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毒分子的谬论

空军一号007 收藏 1 118
导读:事先声明 这是我在校内网上转的文章 希望有水平的专家驳倒谬论 關於韓戰      很多人糾纏於細節,卻忘了這場戰爭是在一個非常複雜的國際政治背景下發生的。      二戰之後,最大的一場戰爭其實就是所謂的「解放戰爭」了。這點很多人可能沒注意到。試想,已經爲了當時的反法西斯戰爭(這次戰爭稱得上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各大洲都有參戰國!)付出了無數生命的中國,又因爲一次巨大的內戰消耗了無數生命!      有聊嗎?無聊嗎?  

事先声明 这是我在校内网上转的文章 希望有水平的专家驳倒谬论





關於韓戰





很多人糾纏於細節,卻忘了這場戰爭是在一個非常複雜的國際政治背景下發生的。





二戰之後,最大的一場戰爭其實就是所謂的「解放戰爭」了。這點很多人可能沒注意到。試想,已經爲了當時的反法西斯戰爭(這次戰爭稱得上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各大洲都有參戰國!)付出了無數生命的中國,又因爲一次巨大的內戰消耗了無數生命!





有聊嗎?無聊嗎?





而戰爭的雙方,都是曾經與蘇聯有過良好關係的政黨。幾次知識分子們都試圖讓這場無畏的戰爭結束,重新讓當時的國家恢復到憲政的道路上來。我再次提醒動輒罵別人漢奸的人,不衹是漢族在其中付出努力。我的族人沈從文先生也在奔走吶喊。還有很多很多人!





但所謂的第三條道路,被兩個很極權的政黨之間的很微妙的關係打破了。蔣公想維持的,是一個有民主的外殼的體系。其獨裁其實不用多說,因爲蔣公在二戰期間(以及之前)選擇的道路,其實就是法西斯似的國家社會主義道路。我從來都不怕說這點,也是想表明,我與現在的一些美化蔣公的人不同。他/她們支持蔣公的理由是,蔣公後來在臺灣還是做了點事情的。但別忘了,要不是蔣經國先生在蘇聯待過,我怕他也是不會開民主的!正是因爲他知道所謂的社會主義是甚麼東西,纔會最後也要向民主的道路走。必須要兌現承諾,即便是獨裁體制。否則僭主政治會被推翻的!





而蔣公在二戰後的外交策略,其實已經做了重大的調整。在這點上,蔣公其實遠比毛明白得多!蘇聯所要的,是一個後帝國體制,是以巨大而可怕的抽取他國的資源的機制運行的!美國其實也好不到太多,但最起碼,還是要扶持所謂的民主的。美國在外交政策上的過分功利,往往是國際上對美國指責的重要原因。





而當時,如果沒有美國的支援,請問,別說國民黨,就是真的***在二戰後一下子拿到了政權,能解決因爲戰爭殘破得不行的經濟體系嗎?打著民族主義旗號的人,往往幹的事情更爲混蛋。





而與國民黨其實是有著共同的組織特點的***,抱著「天無二日,地無二主」似的理念,不去真的謀求在政治上的強大的道義力量,總是想通過暴力的辦法統一,歸根結底是在爲誰?





國民黨因爲其獨裁而不得不逃到臺灣,而中共隨之獲得了以前無法想象的國家資源。請問,像蘇聯這樣的國家,願意看到一個人口有4億的(也就意味著在戰力集結上有著先天優勢的)國家崛起嗎?別忘了,蘇聯其實信奉的就是人海戰術,二戰中已經很明顯了。況且這個人口大國,在經濟與資本上,並非就毫無優勢。而正是因爲二戰,這個國家中的諸多民族,多少放棄了以前的偏見,真的開始合作了!看過阿來先生小說的人都會記得,遠在高原上的藏族,也同樣爲這場戰爭付出了代價!甚至是遠在西陲的新疆,也都在爲這場戰爭而努力。





戰後呢?發生在新疆的一系列恐怖行動,是誰在背後支持?爭論細節的人好好想想!不是我們要分裂,是一些很混蛋的組織要分裂!





正是在這樣的戰後背景下,內戰很奇妙地爆發了!蔣公在此時如何想,我不願意多分析。但中共偏偏在此時獲得了要與國民黨一決死戰的勇氣,豈非是螞蟻撼樹?沒有真正的奧援,可能嗎?而內戰,最終東北變成了最爲重要的戰略決戰地,已經說明了很多了。





也請注意,當時的美國人,願意在東北進行此類的決戰嗎?這與後來的韓戰關係密切!





