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十章 第一节

shxfq9011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URL] [内容简介] “看来你已经很懂我的意思了。”   “我很明白!”他十分歉意地点着头回答,“不过!我会善于做这方面的宣传工作。”   “那么你预先接受我的感谢,就并不为过了,训练官!” 羞愧的神态很快爬到了他的脸面上,只是用了一个很得体的默默点头方式,就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看来你已经很懂我的意思了。”

“我很明白!”他十分歉意地点着头回答,“不过!我会善于做这方面的宣传工作。”

“那么你预先接受我的感谢,就并不为过了,训练官!”

羞愧的神态很快爬到了他的脸面上,只是用了一个很得体的默默点头方式,就让他从不好意思的陷阱里爬了出来。

“我得先走一步。”李忠用手扯了扯身上的肮脏训练服,意思已明确地告诉了对方,要马上去进行清洗。

魏征再次朝他点了点头,目送他走离的背影仍然注视了许久,最后才迈开了脚步。

他走得很慢,没有人能够从他缓慢行走的姿势里,感觉出他是在思考一个问题,仅仅只能看出,他可能是被高强度的训练项目给练累了。他的目光此刻投在天际的地平线上,重大的责任让他把难为情的面子彻底丢弃到了一边。

他觉得自己应该坦率一点,因为对这些战友们,他是相当了解的,虽然他们都十分指望能获得一笔钱来,解决各自面临的诸多困难,但是他们的内心深处,依然存在着一种崇高的信仰激情,只需要用一个很好的方式,就能够让它们在每个人的心田里激荡起来。

用完晚餐,他去洗漱间,将训练服洗干净。从洗衣机里拿出甩干的训练服朝寝室走去时,正好碰到资墨,正好由过道的另一头走来,他的神态仍然是那般的忧郁。

“你感觉怎么样?”魏征不想立即去与他交谈心事,也许过二天,情况就会完全地改善起来,“我说你对训练感觉如何?”

“真有一点累!”

“明天安排的训练科目,可能会更艰难一些。”

“我保证会通过的。”他很认真地说。

两人跨进了寝室。些时由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声,随后传来呼唤魏征的声音,训练官在唤他,他应了一声之后,马上走到自己的铺前,把训练服放在铺上,然后扭头朝向资墨。

“我们也一起出去,走走如何!”他问道。

“我想早一点休息。”

资墨回答后,爬到床上去,他的睡铺在魏征的上面。

倒躺在睡铺上面,几个月来首次心境放松了下来,再加上训练的疲劳,这一天的训练令许多人都有一点适应不了。自从退伍之后,几乎没有人,再这么高强度地运动过。目前的这种很吃紧的状况,可能要一二天之后必定会改变。他没用多久就睡着了。在半夜里的时候,他反而醒了过来。

寝室里一片黑暗,资墨试着再一次入睡,可是当前不论怎么去努力都办不到。闭着眼睛,任由脑海里的思绪去自由思忖,想象着前天里的情景。

不知不觉中,他开始滑向对自己进行审查的想象境界里去了。认为命运对他的确不错。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下来。虽然以后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他不想去再想,一切全都由着事物的发展规律而它去发展。至少现在身心自由了。从内心来讲,还是有一点不能完全遗忘的阴霾。一想到了曹正的遭遇,想到李忠的处境,就觉得自己的人生遭遇并不是那么地糟糕。

只是使人不得不认为,它又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一旦确定心中曾认定是很严重的事情,在现在讲来是过分地认可之后,心胸就显得无比宽慰与开朗了起来,自然而然地滑向这件事情的起始因素之中,就算这个起因是确切地归罪于另一个人的身上,现在思忖起来,已经像明日黄花。再也提不起对的她恨意来,他不能否认自己深深地爱着蔻丹,也正因为如此,包容了她,所有的过错。并且还相当奇怪地反为她的处境,考虑与担心了起来。尽管一再强调自己如此去想是多余的,无意义的,只是控制不住。

