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六 出剑 189、维新派

天上人間A 收藏 8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URL] [内容简介] 189、维新派 正当姚进举和朱道等几人商议的时候,门口跑进来一个参谋,向几人立正敬礼之后报告道:“报告司令、参谋长,有几个老先生找到司令部,说是要求见司令!” 蒋余一听了,疑惑的看了下来人,问道:“是什么人?值得你跑过来报告?” “报告参谋长,来人拿着梁启超先生的书信,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89、维新派

正当姚进举和朱道等几人商议的时候,门口跑进来一个参谋,向几人立正敬礼之后报告道:“报告司令、参谋长,有几个老先生找到司令部,说是要求见司令!”

蒋余一听了,疑惑的看了下来人,问道:“是什么人?值得你跑过来报告?”

“报告参谋长,来人拿着梁启超先生的书信,自称是当年的上书维新人士,说如今守得云开见月明,拨乱反正了,特地来协助办理新政的。”

“这是来要官当啊?”姚进举苦着脸道:“我们虽然弄了个光绪来当菩萨一样供着,可惜我们并不是要搞什么立宪制,更不会供个皇帝在自己的头上。这些所谓的保皇派或维新派混进来会坏事的。”

朱道也苦恼的说道:“那怎么办?这些老先生在国内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巨大的,既不能得罪,又不能真的接收。况且,我估计这还只是前期,后面的人还更多,还不止那些维新派呢,估计很快革命党也会跳出来的。”

“大幕既然拉开,会上场的角色始终要登场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是要去面对处理的,”蒋余一痛快的说道:“朱司令,安全上的问题不用太操心,有突击队的高手在,谁还能翻出多大的浪花?走吧,去看看那些大儒。”

等朱道和蒋余一回到指挥部的时候,发现会客室已经坐了十来个马褂长衫、长须飘然的老先生,这些人在里面摇头晃脑的掉书袋、讲五经,满口的之乎者也。让走到门口的朱道和蒋余一连摇脑袋,走进去后,众人都停止了谈话,转头过来看他们二个,一个年纪稍长的老者站起来拱手问道:“我等在此恭候东北军司令大驾,不知两位金章?可相告乎?”

蒋余一听了,连忙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军司令朱道先生,鄙人蒋余一,现任参谋长。”

“参谋长?莫非就是幕僚乎?”那个老者听了,顿时看向蒋余一的眼神就有了些不屑,却对朱道热情的多:“朱将军果然是人中龙凤,气宇非凡!老朽等见识了,幸会!幸会!”

朱道和蒋余一也拱手之后坐下,端茶向那些人示意之后,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开口道:“不知各位大儒找鄙人何事?”

那些人听了,顿时激动起来,顿时会客室内马屁与恭维起飞,纷纷赞道:“将军拨乱反正,力挽狂澜,实为国家之幸,必将流芳百世也!”

“将军惩处贪官,查抄太后余党,应天意、顺民心,实为不世奇功乎!”

……

一阵连天的恭维,把朱道和蒋余一弄的头昏眼花,心里面暗想,大部分所谓的读书人满口仁义道德,其实卑鄙龌龊下流!最没骨气的就是那些所谓的读书人了,就像袁世凯刚投降的时候,2师进京的时候,不少的朝廷官员立即改换门庭,到城门敲锣打鼓、作揖磕头的迎接东北军,让人大跌眼镜!听了片刻之后,朱道再也忍不住了,重重的拍下桌子高声道:“各位先生,今日想必不是为夸我朱某人来的,有事请讲,鄙人俗务极多,要不就不能奉陪了!”

正挖空心思拍马屁的众人听了,连忙安静下来,本来就不是为拍马屁来的!看来这马屁是拍到了马腿上咯。还是那个年长的站起来道:“既然朱将军事务繁忙,我等就不虚话了。今天来,是奉了梁先生的手术,来协助各位,共镶胜举的!我等皆得知姚先生奉了圣旨,查抄太后余党,满朝文武被处理的甚多,想必现在诸事无人,故来出力,请先生安排。”

朱道听了,心里面暗暗思量,果不其然是来当官的!不过政府是要等蒋秋长带人来组建的,也不可能再按照以前朝廷的格式进行了,要组建新型民主的政府,这些官迷心窍的人怎么可能做的好?思量下后,朱道决定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李至伤脑筋,自己就一个军人,那来那么多的弯弯绕?于是开口道:“各位先生莫急,鄙人就一军人,按照黄大帅的吩咐,军人不得干预政务,故此无法给各位答复!不过各位也不必失望,很快皇上和大帅就会到京城,各位到时候直接去找皇上和大帅不是更好吗?”