蘇聯其實因爲二戰後的建設,早就已經拖得不行了。而參與中國之內戰,則是將蘇聯的戰時經濟體系繼續維持下去的最好辦法!這個,誰都懂!





這纔是內戰不可避免地要進行的最爲關鍵的因素。美國當時,正是扶持一系列的新國家,無暇過多地參與太多的戰爭。但戰爭一旦爆發,好不容易從與蘇聯維持良好關係從而變得與美國建立了良好關係的國民黨,無疑是美國要幫助的。一方非要打,那另一方的選擇必然也不多!但美國和國民黨都忘了,國共兩黨間的複雜關係,造成了中共有著國民黨無法匹敵的情報機構。這點,到現在也被很多孩子津津樂道呢。





國民黨之輸,輸在這裏!





但我沒法說,國民黨真的贏了,到底會不會將民主制度很快地兌現。但以當時的場景看,很多這類的戰後國家,衹要有一個民主的外殼,終將開出民主之花。我們的很多鄰國,其實都說明了這點的。





而正如當時的一些知識分子看出的。中共贏了,麵包和民主都不會有。而將之拖向僭主政治的一個關鍵的導火索,就是韓戰!





學過一點歷史的人都記得,俄國的十月革命之後,隨之的衛國戰爭其實讓列寧的國家資本主義的道路有了非常之現實的藉口(而其實被紅軍打壓的那些白軍,在紀律和忠誠上,往往更讓紅軍汗顏!)。中共與國民黨的內戰,卻並沒有將這個國家的經濟體系簡單地拖往國家資本主義,同時也不是簡單的國家社會主義。形成的四大家族,可能還需要對更多的歷史資料分析纔能看出其真相。





這大概是韓戰非要發生的另一個很微妙的原因了。





國民黨當時的統治,如果說黑暗,其實顯然是。但看過一些民國史的人都能發現,這種黑暗,比起後來的某些政權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當時的大學、知識分子、青年學生,甚至是工人和農民,還是可以去上街辯論、遊行,甚至直接地向蔣公的權威挑戰的!





這種級別的獨裁,怕是歷史上最爲搞笑的獨裁了。





而很多人也不願意想一想李宗仁先生,竟然還是能當總統的!就算是幌子,難道就不能在將來真的開出民主嗎?李先生衹是因爲一些原因,的確無法順利地整合準僭主政治的力量而已。而談判的道路,又根本不會爲李先生開放。這個國家的新悲劇,就不可避免地在某黨獲得全勝(除了臺灣之外)之後,再度爆發了。





韓戰,發生的地點很微妙。北韓其實建國比這裏早。即便有多大的矛盾,畢竟與韓國真正是同文種的。這個分裂悲劇,是和半島上的一系列暗殺相關的。我不想多說。一個很陰暗的組織,即便在失敗之後,決不會輕易地將已經經由秘密統治而得來的權力放棄的,即便是在戰爭失敗之後!





很多人不解,當時國民黨爲何要放棄對日本的戰爭賠款的要求。這點,慢慢想去吧!簡單地說,不想某個國家破產。而當時的德國,其實也被分裂了。一邊獲得了金融支援,而很多的軍火商人,幾乎是毫髮無損地經由戰後援助獲得了新的機會。日本,則還欠缺這一契機。





正是二戰後體系,即便出現了一個聯合國(之前其實不是沒有類似的組織,但二戰將之無情地拋棄了),其威望還不足以獲得以前的國聯的地位。韓戰,客觀上爲聯合國樹起了威信。因爲韓戰,還是把國境線,重新畫向了戰前就已經大致畫定的38線。





所以韓戰,背景很深的。即便不是刻意設計出來的(戰爭的結果往往難以預料),也造成了一系列的後果。





先得指出。本人其實不是很多人所想象的民族主義者,更不是簡單地仇視哪一個民族的人。就算是日本,我也很喜歡日本的一些很精緻的文化。我要是能收藏一把日本的傳統刀,也會很想向別人炫耀的。的確是好東西!而我反覆指出的俄國,我也很喜歡俄國的一些文化,俄國知識分子的小說,值得人深思的地方很多。苦難的民族,總是會出好作家的(這裏很少出現,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有此聲明,那麼我現在可以很不帶偏見地來分析韓戰了。





二戰後,一個相當之明顯的是,歐洲其實已經形成了鐵幕格局。具體的格局的調整正在進行。而當時,南亞、東南亞的一系列飽受殖民壓迫的國家和地區,也都正在醞釀,或者已經形成了民族國家的形態。中國,則是一個前途還未真的確立,甚至是憲政體系也在遭受威脅的國家。像這類地區,又是一個大國,不可能不引起很多勢力的注意!





