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八条命令”:八大元帅唯一一次联合签名

退伍上士liu 收藏 0 681
导读: [B]文革“八条命令”:八大元帅唯一一次联合签名[/B] 导弹核武器发射试验一举成功,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震动。西方新闻媒介接连作出报道和评价,说中国导弹核武器试验是世界“特等重大事件”,“中国已经在核技术竞赛中成了第三个原子大国,将英国、法国甩在了后面”。 两个月之后,聂荣臻于1966年12月26日,又一次在东风导弹基地主持了最新研制的中程地地导弹的首次飞行试验,并且获得了成功。 时隔

文革“八条命令”:八大元帅唯一一次联合签名

导弹核武器发射试验一举成功,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震动。西方新闻媒介接连作出报道和评价,说中国导弹核武器试验是世界“特等重大事件”,“中国已经在核技术竞赛中成了第三个原子大国,将英国、法国甩在了后面”。


两个月之后,聂荣臻于1966年12月26日,又一次在东风导弹基地主持了最新研制的中程地地导弹的首次飞行试验,并且获得了成功。


时隔半年,聂荣臻飞抵马兰核试验基地,主持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试验。


1967年6月17日8时20分,驾驶轰-6甲型飞机执行氢弹空爆试验任务的徐克江机组,在第一次因驾驶员心情过度紧张而漏掉一个动作之后,第二次飞临靶标上空,顺利实施了投弹。氢弹在距靶心315米、距地面2960米的高度爆炸,倏然间,蓝天上强光闪过,一个巨大的火球如同突然产生的太阳,与另一个正冉冉升起的真正的太阳同时出现在了人们眼前,原先一片沉静的天地,在这异常猛烈的爆炸中发出了阵阵颤栗……


算起来,几个有核国家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爆炸的时间,美国是7年零4个月,苏联是4年,英国用了4年零7个月,法国用了8年零6个月,而中国只用了两年零8个月,并且赶在了法国的前面爆炸。


中国在尖端科研领域突飞猛进,硕果累累,令世界感到惊诧不已,认为这一切如同神话一般不可思议,但对中国自己来讲,实际上完全是一步一个脚印,有条不紊地依照计划进行的。在“两弹”结合试验之际,中国亦已着手进行潜地导弹、洲际导弹、人造卫星等方面的研制工作。


但是,就在一切工作向前顺利发展的紧要关头,一场持续十年的动乱在中华大地上开始泛滥,逐渐演成汪洋恣肆之态,各个方面无一幸免地受到了严重影响。


“文化大革命”是1966年5月16日正式拉开帷幕的,这场风暴在全国刮起来之后,也逐渐冲击到了军队。


8月下旬,聂荣臻在第55次中央军委常委会上,提出建议:导弹和原子弹试验基地等科研单位的任务很重,这些单位的“文化大革命”应该推迟,只进行正面教育。随后,中央军委下发了一个指示,决定军队内部不搞“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以保持科研部队的稳定。


这一年,东风基地担负的发射试验任务是极其繁重的。除了“两弹”结合试验和中程地地导弹的首次发射试验之外,根据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关于为了防止苏联入侵,东风基地需另外勘建靶场的指示,基地还要着手分散建设各个型号导弹的发射试验场区。从5月底开始,张贻祥率领国防科委、七机部一院、工程兵设计院和东风基地组成的联合勘察组,对吉林辉南、抚松、靖宇、柳河、通化、敦化等地区进行了空中勘察,最后确定了东北导弹试验场的场址。随后,勘察组又飞抵山西,对吕梁山区的石楼、隰县、柳林及陕北的神木、榆林等地进行了勘察,最后,经过反复论证确定,开始建立华北导弹发射场。与此同时,东风基地还担负了参与论证和研制洲际导弹测量船及人造卫星跟踪船的任务;为了中程地地导弹和远程洲际导弹的发射,对发射阵地进行相关的工程扩建;为了躲开“文化大革命”干扰,接管中国科学院701工程处,建设各个卫星观测台站,等等。


在如此艰巨的任务面前,虽然东风基地已根据军委指示,明确规定不搞“四大”,坚持以试验任务为主,但是,“文化大革命”这场积蓄已久的洪流,已经发展到任何堤坝都难以拦堵的地步了。偏远闭塞的地理环境,并不能使东风基地逃脱这场劫难。


首先发难的,是东风基地一个团的参谋长。这位参谋长原来是该团后勤处的处长,后来当上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并被提升为团参谋长。1966年底至1967年初,这位参谋长找到该团政治处主任,一起串通和鼓动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发起夺权事件,批斗团长李振海和政委竹林。副参谋长刘清贤不同意这种做法,干脆连他也一块批斗。


