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拿破仑的士兵 第一卷 第3章 挽救厄运中的东方舰队(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92/


这几天,拿破仑住在“东方”号旗舰上,终日忙于起草法令,批阅各项文件,法军迅速而不流血地接管了马耳他的行政。此时,他又在和56岁的蒙日(蒙日是拿破仑在法国最崇敬的人)、优秀的克莱贝尔将军以及副官马尔蒙一起讨论对埃及的作战计划,毕竟这才是远征军的重中之重。

拿破仑见布吕埃斯、维尔纳夫,还有大病初愈的朱利安走了进来,说:“你们来得正好,我们商议......首先要占领亚历山大港,然后同时向两个方向进军,控制尼罗河下游地区,之后,海军方面再组织一支小型舰队装上步兵,弹药和给养,随主力部队沿尼罗河逆流而上,水陆并进,最终占领开罗......”


拿破仑用手比划着埃及地图,其余人则听得全神贯注,只有在一旁的唐少却不时地往拿破仑脸上瞟,拿破仑长得相貌平平,跟画像上那个骑马纵横、英武神气的拿破仑确实有差距,这才是真实的拿破仑。但是,拿破仑思维机敏,身上更有一种无与伦比的领袖气质也深深地印在了唐少的脑海里,唐少可以从朱利安的记忆中体会到他生前有多么崇拜拿破仑。


“......在埃及,我们主要的敌人是马穆鲁克军团,那些土耳其人早就该滚出埃及了,我们必须一鼓作气解决掉他们。如果一切进展顺利的话,我们可以在三个月内征服埃及。诸位还有什么好的建议?”速战速决是拿破仑一贯的作战风格,也许他很自负,也很固执。


唐少望着这张旧版的埃及地图吐了一口气,这地图太粗略了,连起码的地形也没标识清楚,等法军登上埃及这块神秘大陆后,拿破仑就会发现究竟有多少土丘、沙漠、干涸的运河河道等待着他的部队。他们的前景一点都不乐观,甚至可以说是糟糕透顶,这一点唐少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他明白自己毕竟也是血肉之躯,并不是神,何况他现在每做一件事也是“瞎子摸进稻田”,弄不好的话反而会把战局搞得更糟。


唐少想了想,终于第一次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说:“皇帝陛下,我认为这个......登陆地点如果改到马塞塔附近的海滩更为合适,阿布基尔湾那里的天气实在是太差了,部队很难登陆,说不定损失会比较大......”唐少话还没说完,就见众人的目光齐唰唰地投到了他的身上,表情很是诧异。


靠,难道我说得不对吗?唐少望见拿破仑也呆如木鸡。对了,拿破仑现在还不是皇帝,唐少知道口误,连忙改口说:“司令官,你觉得怎么样?”


克莱贝尔将军指着地图,说:“马塞塔位于尼罗河入海口附近,如此重要的地方,马穆鲁克军团绝对早有防范,部队从那里登陆不是死路一条?况且,朱利安副官,你怎么知道阿布基尔湾的气候不适宜远征军登陆呢?”


唐少一时间被克莱贝尔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如何应答。


布吕埃斯说:“现在正值六七月份,沿海一带天气变化无常,恶劣的气候确实会给登陆部队造成很大的麻烦,如果实在不行,我们不如适当推迟一下登陆的时间。”


拿破仑摆了摆手,说:“不必,如果阿布基尔湾那里的天气真的不乐观,相反会给那些土耳其人造成我们不可能会从那里登陆的错觉,这对我们也许更为有利。”


天哪,皇帝陛下,I服了you,坏事硬说成是好事,唐少又好气又无奈,什么马穆鲁克军团,马塞塔那边除了当地埃及居民之外,哪有一个敌兵?拿破仑总是“一厢情愿”,真叫人受不了。


维尔纳夫说道:“不管怎样,我们得立刻动身到达埃及,中途遇上英国舰队可就麻烦了。”这一点,在场之人倒都有共识。


于是,拿破仑在指派沃比翁将军为马耳他的新统领之后,便指示布吕埃斯舰队起航。6月19日一大早,东方舰队离开了马耳他,航向东南,舰队临走时带走了400只马耳他绵羊,几船的财宝和350名新入伍的马耳他人。


一周之后,舰队到达埃及西北海岸180英里处,布吕埃斯首先派出了一艘三桅快舰,去把早已在亚历山大港等候多时的法国领事马嘉隆接到“东方”号上,拿破仑要进一步了解这里的形势。马嘉隆领事告诉拿破仑就在不久前一支由14艘战舰组成的英国舰队来过亚历山大港,之后又不知去向,这使得每个人神情紧张,拿破仑立即采取登陆行动。


按照原定方案,登陆地点还是选在了阿布基尔湾。可是当舰队来到这片海域上时,正如唐少说的那样,恶劣的天气根本不适宜登陆,布吕埃斯再一次规劝拿破仑延后登陆的时间,遭到拿破仑的拒绝。


晚上11点,“东方”号旗舰上发出了放下小艇登陆的命令。


海面上,狂风大作,巨浪翻滚,士兵们乘坐的橡皮艇就像是一片片小树叶在海浪中沉浮不定。唐少没法阻止,在“东方”号上眼睁睁地望着一只只小艇被大浪吞没,许多人溺死在海中,又被浪潮打上海岸,整个登陆行动从一开始就处于一种杂乱无序的状态,实际场景远比史书记载的更为悲壮。


浪涛飞溅,都飘到了甲板上,冰冷的海水打在唐少脸上不是滋味。


“朱利安,快来帮忙整理行装,我们就要登陆了。”马尔蒙在舱口那边挥手。


唐少回入船舱,舰上的人都在各自忙碌准备登陆。


“朱利安,还愣着做什么?快帮我把这些文件都收拾好。”拿破仑雷厉风行,对待部下也是一样。


唐少过去整理书桌,突然眼前一晃栽倒在地,拿破仑急忙抱起他,说:“朱利安,你感觉怎么样?”一摸朱利安的额头,并没有发烫。


唐少半睁着眼,虚弱地说道:“司令官,我只是感觉头有点晕......”