“这样啊?”坐着的儒生们都有些失望,领头的那个不甘心的说道:“既然将军无法作主,那想必为迎接皇上返京,事务繁多,那些礼节和排场、仪仗都必须按照相应的规矩,不可马虎!莫如就让我等办理,如何?”

“不敢辛苦各位!”蒋余一连忙回应道:“各位想必都知道,太后余党虽然大部被处理,当漏网之鱼和贼心不死的还很多,故最重要的是安全!据称部分余党想乘机作乱,危险啊!”

那些儒生听了,都被吓了一跳,再官迷心窍也要有命享受啊?虽然嘴巴上都喊着要和那些叛逆拼命,可都坐着不敢行动,朱道见火候差不多,连忙说道:“各位,不如先行回去,等皇上和大帅回京后,必定广招贤才,到时候再来投效,不是更好吗?圣人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各位三思。”

那些人见没有了搞头,于是都站起来告别,灰溜溜的走了。正当朱道和蒋余一松一口气的时候,门口警卫的战士进来报告道:“报告司令、参谋长,门外有二人,自称是司令在日时候的同学求见,请司令指示!”

“日本留学的同学?”朱道疑惑的想下,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只好吩咐把人请进来。等警卫把人带进来之后,朱道更加疑惑了,根本就不认识!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的中国人不少,也许是自己没注意过?

等招呼两人坐下之后,朱道疑惑的问道:“两位有些面生,不知是士官学校那一期的?”

来人对望片刻之后,年纪稍大的人站起来道:“司令勿怪,我等为求见司令,才出此下策!我等虽然在日本留学,当均不是士官学校的,与将军也并无同窗之谊。”

“那找我是有事?请直说吧。”

年纪较小的人唰的站起来道:“是的,我们来找将军,是有天大的事找将军!”

年纪较大的那个连忙拉住,却别挣脱,年纪较小的人大声的说道:“陈先生,担心什么?要死便死,我们的同志流的血还少了么?加上我邹意也没什么的!将军,我找你,是希望你认清历史的潮流,顺天意民心,立即高举义旗,驱除鞑靼,恢复中华!将军现在雄踞京城,只要等高一呼,必定天下响应,大事可成!”

朱道顿时明白,这是革命党来了!不过现在也不能明说啊?只好含蓄的说道:“你们所谓革命,无非是求民主和国家富强,我东北军全体将士也怀着同样的目的,要不也不会以一己之力对抗倭寇和俄国了!但现在恕朱道无法答应两位。”

“将军,如今您手握十万雄兵,又占据京师,如此天赐良机岂能错过?”邹意急忙劝道:“多年梦想,如今就在将军眼前,千万三思啊!”

蒋余一再边上突然问道:“不知两位可曾读过《华夏之道路》这本书?”

邹意听了,点点头道:“读过,不过上面所说的进步党一直不知何处,只听说在美国产业较多,在华侨内的影响很大,不过没什么联系。不知将军何以得知?难道将军也研究过此书?”

朱道在心里面暗自腹诽,我不但读过此书,连写书的人都在我身边呢!于是问邹意道:“那邹先生认为此书如何?”

“此书高瞻远瞩,对目前我民族面临的问题和将来的出路都有较明确的阐述,同时提出的关于逐步实现民主、民族共和,解决民生问题都有独特的见解,是本不可多得的好书。相对来说,我们这边却还没有形成明确的理论,惭愧啊!”邹意停顿片刻之后反问道:“将军也读过此书?”

