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菁在家。早上问我,昨晚我醉酒后,一直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问是谁,我说想不起来了,她说是带个“娟”字的。一下子勾起了我心底的伤感,4年了,整整过去快4年了,我怎么还会念起这个名字,而且是在自己完全没有理智的情况下。我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菁,因为我从来没有和她说起我的过去,


和娟相爱的3年,给我带来了如此的刻骨铭心。


那时候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她,爱她,缘于她的艳丽。


和娟在海甸岛2庙的出租屋里,我和她人生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记得那一年,几十年未遇的“918”台风,大街上全部涨满了水,深夜里,娟突然发病了,我背着娟去诊所看病,敲开了医生的门,看着她无力的躺在病床上,拉着我的手,问我爱不爱她,我发誓我会一辈子会对她好。她喜欢养小动物,我坐了一个多小时车去郊区帮她买来了小鸭子给她养,早上在她起床之前,放在她的床前,她打开眼睛看到鸭子时是那么的高兴,我也随着心暖洋洋的;无数个夜里,我去接她下班,迎着燕泰大酒店杏黄色的灯光下,把她扛在肩上回家的情景,这一切成了过眼烟云。


因为我暂时离开了海南,远赴千里之外的上海去学厨师,在上海的半年中,无时无刻得想着念着的,全是她,日记上写满了对她的思念,再一次回到海南的时候,才是我梦魇的开始,回来之后,才知道有个北京人一直在追求她,那个北京人有40多岁,在海南开发房地产发了财,就在海南买了房子买了车,独自在海南。在99年的情人节,在她所上班的五星级寰岛泰德夜总会,所有的服务生通发100小费,开了瓶在那卖1万8的路易十三,她是个好胜的,在钱面前,我在她眼里成了个没有用的男人,在她鄙视的眼神中,我的自尊一次次的轰然倒下,荡然无存。即使她知道我当时是那么得爱她。


来到这个世界上,我觉得自己好象没有做过什么善事,除了曾经深爱过一个人,没有企图过能得到回报,虽然最后还是失败了,败的头破血流,但是也无怨无悔。因为我知道是自己曾经爱过。


想起以前和她在一起的快乐,幸福和感动,其实现实生活中本是如此,没有什么抵得上现实的残酷,不过后来也想通了,因为女人所想要的幸福就是那么简单,对于女人是现实点好,金钱和物质确实能带来稳定和安逸,或许她选择的是对的吧。等女人迈过了40岁,回眸看看自己年轻时所谓的感情,不过是那样,没有代步的小车,手里挎着的名牌皮包,身上的时尚衣服来得踏实。


人还是那个人,但是心已经不是那个心了,已经是不可能会在再有希望和她在一起,自己现在的感觉,并不是舍弃不了她,而是怀念自己的人生中的一段时光,一段往事,一篇故事。一想到她,心还是有种揪揪的感觉,刚开始特别的痛,一口气吐不出来,随着日子的慢慢流逝,也淡了很多,自己也常对自己说,想通吧,我知道她会对我一生也会有影响,整整四年了,还会想起她,自己也觉得挺可笑,也可怜,以为真得已经淡忘了。


对于人生中那一段过去的爱是不能忘记的,不过最好是留在心中慢慢回味,人总是向往自己所没有的,而不珍惜已经拥有的,所以每个人都会为着过去的一些遗憾而喋喋不休地去后悔,没有看到自己已经拥有的幸福,可是得到了也就这个样子,从最近的地方寻求快乐。


酒醒了,我决定和菁说我的过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