拿破仑皱一下眉,说:“看来你是不可能跟我们一起登陆了,让杜马医生留下来,好好照顾你,等你身体彻底康复了,再去我那里报到吧。”


拿破仑正要起身离开,唐少又拉住他的手,说:“司令官,要当心马穆鲁克骑兵,他们最擅长偷袭了。”


拿破仑笑了笑,在他眼中,副官朱利安似乎越病越清醒了。


尽管在这样的天气情况下,大炮和马匹根本无法从运输舰上卸下来,可是拿破仑从来不会放弃自己的目标。凌晨,在付出了大约200名士兵生命的代价下,拿破仑终于亲自率领首批登陆部队3个师约5,000人徒步向亚历山大港进发。夜色中,法军果然遭到一股骑兵的袭击,拿破仑虚惊一场。


登陆行动依旧在继续,远征军的每一个战士都深受其害,不断发生小艇掀翻的事故,士兵们怨声载道,布吕埃斯气愤地说:“这种登陆行动简直是极不负责任的,士兵们只会怪我,难道不知道这该死的命令是拿破仑签发的吗?”布吕埃斯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还是十分钦佩拿破仑的胆识。


杜马军医检查不出唐少究竟病在哪,只好简单交代了几句,军医前脚刚踏出休息舱,唐少便钻进了舰长指挥室。


布吕埃斯此时又在为另外一件事苦恼,拿破仑临走时交代部队要带走大部分物资,这样一来,布吕埃斯又拿什么来保障海军的补给呢?而在拿破仑看来,布吕埃斯是一个唯命是从,诚实勤奋却又缺乏变通能力的古板军官。


唐少见他抽着烟斗,盯着墙壁上的海图直发呆,脸上的神情很是凝重。


唐少咳嗽了一下,布吕埃斯缓过神来,一见是朱利安,心里纳闷:这个年轻的陆军军官似乎对自己的海军舰队更感兴趣。布吕埃斯说道:“朱利安中校,请坐,有什么事吗?”


唐少也不再拐弯抹角,说:“将军阁下,司令官已经动身去占领亚历山大港了,将军应该派舰队立即去封锁亚历山大新港,那里正有4艘巨大的埃及商船想逃到海上,截住他们,上面一定有我们急需要的物资。”


“真的吗?”布吕埃斯惊喜交加,可随后又有一连串疑问冒出来,说:“等一下,这情报是从哪里来的?司令官怎么事先也不通知我一声?登陆行动如此重要,抽调舰队的话,万一这时候英国人来了怎么办?”


唐少自信心十足,说:“将军,请相信我,我的情报绝对可靠......我有一个堂兄,他在亚历山大港做事,前些日子我们通过信。至于英国人嘛,目前如此混乱的登陆局面,他们要来的话,我们不全军覆没才怪,幸好那个纳尔逊聪明过了头,现在还在君士坦丁堡呆着呢?”唐少直言不讳地笑了笑。


布吕埃斯一想有点道理,封锁海港可以有效地防止大量物资从海上被运走,不管情报是真是假,海军是有必要这样做的。


布吕埃斯被唐少点醒了,连忙命令海军上校佩雷率领3艘战舰、3艘三桅快舰组成一支小舰队去封锁亚历山大港。


唐少松了一口气,尽管他还建议让第三海军中队将13,000名士兵转移到马塞塔登陆,以减少不必要的人员损失,谨慎的布吕埃斯最终没有接受。


唉,法兰西的海军将领实在是不敢恭维呀,唐少很无奈。


当拿破仑抵达亚历山大城下,并且将军队分成3路向守军发起进攻时,佩雷上校正站在装载有72门火炮的“阿尔塞斯”号甲板上从望远镜中密切注视着海港内的一举一动,他已成功封锁了亚历山大港。


亚历山大城枪声起伏,守军的大炮竟然缺乏弹药,形同虚设,而法军的野战炮也仍在运输舰上装着,老天真爱开玩笑,双方便用轻火器交手,直至肉搏。不久,停泊在港口的4艘巨大的埃及商船起锚出航了。佩雷上校立刻命令升起法兰西共和国三色旗,舰队紧逼了上去,商船无路可逃,只得升起白旗投降。


上午11点,法军成功夺下了亚历山大。


直到7月3日,登陆行动已经持续了3天,阿布基尔湾的天气依然糟糕,除了两个师尚未登陆以外,还有一大批非军事人员和大部分马匹、大炮、装备和食物无法登陆,布吕埃斯只是坐着干着急,唐少有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谁叫这位海军中将只知道执行死命令,而不采纳唐少的意见。


唯一让唐少高兴的是,佩雷上校果然带回来了4艘巨轮,上面装载了大约200吨大米,300吨木材(舰队燃料)以及50头牛和150头羊,更有价值500万法郎的商品,布吕埃斯欣喜若狂,这简直是一场及时雨,他一个劲地赞赏唐少有“智谋”。说实话,商船上竟有这么多物资,唐少也吃惊不少,没想到艾伦.肖姆书中仅有的一句话却帮了唐少的大忙。


佩雷上校还在商船上意外地发现了一张最新版的埃及地图,这令唐少喜出望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