就这么奇怪。思维竟迈向为她担忧的思考中。她现在怎么样?如今将怎么生活?一切成了想象中的内容。想象她从收审所出来,现在正在干什么样的事情?难道像她所说的那样,为自己真得那样去做?还是一时只说说而已的呢?他努力地回忆着与她相处时日里,对她人性的了解,希望从中得到一个较为满意的答案来。他不能强硬地对事实不顾,仅仍然用不理解与怪罪的心态去思考这件事情。最大的原因在于,不能不否认自己现在的心中仍然对她有着不可动摇的感情基础。

也许是真情实意的情感通灵关系,蔻丹在半夜里从她的床上,惊慌地坐了起来。层层的心事将她折磨得无法入睡。她走到了窗边,推开窗户,夜晚的凉风吹得让人心旷神怡,满天的星星是那般地明亮。但是她却心胸发慌。

资墨!你到底在哪?她的内心里在呼喊。

连续两天,加上今天这新的一天就要来临,算起来已经是第三天了。仍然没有寻找到资墨的半点踪迹。这简直快让她发疯了。

那位律师在今天下午时分,曾给她打来了电话,虽然他正在赶赴小镇上的路途中,但是,还是将遭遇到的各种困惑,朝她进行了一番探讨。同时有一种预感,也许他前去调查资墨战友的事情,也可能是毫无结果。也正因为律师朝她告知的话,才使她整夜无法入睡。

她不能平静下来,想找一个知道自己所有想法的人来聊一聊,可是现在惟一能与之交谈的人只有黎中财,她无法克制地挂去电话,尽管现在已是凌晨三点钟。对在深夜里将他吵醒感到很抱歉。

“没什么!”黎中财在电话里理解地说。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现在善于理解起人来。

“我对资墨的事一直弄不清楚,我有了一个新的问题。”她说道。

知道她对那方面弄不清楚。事实上,他在上半夜里也在考虑着这件事情。一个关押的人不可能失踪。如果说,她一直没有见到过他,或者是道听途说的话,就另当一回事,但是她与他相见过,甚至还谈了许久。然而时隔第二天,收审所里竟没有了这个人,还有就是:她当着监狱长的面,指出那位传讯资墨出来与她相见的狱警,竟一口否认。这不竟使黎中财对此事件出现的新奇变化,重新持谨慎的态度来看待它,并开始用深刻的思维方式来,考虑这个问题。

“这里面有文章!”他说。

“这是肯定的。”

她十分认可他的说法。没理由不往这方面上去想。现在所有可能的方面都是有可能引导出资墨去向何方的线索。监狱里那方面的事都由律师去寻找答案。但是他们同时也在寻找着可能性的信息来。那怕是稍许有一点关联的因素,都会加入到联想里来。

“他回来了!”他告诉她,“何总经理在深夜的时候也由南方回来了。”

“他也回来了?”

“没错!在你回来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晚上的时候,他回来了。”何毓中一到就给他来了一个电话,并且还告知了他的夫人一同抵达,他还交待让他在早晨到他下榻的酒店中去,有要事想先与他商量一番。他不想在她的面前隐瞒这一点,通过电话向她说明这一切。

黎中财告知的这个信息对她来说太重要了。“我认为一定是他策划的。”蔻丹恨恨地说。

“在我看来,何毓中恐怕没有这个能力!”

“他为什么没有这个能力?”蔻丹持拗自己的看法,“他有钱!有了钱就能具备这种能力。同时本地区对台商有一种特殊的关照政策。我从律师那里得知一种司法程序,让我不得不往这方面上想,因为一般性的案子恐怕要拖上一年,哪怕是严重的案子也比资墨之案所用的时间要长一些,这不是他在捣鬼吗?”

“你要考虑一下其他的因素。”

“一定是他!”她仍坚定不移。

“喂!请听我说。”

可是蔻丹早已听不进去,挂断电话,尽管电话铃声仍不停地响着,不再想去接,她知道他这个人一向是温和中庸的个性。往往某件事情需要采取果断的时候,总是显得那样地犹豫不决。她本来是想在第二天,天亮后到达何毓中下榻的饭店去找他,可是在不停思考中,所产生出来的激昂情绪的支配下,怎么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虑与忧愤。匆忙地换上衣服,一边朝出租车公司打去一个需要计程车的电话。

