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秘录之智斩淫凶 人物简介 第十七章 中途遇伏

李氏春与秋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size][/URL] 深深的夜色依然浓浓得笼罩着大地,东方的天际才刚刚露出一点点鱼肚白。 在乡间田野中的道路上,一辆小汽车开着锃亮的大灯正在飞快的行驶着,在汽车中军统特派员沈醉和湘潭市特工组长刘铭今依然在热烈的讨论关于此次督办的女教师案件的有关情况,正在这时,开车的司机老赵突然“咦”了一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



深深的夜色依然浓浓得笼罩着大地,东方的天际才刚刚露出一点点鱼肚白。


在乡间田野中的道路上,一辆小汽车开着锃亮的大灯正在飞快的行驶着,在汽车中军统特派员沈醉和湘潭市特工组长刘铭今依然在热烈的讨论关于此次督办的女教师案件的有关情况,正在这时,开车的司机老赵突然“咦”了一声,紧接着就放慢了车速慢慢的行驶了。


刘铭今忙问道:“老赵,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前面路口有一辆驴车可能坏了,停在路中间动不了拉。”老赵边打量着前面的路况边回答道。


“什么?!”


“有埋伏,快掉头!”


沈醉和刘铭今不约而同的惊叫起来。


老赵听了猛地一惊,他急忙猛打方向盘要拐头后退,但在这时道路北边刚才还寂静无声的小山丘突然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一串串子弹带着火光和尖锐的哨音扑向了还在路中间要转向的小汽车上,打的小汽车‘蓬蓬蓬’的一个劲的乱颤,那辆小汽车猛的一颤动,轰嗡嗡的一头冲到路边的一个小土堆上熄火不动了。


在车中的沈醉刚听到枪声就知道情况不妙,忙伸手掩护着刘铭今伏在靠椅背下观察外面的动静,此时突然见汽车停住了,当时吓了一跳,忙喊了两声老赵,只见老赵已经歪歪地伏倒在方向盘上不动了。


沈醉一看情形不好,一把拉着刘铭今从南车门上闪了出来,他们依托着横在土堆旁的小汽车躲避着对方的火力。


刘铭今躲在汽车后气哼哼的用手枪对着从山丘上冲下来得敌人连连开火,打的几个来不及躲好的匪徒立即见了阎王。


沈醉趁刘铭今掩护的空打量起周围的地形来,只见在自己中伏的四周是一片片宽阔的农田,根本无法躲藏,只有前方那几个小山丘是制高点,对方正依托着树木向下冲锋。现在看来只有发动汽车脱险这一条出路了。


沈醉先是对着刘铭今喊了一声:“掩护我!”就猫着腰钻进了驾驶室,这时“乒乒”两发子弹打进了驾驶室,亏了沈醉是低着头,子弹只从他的头顶飞过,溅了一头玻璃渣子,还好没有受伤,气的沈醉举起他的勃郎宁手枪瞄也没瞄“当当”就是两枪,压制住敌人后,沈醉忙先摸摸老赵脖子上的脉搏,对车外还在偷空关注他们的刘铭今轻轻的摇摇头,表示已经没有用拉。


沈醉看看山丘上向下猛扑的敌人,一咬牙向外推了推老赵,老赵半个身子斜到了车外,露出了腰间的盒子炮枪套和两个甜瓜手榴弹,沈醉喜出望外忙伸手给掏了出来,一看竟然是德国造M1932式7.63毫米毛瑟全自动手枪(就是俗称的二十四响大肚盒子炮)。沈醉一抖手,把盒子炮在大腿上一蹭,打开了大小机头甩手对着敌人“当当当……”就是一梭子,当时就扫倒了一片,吓的活着的敌人一下子爬在地上不敢动了,只是胡乱拿着手中的三八大盖、水连珠、汉阳造、火铳对着下面一个劲的瞎放,气的后面的头头大叫:“快冲,快冲,打死他们赏大洋一百、烟土二两,快啊。”这些匪徒才哆哆烁烁的爬起来一边打着枪壮胆一边迈着颤抖的双腿向前小心翼翼摸索着,生怕哪个子弹不长眼把自己给报销了。


