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二 四十九

唐戈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URL] 王守成在为关瘸子的事费着心思,汪兆龙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率领二团五十余号人马,气势汹汹地去找关老爷算帐了。 汪兆龙为了寻找程依涵、大板牙率领的步兵营,在五常、宁安北的张广财岭内转了几个月,吃光了缴获的给养,饿了就吃些野果野菜,渴了就喝些溪水。骑兵营的战士时不时笑着说:“咱们吃野果野菜,身上都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王守成在为关瘸子的事费着心思,汪兆龙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率领二团五十余号人马,气势汹汹地去找关老爷算帐了。

汪兆龙为了寻找程依涵、大板牙率领的步兵营,在五常、宁安北的张广财岭内转了几个月,吃光了缴获的给养,饿了就吃些野果野菜,渴了就喝些溪水。骑兵营的战士时不时笑着说:“咱们吃野果野菜,身上都长毛了,快要变成猴子了。”

汪兆龙率领着骑兵营,穿山越岭,不知不觉进入宁安境内。

午后的阳光热辣辣的,山谷里没有一丝风,林内闷热得如同大蒸笼。

已经月余没有吃到一粒粮食,每日吃些野果野菜充饥,骑兵营的战士都瘦得皮包着骨头,头上太阳晒,脚下热气蒸,战士们身上都汗津津的,懒散散的浑身没有了力气。

汪兆龙看着疲乏困倦的战士,低声命令:“陈大晃,赵大傻子,你们领着几个弟兄警戒。其他的弟兄,找个凉爽的地方歇歇脚吧。”

陈大晃领着三名战士攀上山岗,忽然又跑下山岗,喜形于色地喊着:“团、团、团长,找到了……”汪兆龙瞧着陈大晃眉飞色舞的模样,笑着说:“看把你乐的,找到金元宝了?”陈大晃摇着头,指着山岗上,说:“不是金元宝,是找到活宝贝了。政委就在那儿呢!”

没等陈大晃说完,汪兆龙已经飞也似的向山岗上跑去。

汪兆龙跑上山岗,只见程依涵文文静静地站在山岗上,嘴角微翘,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山岗上有着丝丝缕缕细微的风,吹动着程依涵齐耳的短发。

程依涵举起手,将飘在腮旁的几缕短发捋到耳后。

汪兆龙如在梦里,轻声问:“程……政委,真的是你?”程依涵微笑着说:“汪副师长,是我呀。”

汪兆龙猛然冲过去,双臂张开,抱起程依涵,在地上转了两圈,大声说:“程政委,真的是你!”程依涵被汪兆龙拦腰抱起,身体悬空,羞怯地问:“汪副师长,你干啥呀?”

汪兆龙却沉浸在与程依涵意外相逢的巨大喜悦中,轻声喃喃着:“程政委,俺每时每刻……每时每刻都在为你担心,以后,俺再不会让你离开俺的身边了……俺……”汪兆龙双眼忽然潮湿了,声音哽咽,再也说不下去。

汪兆龙双臂如铁,紧紧抱着程依涵,似乎只要稍有放松,程依涵就会再次与自己分别,如风样掠过而去。几个月的生死博杀,几个月的艰辛跋涉,几个月的苦苦寻觅,几个月的担心焦虑,让汪兆龙这条粗野的汉子,忽然明白了生离死别的滋味。

程依涵被汪兆龙抱在怀里,感受到了汪兆龙臂膀的有力,初始的激动、兴奋、惊讶、羞涩都融化在汪兆龙没有说完的话语里。几个月来,倍历艰辛险恶,险死还生,程依涵也多次以为,再也见不到汪兆龙了,可是汪兆龙却出人意料地站到了面前,似乎从天而降,似乎遁地而来。

程依涵伏在汪兆龙肩膀上,潸然泪下:“我、我……以为再见不到你了……”汪兆龙语无伦次地说:“俺在这……俺再不让你离开……”

山岗上,阳光下,树林中,两人紧紧相抱相拥,久久不愿分开,任由情感随着血液在身体的四肢白骸奔走澎湃,回旋激荡。

此时此刻,两人都终于明明白白知道了对方深藏心里的灼热的爱。

在残酷的战斗中,人的生命脆弱得不堪一击,任何美丽的情感,都可能随着一颗子弹的轻啸,随着一块弹片的横飞,化为飞烟。所以当这股情感清晰地流淌起来,就会变得异常珍贵,绚丽绝伦,气壮山河,无所顾忌。