蘇聯不願意貿然參戰,即便是在後期,也並沒有在名義上參戰。別忘了,當時的聯合國,蘇聯也是創始國之一。撕破臉是要付出慘重代價的。而東歐,當時正是角逐的重要地區,格局也不過是剛剛形成,在中國的內戰打得不亦樂乎,終於以一方吞掉對方結束之後。





如果說當時東歐的局勢已然徹底平穩,我怕蘇聯其實早就會自己上陣的。之後的實際參戰,正是建立在東歐的局面已然被控制的基礎之上的。


]




毛願意在百廢待興的情況下自己挑頭,豈非也是抱著點後來的非要在社會主義陣營打打旗的妄念!很多人說,韓戰打出了××(此處略去網上隨處可見的,從教科書裏能看到的說服力不足的套話),是的,衹是給自己打氣而已。沒有這次戰爭,我怕這隻軍隊還不知道甚麼是戰爭呢!





北韓的突然襲擊,其實早就有資料證明,是中共將一部分高麗族的部隊先送到北韓,然後纔俱備了發動襲擊的可能的。正如林彪先生判斷,美國其實從來就沒有任何的實際準備!因爲北韓的部隊的作戰能力,在當時是很不足的。別說戰鬥經驗,連武器裝備都很差。而被「送」到北韓的這隻部隊,即便說不是最爲精良的,從後來的戰爭看,其作戰的能力也是相當之強的。在中國參戰之前,這隻部隊幾乎就將半島統一了!除了釜山及附近的一小片地區,韓國幾乎就要被從地球上抹去了,即便是在兵力不多的美軍的保護下!(所以我總是想跟那些沒事就罵別人「棒子」的人說,您能做到嗎?這種無聊的舉動除了表示您嘴厲害,能證明您底下有點甚麼嗎?是個男人,要麼敢做點甚麼,要麼就承認自己不行!在戰場上,往往是這類人最容易害怕的。)





但這是悲劇。看過《太極旗飄揚》的人都知道,這種無畏的所謂民族統一戰爭,其實往往是政治勢力非要打破平衡的結果而已。





美軍之所以遭受此奇恥大辱,不是說是麥克阿瑟將軍無能,在菲律賓曾經遭受過敗績的將軍如何能接受這樣的戰敗?是因爲當時的半島,其實並不是美軍所認爲的戰略要地。從地圖上都能看出,日本到臺灣,其實纔是保證美國的全球利益的更爲重要的戰略要地。深處太平洋一角的半島,遠遠夠不上真的戰略要衝,對於以海軍力量爲其全球力量的主要構成的美國來講。





半島,唯有以大陸戰略爲核心的國家,纔會將之視爲真正的戰略要地。這個國家,不用說也知道,是——蘇聯。





這就是北韓一定是韓戰的發起者的最爲現實的戰略因素!資料也可以充分地證明這一點。






其實在我的判斷中,我認爲當時的蘇聯,未必真的希望半島就這樣統一了。因爲勢力均衡的原則,從來都是大國優先考慮的。在半島維持均勢,無論是對美國還是對蘇聯,其實都是更爲現實的選擇。而誰都沒想到,盼望統一的這隻部隊,太優秀了!





均衡一旦被打破,那麼原來的非戰略要地就一定會成爲新的戰略要衝。美國是被逼得不得不參戰。





一個很客觀的限制。美國當時的戰略補給,是無法從周圍的國家迅速獲得的。這纔初期的應對極爲不利都可以看出。但無論是北韓還是蘇聯,都忘了,二戰中唯一未遭受本土攻擊的國家,其經濟機器一旦開動,將是極爲可怕的。蘇聯自己開動了這個戰爭按鈕,也就不得不要繼續應對。半島,迅速地就由一個被很多人遺忘的地區,變成了當時的火藥桶。





聯合國的機制發揮作用了!而蘇聯試圖掌握這一地區,其實已經表明了蘇聯對於這一戰後的平衡機制的極爲不滿!半島的戰爭,最開始無非是一次試探戰而已。演化爲一次大規模戰爭,乃是戰爭販子自己要吞下的惡果!