沈醉趁这会敌人慌乱之机忙踩住离合器转动着车钥匙准备打火发动汽车,可是那汽车发动机只是“恩嗒嗒”轰轰响了两声就又不动了,调试了几次都发动不起来,急的沈醉都要冒汗了,那边敌人又嗷嗷叫着要冲下来了。


刘铭今看情况不好,忙叫道:“你快撤,我来掩护。”


沈醉摇摇头,又还击了一梭子把两个甜瓜手榴弹仍给刘铭今,叫道:“快,把车向后推,离开这个该死的土堆。”


刘铭今看看又向下扑的匪徒,一咬牙拔下了一个甜瓜手榴弹的保险针,“砰”的一声在汽车框上磕了一下扬手就丢进了要冲过来的匪徒群中,“轰”的一声手榴弹炸平了一片的敌人,剩下受伤的敌人哭嚎着在地上打着滚,再也不敢向前冲了,后面没有受伤的敌人一看到危险也爬在树后光是乒乒乓乓的打枪,也不敢向下冲了。


刘铭今看有了这稍纵既失的机会忙丢下手枪,双手紧紧的抓住汽车的车框用力向后推着,“嘿嘿”的努着劲使着大力推着汽车,终于在刘铭今的努力下小汽车缓缓离开了那个该死的土堆向道路中间退了过去。


小山丘上的头头一看沈醉要逃走,气的大叫起来:“快冲,不能让他们跑了,打死他们赏烟土10两啊,10两!不冲的话就当场枪毙!”


匪徒们一听赏烟土10两,立刻象受到刺激的赌徒一样嗷嗷叫着又向前冲来,子弹象雨点一样打向了小汽车,幸亏匪徒手中三八大盖的数量不多,射击的准度也差,不然只是凭借这一二十条火力猛的三八大盖就可以穿透汽车击中沈醉。


沈醉一看不好,急忙拼命的扣动扳机,把一梭子又一梭子的子弹浇向敌人,可是依然也阻挡不住匪徒像疯了一样的冲锋。


刘铭今一看情况更严重了,忙拿起最后一棵手榴弹拔掉保险针,猛的在车厢上一磕“嗖”的一声丢进了冲上来的匪徒群中,趁着腾起来得烟雾拼命向前推动着汽车,沈醉依然斜着身子用脚踩着离合器,右手拼命的转动钥匙打火发动着汽车,左手的驳壳枪也拼命的射击着敌人,压制着敌人的火力。


小汽车在刘铭今的推动下缓缓地向前滑动着,可依然是“哼达达”不紧不慢的响动着,就是不发动。


看着敌人是越来越近了,急的刘铭今大吼一声,用自己的肩膀死命抵住汽车的车框全身奋力向前推动着汽车,而在这紧急的关头沈醉手中的驳壳枪也已打光了子弹,沈醉忙丢下那支空了的驳壳枪抓起驾驶台上自己的勃郎宁手枪连连向外射击着,以最后的希望阻挡着敌人。


正在两个人快绝望的时候,那辆小汽车终于发出“轰……轰……轰隆隆”的吼叫声——汽车总算发动起来了!


“快上车!”沈醉欢喜着叫着刘铭今,等刘铭今扑进了车里才猛一脚踩向了油门,那辆小汽车在屁股后面冒出一股浓烟就欢快的跑了起来,那些后面好容易冲上公路的匪徒看着跑远了的小汽车,气的只能在对着汽车的背影开上两枪解解胸中的闷气。


向后看看已经被甩下老远的匪徒,沈醉和刘铭今才算松了一口气,不由得暗自庆幸——“好险那!哈哈!”


两人正在庆幸时,刘铭今忽然指着前面喊道:“哎,看,前面来车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