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九节  小试牛刀

龙居士 收藏 13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九节 小试牛刀

咯吱、咯吱……

雪很厚,一脚踩下去,直没膝盖,发出另人牙酸的咯吱声,当再拔出来时,又往往会带上一滩泥雪。

在这样的地方行走,速度可想而知。

但大雪对这一群人,似乎没有什么影响。他们的行动仍然很快,不知疲倦。

八个人当中,只有二个个子矮小一些,其他的六个都是二米以上的巨人。

巨人们穿着兽皮衣,身上背着巨大的背包。当先一人,右手中还提着一把长柄大刀,左手握着一根麻绳,而麻绳的另一端却套在一只吊晴白额在老虎上。就像是牵着一只狗。的确,这只老虎像狗一样的听话。不紧不慢的跟在巨人的身边。

“嘿,快到了,翻过前面那道山梁,就可以看到俺们的村子!”范雪狼打了一个忽哨,向着山梁奔去。他太兴奋了。这次进山,不但消灭了虎患,还发现了义勇军的卫司令。早就听货郎马喜说过了,卫司令不但勇武无敌,还十分大方,给起奖赏,从不吝啬,跟着他,前途光明啊。当然,最重要的是,鬼子怕了他,以后村子就不用再担心有鬼子来扫荡了。乡亲们从此可以过上安稳的生活。

卫华见范雪狼飞奔而去,笑了笑,仍一手执刀,一手牵虎,不紧不慢的走着。

母虎一般比较温顺,如果不是被逼急了,并不咬人,所以动物园里的所谓驯虎,其实百分之九十九训的都是母老虎。若不是大雪封山,难以找到食物,这只东北虎也不会侵害人蓄。卫华将母虎活捉后,本想剥皮吃肉,但是依依死活不同意,再加上众人被依依的泪弹攻势给击倒,这只母虎就留了下来。

老虎一天至少要吃十几斤肉,一般人是养不起老虎的。不过,像卫华这群人,就不一样了,肉多得吃不完啊。

有温暧的地方住,又有肉吃,还有一群力大无穷的煞星,老虎乖得很。大伙也不怕虎伤到了自己。原因没有别的,因为这一群人,除了范雪狼都拥一具神赐予的强悍身体。就连力量最小的依依,都可以轻易的将老虎当猫一样,抱着玩。

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再者动物界都遵守着这样的一个规则——强者为王。这只老虎和依依最亲近,但最怕卫华。有时在依依的面前,老虎还会使一下小性子,但在卫华的面前,却是百依百顺。

为了使唤方便,依依给老虎起了一个名——小乖乖。

同进依依也得到了一个强悍的绰号——虎妞。

虎妞寸步不离老虎。既便队伍要下山了,也要带着老虎走。

卫华不同意带虎下山,因为会吓着人。屠倭却说,这样也好,所谓将军虎威啊。有老虎助阵,既可以威震敌胆,又能让自己人安心。至于会伤到人,也好办,卫华牵着就是。

就这样,八个人一只虎,下山了。

范山狼爬到山梁上,张望了一下,呆住了,过了数秒,回头大喊:鬼……鬼子!

……

村民们终究没有几个能逃脱的,老老少少几百口子人,全都被赶到村口的平地上。周边的一处平房顶,架了挺轻机枪,鬼子个个刺刀上枪,对着村民们,和完成了封堵任务的伪军,一起,将这里围着水泄不通。

王麻子点头哈腰的跟在鬼子军曹的身边,如同一块狗皮膏药。不过,只要一转身,当他面对乡亲们时,立即变成扯高气昂的老爷状。

“皇军说了,只要你们供出村里的游击队,或者说出游击队的家属,皇军重重有赏。如果游击队主动投降皇军,皇军将委以高官厚禄。”

没有说话,人群静如鸦雀。

“呸!狗汉奸!”王麻子在人群前晃过时,经常听到这样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满是怒火,仿佛是从地底发出的,带着强烈的诅咒。王麻子装作没听见,充耳不闻。因为他也知道,众怒不可犯。

一连喊了数遍,没有人站出来。

鬼子等不耐烦了,甩了王麻子一个耳光,骂道:“叭嘎,你的去将游击队找出来。”

王麻子曾说过,他被游击队给暴打了一顿,那么他就应该知道,游击队长得什么样。而王麻子却极为笨拙的有在喊,要游击队自己站出来。这也怪不得鬼子打他耳光了。鬼子哪晓得,这次其实是王麻子公报私仇来了,这个村哪有什么游击队呢?

这一次行动,王麻子已经被打两次耳光了,但他并不恨。现在鬼子就是他的亲爹啊,亲爹打儿子,那是老子打崽子,打了就打了。

王麻子,捂着肿胀的半边脸,在人模狗样的又喊:“谁是游击队,老子早就知道了,老子是想给乡亲们一个立功领赏的机会,你们如果不要,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王麻子扯着嗓门又喊了三次,没人鸟他,只好亲自动手。他带着二个伪军,冲进人群,开始乱抓人。

疯狗闯进,人群一阵骚动,大人骂,小孩哭。

“狗日的王麻子,你他妈的疯狗别乱咬人。”怒骂的被王麻子抓到衣服的猎户张民。上回,就是他和范雪狼、李啸一起狠揍了王麻子。王麻子在这里,既没有找到范雪狼,也没有找到李啸,就拿张民出气。

鬼子军曹,见人群骚动,便亲自带着一个鬼子兵,冲了进去。

“太君,他是游击队!”王麻子急着说。

“狗日的,王麻子你哪只眼睛看到俺是游击队了?”