“读过。”朱道老实回答。

“那就太好了!既然将军并非迂腐之人,自然是倾向于民主共和的,为何不乘机还我汉家河山?推翻腐朽的满清朝廷!现在的朝廷主要官员都被你们关押审查,可以说朝廷已经垮台,只要你们的一声高呼就能成功!”邹意继续鼓动道。

“呵呵,两位,我们的大帅李至先生很快就会到京城了,你们到时候直接给他说不是更好吗?”朱道笑嘻嘻的回答道。

邹意和同来的人听了,大惊失色,认为是朱道要抓捕他们,不由得脸色惨白,汗珠从头上滚滚落下。

蒋余一看了,明白这两人会错意了,连忙安慰道:“两位不要担心,我们决无扣押两位的意思。在我们东北,只要不煽动民族分裂等法律明文规定禁止的言论,都不会被治罪的。两位可自由来去,至于找李至先生,大可以提前预约。”

邹意这才松口气:“早听说东北政治清明,人民安居乐业,今日一见,方知不虚。只是邹意有一点不明白,东北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民主和共和的行为,为何还抱着一个鞑子皇帝不放呢?”

“哈哈!”朱道和蒋余一都笑了起来:“有些东西是急不来的,慢慢看吧,时间会说明一切的!”

在天津到京城的火车上,几列火车正在铁轨相距十多公里的距离上飞驰,中间的专列上,坐着李至和光绪皇帝。光绪在中间的一节特制车厢内,躺在松软的床上,身边是二个护士和一个医生,正在给他输液。李至则坐在床边和光绪闲聊。

“黄爱卿,我们到那里了?”

“皇上,我们已经过了廊坊,很快就可以到京城了。这次我们为了安全,是秘密进京的,并没有通知其他人,简陋了些,请皇上鉴谅。”

“唉,能再次活着进京,朕就心满意足了!那些迎来送往的繁琐礼仪就免了吧!朕这是近乡情更怯啊!朕在奉天的时候,虽然长期养病,没怎么外出,不过身边的工作人员不少是你们的人,关于你们的事,朕也知道了一些。”

李至听了,明白光绪这是看出自己的底牌了,也不慌张,反问道:“那皇上怎么认为的呢?”

“经过这些年的起落,朕早就想明白了!爱卿也不是想当皇帝的,你是想搞民主和共和吧?大清的江山过了几百年,也该改朝换代了,民心所向啊!只要爱卿能善待满人,回复天朝上国的威风,朕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不管怎么说,朕能当中华大地的最后一个皇帝,想必史书上也能记住。所以,朕希望最后的时间,能做个开明的皇帝,这样也不至于被后人骂,爱卿认为如何?”

“皇上英明!将来的历史一定会如实的反应皇上的行为,更会对皇上为华夏做出的贡献公正的进行评价。”

“哈哈,那就好!”光绪笑了起来:“进京之后,朕就进宫养病,爱卿放手去做!至于那些迂腐守旧之人,朕就帮爱卿挡一挡!这也是朕唯一能帮你们的了!”

这时的北京火车站突然开进了大量的东北军士兵,所有的人都被要求立即离开车站,从车站到紫禁城的路上,每隔几米就是左右各一个荷枪实弹的东北军战士,警惕的看着周围的动静。一些消息比较灵通的老百姓都在猜测,是不是皇上返京了?

很快就有一列火车到了车站,车上全是荷枪实弹的俄雇佣军,迅速下车之后在站台和车站外的广场上列队,然后沿着到紫禁城的方向排列成四路纵队。这些洋鬼子兵的出现可把附近看热闹的老百姓吓的不行,几年前的八国联军还记忆深刻呢!不少胆小的被吓的喊叫起来,一些人甚至转身就跑,还不断的叫喊:“洋人打过来了!快跑啊!”等跑了一阵之后却发现没什么动静,纷纷又疑惑的跑回去看稀奇。

“你说这洋鬼子兵是怎么回事?怎么和东北军相安无事啊?”

“是啊,听说东北军把洋鬼子打惨了,怎么都像没事一样啊?”

一个老者故作高深的对周围的人说道:“你们懂什么?咱中华的圣人之道博大精深,那些洋人都是蛮夷化外之人,一旦明白了圣人之道,自然会痛改前非,这是被感化了呢!”

……

老百姓说归说,不过都仔细的大量着这些俄国人,发现和几年前的洋人不一样,这些洋人穿着和东北军一样的衣服,不过臂章不是东北军的龙纹,而是一头黑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