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十章 第二节

shxfq9011 收藏 1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惊诧引起来的思绪,不由自禁地再次触击起,存在内心里面的美好记忆。而这份过去的记忆竟然引起了他,很想与她再来一次温存的想法,然而现实使他猛醒了过来,现在仍然如此去想已经是非分的想法了。对曾经有过的往事怀念,在心中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

他谨慎地望着她,悲痛的模样使整个心身都在为之震撼。可是不是为他悲伤,假如是为他的话,他将忘记所有的事情,并且有绝对的勇气来,对待未知与预料里,有可能发生的所有的一切事情。

只要能拥有她,宁愿去冒巨大的风险,可惜她不是为了他。他深深地感到沮丧不已。当她那雪白细长的脖子上,乘载的那颗代表着很有价值理念的头傲然抬起的时候,从那水晶般的眼睛里,投射出一种犀利无比的光芒时,他赶紧把目光挪移开去。

“你不能否认这一点!”她大声地说,话语中夹带着明显克制的火气。

“我的确没有这样的能力,在这件事上不容我不承认,如果是别的什么事,可能会硬栽在我的头上。你回想一下吧!”突然,他好像想了什么来,“你刚才好像对我说过,你还亲自见到过他,对吗?”

“别想再来骗我,像骗我在一份声称对资墨,不会造成伤害的那份协议上签字一样,这次不容你再来骗我。”

下意识地用另一只健康的手,在垂吊不能自由举动的手臂上,上下抚摸。并不指望她会对自己还有心怜惜。目前只希望尽快地解决此事,不至于引起歇斯底里。本来这次回来是很想从这个公司里撤走资金,但是投资理事会坦爽地告诉他,如果是行政方面和治安方面出现的事故,该负责的部门,自然会追究责任。然而为争夺一个女人,大陆的法律是明确的,在这里是不允许的,同时,他还受到了投资理事会的谴责,现在真让他失去更多的东西。更知道她在怪罪自己,是发挥了手中有钱的因素,才使她的情人,人间蒸发,他对此事也感到十分地蹊跷。

“一定是你花钱买通了所有部门里的人!”她的眼中充满了血丝。

“信不信由你。”他无可奈何地说,希望她能理智去想一想。

这时候又传来敲门声,凉透了整个心身,难道是妻子来了?不能犹豫不去开门。他打开门,发现竟然是黎中财,何毓中如同见到救星那般高兴,热情地将他迎接进来,他的到来,可以为他解决所有面临的事情,最好是能将她劝走,一想到即将来临的一天,顿生烦恼,主要的因素是他的那位体格臃肿得,让人无法忍受的妻子,一个会计方面的能手,能否过她的这一关,已经是一个问题,目前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黎中财向何总敬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把注视的焦点投放在蔻丹的身上。

自从与她中断通话,黎中财考虑了许多。

马上告别了因电话铃声而惊醒的妻子。迅速穿戴整齐后匆匆忙忙地离开寓所,立即朝何毓中下榻的酒店乘车赶来。相信她听到自己告诉何总经理回来后,一定会把怀疑的重点全部都放在他身上。如果他没有悄悄地去问,为她请的那位为资墨维护权力的律师所说的话,他当初也会同她一样,把怪罪的重点放在他的身上。

当听完律师的一席话之后,增加更多的思考来。绝不相信何总经理会有天大的本领去左右司法部门,其中必有原因,可是,是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

他瞅了何毓中一眼,他坐在另一则的沙发上,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尽管此人不能获得别人的同情,可是即将面临的处境还是让人感到遗憾的。自从事件发生后,在疗伤期间,一位暂时接替职务的人士朝他透露出信息。总公司对他在投资地出现的事件是十分地镇惊,这次是特来调查事件的根源。听说总公司的执行官亲自来了,而且这位执行官竟然是他的妻子。可以想象,一旦获知这些事情的起因之后,将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来呢?

蔻丹从投射而来的眼神里,读懂了一个信息,黎中财十分感谢。经过一番有意识的寒暄之后,她听从他的劝说,从套房中出来,在通往酒店大门口而去的走廊上,黎中财对她说:

“我有一种看法,资墨的失踪,何老板没有这个本事去做到,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国家机关,他也许是为政府去做某件秘密的事情。哦!别忘了,他是特种兵!即使他差一点被判刑,也可能会被召,神秘地从你的身边离开,我看你目前只有等待,也许会等待许久,也许用不了多久。或者他可能不会回来,或者他——各种因素太多了。”

“你这样认为?”