蘇聯在看到聯合國機制在發揮作用時,將會如何?參戰?那將會導致極爲不利的局面。別忘了,美國當時,已經有了最爲可怕的武器——原子彈!





所以在聯合國軍即將收覆全半島之時,爲了重新讓半島恢復均勢,中國派出了部隊,在蘇聯已經知道自己犯了一次錯誤之後!





一個很關鍵的問題是,當時的聯合國軍,有沒有必要向中國發動戰役。這點,其實頭腦清醒的人都知道,絕無可能!這隻聯合國軍,其實無論從戰力,從戰略,都沒有向這個大國動武的任何可能。貿然地將均勢打破得太厲害,是不符合很多國家的利益的。





再請注意一個細節,當時的大陸,還沒有參與聯合國機制。與一個非聯合國成員國的國家開戰,也是要冒不少的風險的。當時的聯合國,還沒有像今天這樣,其成員包括了世界上的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而衹是一個大國之間的維持均勢的國際組織而已。一旦開戰,那聯合國與非聯合國之間的關係也就被打破了。





所以,所謂的保家衛國一類的口號,其實是喊得太錯了!漠視國際間業已形成的一般規則,早晚會吃大虧!(況且這個新的規則,是建立在差點出現核大戰的二戰的基礎上的!若非納粹德國失敗得早,歐洲怕也會遭受一次核打擊!日本人獨自地吞下了這個苦果,與其說是日本人的錯,不如說是這場戰爭的錯!估計看過廣島與長崎的一些資料的人,久久都不會忘記那種場面!)





允許我用很不客氣的說法,在內戰中終於獲勝的中共,其實很不瞭解真的戰爭。我怕當時的黃埔系將領,對於這場戰爭的態度都會很微妙,其中的佼佼者林彪先生早就指出:「美國要參戰,早就會在內戰時大打出手了。」





記住,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是聯合國的創始國!中共的一方,是挑戰國際秩序的一方!就連內戰都是!





美國要想參戰,何必非要此時動手,豈非是表明當初是在養虎爲患嗎?






我們真得把目光先放回二戰期間了。在中共的宣傳中,往往將美國的左翼人士對之的支持作爲重點,很少有人注意到史迪威將軍在參觀延安後,對國共兩黨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轉變!正是史迪威將軍的努力,使得杜魯門政府對蔣公統治集團極爲不信任。李宗仁將軍正是因爲其二戰中的卓越戰功而獲得美國的青睞的。他出任總統,的確是有這個因素在。





所以內戰中國民黨的失敗,也是失敗在這個統治集團的腐敗,讓原來的支持者都喪失了信心!很多人應該都記得,宋美齡女士在內戰結束前夕對美國的訪問,是多麼地冷清!這也表明,即便有很多很不正常的力量,但人類是有普遍的正義的觀念的!





所以,美國在內戰的局面發生了變化之後,還在期盼中共能像印度一樣,選擇一條至少的中立的外交政策。司徒雷登大使在南京被攻陷時,沒有離開。他在等著有人來談。因爲在宣傳上一直許諾要給中國帶來民主的***,無疑是美國的潛在的盟友,而非敵人。





可對國際戰略和具體的戰爭都懂得不多,就懂得沒事抓權力的毛,看不出司徒先生的這個大膽的等待,其實很可能爲這個飽受戰亂之苦的國家帶來極爲重要的支持。一篇《別了,司徒雷登》,將這個國家,重新拖入了專制主義的巨大深淵,其後果直到今日都還沒真正消除!





正是這個小小的舉動,造成了比內戰規模更大的韓戰,深深地對某種體制進行了第一次報復!毛的威信,其實正在這場戰爭中,崩潰了!





我不是故意地要貶低毛。要知道打仗這種事情,遠不像很多人所以爲的那樣,吹響衝鋒號,於是一堆人衝鋒,然後就是勝利。一個連槍都不會打的人,估計未必能理解何謂戰略!軍隊中的科層化組織,其含義是很豐富的。不理解單兵作戰的人,妄談甚麼打戰略,往往就會走向極爲搞笑的人海戰術一類的空談!






總是以爲斯大林與毛是戰略天才的人,對於韓戰好好地理解一下,是很有好處的。我衹指出兩點:


1、斯大林先生在二戰中的表現如何?料到了納粹德國的進攻了嗎?而攻克柏林,究竟是朱可夫元帥的偉大指揮藝術在發揮作用,還是一直躲在某處想著這些元帥是否會奪權的人在發揮作用?


