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股市战场游击队

清风明月夜 收藏 11 307
导读:股市战场游击队 前面说到“股市如战场,资金如士兵,而操盘者就是指挥员。崇尚先辈们从三万军队,打出几百万大军的业绩行为,享受的是过几把指挥员瘾的乐趣。”这里再次“嘈嘈切切错杂弹”,也不管它是不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了。说一说07年几次小的战斗经过,回味一下战场硝烟的味道。 先说说与一汽四环在7.46高地发生的那场突袭战。那是四月初的一天,当时整个战场的形势是各路人马交战正酣,攻城略地硝烟弥漫。一汽四环的多方也从3.0高地逐步攻击到6.8高地。攻击过程是时进时退、犹犹豫豫,进度也明显落后于友邻部队,给人的



前面说到“股市如战场,资金如士兵,而操盘者就是指挥员。崇尚先辈们从三万军队,打出几百万大军的业绩行为,享受的是过几把指挥员瘾的乐趣。”这里再次“嘈嘈切切错杂弹”,也不管它是不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了。说一说07年几次小的战斗经过,回味一下战场上硝烟的味道。

先说说与一汽四环在7.46高地发生的那场突袭战。那是四月初的一天,当时整个战场的形势是各路人马交战正酣,攻城略地硝烟弥漫。一汽四环的多方也从3.0高地逐步攻击到6.8高地。攻击过程是时进时退、犹犹豫豫,进度也明显落后于友邻部队,给人的感觉好像多方已无力前进,空方大有反攻之势,我等游离于多空之间的游击队反水不少,纷纷加入空头阵营,脚底抹油一走了之,剩下的即使没有反水也是懵懵懂懂,胆战心惊。正当多空胶着之时,战场局势突变,战场忽然从6.8移至7.46高地一带,此时很难判断是多方的发力进攻,还是空方的诱敌深入,给我们的游击队出了一个难题。

摆在游击队面前的问题是:如果是多方发动进攻,则应毫不犹豫的指挥部队冲进阵地加入多方参战;如果是空方的诱敌深入,则应立即将计就计利用空方撤退的机会马上撤出战场。战机梢纵即逝,战士们枕戈待旦,静候命令的下达。

作为指挥员的我立即下达了进攻的指令,预备队即刻加入了战团,加入后不久,多方已不再接纳多余的游击队了,直接在涨停一线停战。当问我下达进攻命令的理由时,我只回答一句话:“这是第一次达到涨停线,是多方进攻无疑”。当然,背景是友邻的多方部队已经常常采用这种推进战术摧毁空方的防线。

之后的攻防结果,验证了这一判断。一汽四环最后被多方攻到了15.5高地一带,然而,我的游击队早在10高地一带遗憾地分批撤出战斗。

此一役有对有错,对的是当机立断的判断;错的是过早地撤出战斗,丢失了很多战果。

再来说说与大显股份的情报战。我与大显股份是老对手了,远在大盘1300点时,我率队加入战局,到1000点时,部队已经减半,好不容易熬到06、07年初才恢复元气,又在07年的6月20日遭到大显空方的垂直打击式的空袭,当时大显空军挟5.30余威,对多方阵地狂轰乱炸,大量的空爆弹、凝固汽油弹象冰雹般倾泻而下,阵地上一片火海,使我的部队损失惨重。因此我特别注意大显多空的一举一动,关注着大显战局的发展。

后来多方的阵地由7.3一带退守到4.5一带后,经过修整又小心翼翼的推进到7.0以上。在8月下旬某一天的一次观察中,我发现在空方和多方阵地上各自排列三大队士兵(上有挂盘,下有接盘),唯独交战之处,战火稀少,好像多方无力进攻,空方也无力还击的样子。我对这种局面的判断是,空方阵地上的士兵是多方故意列出来吓唬游击队的,是一个虚列队形;而多方阵地上的士兵是用来收编反水游击队的,才是一个实列阵地。这就说明多方离发起进攻不远了。

