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二十七章 声而不实 第二节

gazelle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建安十六年,夏,五月。 关羽军出宜城,张飞军临平、随,姚远军越荆山,襄阳曹军左支右绌,不及援救,宜城守军弃城走,关羽遂兵不血刃,据宜城,前锋直指襄、樊,曹操忙调曹仁军回防,方才稳住荆北局势。魏延率军至沮河,闻宜城已得,遂引军退回。新城之破虏军据险防守,不敢展足,眼睁睁看着宜都之军卷起旌旗,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建安十六年,夏,五月。

关羽军出宜城,张飞军临平、随,姚远军越荆山,襄阳曹军左支右绌,不及援救,宜城守军弃城走,关羽遂兵不血刃,据宜城,前锋直指襄、樊,曹操忙调曹仁军回防,方才稳住荆北局势。魏延率军至沮河,闻宜城已得,遂引军退回。新城之破虏军据险防守,不敢展足,眼睁睁看着宜都之军卷起旌旗,安然撤退,领军张扬羞愧难当,遂托病不出,领军一职,由破虏将军申耽代摄。


姚远最近心情特别好,宜都郡在他的努力下,士民安堵,境内晏然,铁山军由于增加了武器和马匹供给,军势甚盛,已被刘备列为三大主力之一。文有宗预、盖顺等人,武有陈震、魏延、薜丰等人,诸般杂事都不用他插手。

闲来无事,他故态复萌,就想私下出去游玩一番,又恐盖顺等人不答应,于是便悄悄地把奚里叫了过来,问他道:“敢不敢和我一起至西陵看看?”

姚远久闻三峡之一的西陵峡之名,到秭归后还从没去看过,是以想游玩一番。

奚里极为爽快:“有何不可?跟着姚大人,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奚里也毫无怨言。”

姚远笑道:“问你一句话,扯出这许多做什么?说走就走,带上两名手脚麻利点的亲兵,快去准备,我们这就出发。”

奚里笑道:“盖先生他们怕是不知道吧?”

姚远“啪”地一巴掌打在了他头盔上:“让你准备就快去准备,这多废话!”

奚里吐吐舌头,笑着跑开了。

然而事情并不顺利,倒不是姚远他们分头溜出太守府的时候被盖顺发现了,而是刚出城不到一里地的时候就被几匹快马给追上了。领头的军官甩鞍下蹬,单膝跪地道:“府君大人,宗大人有要事禀报,现正候在府中,着末将务必请大人速回。”

姚远知道,这次的微服出行怕是又泡汤了,宗预若无紧要事,是不会出动府兵找自己的。

果然,回到府中,只见宗预正急得在堂上团团乱转,见到姚远,也顾不得寒喧,开门见山地说:“自昨日始,巴东郡忽然关闭了边境互市,不但不再售我铁矿,亦不许蜀人购我毛皮,军器制造所所存铁锭,已是不多了。”

正说到这儿,只见蒲元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听到宗预的话,也道:“主公来文,命即刻打造一批宝刀送至公安,可是库中无铁啊。”

姚远道:“德艳且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宗预喝了口案边的一杯凉茶,道:“听说是巴东郡新换了太守,新太守姓严,名颜。此人素来忠勇,言道铁矿乃军资,不能擅自外售;毛皮等物,乃奢侈品,无用之物,消磨人意志,且又徒耗帑币,因此禁止互市。”

姚远笑道:“此人吾素有耳闻,既然如此,我等只好另想良策。”

但是还能有什么良策?一连几天,姚远等人也想不出来好主意。刘备那边催要铁山宝刀催得又紧,没奈何,只好把库存的加上铁山军正用的拿出来送去了公安,照姚远的意思,是要把亲兵的那五十多把送去,但盖顺坚决不同意,理由就一个:亲兵们只擅使短刃,这是他们唯一的护身利器。事后证明,幸亏没把亲兵的宝刀送走,否则姚远就有可能逃不过一劫。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姚远等人为郡事和军事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刘备又来了一封加急书信,要姚远、陈震、魏延三人回公安述职。

盖顺看着书信,喃喃自语道:“一下子就召回三名铁山军主官,怕是有仗要打了。”

姚远心中一亮,知道最近法正奉刘璋之命至公安,据说相谈甚欢,怕是刘备要入蜀了。而召回他们三人,极可能是要带铁山军走,毕竟,关羽、张飞那边承受的战争压力比姚远这边要大得多。但是,宜都也居于前线,巴郡严颜姑且不论,新城申耽那两千破虏军可是虎视眈眈,须臾不忘雪兴山之耻啊。

姚远把自己的担忧摆给盖顺的时候,盖顺正在想着另外的事,他想的是:一旦刘备入蜀了,荆州大局由谁来主持?以目前的形势论,诸葛亮最有可能,但他一直没有介入过军事,只是在后方治理三郡,以供粮草军资,并且关、张二将素不服人,如何能统全州?关羽主政?诸葛亮雄才大略,岂能屈居武人之下?