打仗的人都知道,相互信任是多麼重要。沒有戰友的支援,任何具體的單兵作戰與大規模的軍團作戰都不可能。而像斯大林這類就知道整人的人,怎麼可能理解戰爭中軍人與軍人之間的最爲可貴的面對死亡時的信任!


2、毛在內戰中的具體作用究竟如何?很多的精彩戰例,恰恰是在部隊的指揮員獲得了相當的自由時纔出現的。劉鄧的大別山、皮旅、林元帥的錦州之戰等等等等。總是將這些功勞劃歸到毛的名下,其實是對斯大林體制的極爲拙劣的模倣而已!


在內戰中,朱德元帥的作用其實是遠遠被忽視了的。這纔是諸多的黃埔系元帥和將軍對他來當建國後的總司令毫無分歧的重大原因。衹是朱德元帥爲人謙和,不願意功高震主而已。作爲保定軍校畢業的「老軍閥」,朱德元帥若非有著充分的人脈與瞭解,內戰要想以小吃大,難度豈止比登天還難。





說得太雜了。回來說韓戰。






我其實在別的文章裏早就指出了,如果說當時的中共,對於國際政治有所瞭解,應該懂得在國際政治與國內政治,必須要保持相當的均勢局面。內戰的成功,乃是因爲國民黨自身的腐敗早就將其凝聚力淘空了而已。蔣公其實不是一個不會打仗的人,但正是二戰中選擇的納粹性的組織已經將其擺到了可笑的領袖位置上,政治上的均勢早已經不復存在。那政治的反彈,纔會歷史地選擇一個在窮山溝裏妄想世界革命的小政黨。





中共其實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爲甚麼會贏!





而韓戰,激發了可怕的戰時經濟體系。這個建立在專制基礎上的經濟體系,蘇聯已經證明,效率是極爲低下的。如果不是蘇聯在後期騰出手來支持,中共早就被拖垮了!





當時的中國,經濟體系因爲二戰,已經到了很危險的局面了。這時不想著民生而發動一場極爲無意義的戰爭,正是想靠徹底地壟斷,開出一條國家資本主義之路。與蘇聯的道路徹底合流。(反觀印度,雖然印度的建國者也是社會主義傾向的,但沒有走可怕的國家資本主義之路,其民主制度的建設先於對於簡單的經濟目標的考慮,優勢已然在今日,爆發出來了!大象戰略,果然是後勁十足!在這點上,我一直以爲甘地先生和繼承了他的遺志的尼赫魯先生,是真正的偉人。甘地家族在印度的廣泛被支持,豈非也是因爲這點?這與蔣氏在臺灣現在的地位,很是可以相比的。)





肯定會有人對我的這個說法不以爲然。因爲在他/她們眼裏,老大哥的經濟發展幾乎像奇跡一般。





這簡直是廢話!極權體制下的經濟,看起來成果很大,而造成的惡果從來都是要靠幾代人纔能化解的。剛建國時,韓國雖然有民主的外殼,但其實也是像蔣公所採取的極權體制,誕生出來的大財閥政治,影響究竟如何?有心的人可以對比一下這裏報導極少的印度,以及一些其他的國家。






而正是這些大財閥政治,總是讓很多反民主的孩子無聊地叫囂民主有多壞多壞!搞笑極了!這些孩子必須得懂得,民主的一系列原則決定了,不是要簡單地消除這類政治醜惡,而是不斷將這些醜惡暴露在陽光之下。總是妄想消除這類現象,很容易還是會重蹈覆轍走向可怕的納粹似的或斯大林似的道路。合法的商人,從來都不是民衆所怨恨的。這些孩子裏有討厭張朝陽先生的財富的嗎?如果您連他都覺得該被革命,我看您就不是甚麼爲民衆而吶喊,而是要自己當獨裁者!





韓戰的這一惡果,在隨後的經濟走向裏很容易看出,我懶得展開說。都點到這份上了,還看不懂,就真該補課了!





