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十六章 沉沦 第十七节

wanglong6410 收藏 4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被抬回单人牢房的龙行健直到半夜才彻底苏醒过来。他像做了个长长的噩梦,在梦里他被人追杀,逮捕,然后用刑拷打逼供。他破口大骂,但却喊不出来。 他躺在竹席编织的地铺上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随着麻痹的神经渐渐复苏,龙行健的痛觉恢复了,很快,周身的创痛火辣辣地灼烤着他的神经,他的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被抬回单人牢房的龙行健直到半夜才彻底苏醒过来。他像做了个长长的噩梦,在梦里他被人追杀,逮捕,然后用刑拷打逼供。他破口大骂,但却喊不出来。

他躺在竹席编织的地铺上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随着麻痹的神经渐渐复苏,龙行健的痛觉恢复了,很快,周身的创痛火辣辣地灼烤着他的神经,他的一只眼睛被血糊住了,他想用手拨开,但手抬不起来。他无法看到自己的双手,如果看到,他会吃惊的,因为他的十个手指都肿胀的像小胡萝卜,那是被人用特制的竹棍夹伤的,他的左手大拇指已经被夹断了。他的右臂也被弄断了。他现在确实说不出话,因为在忍受刑讯时的叫喊把声带弄伤了。

但龙行健的记忆仍然清晰,毒刑拷打并没有损伤他的大脑,因为审讯者需要他的记忆。

问什么来着?对了。是那帮海军的下落。那位豪气逼人的海军少将及他的手下。他们中间很多都成了他生死与共的战友。如果没有他们,主要是那位高天成上校,他已经死在齐宗的战场上了。他如何回到帝都他并不知道,那时他重伤昏迷着,所有的过程,都是苏洁在信中详细告诉他的。

苏洁温柔的脸庞出现在龙行健眼前,他知道那是幻觉。这辈子,他估计是见不到苏洁了。他又想起了周峰、齐平、杜金和司马雪岭,想起了李宇天以及更多在他短暂生命里感到重要的人。最后,他想起了母亲。母亲是坚决反对他从军的。如果那次母亲没有在意外中被炸身亡,他注定要在玉树镇或者在小石城做一个农民或者小商人,娶一个平常的女孩子,平凡地过一辈子。

那样的生活不好吗?

但是他阴差阳错地参军了。他知道自己其实最渴望的就是从军。所以,被朱雀少年军校录取带来的喜讯将母亲死亡的哀伤冲的干干净净。朱雀少年军校的7年时光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一直到他走上了战场。

他一直随着飘扬的思绪飞舞着。像一个精灵,又像灵魂脱壳一般。一年来的经历一幕幕闪现眼前,韩堡、界口、张家集、曹集、齐宗、水龙峪及商家堡。如果他不是在商家堡主动援助被围的海军分队,他可能不会躺在这里忍受着几乎无法忍受的剧痛折磨。

援助他们错了吗?海军不是帝国军的一部分吗?自从“箱根协定”公布后到海军发表通告,遥远西部的海军成了龙行健心中的唯一希望。海军的主张就是他的主张,他不能容忍帝国对南五州的放弃和背叛。他知道自己是一个卑微的小人物,无权也无力改变现状,但如果可以,他绝不会吝啬自己的力量。

现在他有了机会!当审讯者问他是否在敌后援救过一支海军分队时,他自豪地说,是的。我指挥支队援救过海军战友!他们接着问具体的情节,他不说了,不,是这样说的,我不记得了。

那些人很有耐性。“龙中校,你是二级龙骧的获得者,是帝国的英雄。龙中校,你身处敌后,援助被围的海军并不算什么错误。我们不追究这个。实际上,你在敌后援助海军分队的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否则你怎么回到这里来?但现在海军正图谋叛乱,他们准备推翻现政权。他们已经不是你的战友了。我们相信你会想起那是些什么人,都叫什么,或者长什么样?他们跟你说过什么?”

他当时怎么回答的?是的,他回答了,很长的一段话,大致意思是,海军是叛徒?我怎么没感觉到?在帝国宣布接受兰斯人的条件,将彩云等南五州割让兰斯的时候,只有海军否认了这个卖国协定。如果海军这么做算是叛国的话,我可能也是叛国者。他说这番话时,心里在盘算,他们怎么知道商家堡那段历史的?是肖月清?还是“龙支队”的人回来了?

