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是中国大陆最大和最重要的商业、金融和工业城市,2003年全市GPD总值为6240亿,而上海带动周边城市群以及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发展作用,更是中国大陆其它城市无出其右。在大陆经济体系中,起如此关键作用的上海地区如果遭到台湾攻击,对整个大陆经济将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因此,在大上海周边建立强大的防空体系,无疑是保卫中国经济的重要步骤。


■上海的处境


上海地处东海之滨,北面是宽敞的长江口,东临东海,市区离海岸线平均距离约40千米,从海岸到上海市区都是冲积平原,视野开阔毫无遮挡,从浦东的高层建筑上能够望见波光粼粼的东海。上海距台北直线距离约为 760千米,而台湾空军现役多种型号的战斗机执行对地攻击作战半径最大可达1400千米,可见台湾发出对上海的威胁言论不容轻视。


在历史上,台湾对上海的空袭是有惨痛教训的。早在1949年11月至1950年2月间,从台湾起飞的作战飞机对上海共进行过26次轰炸和骚扰。1950 年2月6日,国民党空军出动B-24、B-25、P-51、 P-38型飞机共17架,对上海电力公司、闸北水电公司和造船厂等目标进行狂轰滥炸,炸毁房屋2000多间,炸死炸伤1400余人,发电厂遭到严重破坏,使发电量由 15万千瓦降至4千千瓦。目前,上海地区人口密度、工业设施等都有极大增长,对水电以及通信的需求量和依赖更大,而且现代战斗机武器载荷已经接近当时的重型轰炸机,突防能力很强,一旦窜入重要地区足以造成严重后果。


上海空防地缘不如内地便利。由于城市频海,缺乏架设雷达和防空系统的理想纵深和地形。现代战斗机在缺乏强大的电子战飞机掩护时,往往采取超低空隐蔽突防或密集编队伪装成民航机逼近。台湾空军电子战系统不足以支持其战斗机深入如此远的距离,很可能选取这两种战术手段。对于超低空突防的战斗机,雷达截获距离仅有数十千米,而伪装成民航机的战斗机群需要及时识别确认。这两项程序都要求雷达系统能够提供足够的预警距离和时间,而由于海岸线到上海市区距离太近,无法再向前部署预警雷达,也没有高山阵地可以用来伸延雷达探测距离,因而雷达截获目标后留给防空系统和航空兵进入作战准备的时间非常少。在台湾战术导弹服役后,这个预警时间将更加短促。


■台湾空军的攻击


台湾目前能够对上海造成威胁的手段主要是航空兵。台湾到上海的航路西侧是绵亘的大陆沿海,从50年代以来,大陆在这些沿海地区部署了连续的雷达监视网。台湾空军袭击上海的航路需要避免靠近大陆,躲开沿海雷达的监视,只能在远离大陆的公海上飞行,然后从东向西迅速进入上海市区,这也是台湾50年代袭扰上海的航路。台湾空军的IDF、F-16和“幻影2000”战斗机都具备对地攻击能力,并且有完善的导航系统,能够在无线电静默及没有地面引导的情况下,完成复杂的全天候远距离奔袭作战。对于台湾空军来说,贴海面飞行虽然能够利用大陆海岸雷达低空盲区,但是飞机载弹量和作战半径将受极大影响。


空袭城市目标有两种模式可以采用。其一是不区分目标性质进行袭击,其二是针对特定重要目标进行袭击。台湾空军脱离本岛支援,深入大陆防空圈奔袭城市,很难有把握突破强大的防空网,因此很可能灵活采用两种模式。在可能接近重要目标的情况下采取前一种策略,而一旦遭到拦截而无法袭击重要目标,则转为对城市不加区分地随意袭击。目前台湾空军作战飞机能够携带的空地武器系统中,“雄风2”导弹适合在防区外发射,但是其战斗部仅75千克,并不适合打击城市这样的大面积目标;而台湾其他制导武器都需要作战飞机深入地面防空系统射程内才能发射或投放,要完成对上海的袭击对台湾空军来说是件非常艰难的任务。台湾“毒蝎计划”中的对大陆所谓“点穴式”攻击可能根本无法达成。


美国智囊机构兰德公司2000年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台湾开始研制类似“战斧”巡航导弹的“雄风2E”弹,射程达1000千米。2003年9月25日,台湾“中科院”在屏东发射了900千米的中程导弹。这类武器系统袭击上海更加简便,使大陆防空态势变得尤为严峻。


■S-300系统与上海防空


俄罗斯的S-300防空导弹系统是目前世界上较为先进的武器,中国从90年代初期开始引进,并实现了国产化,进驻上海地区的可能是较新的S- 300PMU1中国改进型或称“红旗”15,采用轮式多轴载重卡车半挂底盘。由于遂行要地防空作战,半挂卡车并不影响机动,而且还能利用高速公路快速行进。S-300PMU1对中低空飞行器拦截最大高度达27000米,最低拦截高度为10米,有效射击斜距达150千米。而对再入大气层的中程弹道导弹有效射击斜距达40千米,部署在上海以东海岸地区能够将上海地面防空火力前伸150千米。


上海地处南京战区地幅内,而南京战区装备的防空系统和战斗机都非常先进,加上有大陆最为完善的C3I作战系统,沪杭地区的地面防空网和战斗机拦截力量将是非常强大的。除此以外,上海本地的预备役防空力量也是全国最为强大的。早在文革时期,上海地区工人民兵就装备有数量庞大的多种口径高射炮。90年代以来,中国引进的瑞士双联装35 毫米高射炮也优先装备上海预备役部队。据台湾军方人士估计,一旦两岸发生战事,在江浙海岸线外公海上300米高度飞行的台湾飞机将会遭到大陆150至 300个雷达信号的照射,而从上海东南部入陆的台湾战斗机将可能遭遇近2000门高炮、数百枚中低空防空导弹和近千枚肩射防空导弹的拦截,此外还可能有 2000至4000挺20毫米以下口径的高射机枪的阻击,火力总强度可能超过1991年海湾战争中巴格达防空火力的数十倍。


