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中国战场的朝鲜义勇队

saron622 收藏 0 38
导读:[img]http://news.xinhuanet.com/theory/2008-02/16/xin_1120205151101046236665.jpg[/img] 1939年,朝鲜义勇队中的女队员 资料图片 抗日战争时期,在遍地烽烟的华北前线,活跃着一支由朝鲜人民优秀儿女组成的抗日队伍——朝鲜义勇队。他们以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与中国抗日军民一道,战日寇、抓敌特、散传单、阵前喊话,出生入死,谱写了一首国际主义的悲壮战歌。 艰难组建,敌前抗战受打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9年,朝鲜义勇队中的女队员 资料图片


抗日战争时期,在遍地烽烟的华北前线,活跃着一支由朝鲜人民优秀儿女组成的抗日队伍——朝鲜义勇队。他们以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与中国抗日军民一道,战日寇、抓敌特、散传单、阵前喊话,出生入死,谱写了一首国际主义的悲壮战歌。


艰难组建,敌前抗战受打压


1919年,朝鲜“三一”独立运动失败后,大批爱国志士和革命青年流亡中国,继续进行复国运动。1937年7月7日,日军炮轰卢沟桥,拉开了中国全面抗战的序幕。翌年2月,日军颁布“朝鲜征兵制”,并在北平、天津等地建立了“朝鲜征兵特别训练所”,强行征集华北敌占区的朝鲜人,组成沦陷区大城市的“警防团”、“留民团”等组织,为其侵略战争充当炮灰,这更加激起朝鲜人民的无比愤慨。



经中国共产党倡议,1938年7月,朝鲜“民族战线”理事、朝鲜民族革命党总书记向蒋介石递交了成立朝鲜义勇队的方案,此方案得到了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和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的大力支持。10月10日,在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的协助下,以“参加中国抗战、打倒旧本军阀、推动朝鲜革命运动”为宗旨的朝鲜义勇队在汉口正式成立,周恩来到会祝贺,并作了《东方被压迫民族与解放斗争》的讲话。


朝鲜义勇队成立后即投身于中国抗日战场,他们最初在第五战区活动,从1938年至1940年的两年间,义勇队转战于6个战区13个省份:他们在抗日前线印发宣传册5万份,散发传单51万张,张贴标语40余万份;参加过湖北会战、昆仑关争夺战、中条山反扫荡战等战役。尽管战绩卓著,但他们在国统区的活动却处处受限,特别是抗日战争转入相持后,蒋介石消极抗日,继而支持韩国光复军,并处处打压朝鲜义勇队。


国民党的消极抗日和对朝鲜人歧视态度,使这些具有强烈爱国主义思想和民族自尊心的朝鲜青年极为愤慨。他们从生活实践中看到,只有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才是朝鲜人民的真正朋友。他们决心和八路军并肩打击日本鬼子,以便将来打过鸭绿江,解放自己的祖国。


1940年11月,朝鲜义勇队在重庆召开第一次扩大干部会议,决定将工作重心由敌前改为敌后。1941年初,为能够顺利地从国统区转移到抗日民主根据地,朝鲜义勇队同国民党进行尖锐的斗争,经过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周折,才由国民党第五战区转到第一战区,然后分4批北渡黄河,进入太行山抗日根据地。


如鱼得水,在八路军中壮大


八路军第385旅在驻地涉县西达村广场上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大会,义勇队100多名男女队员和八路军战士象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紧紧地坐在一起,大家鼓掌、喊口号、唱歌,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大会首先由陈锡联旅长致欢迎词。接着,旅宣传队演出了专为欢迎会赶排的文艺节目。演员们把衣服剪得短短的,代替朝鲜妇女穿的上衣,用一块布裹在身上,当作朝鲜妇女穿的长裙。看到表现朝鲜人民斗争生活的活剧时,朝鲜同志非常激动,纷纷登上舞台纵情表演,唱完悦耳的朝鲜歌曲,又跳起欢乐的民族舞,每个节目一完,就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欢迎会结束后,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八路军政治部罗瑞卿主任,第129师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等接见了义勇队成员。


两天后,朝鲜义勇队的战士便转到第129师师部去了。他们和原来在八路军工作的朝鲜同志汇合在一起,成立了自己的政治组织——“朝鲜独立同盟”,义勇队与“朝鲜独立同盟”的总部都设在太行山根据地。1941年夏天,陆续来到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朝鲜义勇队各支分队,经八路军总部安排,集中汇集到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山西辽县桐峪镇。朝鲜义勇队来到八路军这际,正是抗日根据地受到日军疯狂“扫荡”、日渐陷入困难之时。面对严重的困难,朝鲜义勇队没有被吓倒,而是与八路军一道,在火热的斗争中日益壮大。