有了这种判断之后,我心里不住地嘀咕:“你也太欺我游击队无人了”。于是也顾不得去估计它能攻击到哪里,先冲进去也偷袭它一把再说,出出心中那种前期吃了败仗的窝囊气!果不出所料,第二天多方即发动了进攻,我从7.30进入到8.20左右退出,着实打了一个漂亮的情报战。

尽管后来大显的多方曾经把阵地推进到12左右,但我并不后悔,因为这次本来就是因为一个情报决定的快速偷袭,自然以快进快出为原则,本没有打消耗战的方案。再说此时我的视线已经转移至大蓝筹的战场,已无心在此逗留。此役也说明了一个指挥员能否敏锐感觉到情报的出现和对情报解读正确与否的重要程度。

最后说说与中国平安的那场比耐心、比速度的消耗相持战。那是十月份的事情。当时,大蓝筹决战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多方是一路高歌攻城拔寨,大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气概,空方是一路逃跑丢盔卸甲溃不成军。当此之时,欺软怕硬、以游击为生的我等自然以加入多方为首选。我看到攻击中国平安的多方部队推进平稳,大约以45度角速度攻击到140高地一带,舆论一致看到可以攻击到200高地一线,享有持股百年而终身受益之美誉,其榜样就是中国船舶已经站在300高地上招手相唤,那面诱人的旗帜在高高飘扬。

我毫不犹豫地把我的游击队投入了战团,期待着一队队俘虏的加盟,想象着把俘虏戴上我队的标识成为我的战士那分自豪和得意,心里一片轻松。这一想法是毫无悬念的,因为,45度角的进攻决不会因为我的小股部队的悄悄加入而改变,即使不到200高地,到160或180高地,我的部队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悄然离开,这一役的战斗设计就是搭一趟顺风船。

说来奇怪,我的部队刚刚加入,攻击却突然停止了,枪炮声也渐渐稀落下来,好像多空双方发现了我的加入,签署了停战协议一样,在140到145之间打起了毫无战斗气氛的拉锯战。这完全可能是多方的休整,甩掉那些意志不坚定的早已混进多方阵营的游击队,等待新的生力军游击队的加盟,集聚攻击力量;当然也有可能是多方的反水,偷偷地把阵地转交于游击队手里,而主力自己却悄悄地溜掉。于是,我只好把搭顺风船的计划改为消耗相持战计划了。这时兵书上的两句话经常在耳边响起:“横有多长,涨有多高”;“久盘比跌”。究竟是涨是跌就看突破方向的选择。还有一个理由支持我的相持战观点,自从我参加股市战场以来,大小数不清的战斗,从来没有看到过平顶的头部现象。这种小打小闹的相持更增加了我必胜的等待信心。

股价从回落到10日线、20日线,等待的攻击战仍然没有动静,一直相持将近一个月后,多方叛变的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突然放量选择向下突破,我立即命令部队于138一线撤出阵地。事后看到空方打压到120、100、直至目前的75一线,真的惊出一身冷汗。倘若不是当时的当机立断,后果真的难以想象,什么百年股票,什么绩优成长股,在目前高高在上的估值面前,那都是一个美丽的传说罢了。而能够迅速做出决策的基础,正是在相持阶段的两手作战准备方案。

此次成功逃脱,在一次使我想起了伟人在敌强我弱形式下的一句名言:“打不过你,难道还跑不过你么!”在股市这个战场上,游击队的强项就是速度。作为游击队,本无固定阵地而言,哪里有机会获得利益,哪里就是我们的战场,哪方力量强大,哪方就是我们的友军。

惊恐之余再查兵书战策,还真有这种多方叛变的方式,叫做:“潜伏顶”。其特点是:上攻到一定高度后,在某个变动不大的区域极缓慢而细微地变动,随时间的延长几乎是一条水平的直线,之后突然向下突破,这就叫“潜伏顶”,经此一役真的让我长了见识了。

这真是:不见刀枪见流血,未听炮声也惊魂。谁能说股市不是战场呢!


本文内容于 2008-2-17 11:04:09 被清风明月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