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四十七章

359001664 收藏 16 1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URL] [内容简介] 山岗上剑拔弩张的的同时,远处那片乱坟堆中却升起十几条鬼魅似的身影,如同坟间的磷火般乍隐乍现,静悄悄地向山岗上潜去,行动灵活而迅速。 虎子无声地笑了,枪口对准潜行的黑影,等待最佳的开枪时机。他现在真希望能有几颗手榴弹,扔过无保准能炸死一大半人,然后再用冲锋枪这么一扫,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山岗上剑拔弩张的的同时,远处那片乱坟堆中却升起十几条鬼魅似的身影,如同坟间的磷火般乍隐乍现,静悄悄地向山岗上潜去,行动灵活而迅速。

虎子无声地笑了,枪口对准潜行的黑影,等待最佳的开枪时机。他现在真希望能有几颗手榴弹,扔过无保准能炸死一大半人,然后再用冲锋枪这么一扫,绝对不留一个活口。潜行的马仔们没有发现隐身在一旁的虎子,很快就越过了他的藏身处,继续向上行进。

越往上坟堆越少,黑影们也慢慢靠在了一起,正准备作最后的冲刺,目标就是山岗上的夏少校。虎子离黑影们约三十米,正是冲锋枪发挥威力的最佳距离,视线良好,机不可失!

手指立刻扣住了扳机。

马彪知道自己一旦走过去必死无疑,只要栗先生一安全,双方都不会放过他。现在唯一保命的方法就是缠住栗先生,绝不能让这老东西回到自己人身边去,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个垫背的!他快步前行,利用栗先生的身体遮挡夏少校的视线,令他不能轻易地瞄准自己。

栗先生的右小腿骨被虎子给砸裂了,一动便钻心的痛,走起路来像是蜗牛在爬。他一瘸一拐地朝前走,马上就要重获自由的兴奋令他忘记了疼痛,真恨不得长上翅膀飞到自己人身边去。

二十米的土路对他来说太漫长了!

马彪靠近了,脸上带着诡秘的笑意,栗先生心里一惊,不知他想干什么,立刻止步死盯着他。夏少校心知马彪是在有意躲着他,但栗先生可不是个好掩体,如此近的射程,冲锋枪完全可以把他们俩打得稀巴烂。

不能在犹豫了,动手吧!

冲锋枪的怒吼声响彻夜空,却是虎子率先开的枪,一口气射光30发的弹匣 ,马仔躺倒了一多半,纷纷滚落下来,剩下几名的马仔急忙回身盲目乱射,一时间枪声大作。

枪刚响,马彪立刻倒地向山岗下的乱坟队滚去,时机抓的不错。夏少校手疾眼快,马上举枪扫射,子弹狂喷,弹壳乱跳,但没能击中马彪,却把行动不便的栗先生打倒在地,恐怕是活不成了。坤哥等人见栗先生被射中了,纷纷拔枪朝夏少校射击,人往前冲想救回栗先生。夏少校躲在轿车后连续射倒了五六个冲上的马仔,压制住了对方的火力。可是对方人数众多,同时也有冲锋枪,一通齐射就将轿车射的布满弹孔,油箱也被打穿了,汽油外泄,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夏少校换了一个新弹匣,边打边朝乱坟堆退去,又让马彪给跑了,这家伙的命可真大呀!但是栗先却是因他而死,他就算能侥幸逃出去,栗先生的人也绝不会放过他,也许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解决这个后患。

此时最重要的就是与虎子马上撤离这里,不可恋战。

夏少校刚退入乱坟堆,栗先生的专车就爆炸了,冲天的火焰似乎也预示着他死亡在即。虎子看到轿车爆炸,立刻担心起夏少校的安危,便起身向山岗上冲去,却不料被那几名幸存的马仔开枪击中了大腿,猛然摔倒在地,挣扎难起。

那几人一见虎子中枪倒地,连忙持枪向他逼近,看样子是想捉活的。关键时刻,夏少校从天而降,冲锋枪一阵怒吼,几个马仔当场报销。他来不及检查虎子的伤势,以最快的速度为他包扎止血,然后背着他快速消失在暗夜中。

坤哥等人也没有继续追杀,他们现在最关心栗先生的生死,也顾不上搜寻马彪,当下开车狂奔回太原救治栗先生去了。

不久后,乱葬岗有恢复了往日的阴森和孤寂,凄迷的月光下,无主的坟堆间又多了十几个新鬼,一动不动地躺着。突然,其中一人竟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在月光下裂嘴而笑,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齿,正是马彪。


今晚出奇的冷,刀子般的寒风从傍晚起就开始呼啸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酒馆里仅有的几个客人也于半小时前离开了,老桂决定关门。雇来的小伙计这两天病了没来,敏因为见夏少校迟迟不归,也无心帮老桂打理酒馆的生意,这里里外外全靠他一个人了。

夏少校和虎子去太原已经一个星期了,至今音信全无,连老桂也沉不住气了,心急如焚。马彪在太原肯定有帮手,夏少校他们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什么闪失,教他如何能安心呀!