计程车在凌晨四点钟时,将她送达大饭店。付完车费后,脚步匆匆地走进去,侍应生见到她一脸愤怒的神态,预感工作的饭店可能有一出花边闹剧要上演,当他试探询问后,才放下了心来,不是闹剧要发生。不会累及其他的顾客,原来是因公司里的业务问题。但是好奇心让他在过道的一头伫立观望。

蔻丹很满意骗过侍应生的技巧,用手重重地叩响了门,同时另一只手按住门铃不松。

自从被他带到广州的一处休假圣地,在那里好好地休息了一阵子,那是为她购置的漂亮的别墅。还有一个较大的游泳池。她听从他的话,在那里呆了两个月,在两个月里,反复地想了许多,尤其想到何总的那位律师希望她在一份文件上签字。

该律师对她说,只要承认该事不是因她的事情所引起,一切都会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当时她傻乎乎地在那文件上签了字。可是事后就越想越不对劲。她朝黎中财打来一个询问的电话,从得知的情况里,早让她愤慨不已,她骗过那些陪同何总疗伤,同时又是监管她的手下人的注意,独自一人回来。果然没有出乎她的所料,何毓中利用签署的那份文件对资墨进行诬陷。他也在她离开后的第二天随后的时间里回来了。

到底是谁?被声音吵醒,睡眼惺忪地披着睡服开了门。看到是蔻丹,浑身特别地紧张起来。自从遭受到那一事件后,何总经理几乎是焦头烂额,有一点得不偿失的遗憾。不论如何去做,知道失去她已经是一个不能改变的一个事实。

他的妻子早有所闻,现在走到哪里她总是要跟随于后。目的是紧紧盯住他。同时去收集对他不利的资料。也许在她认为一个合适的时候,对簿公堂恐怕也是早晚的事情。

不过他与妻子的婚姻早在几年之前就出现了无法愈合的裂迹,双方没有主动提出分手,完全是看在当初结合时所签署的那份协议。

她现在就在隔壁的房间里。一个必须全力去对付的婆娘!回想起他与资墨的那场官司之中,蔻丹的确是上了他的圈套,她的声明使他看到自己情敌的悲惨下场。

然而,他的行为方式,是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做出来的,他希望能彻底使对方身败名裂,让她从现实的角度上考虑,重新选择回到身边来的方向。可是让他不愿看到的事实如期而至,事情反而让她坚定了离开他的决心,同时还引起她对自己深深的恨意来。而在另一个方面上,他还受到了大陆司法当局的警告。警告他如同犯罪式的行为方式。自己被对方弄成了致残,才只判处三年的徒刑,从这一点上就可以得出,内地司法部门执法的严肃性是不容受到任何因素的影响。

“请进!”他对她说。

可是没想到在他没有将门全关合上时,就愤愤地责问起来。“说实话!”她说,“是不是你利用你的能力与手段,把资墨弄到了一个让人找不着的地方去了,或者……。”

何毓中缓慢地转过身来,飞快地瞥了她一眼,从她那幅让人看起来感到害怕的神态上,敏锐地感到她是有急事,她来的目的彻底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你请坐!”朝她做了一个手势。

“别想再敷衍我。”在沙发上重重地坐下,“今天不得到一个答案我是不罢休的。”

像是对什么十分感悟地频频点头。这时候在心里面陡然间里升起了一种奇怪和不切实际的想法来。他幻想!确切地说,十分留恋以前,她张开双臂来迎接他的情调。他会将她紧紧搂住,垂头到她丰腴结实的胸脯,沿着那深深浮峰沟糟,尽情地吸闻着她的体香。可是自从将他带到河南的这块土地上,自从她与那个叫资墨的人相识之后。虽然他还享受到了一段让他情意飞扬的美好时光,可是渐渐地发现,她是只出于应付而已,一切的美好已经不在,消失了!只有记忆!该死的资墨!

“这问题我回答不了!”他说。

“你别把我给逼急了。”

“我没有!我向你发誓,我没有这么去做过,同时我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可是他不见了,像是人间蒸发,”她愤怒地望着他。“我见是见过他--那是在收审所里,可是第二天,就这么地古怪,他失踪了。”

“失踪!”何毓中也顿时感到了十分惊诧与不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