那个主审官并不生气,“政治问题不是军人应该知道或者过问的。你可能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但不懂政治。龙中校,内部面临分裂时国家如何能集中力量抗敌?所以嘛------”

他顶了回去,“请你们注意,是‘箱根协定’公布后海军才发表的声明。不是海军发表声明才被迫签订那个卖国协定。”

另一个审讯员有点不耐烦,“据说皇帝陛下两次提升你的军衔,皇帝陛下在太阳堡亲自为你授勋------”

“是的,”他打断了审讯员的话,“皇帝陛下是因为我在齐宗的战斗给我的荣誉。齐宗是什么地方?是彩云州的首府。但彩云州被皇帝割让给兰斯人了。早知如此,我们何必在齐宗坚持抗敌?我的许多战友,我都数不清了,他们都死在那片土地上,为什么呢?因为那是帝国的领土,绝不能允许兰斯鬼子占领她!但皇帝和政府一纸协定就把她割让给兰斯人了------”

“你决定不告诉我们所想知道的事情了?”审讯员的声音失去了耐心。

“如果我做的能为海军收复失地增添一分力气,我感到很高兴。”

“你知道保安总局是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和那帮卖国贼差不多。”他快意地看着逐渐恼怒的审讯员,“因为你们所做的正是兰斯人想做的。海军被镇压,彩云州就回不到帝国怀抱里了,我那些正在战斗和已经阵亡的战友就永远成为孤魂野鬼!”

“龙行健,我们警告你,不要和保安总局对抗。死有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活着不如死了。我们保证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们给他去了手铐,在他面前放了张纸,“给你三分钟,把我们问你的写下来,然后你就回参谋学院念你的书去。”

他饶有兴致地为主审官画了张素描。小时候,除了打架,他最喜欢的就是画画。等他心满意足地画好,那帮人取来一看,最后的一点耐心没有了,他被拖进了刑讯室。他不记得他们在他身上用了几种刑罚,但他挺过来了,昏死,醒来再继续,再昏死。龙行健身上的剧痛被仇恨代替,“死可以,让我屈服不行!”

现在他希望自己可以睡着,睡着就不会感到疼痛了。他很怀念自己过去躺倒就睡的日子,现在他才知道,能够躺倒就睡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第二天,龙行健被简单包扎后抬出来见成栋和欧延年。二人几乎大吃一惊,面前的这个被白纱布包成个大粽子的人就是那个被皇帝表彰的帝国最年轻的中校?欧延年在太阳堡授勋仪式上见过龙行健,但他无论如何无法将两个影子合在一起。

稍为停顿后,成栋开始了他的劝说。

在欧延年和胡敢看来,成栋的劝说称得上娓娓动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那个浑身包满纱布的家伙闭了眼就是不发一言!

“我说了这么多,你总得表个态吧?”成栋仍然一副好脾气。

“呸!”龙行健用足力气将一口浓痰吐在成栋脸上。


当晚,一份发自军情局的电文再次穿越茫茫夜色,飞向它的接收地好望港。很快,译出的电文转到神华帝国近日议论最多的一个人手里,他就是轩辕台。

“啪”轩辕台愤怒地将电文拍在桌子上,“这帮无情无义的东西,竟然对一个立过大功,负过重伤的英雄如此残忍!”他喝令送来电文的张念祖中将,“传令下去,不惜一切代价救出龙行健!哪怕牺牲帝都全部力量也不能让他在阴间骂我们忘恩负义!这件事你亲自负责,要快!”张念祖转身离去。

轩辕婉儿进来,诧异地看着暴怒的父亲,走过去将桌上的电报纸拿起,上面写着,“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下次审讯将结束其生命。”

“爸爸,为什么生气?这是什么意思啊?”

“记得那个救我们出来的龙行健吗?”

“记得。那个小司令。我还梦见过他呢。”轩辕婉儿吐了吐舌头,“他怎么了?”

“他在帝都被捕了。”轩辕台语气沉重,“他去年年底在敌后负了重伤,被送回帝都,哦,这些你都知道了。最近因为调查我们如何返回好望港把他抓了。”

“那怎么办?”婉儿急忙问。

“保安总局那帮畜生,”轩辕台骂道,“竟然对一个英雄用了酷刑。你不懂,很少有人能忍受保安总局的审讯的。”

“他呢?他怎么样?”

“他是好样的!什么都没告诉他们,应该说没吐露我们一个字!真是好样的。今天,他们用高官厚禄收买他,又失败了。如此良才美质,岂能见死不救?”轩辕台看着一脸焦急的婉儿,“我已经命令动用我们在帝都的一切力量去营救龙行健。这回如果能把他救出来,我会接他来这里。如果他身体残废了,我要尽我的力量让他过得快乐一些。我欠这孩子的太多了。”轩辕台的眼中隐然有泪花闪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