这两位造反派曾经私下商定,夺权之后,他们一人当团长,一人当政委。


就在这个团“天下大乱”之际,东风基地其他一些单位也乱了起来。基地办公楼和东风礼堂前贴出了花花绿绿的大字报,公开鼓动人们造反;二部一些人闻风而动,起来夺部领导的权;三部一些人不甘寂寞,随即前去支援二部闹事,组织绝食请愿活动;文化部长田力在礼堂遭到围攻,无法脱身;设备所一些闹事分子冲击领导机关,喊杀喊打;允许开展“四大”的文工团更是闹得沸沸扬扬,不可收拾。

东风基地的各项科研试验工作已经无法正常进行了。


各个试验基地和科研单位混乱不堪的情况,每天都源源不断地汇集到聂荣臻那里,岂不知他现在也已经成了冲击对象。在北京火车站,十分醒目地竖立起了炮轰聂荣臻的巨幅标语,每个字比一辆解放牌大卡车还要大。


1967年1月22日,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对参加军委扩大碰头会议的高级领导干部指示说:“军队要稳定,要团结,不要你搞我,我搞你,不要闹分裂。”之后,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叶剑英同几位军委领导人紧急开会,反复商量如何稳定军队。


“军队一乱,像上海‘二月风暴’那样,谁都可以随便造反,国家就非乱套不可。我们军队要搞个法,搞个命令,搞个章程,不能把部队搞乱了。”叶剑英两天前在京西宾馆开会时,因为连夜收留了被北京战友文工团造反派抄家追逼的萧华,拍案而起,厉声痛斥江青和中央“文革”的一些成员,将右手掌骨都震开了一条裂缝。


“我们都看见了,军队的形势越来越紧张,越来越难以控制,不能再这样乱下去了。军队要有个限制才行,没有纪律,无法无天,很难想象一支失去控制的军队会是个什么样子。”聂荣臻列举了科研基地和部门被冲击的事例,不禁忧上心头。


1月23日,按照聂荣臻的指示,因张爱萍“靠边站”而主持国防科委工作的罗舜初将军,秘密召来了各基地的司令员和政委。


午夜时分,聂荣臻带着秘书,赶到了京西宾馆九楼的一间会议室。


“人都到齐了吧?”


聂荣臻环顾了一下周围,掏出一个小本问道。


“都齐了。”罗舜初回答道,“几十号人都安全到达,在这里已等了很长时间了。”


会议室里,一张张饱经风霜的面孔都转向了元帅。


聂荣臻神色严峻地依次同这些熟悉的老部下们紧紧握手,相互注视的目光中充溢着一股极其复杂的成分——悲壮,委屈,愤怒,困惑,不可名状。


“同志们,形势非常严峻啊!这些日子,有的大军区司令政委的办公室都进人了,搅得没法工作。我们的一些基地日子也不好过,大字报贴到了窗户上,许多要紧事都停下来了,现在很难找到一块平静的地方了。”


“深夜把大家找来,实在是迫不得已,想急于同你们商议一下。我有个想法,就是不能把地方上搞‘四大’的那一套搬到部队科研基地去,我们的导弹发射这两年并不顺利,现在卫星工程又面临困难,我还是倾向于搞正面教育。否则的话,火箭部队一乱,核基地一乱,我们的国防科研事业就危险了……”


随后,聂荣臻让秘书刘长明向大家念了一遍起草好的决议,获得了一致通过。


紧接着,聂荣臻带着这份“零点会议”的意见,赶到军委碰头会议那里,和几位老帅们立即开会研究,迅速形成了一个简要的书面意见。其中,专门针对东风导弹基地少数群众搞“四大”的倾向作了明确的指示:


“东风基地仍然要坚持正面教育的方针,稳定部队,执行好试验任务。”


除了彭德怀当时被到处揪斗不可能签名外,其余八位元帅都在这个命令上签了名。


按签名的先后顺序是:


聂荣臻、叶剑英、朱德、陈毅、徐向前、刘伯承、贺龙、林彪。


签名时,怒气最大的是陈毅,因为就在这几分钟之前,他还刚刚参加了一次对他的批斗。这位耿直不阿的元帅匆匆洗了把脸,换了件衣服就赶到这里来了。他提笔重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由于用力太大,他把签名的地方都划破了。


乱世当头,这是历史上八位元帅唯一一次在一份会议纪要上联合签名,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透露出一种异乎寻常的意味来。


1月24日晚,分工负责军队“文化大革命”工作的徐向前和聂荣臻、叶剑英匆匆来到毛家湾林彪住所,向林彪陈述了军队目前混乱的局势及稳定部队的想法。他们和林彪一起反复研究,拟定了一个军委命令初稿,第二天便呈送给了毛泽东。


1月28日下午,军委主席毛泽东看了林彪等人送上的报告之后,特意将林彪、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几位老帅召到中南海丰泽园,听取他们对军队目前状况的汇报,对这个命令进行了详细研究。最终,毛泽东同意了这个命令,并且又添加上了一条“不准随意抄家”的内容。随后,毛泽东在这第二道《中央军委命令》(即“八条命令”)上批示:


“很好,照发。”


命令明确规定了军以下单位坚持正面教育,不搞“四大”的方针,不准串联,不准抄家,不准冲击军事领导机关,等等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