抛开这一切不管,最重要的是:姚远将要居何位置?

两人各自把心中的话摆出来后,又都默默不语起来。

但是,起程的日期却是一点也不能耽误。


建安十六年秋八月,姚远、陈震、魏延带着一小队亲兵,往公安进发了。姚远还特意带上了盖顺,一是因为他知道到公安后上层形势复杂,需要盖顺帮自己拿拿主意;二是也想让盖顺回家看看,毕竟,他们已经离开公安将及一年了。

一上路,就下开了小雨,秋雨缠绵,不是说停就能停了的,一直跟了他们一路,到松滋附近,这雨方才停下,但天仍是半阴半晴,一幅爱理不爱的模样。弄得众人也都没精打采的,心中都暗骂:晦气!

这日天近黄昏,他们这一小队人马贪着赶路,由于路多泥泞难行,错过了驿站,但见周遭一带山峦,丛林密布,地势甚是险要。

魏延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见己方处在一个山谷之中,两边都是悬崖峭壁,忙命亲兵们装上箭矢,宝刀出鞘,围护在姚远等人周围,缓缓而行。

丛林间一片寂静,似乎连秋虫的低呤都没有了,但大家的心却十分紧张,因为战乱的缘故,荆州地面盗贼横行,似这等山谷峭壁之间,正是他们打劫的理想场所。亲兵们武艺虽精、魏延虽勇,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且又要护着姚远他们一干文官,责任非轻,是以谁也不敢托大。

谁知直到走出谷口,也没遇到任何危险,众人都暗自长出了一口气,心想,也许今天不会有事。

但魏延眼尖,早就看见谷口外平地上立着一个黑影,他一面冲亲兵作了个准备战斗的手势,一面大喝道:“什么人?!”

见那人纹丝不动,一言不发。魏延心知不妙,马上命亲兵们护着姚远退入山谷,因为他知道,前面肯定有埋伏,那人只是一个诱饵。但为时已晚,只见谷口两边山崖上如下雨般落下了滚木檑石,转瞬间就把退路给封死了。又听两边山上一片呐喊,冲下来了几百名贼兵,把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事到如今,魏延反而镇静了下来。他估摸了一下形势,觉得凭自己手中的这十几名亲兵,虽不能将这群乌合之众击溃,但冲出包围应该问题不大,只要冲出来了,贼兵大多没马,就能将他们远远甩开,脱离接触。

他又看了看一直站在远处前进道路上的那名贼,知道他是首领,“擒贼先擒王”,凭自己的武艺,只要冲出去后抓住这个贼头,主动权就会掌握在自己手中。

魏延低头把自己的想法给大家说了一下,正准备冲击,忽听那贼头大喝一声:“孩儿们,且慢动手!”声若巨雷,震得众人耳中“嗡嗡”直响。

只见那人策马冲了过来,到得近前,大家才看清,原来是一个彪形大汉,身长八尺有余,满脸虬髯,体壮如牛,跨下一匹乌锥马,手中一柄开山大斧。貌甚丑陋,状如钟馗。

那人进得圈内,一勒马缰,用手中大斧指着众人道:“尔等何人是头?敢出来和爷爷过过招么?若能胜得我手中这柄大斧,便放尔等过去,不然,嘿嘿,就别怪爷爷不客气了。”

魏延大怒,挺起手中大砍刀,催动跨下战马,冲了过去,喝道:“何方草寇,竟敢口吐狂言,看刀!”

那刀带着风声,劈头盖脸的就砍了下去,姚远知道,魏延这刀乃用铁山宝刀之法锻造而成,寻常武器根本经不住这一下就断了。

谁知那汉身躯虽然庞大,身手却十分灵活,轻轻一侧身,就躲过了这致命一击,手中大斧却顺势照魏延搂头剁来。魏延反手挥刀迎了上去,只听“当”的一声,火星乱溅,魏延虎口被震得发麻,心中暗赞那汉:好力气!

那汉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大斧虽没被砍断,但也缺了拇指大小的一块缺口,他惊讶地看了看大斧,知道魏延手中的是把宝刀。遂小心起来,尽量不和宝刀碰上。

两人一来一往,转眼间就过了十几招,把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因为姚远不止一次地亲眼看到,魏延冲锋向来都是一招制敌,从没见有在他手下走过第二招的,这贼头确实是条汉子!

那帮喽啰也是一样,大张着嘴巴都忘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他们向来把自己的头当神来看,也从没见过有人能和他过上一招。

这时,天上又不失时机地飘起了毛毛细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