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逃佛掌心

greatxyxy 收藏 185 402
导读:[原创]难逃佛掌心

浅水湾房地产公司的开发项目有浅水湾国际公寓、浅水湾大厦和浅水湾大酒店,这些是浅水湾公司的全部经营性资产。其中:浅水湾国际公寓是用于出售;浅水湾大厦是写字楼,仅供出租;这两个项目都已于半年前竣工,而重头戏——浅水湾大酒店则是刚刚才开始破土动工。它们距离浅水湾公司目前的办公地点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大傻此人虽然头脑简单、思维迟钝,却总喜欢时不时的耍点阴谋诡计,尽管他所谓的那些“锦囊妙计”在别人看来充其量也就只能算是个小手腕。

这不,趁着董事长老牛出国考察的空档,他刚刚松了套儿就又开始抖机灵了。

“你老牛不是事事都要管吗,你毕老太太不是碍我事吗,我这回就给你们唱出空城计”。大傻叼着一小节烟屁,翻着白眼儿小声嘟囔:“你小于不是给我来天高皇帝远吗,我今天就要在你眼皮子底下兴风起浪,看我怎么对付你们。”深深的吸了最后一口,狠狠的将屁撵在烟灰缸中,胸有成竹地大傻,满脸堆满胜利的微笑,得意洋洋地仰靠在老板椅上,口中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

第二天一大早,来上班的毕老太太惊奇地发现各办公室的人都在忙着收拾东西。一打听不要紧,老太太差点没把肺给气炸喽,原来大傻通知所有人员即刻搬进新的办公地——浅水湾国际公寓。

毕老太太立刻怒气冲冲地闯进大傻办公室质问道:“你为什么通知搬家?”

大傻一听,马上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咱们这办公地点距离公寓和大厦太远,客户看房不方便,不利于我们经营和销售。”

“那你为什么不通知我?”

大傻扯扯嘴角,带动满脸的横肉“语重心长”地说:“毕头儿,您也这么大岁数了,那边环境又没有这里好,还是留在这里舒服些。再说,那边办公室也紧张。如果您也想去那边,等我们都安顿好了,我会尽量腾出间房来,到时候再来接您。”言外之意那边根本容不下你毕老太太。

毕老太太一个妇道人家是无论如何也镇唬不住他大傻的,更何况大傻还有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既有利于工作,又“关心”了她。无奈的毕老太太也只得听任大傻如此独断专行。

终于,大傻打着利于经营、销售的旗号,拉着全班人马搬到了浅水湾国际公寓,在这里不但便于他随时监视在这里办公,负责开发业务的公司副总小于和他所带的那套人马,更重要的是远离了老牛和毕老太太,摆脱了他们的束缚。而可怜的毕老太太就一个人被留在了空荡荡的四合院里。

搬到了公寓的大傻,在既没有人指手画脚,也没有人碍手碍脚的情况下,可谓是如鱼得水。在这里他不但可以随便发号施令,还能尽情地做他想做的事情。尤其是在挑选办公室的问题上,可谓是废了大心思的。首先,他特地挑选了一套复式单元房,将自己的办公室设在楼上,而后,马上将仅有马芳芳一名员工的经理办公室设置在了楼下。这下,这套复式单元房俨然成了他们的二人天堂,把门从里面一锁,爱谁谁,自认为所行之事都神不知鬼不觉了。

大傻可不只是对马芳芳一个人“好”,其余的女下属也是他的目标,但凡是有几分姿色的,都成了他的猎物。

浅水湾房地产公司实行值班制度,为了安全起见,由男员工晚上轮流值夜班,女员工值周六、周日的白班。每逢周六、周日,大傻便趁职务之便,对着值班表,跑去值班室假借聊天,关心员工生活,对那些外表漂亮,性格温柔的女职工大吃豆腐,一会儿摸摸人家的腿,一会儿又搂搂人家的肩。害的值班的女员工怨声载道,叫苦连天,被大傻非礼,根本不敢跟老公说,生怕老公来和大傻玩儿命,破坏家庭的和睦。如此几次之后,这些无奈的女人不得不在值班时把门给紧紧地反锁。

大傻是何路人也?他是一个有“执着追求”的人。你锁门他就不断地去敲,当看见大家仍是死活不肯给他开门时,大傻终于蹿儿了:“开会”!

“近一段时间,我发现有个别同志在值班时擅离职守,我几次去查岗,值班室的门都是锁着的,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大傻黑着那张满是横肉的黑脸,一派道貌岸然地坐在讲台上:“这回我只是扣奖金,不点名儿。现在我再强调一下值班制度,今后如果再让我发现有空岗的,不但扣奖金,还要通报批评。……”,台下,当初没有让大傻骚扰得逞的几位女员工此刻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只能在心里暗暗大骂这不要脸的王八蛋畜生。

与此同时,出国一个多月的董事长老牛终于回来了,一到单位,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诺大的院子里空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各办公室都是人去屋空,只有毕老太太一个人在“坚守岗位”。

“人都去哪儿了?!”老牛不悦地质问兀自发呆的毕老太太。

一抬头,发现说话的竟是自己盼星星盼月亮的人,想起自己这几天受的委屈,毕老太太眼含热泪,激动地向老牛报告了大傻的所作所为。

听完毕老太太的话,老牛气的直哆嗦,愤愤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屁股拍在了老板椅上,回头看着萧瑟的院子许久,头脑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再让大伙儿都搬回来也不太现实。”抬手抓起了桌上的电话,拨了一组不是很熟悉的电话号码。

“喂,我是老牛,我回来了。你们为什么搬家?”

老牛沉稳的声音传入大傻耳中,大傻一愣,赶紧先嘘寒问暖了一番,然后就把他当初编的那套冠冕堂皇的理由又叙说了一遍,甚至还列举了几个例子来证明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嗯,你做的不错,其实我也早想过搬过去就近办公。”

大傻一听这好似赞许的话,心里悬着的一块儿石头总算落了地。

“你在哪儿办公?”老牛继续明知故问。

大傻赶忙答道:“我在218。”

“那你今天把318整理出来,我明天搬过去。你办公室对面的那个房间还空着吧?”

大傻嗫嚅着:“还空着。”

“也整理出来,毕书记也过去,就在那个屋办公,听到了吗?”言语中冷冷的寒气,充斥着不屑的嘲讽与不容拒绝的威严。

“是,牛总”大傻放下电话,颓然地倒在了老板椅上。

第二天,老牛和毕老太太就搬了过来。毕老太太与大傻和马芳芳在一套单元房里办公。

老牛则威严地坐在318房间里,使劲踩了踩脚下的地板,而地板的正下方正好就是218房间大傻的所坐之处。

呵呵,“可怜”的大傻啊,他即便是那只神通广大的孙猴子,也逃不出老牛的那只如来神掌。毕竟俗语说的好:“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