人家可是为他们父女俩去冒险的啊!

心里着急也没用,这种事他一点忙也帮不上,只好时常安慰敏说,凭夏少校与虎子的头脑和身手,一定会杀死马彪平安归来的,到时候大家一起欢欢喜喜过大年。老桂搬起门板,一块一块地安到店门上,探头瞅瞅外面的街道,鬼影皆无,风似乎刮的更猛烈了。

只剩最后一块门板了,老桂突然感觉腰部异常酸痛,便停下扶着门板想歇一会,真是岁月不饶人啊!他就手拉过一条板凳,刚坐下喘了口气,忽觉一阵冷风钻入店内,好像是有客人来了。老桂正要回头观瞧,头部突遭重重一击,人当场昏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桂悠悠醒来,头痛欲裂,意识混乱。他艰难地睁开双眼,模模糊糊看到好象是在敏的房间里,有个人坐在客桌旁吃东西,但看不清长相,不知道是谁。他动了动身子,发现手脚都被牢牢捆住住了,躺在冰凉的地面上。

究竟是是谁袭击了他?袭击者到底想干什么?敏怎么样了?……

老桂头痛的无法继续想下去,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

大概又过了一刻钟,老桂渐渐恢复了清醒的意识,双眼也可以看清东西了。他看到一个粗壮的男人正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吃饭,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简直就像是饿死鬼投胎,那人的模样似曾相识,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老桂转动头部想看看敏在那里,但刚一动边疼的直吸气,估计伤势不轻。男人已知道老桂醒了,可他并没有说话,仍旧贪婪地吃着饭菜,还不时喝上两口酒,似乎相当得意。敏也被绑住手脚扔在地上,就躺在老桂的身后。她看见父亲醒了,急忙奋力往前挪动身子,同时急切地问道:“爹,爹,你没事吧,伤得重不重?”

听到女儿的喊声,老桂强忍头痛,缓慢地把身体翻转一百八十度,终于了看到敏那熟悉的脸庞,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喘息着说:“我没事,你怎么样?”

敏压低声音说:“我还好,来人是马彪。”

老桂大吃一惊,忙问:“那夏少校和虎子他们……”

敏眼圈一红,忍不住哭出声来,“马彪说他们已经死了!”

老桂不相信地大喊道:“不可能,不可能!夏少校那么厉害的人他马彪能杀得了,这绝对是谎言!”

“有什么不可能的!”马彪终于说话了,放下碗筷抹抹嘴,斟杯酒一饮而尽,“你那个夏少校在羊井镇是条龙,可他到了太原城连条虫都不如,乖乖让老子一脚给碾死了,真是痛快啊!”

“你放屁!”老桂转过身来争辩,“夏少校杀你才像碾死一条虫呢!”

“你不相信?”马彪起身走到老桂身前蹲下,眯这眼睛阴笑,“那为什么此时站在这里的是我而不是夏少校呢?你给我解释解释吧!”

“这——”老桂一时语塞,脸涨得通红。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是我亲手杀了他!”马彪以手做枪顶在老桂的脑门上,“就想这样打爆了他的头,脑浆子喷了一地,还冒着热气呢!”

“不!不!……”敏掩面而泣,浑身发颤。

马彪得意地狞笑,眼睛盯着老桂说:“我今天就是来送你们父女俩去见他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准备先享用享用你漂亮的女儿,你不会反对吧?”

老桂当即怒骂道:“畜生,你敢碰她一根头发,我就跟你拼了!”

马彪嘿笑不语。

闪着寒光的匕首在敏的眼前晃了晃,马彪用刀尖挑开敏脖间的衣扣,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肌肤。他啧啧嘴道:“果然是个尤物,怪不得夏少校愿意长住此地呀!”

敏怒视马彪,“畜生,你敢碰我我就咬舌自尽!”

马彪恶毒地笑道 :“我最喜欢骑烈马,那才够味儿呢!”

跟这种无耻之徒斗嘴,敏那里能占到便宜。她不再说话,摆出一副决死地模样来。

马彪冷笑着掏出手枪对准老桂,轻轻地一扣扳机,子弹命中老桂的大腿,痛得的他大声惨叫。

“不,不……”敏哭喊道。

马彪再次伸手去解敏的衣裤,敏拼命扭动身体拒绝。马彪又一次举枪米瞄准老桂,这回是头部,敏的身子顿时软了下来, 任由马彪扯开自己的衣服……

看到女儿为救自己遭受无情的羞辱,老桂的心如刀绞,老泪纵横,忍不住在心底狂喊:夏少校你真的死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