调去在山东防备倭寇的卫青部和鳌山卫指挥王真部。起义军在力量对比悬殊情况下失败,刘俊王宣等被捕牺牲,四千多起义军被俘后惨遭屠杀,而唐赛儿董彦升宾鸿等人在人民掩护下逃走。朱棣屡下严令,务要捕获唐赛儿等人,却杳无踪迹,于是怀疑唐“削法为尼,或混处女道士中”,就下令尽逮“北京、山东境内尼及道姑”来京审讯,“又尽逮天下出家妇女,先后几万人”,完全将内心对唐赛儿起义的恐惧暴露无遗,然而如此大费周章结果还是未能找到唐赛儿其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