“只有这种可猜测的方面啦!”黎中财肯定地说。

“或者他会心灰意冷。”她沉痛地低着头说。

对此没有摇头也不作答,这个问题只有留给她自行去思考。他遭受到的伤害那么严重,那可真是使人很难对她宽容与原谅的。如果她现在正朝这方面上去做,应该能从最大的程度上减轻她的过失。同时也是黎中财猜思中的估计因素。

诚实地讲来,仍然没有绝对的把握就彻底地认定,他是属于国家的召唤。据他这一生积累的经验和得知的资料去综合结论,可就是没有这方面的听闻。只是对资墨的去向问题,不得不想法设法弄清楚,他很赞成律师的方案,问题是蔻丹是否真的愿意真诚与付出。

直到天快天亮的时候,资墨才从思虑之中解脱了出来,疲惫地仍想昏昏入睡。

只是这天的晨训被取消了,突击队员们可以多睡几个小时。在早餐完毕之后,列队于训练场上,训练场的器械管理员们,从器械库中运来了武器装备,并一一地分发。手中握有真枪,尽管没有弹药,可是这种感觉早已不同。一种久违的、新的兴奋在每个人的心中激荡。

“拿上你的枪!你这该死的蠢猪,给我再做一次穿过铁丝网的动作,如果再爬不过的话,我会打烂你的屁股,你想尝尝这滋味对吧?”

正想听从命令去重做的队员,听到教官这么说,反而从地上爬站起来,睁着一双大眼,整个脸膛绷紧得让人感到是一种明显的忿愤情绪。

“对不起!现在我什么样的滋味都不想,听着!别说我是一个蠢猪!我最讨厌别人这么地形容我,教官!”

“你觉得这种称谓对你不公平?”

“绝对是的,教官!”

教官并不在意此人的情绪,反而挑衅地将他上下刷了一遍。朝面前的队员理解地点头,声音低沉,但是绝对的铿锵,“想证明一下我说得话是错误的,你有这种想法对吧!”

“怎么过证明法?”

“你很有主见先生!”

教官李忠盯视着对方,用那种如同冻结了目光,在对方的脸上,来回地扫视了几遍。站在他面前的队员神态傲然。教官又看了几秒钟之后,原先表露在脸上的讥笑不见了,立即换上一幅严肃的面容。他转侧身子,冲着训练场上正在进行训练的全体队员大声说:

“停!”

所有的队员都停了下,同时一起围了过来。

“我猜想你是想与我比试一下!”他问道。

“是的!我有这种想法。”对方不服气地大声说。

“我会让你叹服的。”

“我需要结果,教官!”

“很好,先生!主意不错!”

训练官把手中的秒表递给站在最近的一个人手中,然后走到另一名兵士的身边,从那人的身上卸下装备,背在自己的背上,他喜欢公平。随后退到起跑线上,兵士见状之后,好强的性格让他没有任何退路。他也走到了那条线上与训练官平行。

“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兵士回答,聚精会神,只等发令。

预备出发模样,使那位手中握有秒表,暂时充当教官角色的人想笑。他拖长着音调发令道:“预备!--开始!”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里跨过面前一道窄小的沟渠。进入伏卧区里,这个区域里,李忠教官有一点优势。然而在二百米快跑中,对方将先前那稍微落后的颓势扭转了过来。然后一同越过泥潭,翻越栅栏,在爬软网的时候,如同人形蜘蛛,轻巧爬过。

各种训练目录都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但还是李忠比那名军士稍微慢了一点。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然而军士并没有半点荣耀感,相反有一点惭愧。他走到训练官的面前,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然后回到训练的队伍里。

这时候,在训练场的上空出现了两架直升机。飞机在操练场上降落了下来。军需部来了几位人士,军需部的主管亲自来到了这里。另一架大型的直升机旁边,有几名军需部的人员正从直升机上,卸下许多的装备。