韓戰不衹是這個惡果。上文中已經點出,林彪元帥都覺得這場仗很無謂,那入朝的軍隊究竟該誰來帶,就成了大問題。遠在西南的劉元帥其實也是好人選(如果說是我來選的話),但西南的局面也很複雜的。當時的東南亞,還是一片亂局。西藏的態度其實也並不是很鮮明。主持西北的彭大將軍出面,無疑是很耐人尋味的。





彭元帥對毛的忠誠其實是盡人皆知。但主持像韓戰一類的大戰役,卻從未有過。我怕多少有點給自己的老鄉多弄一點軍功的意思吧?看看當時著名將領的籍貫,這點其實不用多說。長期擔任毛的警備任務的人遠去異地打大仗,也說明毛在這場戰爭裏,非要爭一點氣呢!想證明一下自己,甚至都花了血本?呵呵。





是很諷刺的說法。但怕也離真相不遠。這種極爲無聊的以籍貫劃分派系的做法,在蔣先生那裏就已經是用老了的招數了。這也說明了我分析過的,毛在當時軍隊中的威望,其實不高,而且很不高!





韓戰,很多人的回憶都證實,幾乎毛一人的決定而已。是一人之力,將國家拖往深淵的開始!獨裁的陰影,即將在累累白骨中,誕生。





這也是很多人半開玩笑似的說,美國的飛行員,幫了我們大忙,因爲血統繼承的危險,因爲一次空襲,被解除了。





我也當過教師的,所以多少能理解一點毛的野心和志大才疏。而敢於將國家玩弄於的掌股之間,是我不敢想的。我想偉人不偉人的,有時就差一點臉皮而已!





所以,參與韓戰,其實是我們自己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打了一場錯誤的戰爭。





很多人可能還記得,當時新鳳霞女士將自己的積蓄拿出來,買飛機供到戰場上。這個例子其實衹是當時的一個縮影而已。而且別忘了,連買,也都不是韓戰剛剛開始時能做的!這,已經是戰爭到了膠著期了。





韓戰,集中地爆發了一個問題。當時的中共其實根本不懂得現代化戰爭是甚麼樣子。正如我上面指出的,內戰,幾乎都是依靠情報和一堆極爲優秀的指揮員纔獲得的勝利。





而現代化的戰爭,其實怕連當時的黃埔系將軍,也不能說就精通的。國民黨的諸多黃埔系將軍,在二戰期間,面對日本時的種種表現,其實已經多少說明了這點。而在壓力之下出現的投降派,也多少表明了當時的國民黨內部,很多人真的被嚇怕了。





(希望諸多的黃埔系的老將軍別怪後輩之失禮,如果我說的有冒犯之處,請諒解!我的本意是,未經歷現代化戰爭的人,真的很難理解其中的很多新的規則的。二戰期間,面對日本的立體作戰,以我看到的史料,國民黨的諸多優秀將領,其實也是很吃苦頭的。而一旦進入了內陸,打比較純粹的陸戰,優勢纔多少發揮出來。這多少算是個事實吧。當時脆弱的經濟體系,其實很難撐起一個有效的戰爭的。二戰之中國戰場,近乎是靠拼人纔獲得的勝利,卻往往爲世界所忽視!這多少也算是國家之耻。)





那麼就是這樣一場到最後也沒能獲得勝利,而且給這個國家帶來了可怕的經濟上的負擔的戰爭,其意義如何,還需要再多說嗎?





唯獨蘇聯和日本,在此中悄悄地獲得了最佳的博弈結果!





蘇聯,是靠這場戰爭,消化了大量的二戰時積累下的問題——剩餘武器,並因此支撐起了一個龐大的軍工集團;而日本,獲得了空前的重視,在韓戰中,美國必須要考慮建立一個很好的面對東亞東北亞的複雜局面的補給基地,日本是首選的目標。臺灣,是冷戰的溫度降得更低時,纔進入了美國的全球戰略視野的。





如何?打了場仗,培養了敵人,極大地消耗了自己,能說贏了嗎?





之後的一系列的社會主義改造呀,豈非也正是因爲這場戰爭都獲得了極爲合理的藉口?而戰爭其實早就將一些商人、企業家逼向了不得不屈服於把供給和銷售的權力抓牢了的國家資本主義體制的境地了。而民族資本家這一階層的消亡,事實上宣告了寡頭經濟,已然誕生。改革,其實並未真的觸及這一體制。我們,其實還活在韓戰帶來的陰影




那些還在把韓戰當甚麼的人,回家好好地讀讀書。要想爲這個國家做點事情,先爭民主吧!您開了智,也得幫別人看清,我們最爲急迫的生存境地。





也奉勸總惦記打臺灣的人,別上了戰爭販子的當。您要連最起碼的登陸戰都不理解,就沒資格叫囂戰爭。懂打仗的人,纔有資格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