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一章大决战 第十节渡江破袭

ddtt 收藏 4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东野第十二兵团率领第四十军和四十三军向武汉以北的地区开进,十二兵团已经归二野指挥,这是南下最快抵达地区最远的一个四野兵团,张顺骑着战马背上自己的枪跟着部队往最温暖的地方走,厉害寒冷的北方越往南走就越舒服,好像武汉就在眼前似的,进入湖北地区以后张顺又想起武汉会战的那些日子,鬼子的坦克像移动的墙和堡垒一样碾碎守军阵地,士兵一排排的倒下,城区在大火和炮声中沦陷,武汉是个不容易守的地方,不知道这里的国军到底有多强的战斗力。

武汉一线是国军最精锐的桂系军队,指挥官是小诸葛白崇禧,张顺不曾跟这个有名的国军上将交过手,抗战期间也没跟他有过任何合作,唯一给他印象深的是桂系第七军十分能打,抗战期间比中央军的部队表现突出,即使参加过长征的红军出身的指挥员也对他一样陌生,长征的时候桂系为了保存实力根本不与红军作战,白健生到底有多大本事张顺没底。

部队抵达前线以后兵团和兵首长和军首长派参谋请张顺到指挥部,张顺一看到师级以上部队的参谋就知道自己过去以后事情不会小,他把排里事交给牛小毛,自己单独去受领任务。

指挥部所在的地方总是那么不起眼,高级指挥员跟士兵一样都住着普通的房子,张顺连手枪都没带就扎着武装带空手走进的指挥部,首长看着地图表情很严肃。张顺虽然久在四野但是四野人太多他根本认不过来,他只熟悉总部的和骑兵部队的人,站在陌生的首长面前张顺感觉到有点不自在。

“坐下谈吧。”首长坐在地图桌旁边,手里拿着铅笔看着地图,张顺坐在那参谋就把一杯热水放到他面前,张顺看指挥部里的参谋和指挥员脸色都不大对,显然不是快速行军造成的,显然他们似乎预见到某种麻烦。

“张排长,你这个岁数在我们四野可真算是老大哥,很多团长旅长都没你岁数大,更没你战斗经验丰富,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不明白你这样的人为什么没留在师级部队,尽管我有很多疑问,但是在南下的时候林总跟我说过,一旦有什么特别难的任务就找你,你从中原大战后进入国军中这么多年,经过多少次恶战甚至你都记不清楚,你总是能活着回来,多数情况下你是带着一大堆战利品和俘虏回来,这个重要的任务没有什么人比你更合适。”首长说完了很严肃的看着张顺。

张顺一辈子有一大半的时间玩枪,再打仗,他心里似乎没有怕这个字也没死这个字,经过多次的战斗他心里唯一有的就是对国军的仇恨,大哥的死对他的打击实在很大,他把报仇当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要么把敌人赶下海要么自己倒在敌人阵地前,“首长,我什么仗都打过,您就把任务交给我们排吧。”

“桂系军队一向战斗里很强,长江防线上可以数的上的部队没几个,在前几年的解放战争中桂系几乎没什么损失,部队完整装备满编,桂系不会私自倒卖武器,军官很少吃空额喝兵血,更没有中央军的那种活埋士兵后立即吃空额的情况,他们不是一般的国军,美国的货船把战后的大批剩余武器运进中国,桂系在北平没解放时就取代老蒋控制了南京,他们和谈没诚意依然想打败人民军队,还想取代四大家族统治中国,虽然我们打的不是南京这个要地,可南京的桂系政府的根基就在武汉,武汉以南全是他们的部队,只有打败他们才能遏止他们的野心,才能尽快解放全中国,桂系也是国民党反动派手里最后完整的武装力量,他们不是临时抓来的新兵,打他们很难,对付他们只能用釜底抽薪的办法。”

张顺明白了,“首长的意思是要我们打到敌后,从敌人的中心打开花,把桂系的军火仓库和美援物资摧毁,让他们失去抵抗的资本。”

“是呀,跟老蒋打仗老蒋是我们的运输大队长,可李宗仁和白崇禧不是运输大队长,他们是为自己的野心打仗,桂系军队定会拼尽权力保卫地盘,他们只有不战败才能继续控制民国政府,他们作战顽强会把每发炮弹打向我军,你这次去主要是攻击重炮弹药库,只有打掉敌军重炮和弹药库我军集结地才安全,尤其注意摧毁毒气弹,以前的经验告诉我们敌人狗急了跳墙,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保证完成任务。”

