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17 费大志

zhurui1963 收藏 3 2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费大志在很多战友眼里,是空有一个大志的名字。 就看他的形象,怎么说呢? 普通很正常,关键是他的五官搭配在一起,看起来还有些委琐。 人是一张脸,这脸或聪明或漂亮,至少会第一感觉影响人们对你的印象。甚至中国古人还有本书叫麻衣看相,看的就是人这一张脸。 在训练中也不例外,费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费大志在很多战友眼里,是空有一个大志的名字。

就看他的形象,怎么说呢?

普通很正常,关键是他的五官搭配在一起,看起来还有些委琐。

人是一张脸,这脸或聪明或漂亮,至少会第一感觉影响人们对你的印象。甚至中国古人还有本书叫麻衣看相,看的就是人这一张脸。

在训练中也不例外,费大志活活的就是全班的拖累。八班一直训练成绩落在尾巴上,与他拖了全班的后退有关。

但是费大志似乎是一个很傻的人,他似乎没看出别人对他的讨厌,也没觉得自己的不可救药。至少在孔未名等战友眼里是这样的。

孔未名已经在开始着急了,因为这个陈家林把全连的局全部搅乱了。

原来七班是一个军事训练落后班,这当然要得力于陈家林他们的掉儿郎当。可是,现在眼看着七班夜以继日的训练和做事,在正规训练中,发了疯的争先。最主要的现在这一切动力都来自于那个几乎与全连作对的陈家林。

孔未名可以小瞧比如费大志。他可不敢小瞧这个陈家林,他不知道这小子这股邪气何时消失。要是这小子就一直这样。孔未名怎么办?

费大志却还是来搅局,他似乎认定了孔未名。

孔未名来到了楼顶,他需要练武练出汗水来,以缓解自己的思绪。

但是,那费大志的呼吸声,又传来了。

孔未名烦着呢?所以他几乎是怒吼着:“滚出来!”

其实费大志是很自觉,他在看到孔未名停下来的时候,便知道自己又打搅了孔未名。

所以他涨红了脸,傻笑着:“对不起,孔班长。我一直很小心,怕打扰你!只是你这一练,我就激动起来了。就忍不住出粗气...”

“够了!”孔未名真发不起火来了。

他披上衣服再一次看着下面练得热火朝天的七班,出着粗气。

费大志却不以为意。放开手脚把开始孔未名练的动作依样画葫芦地练起来。

突然“蓬”地一声摔倒在地。

孔未名回过头,费大志顾不得疼痛,一窜而起:“孔班长,我很笨。我再练一遍,你看什么地方不对!”

话未落音,已经练了起来。

孔未名正要被他的笨手笨脚气死,狠狠地盯着他,看着他那认真劲,那满脸的汗水。

不知为什么,心中一软,下意识地指住他的动作:“吸气,身子里只要有气,在出去那一瞬间,才猛然发力!”

费大志连忙按他的吩咐,做了一遍。

孔未名忍不住摇摇头,竟然示范了一遍。

费大志又做一遍。

虽然还是不行,但是已好了许多,而且,尽管他的汗水长流,但那认真劲让孔未名忍不住点点头。

再次脱下衣服,又一次练了起来。

天慢慢地彻底暗下来了。

七班也加训完毕,唱着嘹亮的军歌,回宿舍了。

费大志跟着他:“孔班长,我今后就是你的徒弟。”

孔未名出了一身大汗,心情好了许多:“都是战友,什么师傅徒弟?”

“一定的!不叫师傅那就叫老师。”

孔未名笑了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师那是绝对不准叫的!”

“那就叫师傅。师傅,明天我又跟你练!我父亲说了,笨鸟先飞!坚持不松懈就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孔未名回头看着他:“原来你也有想法的。”

费大志嘿嘿笑起来。突然道:“师傅,有个事我要给你说的。”

孔未名见费大志一本正经,不由得停下脚步:“什么事?”

“就是那个陈家林,那天,那书...”

孔未名冷哼一声:“你再在我面前提他的名字,就滚得离我远远的!”

孔未名说罢,大步走向自己的1班宿舍:“都来,我们开个班务会!”


