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稳稳地降落在机场,我喜欢这样的速度,但我知道即便这样的速度也远远赶不上我的心,它是早已飞回了家乡的。

看雪对于久居南方的人来说是奢侈的,而我一年见一次竟也异常地兴奋。和这至纯的自然之物亲密接触,采撷一朵精雕细琢的六角冰晶,惊叹大自然鬼斧神工,感觉心灵被这可爱的小东西彻底净化……我一个人包裹在长及脚踝的鸭绒大衣里雪中漫步,因为初初飘落,地面积起一层薄薄的雪花,松松软软。来来回回,我走出串串浅淡足印,回头望望,仿佛记录我成长的一段段旅程。我拚命回想这我曾经走过的,流连过的,经历过的,玩儿过的,闹过的,欢喜过的,悲哀过的,牵绊我的,我熟悉的可爱的家的一切。

节前走亲访友是家里的惯例。忙活一年了,各有各的事情,几近年关,串串门,给大伯大妈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拜个早年,给新生的小侄子小侄女送个红包压压岁是历代相传的传统礼仪,决不可怠慢。我们穿梭在城市间密密麻麻交织的街道,喜庆气氛伴随雪后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大小灯笼悬挂街头,处处张灯结彩,满目的鲜红色把寒冷冲淡,让人无暇顾及气温的骤降。每个家庭都在茶几上摆放了几只精致的盘子,盛的是糖果,花生,瓜子,瓜子还分白瓜子、黑瓜子和葵瓜子,有人家里还会摆了比较贵的开心果,腰果仁,各色上等水果等等招待客人。这么走一遭,东家吃一点,西家尝尝鲜,我往往连饭都可以省了。

积雪尚未消融,除夕这天又骤降大雪。

过大年是从年三十开始的,也就是除夕,相当于圣诞夜。春节联欢晚会帮助大家找到一个守夜的理由,这是一种习惯,也成了一个亘古不变的概念。其实随着品味的提高,人的胃口大了,如同美丽的东西看多了也会生厌一样。我仿佛自从大学起就已经养成了除夕夜上网聊天的习惯,而对这台不出任何新意的晚会没有一点兴趣,虽然舞台照例有绚丽的灯光、布景效果也一年比一年花俏,被化妆师包装出来的美女无聊地秀来秀去;再就是早已言传烂了的笑话换种形式就拿出来示众……这么说显然有愤怒青年的味道。

今年我却陪着爸妈看了全场,突然发现他们是那么享受这难得的快乐。于是我们一起欣赏了瑰丽的舞台布景,青春的男孩女孩,精彩的小品相声,美妙的歌声,甚至以红楼梦大观园为底料发挥出来的戏曲表演……我和他们一起笑,一起真正的开心。原来做什么并不重要,看什么节目也无所谓,重要的是一家人又团聚在一起,重温了小时候久违的温馨。

年在忙碌中一晃就过。眼看着快收假了,我从姥姥、爸妈的眼中读到了不舍;而天寒地冻又适时地将这不舍保鲜,让它无法痛快消融。我尽量找到快乐的事与家人分享,以减缓分离带来的不舍与痛苦。收假前两天,妈妈开始催我收拾东西。我纳闷儿,爸说:“回去吧,家人当然希望你留下,可我们不能耽搁你的前程,回去好好干”!我默默地打理着箱子,爸妈坐在旁边,不时告诉我这个应该怎样放更节省空间,那个如何摆不占地方等。妈又时刻提醒我带这个吧,带那个吧,我知道她想把她能考虑到的一切都塞给我带回去。我很心疼。

一个民族的传统节日之所以可以流传至今,是因为它所内含特有的民族意义。正如春节,它带给人们团聚的欢乐,给人提供忆苦思甜的机会。但时代不同了,最早年关时可以改善改善伙食、穿件新衣服的想法已经消失,只有它欢聚的意义永远不会改变,这在全世界凡是华人聚居的地方都能看得见的、感觉得到的,任何一个西方涌进的节日都与我们的春节没有可比性,在所有节日中,它在我们国人的心目中是第一的。

感谢春节,所以游子可以回家;感谢春节,所以人们得以相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