“上次你打了我,我是皇协军,打了皇协军,就是打了皇军,打皇军的就是游击队。”

如此歪理,张民气得双目如赤。

鬼子军曹见张民三十来岁,皮肤黝黑,身形精干,两臂孔武有力,又抓住他的右手,发现食指第二节处有老茧,这说明他是玩枪的人,便信了王麻子的话,左手一招,鬼子伪军一拥而上,将他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绑在树上。

“你的,游击队!同伙的在哪里?”

“老子不是!”

“巴嘎,不说的,死拉死拉的!”鬼子用枪顶住张民。

“小日本,有本事杀了老子!”鬼子军曹正要动手,王麻子拉开了他,嬉笑道:“太君我有办法叫他说。”

“你的大大的好!”军曹让开了,叫王麻子审。

王麻子派人进去,在人群中,将张民的媳妇抓了出来。这才歪着脸,目露凶光,对着张民道:“你要是不说,别怪兄弟们放嫂子排枪了。”(排枪,东北黑话,轮奸。)

“王麻子,老子日你祖宗!”张民双目流血,其势吓人。

王麻子惊了一跳,退了几步,又壮着胆上去,在张民的耳边道:“兄弟,我也知道,你不是游击队,谁叫你打老子呢?咱做人,就一个原则,谁打我一拳,我就还他一脚,谁踢我一脚,我就灭他全家。记住了,下辈子,你可千万别得罪我!”

“我说!”张民忽然大叫道。

鬼子军曹闻之大喜,这个王麻子真是有办法啊。对付支那人,还是支那人最在行,哈哈。

“王麻子就是游击队!”

“叭嘎!”王麻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就响起了一道乍雷——他中了今天第三个耳光。

“太君!别听他血口喷人,我是大大的忠于皇军!”王麻子被扇得晕头转向间,还不忘了,跪倒于地。抱着鬼子军曹的粗腿。

“哈哈……好一场鬼子汗奸戏啊!”鬼子军曹正在思索着,这个王麻子是不是游击队时,身后忽然传来大笑声。回首看去,但见二十米开外,顶天立地的出现一人。他手执大刀,身穿熊皮,背负巨包,还牵着一只大老虎。

这景像太诡异了。将所有人都给镇住,全都呆了。

“你的,什么的干活!?”

“哈哈,小日本,你不是找游击队吗?游击队的司令来了,又不认识了?”说话间,卫华大踏步的往前走子几步。

庞大的身体逼近,就如坦克开来,地面颤抖,鬼子们本能的感到恐惧,双眼死死的盯着卫华,腿下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正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被卫华吸引住了,没人注意到他们的身后已经出现了数个同样巨大强悍的杀神。

“动手!”卫华两眼的余光一直在注意着队员们的情况,见他们准备就绪了,暴喝一声,同时松开栓虎的麻绳,单手执刀,向着鬼子军曹发动了冲锋。

吼——

“小乖乖”也同步行动起来,发出一声虎啸,扑向最近的一个鬼子。

变生肘腋之间,再兼虎威啸林,鬼子伪军,大都吓得两手发抖,枪都握不稳了。

鬼子军曹想开枪,但他连卫华的人影都看不清楚。感觉就像一座山压来,仿佛要窒息了,心脏几乎停止了。

厉风刮过,鬼子军曹连同附近的一个鬼子,二个伪军,全都变成了两半。

卫华刀下,不留全尸。

速度太快了。

八半人体,裂开了去,甚至没有人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战斗没有悬念,一眨眼就结束了。

总共才十三个鬼子,卫华解决了二个,小乖乖解决了一个,它一口咬掉了一个肥头,现在津津有味的享用它的人肉大餐。房顶上的四人鬼子机枪组,被龙将军一枚手雷搞定。剩下的六个鬼子,还不够,兄弟们分的。

“哇——,我杀人了,好刺激啊!”依依满脸是白花花的像豆腐脑一样的脑浆。兴奋得直跳。她是摸到鬼子身后,用手枪,近距离的崩掉鬼子的后脑勺的。

王麻子等一干伪军,吓得魂不附体,将一切防碍逃跑的东西“步枪、手榴弹、帽子、干粮袋”扔在地上,一哄而散。

呯——

埋伏在树上的雷老虎开了一枪,跑得最快的那个伪军,脑袋爆开,向前跑了两步后,一头载倒在地。

屠夫用捷克式轻机枪,“哒哒哒”的,打了一梭子,子弹贴着伪军们的脚跟,打在雪地上,激起一片雪雾,伪军们明白,再跑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剩下的不敢跑了,全都跪地乞降。

王麻子公鸭般尖锐的嗓门,叫得最大声:“爷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