此时此刻,即使高山崩、大地裂,枪如林、弹如雨,也无法让两人稍有分离。

当汪兆龙、程依涵走下山岗时,骑兵营和步兵营的战士已经会合到了一处。骑兵营在青顶子拼死冲出龟本设下的伏击圈,又在牤牛河畔与吉也小队进行了一场白刃战,两次血战,损伤过半,而步兵营南下五常、宁安后也是日夜苦战,五十余人的队伍只剩下了二十余人。这时两个营的战士会合到一起,还不到六十人。

汪兆龙看着二团的战士,心中百感交集。虽然独立师二团的两个营分头南下以来都遭受了重大伤亡,没有粮秣,缺少枪弹、药品,但是却能够在日、伪军重围下生存战斗,让日、伪当局耗尽精神气力却束手无策,就已经是胜利。

汪兆龙低声对程依涵说:“政委,东洋鬼子想尽办法,也没把咱们消灭掉。接下来,咱们就要让东洋鬼子知道咱们的厉害了。”程依涵沉浸在与汪兆龙的相遇的喜悦中,只觉得与汪兆龙在一起,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强敌、克服不了的困难。

大板牙、陈大晃、二愣子、赵大傻子等人瞧着汪兆龙、程依涵,贼忒兮兮地笑着。程依涵羞涩地低下头,心里却感觉甜丝丝的。

汪兆龙板起脸,故意喝斥:“笑啥笑?有啥可笑的?”陈大晃忍住笑,怪声怪调地说:“团长,咱们抗联管天管地,却还不管拉屎放屁呢。你总不能不让大家伙笑吧?”汪兆龙笑着说:“俺还真就懒待管你们。”

汪兆龙、程依涵和大板牙、陈大晃等人席地而坐。汪兆龙问起程依涵、大板牙南下以来的遭遇,听着大板牙的叙述,汪兆龙更是百感交集。

程依涵、大板牙率领二团步兵营南下,为了解决粮秣,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在五常境内,程依涵、大板牙率领战士们出了张广财岭,攻打下一个很小的村落,没得到很多粮食,大队的日、伪军却闻讯围追堵截过来。程依涵、大板牙率领步兵营左冲右突,拼死冲杀,终于冲出日、伪军的包围,再次进入张广财岭。

队伍断粮,战士们只得靠吃些野菜、干蘑菇度日,有时候采不到野菜、干蘑菇,就只好吃所有能嚼得烂的东西。

没有粮食吃,步兵营战士的身体每况愈下,都瘦成了皮包着骨头,程依涵、大板牙瞧在眼里,急在心上。程依涵和大板牙商量后觉得,要想生存下去,即使付出些牺牲,也必须弄到粮食,否则不用日、伪军围剿,步兵营就会因为无衣无食穷困至极而溃灭了。

程依涵、大板牙听说老爷坡上有股山林队,报号“关老爷”,就琢磨着与关老爷部联合作战,攻下一座集团部落,获取队伍生存所必须的给养和枪弹。

可是关老爷山林队的大当家的关瘸子看见程依涵后,竟然起了色心,提出只有程依涵上山给他做压寨夫人,才能够与步兵营联合作战。

程依涵、大板牙想不到关瘸子如此寡廉鲜耻,气恼之下,率领队伍准备返回五常境内,觑机寻找抗联十军或突入五常境内的骑兵营。

然而让程依涵、大板牙又一个没想到的是关瘸子竟然率领手下的弟兄,围攻步兵营,要将程依涵掳上山去。程依涵、大板牙率领步兵营奋起反击,虽然冲出了关瘸子设下的伏击圈,队伍却被打散了。

程依涵、大板牙在张广财岭收拢被打散的步兵营时,也在寻找汪兆龙率领着的骑兵营。只是没想踏过千山万水没有找到了汪兆龙,汪兆龙竟然会如从天降般自己出现在两人面前。

听着大板牙的述说,汪兆龙感叹:“想不到你们也吃了这么多的苦。”在听到关瘸子居然要将程依涵抢到山上做压寨夫人,汪兆龙嘴里虽然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暗暗拿定了主意:“妈拉个巴子的,关瘸子敢他娘的在太岁头上动土,打老子女人的坏主意,老子不收拾这个混蛋,没的玷污了过山龙的威名!”

汪兆龙粗中有细,知道如若自己明说去找关瘸子的晦气,程依涵必然会坚决反对,就故作平淡地说:“关瘸子也是道上的朋友,只要咱们找他好说好商量,关瘸子还不会不讲义气。明个儿咱们就去老爷坡,把关瘸子抢去的枪弹要回来。”心里却在想:“他娘的,关瘸子要敢跟老子耍阴招,老子就活扒了他的皮,抽出他的筋,把他的眼珠子抠出来当水泡踩上两脚!”

第二天,天刚朦朦亮,汪兆龙就率领二团五十余名战士,翻山越岭,直奔老爷坡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