少校带领执勤军士前去迎接,他与此人握手的时候,在训练场的那一边,突击队员们结束训练,组成一字长队,等候他们走来。此人一边走,一边兴奋地对少校说。

“这可以说是我国陆军未来装备的一次提前检阅。”话音刚落,他立即加上一句话,“我们军需部对此,进行过精细的改进。”

改进的方面包括许多地方,首先最大的改进地方是;它们的外形设计。这位专家级的技术人员,在当初刚接到这项工作的时候,就在内心里不停地抱怨。从那些老一辈设计人员手中出来的东西,就别想在外形的美观上能得到什么至佳的感观效果。一切都是方正的结构物,他真不知道那些设计者,有没有美学观念。

像他们那类人,如果让他做出中肯评价的话,那就是让他们让出工作位子,让新人来做。军需部的专家今天的表现让他的同事们大感意外,因为与往日里沉默寡言判若两人,现在简直是一个健谈之人。这不能不说,他目前手中拿起的东西。

虽然从功效上去说,俨然是一件可恶的杀伤性的工具,但是在他的眼中,只认为是一件杰出的科研结果,它是他设计出来的,把它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去看待,其他的事情可管不着。

从直观的方面上去看,这种新型的冲锋枪不单从它的外表上去看,都已改以往那种做工粗糙,似乎差一些的样子,其他的技术指标都十分地理想,就像如今陆军正装配的轻型武器那样十分好用。好用耐用以及适用性一直是陆军装备部的研究目标。正因为结合了上述的指标,该研制出来的武器将是未来陆军战士装备作战的枪械。

事实上,它早已经不是传统形状的枪械模样,如果将它的背带去掉,扔在远一点的地方上去看,它就像是一块不反光但是绝对银质通亮的一块,长约60厘米,宽度在11厘米,上面有多处特意削槽及圆吼状的钢板相嵌物。

军需部的专家及助手,从集中箱里将武器取了出来,它的上面还用一层透明的薄膜包封着。把它们分发到了围站成一个扇形观看他如何来演示的每一位战士们的手中。面对众人惊叹与兴奋的神态,他感到很自豪。因为枪械的形状设计是他设计的。从众多设计外形的稿件里,经专家们的论证后,一致认为他的设计方案是最佳的。

“感觉怎么样?”

他朝众人问道。虽然专家对枪型设计很满意,以及许多的技术要求都符合高标准的要求,但是重量是一个问题。在这方面,他与同事们只好从新材料上去考虑。最后选中最新的合金材料,可是造价太高就成了不能迅速装备部队的前提因素。

也正因为这种原因,该枪械只好封存到库房里。这次将它展示出来,是决定让它去装备突击队员去进行真正的战斗,自然这也是试验各方面性能的最佳方式。

“哦!它很轻!”

“我想我这是在接触一件精工打造的物件!”

武器专家满脸微笑地接受众人的评价,心中早已乐开了花。

“只是不知它射击的精度怎么样?”有人提出了看法。

“你可以进行测试。”他让提出看法的战士走出行列,并帮他将枪上的薄膜撕掉,从助手那里拿来一个弹夹装上去。

“虽使在打点射的时候,消音筒也不至于发热过快,这是最好的枪。”军需部的武器专家道。

拿起那把枪,拨动枪栓,枪口对准前面五十米开外的靶子扣动拨机,就连站在二十步开外的人,只能听到低沉的沉闷声。发出的枪声相当小。

武器专家打完了一个弹夹,这时候,两名助手端来了各种让他们叫不出名来的奇怪弹药。他从中拿起一枚长形的弹头,朝众人展示一下后,安插在枪口上,然后拨动枪栓。对准那面岩石悬壁,只发出很小的一声响,那枚古怪的子弹射进岩石里,随后发生小爆炸,从弹吼里马上滑落下来一条很细的绳索来。

就算在夜间作战,它与那些传统上的夜视装置不同,它不单具备常规的功能,还能与空中的卫星传输系统联系上,枪上有一个防破碎、防水的显示器,它可以在不需要的时候折下来,用它能更为直观地显示出这一信息出来。该种枪型将是未来战士的配备武器标准,事实上当它研制出来之后,在他的脑海里就在构思着研制第二代产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