朝鲜义勇队从现实斗争的需要出发,十分重视对干部和队员的教育和训练,以培养对敌斗争的军事干部和人才。1942年11月,朝鲜独立同盟接受中共中央“保存实力,培养干部,为解放朝鲜做准备”的建议,在涉县中原村普定寺大庙内创办了“朝鲜青年革命干部学校”,由武亭担任校长。1943年1月6日,学校正式开学。后来,他们在延安等地也创办了“朝鲜青年革命干部学校”,为革命培养和输送了数百名朝鲜籍干部。1943年9月,“朝鲜革命军政学校”在南庄成立,八路军129师司令部当天赠给该校一面用幕布做成的锦旗,上书“朝鲜革命础石”六个大字。


这两所学校的成立,很快便显示出巨大的生命力。尽管当时条件很差,但朝鲜的学员们学习热情很高,一面坚持学习革命理论、军事技术知识,一面坚持打仗、生产。学校还结合我党我军的整风运动,也开展了整风。仅在涉县中原、南庄的三年中,这两所学校就为朝鲜革命培养和造就了党政军领导骨干300余人。朝鲜建国后曾任内阁副首相的崔昌义,朝鲜人民军副总司令武亭,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长金抖奉,朝鲜人民军副总参谋长朴政德上将、朴金波中将等,都曾在这些学校学习或工作过。


日语喊话,火线宣传创奇迹


朝鲜义勇队队员大都精通汉、朝、日三种语言,对日本国情有较多了解,因此,他们在战火纷飞的前线担负着艰巨的武装宣传任务。据不完全统计,从1941年1月起一年多的时间,义勇队队员就散发了中、朝、日三国文字的传单227种计123800张,贴墙壁标语1453条,并先后训练了2万多个火线上用日语喊话的战士,使八路军瓦解敌军工作大大前进了一步。


1942年,敌后斗争进入了最艰苦、最困难的阶段。八路军总部根据党中央和毛主席指示,决定组织武装工作队深入“敌后之敌后”,钻到敌人封锁沟纵横,碉堡林立的“格子网”里去发动政治攻势。朝鲜义勇队光荣接受了“配合八路军到敌后之敌后去发动政治攻势”的任务,他们毫无踌躇的换上便衣,整齐武装。不论在下大雨的黑夜还是炎热的白天,不论在敌占区还是在游击区,甚至是敌人派遣游击队跟踪他们的时候,仍然做出了出色的成绩。


每当夜幕降临时,朝鲜义勇队就在夜色的掩护下,深入到最前线,用日语对敌军进行宣传瓦解:“你们的妻儿老小都在盼望你们早日回家团圆呢!”“将军们坐飞机,士兵们步行送命去,你们的父母抱白盒子痛哭。”“欢迎你们投诚,我们优待俘虏!”……。当时参加这种斗争的,除了朝鲜同志以外,还有日本解放同盟(由觉悟的日本战俘和投诚过来的日本士兵组成)。朝鲜同志和日本解放同盟的同志随八路军一起到“格子网”去活动时,充分利用他们的有利条件,根据不同情况进行各种工作。他们用日本话或朝鲜话向日本鬼子的炮楼喊话,高唱瓦解敌军的歌曲,在墙壁上写朝鲜文或日文标语,给碉堡里的日本人、朝鲜人写信,有时还乔装日本部队到碉堡里面去把日本兵活捉出来……


有一次,八路军一个小部队要在晚上通过平汉路,为了避免无谓的伤亡,朝鲜义勇队的同志设法找到了一个日本炮楼的朝鲜翻译官。义勇队的同志向他作了宣传解释,让他回去向炮楼里的日本兵报告情况,说晚上八路军大军过境。就这样,吓得那些日本兵心惊胆战,躲在炮楼里动都不敢动,更不敢打枪,八路军的小部队便趁着黑夜悄悄地通过了封锁线。还有一次,八路军要打日本鬼子的一个炮楼,因为当时我军炮火很差,硬打会造成很大伤亡,也不易攻下。我军就通过朝鲜义勇队和炮楼里的一个朝鲜翻译官拉上了“关系”,了解了敌人内部情况,摸清了进攻的道路。攻击的那天晚上,朝鲜翻译官用酒把几个日本鬼子灌得醺醺大醉,里应外合轻松地拿下了炮楼。


为搞好武装宣传,朝鲜义勇军的同志们经常化装成各行各业的人,潜入敌占区,组织秘密的朝鲜革命团体,动员大批的朝鲜人到根据地来工作学习。同时,还经他们的手,搞了不少有关日伪军活动的重要情报,有力地支援了八路军。义勇队这些活动使日寇非常恼火,他们千方百计地设法破坏义勇队的活动,有时还公开悬重赏捉拿朝鲜义勇队的同志。但朝鲜同志紧紧依靠人民和八路军,他们神出鬼没,纵横自如,象鱼游大海一样,活动在敌人的心脏里,敌人干着急却无可奈何。