首长把一张纸递过来:“这是跟敌后地下党和游击队联络的方式,这次你不用带电台,进入敌后你就单独行动,给你充分的自由让你指挥。”

“感谢首长信任。”

“你可以带你的排一起进入敌后。”

“太危险了,人越多目标越大,我只带经验最丰富的老兵。”张顺看了几眼纸条,把纸条又给了首长,“这些东西带到敌区太危险,我记下来了但我尽量不麻烦别人。”

“好吧,天黑以后你就出发。”


回到排里张顺随便吃了口晚饭,他把牛小毛叫到没人的地方,“小毛,首长分配给我一项渗透到敌后的任务,我可以带全排去但是我可以直接告诉你结果,人越多越容易暴露,去多少人最后可能全死了,但是人少点我们目标小,一块大石头后边就能藏起来咱们俩,到了敌后你我也比其他新战士熟悉湖北的情况,咱们抗战胜利前一直在湖北西边,遇到盘查的咱们也好蒙混过去,你敢不敢跟我去?”

“排长,这还用问,我那次不冲到别人前边呢,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都带什么东西呢?”小毛打了好多年的仗,总是有惊无险所以他也对战争麻木了,有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而且随着兵龄的增加胆量也在增加,什么是怕,怕是个什么?站在敌人战壕前喊一嗓子几百号国军就抱着脑袋滚出来投降,取得的胜利越多他也就越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拿上把刺刀,带上手枪就行,长枪不用带。”张顺匆忙安排好了回到房间里收拾东西,他依然是拿一支小巧的枪牌撸子,他把枪检查一遍没发现问题带在身上,送他们过长江的同志已经准备好了。


小舢板在漆黑的江面上飘荡着,用了好长时间才在没有探照灯和铁丝网的岸边停下,两岸都是日军占领时期修筑的导航塔,塔上可以发出灯光信号引导舰艇,也能用探照灯监视江面,还可以用机枪封锁江面,一座座高大坚固的导航塔上射出一道道光柱。

舢板来回规避很小心的前进,摸索着探照灯的规律从漆黑的地方穿过去,江面上淡淡的雾气只能起一点掩护作用,舢板轻轻的摇晃似乎撞到什么东西,划船的战士小声说:“同志,到南岸了,可以下船。”

张顺站起来跳到岸上,小毛也跟上来,舢板小心的离开南岸钻进漆黑的江里,张顺也没时间管这些,穿着不怎么新的军装领着小毛钻进江边的树林里。他们蹲在树林外隐约可以听到桂系军队阵地里传来的说话声,还有狗叫声,狗这东西很麻烦,狗鼻子狗耳朵十分好使,如果真有巡逻队带狗进来那才麻烦呢,张顺腰上挂着柄忠魂剑当匕首,他摸出这把有点特殊的匕首往前摸索着走,江水在背后发出不小的声响,他不担心半夜迷路,只好背后是长江方向就不会有错。

俩人小心的往树林外移动,走了好一阵才看到火光,火光是从远处的敌军营地里发出的,一队队巡逻兵的钢盔在夜间闪闪发光,通过钢盔的反光可以看到巡逻队一直在江边来回走,幸亏刚才没碰到,要不就彻底暴露了,桂系军队的管理是严格的,不像中央军那么懒散懒惰,看人影的数量估计是以班为单位巡逻,没人说话没人发出多余的声音。

张顺知道桂系军官都是老广西,自己可不会他们的地方话,只能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小心的从树林里摸出来,从敌人两座营地中间的空隙钻了过去,向南岸的纵深快步走去,等看不到敌人的时候他立即快速跑向另一片可以藏身的树林。

小山头上没有人活动的迹象,张顺先爬了上去,站在高地他才清晰看到山下星星点点的篝火,有的是照明用的火堆,有的是巡逻队的火把,还有的火队旁边坐着聊天的士兵,敌人沿江部署的防御看上去是一条长龙,把江看看的很死。

“排长,我们往那去?”

张顺说:“武汉郊区就桂系军队的弹药库,去干掉它。”

“怎么才能炸掉弹药库呢,我们人太少了也没带炸药。”

“我们要动脑子想办法,我要能缴获一辆坦克就好,怎么先混进有坦克的地方呢?”张顺想了想,他知道国军的技术兵器是集中使用的,只有到了公路附近才能看到摩托车吉普车和卡车,找个僻静的路段劫上一辆摩托或者吉普就能混进敌营,搞到装甲车和坦克一般人就挡不住自己,他想好了继续往前走,寻找着市郊附近的公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