八班长黄拥军当然是一个好强的人,也是一个重义气的人,就象他的父亲黄俊一样。

他并不讨厌费大志,他化了很大的力气来帮助费大志。

就算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没心没肺的傻子费大志也强烈地感到了,在那次他再一次在障碍越野时,摔在障碍下,拖了全班的后腿。不知所措时,黄拥军亲自一遍遍地给他示范。

而费大志在做了一百遍后,越来越糊涂,最后黄拥军自己也累得摔伤了。

费大志哭了:“班长,我知道大家都说我傻!你不要管我了。”

黄拥军对他说:“我不这么认为,兄弟。”他拉着费大志坐在训练场上,轻声道:“你知道吗?你就象你父亲一样,是一个实心的人。做什么事都来得慢,但是一但学会了,就比别人还扎实!”

费大志惊奇地看着黄拥军:“你认识我父亲。”

黄拥军呵呵笑了起来:“当然不认识。”

“那你怎么和我父亲说的一样?他也说,大志,你也象老子一样,是个实心的傻瓜,但是,要笨鸟先飞。只要飞了起来,就会达到目标。”

黄拥军点点头:“我是听我父亲说的。你知道吗?你父亲在朝鲜战场救过我父亲的命。”

费大志也傻笑起来:“嘿嘿,这个,我父亲没说过。”

黄拥军看住他:“真的。那是才上朝鲜战场,你父亲和我父亲一起参加第四次战役。两人都是胆子大的,一路猛追敌人。结果脱离的大部队。两人都负了伤,遇到了一起。你父亲眼睛负了伤,我父亲腿负了伤。你父亲就背着我父亲,我父亲端着枪,一路大声地指挥方向。两人又一路杀回部队。”

两人都被这个故事感染了。

久久地费大志说:“班长,你放心!我会跟上来的!再打仗,我还会背着你!”

“呸!”黄拥军喷了费大志一口:“尽说傻话!”

费大志却不这么认为,他郑重地再一次道:“真的,班长!”

黄拥军也被费大志一本正经地神态感动了,重重地点点头:“我相信!”

两人手握在了一起。

凌晨五时,紧急集合的号声响起来。

黄拥军蹦起来,习惯性地看向费大志的铺位。

却发现铺位是空的。

他一边向外跑,一边四处观察着。

直跑到训练场,才看到费大志已全付武装地站在自己班所在的位置。

训练科目又是障碍攀登训练。

黄拥军已没有时间问他为什么提前来了,只是对费大志沉声道:“跟着我!”

费大志点点头,竟然发出了嘿嘿地笑声。

副班长蒋成绩厉声道:“记住动作要领,别一傻笑又什么都忘记了!”

蒋成绩是班上的训练尖子,是重新分班后,被任命的副班长。他对费大志的笨是恨之入骨的。不为什么,就为了他拖了全班的后腿。

费大志也最怕这位副班长,每当看到他,他的傻笑就收了起来。

训练开始了,连队在晨曦中围着操场,先是慢跑热身。

蒋成绩眼睛盯着费大志那笨得象一头熊的身影。

他的心中总有一种感觉,自己又会跟着这个笨蛋一起完蛋了。

他是个骄傲的人,不光是因为他生活在北京,有良好的家庭。是因为他从小就有理想,有天赋。

他开始是想成为一个画家。就是这样,他的各门成绩,包括体育在学校都是很好的。

文化大革命,把他这些梦想都打入了地狱。但是他也始终相信,自己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来。

到部队,令他心中的梦想再一次插上了翅膀,他甚至问了父亲:“你几岁当兵?”

父亲说:“比你大两岁。”

他继续问道:“秦叔叔多少岁当兵?”

“比你大三岁。”

他笑了。

他渴望在部队成为象爸爸和秦叔叔一样的英雄,不!要超过他们。

他努力着,一起虽然比他想象还苦,可是,他不在乎,他甚至把训练时候的雪地当成了父亲和叔叔们当年的朝鲜战场。

他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热情。

训练之余,他把连队的黑板报也办得风声水起。

他终于做了副班长,在十六岁多一点的时候。

秦叔叔曾经指住他:“多摔打自己!钢都是要千百次的锤炼才能成功的!”

他看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小说,他知道秦叔叔这样讲,是认为自己会长才。

只是,黄拥军班长的话,他不赞成。

黄拥军是这样夸奖他的:“你和费大志一样,都是执着的人!”

这话,蒋成绩觉得不是在夸奖自己。怎么能把自己和费大志相比呢?