最令台湾空军胆怯的是上海及周边地区的大陆歼击航空兵。从福建、浙江到上海地区沿线,平时部署有数个歼击航空兵师,战斗机数量超过整个台湾空军飞机的总和。这些大陆战斗机平时进行频繁的海上巡逻。战时部署的战斗机作战单位更多,海上巡逻警戒更密,而且最近大陆预警机已经投入值班,台湾战斗机袭击上海成功的可能性极小,大陆真正要预防的是台湾空军用伪装民航机的偷袭模式。对付伪装民航机的突袭并不困难,加强监视、及时对往来民航机进行核实就能够堵住漏洞。


在上海部署S-300PMU1系统更多的是出于防范台湾中程导弹袭击的需要。S-300PMU1的制导雷达能够跟踪高空小目标,适合跟踪再入大气层的中程导弹的弹头,而且具有对多目标作战的能力。曾经有消息称俄罗斯的制导系统精度较美国“爱国者”系统稍差,而实际上,S-300PMU1系统的48H6导弹近炸引信的脱靶距离比“爱国者”PAC-1系统更小,可见精度并不低。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爱国者” PAC-1导弹拦截“飞毛腿”导弹时,出现了不能完全破坏目标弹头的问题,导致残骸落地依旧造成杀伤,其原因是“爱国者”PAC-1战斗部仅有90千克,威力不足,而48H6导弹战斗部为133千克,在同样的近炸距离上能将“飞毛腿”完全摧毁。


防空作战中,地空导弹相对战斗机最大的优势就是反应速度快。从接到警报到完成射击准备进入预跟踪,时间不过几分钟,而战斗机从启动到抵达拦截空域至少10分钟以上,而且人员要一直保持高度紧张状态。虽然S-300PMU1能够拦截超低空10米左右的目标,但是除非万不得已或射界条件十分理想,否则该系统并不会用于这种作战,因为这种高度多数是巡航导弹,上海郊外零散的建筑物和密集的高压输电网不适合战斗机作30米以下超低空飞行,而且S-300PMU1系统的48H6导弹威力过大,容易造成地面伤亡。巡航导弹一类的超低空目标更可能由高炮、“红旗-7”或单兵肩射防空导弹对付。


S- 300PMU1导弹旅编成包括3个导弹营,配有旅指挥控制系统,可以指挥控制6个S-300PMU或S-300PMU1导弹营。指挥控制系统包括指挥所系统和搜索雷达,可以同时跟踪100条目标航迹,确定目标的国籍,发现目标的距离为300千米,目标信息由系统本身的雷达截获,或由营系统自动上报数据,或由相邻指挥控制系统和上级指挥系统转发。 ■舰队与东南沿海


与上海防空体系紧密相关的还有东海舰队和东南沿海部署情况。东海舰队拥有先进的导弹驱逐舰和护卫舰,这些舰艇能够在上海东部和东南外海构成对空警戒线。舰艇装备有雷达和强大的防空武器系统,不仅是很好的雷达哨,也是一个能够机动前出的拦截平台。在东海海面部署舰艇预警和拦截线,能够将上海防空网前伸数百千米,而且可以灵活多层部署,在公海上就能设法瓦解台湾空军袭击上海的企图。


舰艇作为雷达哨和拦截平台最大的问题是自身防御问题。上海外海远离台湾,超出E-2T预警机的探测范围近一倍距离,因此台湾难以了解这片海域的水面舰艇部署情况,无法为战斗机确定任务和准备武器系统。台湾战斗机在如此远的海区发动袭击必须低空飞行,否则会遭到大陆战斗机拦截。而低空飞行时,仅靠战斗机雷达系统是很难在舰艇防空武器射程外发动袭击的。上海附近海域处于大陆严密监视之下,如果台湾预警机伴随行动,则必须远远脱离台湾本岛战斗机保护圈,很容易遭到浙江等地大陆战斗机的蜂拥攻击。


大陆有很好的地缘和兵力的绝对优势,监视台湾空军行动并不困难。尤其预警机服役后,大陆可以对台湾及周边海域进行不间断的监控。完善的情报和侦察系统不仅能够了解台湾机舰行动,还能灵活调动沿海部署的海军舰艇或战斗机,对台湾战斗机编队或巡航导弹进行大规模伏击拦截。台湾并不具有执行“毒蝎计划”的全部能力,缺乏奔袭上海的战斗机或巡航导弹的有效电子战手段和装备。


大陆东南沿海防御体系是上海防空体系最强有力的依托和保障。上海部署S-300PMU1之前,福州、厦门,杭州等地已经部署了S-300PMU系统。这些系统构成了沿海绵亘几百千米的S-300防空带,配合其他防空导弹系统,使得台湾用作战飞机空袭很难得逞。中程导弹服役后,台湾与大陆的对抗似乎又扳回了一分。目前S-300PMU1系统拦截中程弹道导弹并不理想,至少选择阵地就很难理想。真正遏制台湾中程导弹的已经不是防空系统的使命,而是大陆强大的弹道导弹部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更加密集的导弹火力,彻底摧毁袭击大陆城市的台湾发射阵地。


S-300PMU1系统部署上海不仅仅是简单的战术问题,而是建立有效的对台作战体系中的环节,这个行动所蕴含的信息就是大陆做好了为统一而战的准备,决不允许分裂台湾,有决心彻底消灭分裂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