开始他是处处要压费大志一头。可是,到后来,他这个副班长,不得不天天担心起这个大笨蛋来了。

因为,全班因为费大志,成绩老是上不去。

“放松一点,到了训练时,你才紧张!”他忍不住再次小声地道。

费大志做了一次放松,却显得更笨拙。

蒋成绩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天已经亮了,随着一声令下。

障碍攀登训练开始了。

班长黄拥军让蒋成绩排在全班的末尾,负责督阵。他亲自第一个打头阵。

费大志排在第二,班长让他跟住自己记住动作要领。

蒋成绩真的不能忍受全班成绩的落后,所以,他再一次厉声地对费大志道:“跑的阶段放松,越障碍时,拼足全身的力量!”

费大志使劲地点了点自己的大头。

果然,这次他放松了。

可是气得蒋成绩只想冲上去揍他一顿。

他的放松是把速度也降了下来。

一时节,班长在前面成了箭头,从他这里就断了节。

一下子把战友们的速度也压了下来。

蒋成绩忍不住了:“你再慢腾腾的,我杀了你!”

费大志这才一个急冲。

第一个障碍被他也一下子就跨了过去。

可是战友们的队形却被这么一快一慢,全打乱了。节奏一时没来得及适应,一下子在第一个障碍前掉下来两个。

蒋成绩见不是头,急忙大声地喝道:“费大志,保持队形和节奏!”

班长黄拥军显然也发现了后面的问题,急忙回头:“慢点!对,加速!”

在班长的指挥下,费大志慢慢地进入了节奏里。

但是,一切再一次让蒋成绩跳了起来。

因为这中间的耽误,班长的速度也下来了。

全班,再一次成为了倒数第二名。

蒋成绩在宣传栏里写名次时,写着写着,竟然掉下了泪。

回到宿舍里,他的眼睛还是红的。

费大志却还在宿舍里正用他那笨拙的嘴发表豪言壮语:“我,今天终于完成!我保,证,明天,我会更好!”

班长黄拥军也是兴高采烈地:“今天我很高兴!费大志同志成功地完成了全程。当然,全班为他付出了一些牺牲。但是有什么比全班这个集体上去了,更让我们高兴呢?下一次,我们有信心夺顺数第二,再下一次我们要争取夺第一!”

蒋成绩沉重地坐了下来,久久地沉声道:“下一次,班长和费大志跑最后,我来带头!”他呼地一下站:“我讨厌失败!我讨厌失败!”他大声地吼起来。

最让蒋成绩生气的是,费大志这小子竟然丝毫没觉得羞耻,竟然接口小心道:“我一定加强训练!我会跟上去的!”

是的,他没有羞耻,在费大志的字典里。

他屁颠屁颠地又去了训练场。

那里还有一个傻子在练呢!

这个傻子叫胡文亮。

他的身体很瘦弱,据说从小就经常生病。

也许他参军就是一个错误。

这是唐红军的话。唐红军是他原来的班长。

可是,他从来没服过气,尽管他很少说话。

但是现实是那样无情,军事训练要的就是体力。

他没有,但他不服气。

他拼命地比别人多训练,并且是大声地吆喝着训练自己。

他自己知道自己在进步,还有他现在的班长知道他在进步。

他的班长是朱育亮。

朱育亮告诉他:“你在进步!兄弟。”

胡文亮轻声道:“我的成绩还是落后。”

朱育亮摇摇头:“兄弟,你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体力。现在你的饭量越来越大,这就是说明你的身体在迅速地发育!你的体力一上来,什么都有了!”

班长总是有意识地让他多吃。

胡文亮真的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劲了。所以,训练也更加卖力。

费大志过来了。

他们是一对训练中落后的难兄难弟,所以,看到后,总是很亲切。

两人点点头,一起大声地吼起来,训练起来。


秦明扬用望远镜细细地看着他们的动作,突然笑起来:“他们和我当年一样!”

连长笑了一下,接着还是皱起了眉:“我真怀疑你想把这群兵全部按侦察员训练的计划。”

秦明扬笑了笑:“我允许你持有保留意见!但是命令你得执行!”

“是,执行命令!”连长刘成一个立正。

秦明扬摇摇手:“对这两个兵,你怎么看?”

连长刘成摇摇头:“做步兵,有股劲。做侦察兵,我想不行!”

秦明扬默默地举起望远镜。

突然他叫起来:“不错,这个动作两个小子都熟练了!”


费大志和胡文亮两人都笑了起来。

这时,陈家林一个人孤单地出现在宿舍门口。

费大志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胡文亮,我始终有个心思。”

“什么心思?”

费大志轻声道:“你是不是觉得陈家林是个告密的坏人?”

胡文亮点点头:“大家都知道。”

费大志摇摇头:“不是,你们都错怪他了!”

胡文亮看住他:“那是谁?”

“是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