并肩作战,战场杀敌气如虹


朝鲜义勇队在担负紧张而又充满危险的宣传工作同时,还直接参加战斗,用枪和子弹消灭敌人。他们与八路军并肩作战,冲锋陷阵,气势如虹,有的甚至长眠于中国大地上。


1942年5月,日军执行针对太行山根据地腹地的C号作战计划,出动2.5万人,从四面八方对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发动了大“扫荡”,妄图聚歼八路军主力。由于日军事先严密封锁消息,加之后方机关人员庞大,结果,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等机关及随同八路军总部一起活动的朝鲜义勇队等1万多人,于5月24日被日军包围在偏城和辽县交界的南艾铺、十字岭一线。


25日拂晓,1万多日伪军在飞机的掩护下,从四面“铁壁合围”过来,情况万分危急!当时,敌人一面打枪,一面象群饿狼似地哇哇地乱叫。飞机在头顶上反复俯冲,炸弹不时队伍的前前后后爆炸着。这支队伍大部分是机关干部,骡马多,携带的行李、公文箱子多,除了少数警卫部队以外,干部手上没有什么武器,行动迟缓。敌人越逼越近,眼看就到跟前了。


紧要关头,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出现了,他举起手臂高声喊道:“同志们!我们同生死,共患难,大家都要沉住气,听指挥!”接着,他果断指挥总部警卫排到西边、朝鲜义勇队到东面阻击敌人。朝鲜同志接到命令以后,马上把部队分成两股,奔向东面的一个山头。他们总共只有一百多人,而敌人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密集的枪弹,在头顶上飞啸着,织成了一道道严密的火网,但始终不能够阻止义勇队同志们前进的步伐。一会儿,义勇队的机枪在山头上咆哮起来。敌人遭到突然的打击,便仓惶集中火力向义勇队阵地射击,从而使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等机关得以摆脱敌人的尾追,成功突围。


29日,担任掩护任务的朝鲜义勇队部分队员不幸被日军包围。他们在支队长朴孝三的率领下,英勇作战,打得十分顽强。虽然敌人火力很强,兵力也超过他们很多倍,但义勇队将士毫无畏惧,硬是凭借仅有的一挺机关枪,一次次击退敌人的疯狂反扑,始终坚守在阵地上,没有后退一步。直到八路军的增援部队赶来,他们才跳出敌人的包围圈。


战斗胜利后,为奖励朝鲜义勇队的英勇行为,八路军首长在祝捷大会上奖给他们一挺新缴获的日本歪把轻机枪,枪柄上刻着“为了共同理想,我们永远站在一起”的赠言。此次战斗,被人们称为朝鲜民族革命党灵魂的朝鲜义勇队重要将领石正(鼎),中共党员、太行区党委党校副校长陈光华、朝鲜义勇队干部胡维伯等人光荣牺牲。为纪念这些牺牲的朝鲜同志,他们的遗体被安葬在同次战役中牺牲的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的陵墓旁。


1942年9月,在为朝鲜烈士举行的隆重追悼会上,八路军总司令朱德亲临讲话,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等敬献了挽联。同日,《解放日报》刊载了朝鲜义勇队烈士的事迹,以及朱德、叶剑英、肖三、艾青等人的悼文和悼诗。中共中央北方局还发表了“纪念朝鲜义勇队诸烈士的规定办法”,要求把烈士的英勇斗争事迹和他们光辉斗争的经历,编进学校的教材和课本,广泛宣传,让广大军民学习朝鲜义勇队先烈们英勇的战斗精神、无畏的英雄气概和崇高的奉献精神。


鱼水情深,同甘共苦写辉煌


朝鲜义勇队第一支驰骋在中国敌后抗日战场的国际纵队,但这些外国友人组成的部队和八路军一样,每到一地便帮助群众担水、推磨、扫院,见面还主动打招呼,态度和蔼可亲,很快就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拥护。老百姓热爱义勇队,就象子弟兵一样亲热。


1943年,太行山根据地遭受了严重的灾荒。庄稼被灼热的太阳晒枯了;蝗虫象乌云般铺天盖地地飞来,落到地上几分钟就把一片片庄稼吃得精光。饥饿的魔掌恐怖地掐着人们的脖子。根据地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一面与日本侵略军作战,一面与灾荒搏斗。在那些日子里,朝鲜同志和八路军将士一同到野外去捋榆叶、挖野菜,过艰难生活。


为了战胜敌人的封锁和自然灾害带来的困难,八路军部队根据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利用战斗间隙开展了大生产运动。朝鲜同志也和八路军一道,到大山上去开垦荒地种植粮食与蔬菜。他们还开设了纺织厂、鞋工厂、民众医院以及开办运销合作社等。朝鲜义勇队的同志十分勤劳,他们之中有许多人是知识分子,过去没有劳动过,但在生产劳动中表现很好。从涉县的河南店往武安阳邑镇运棉花,朝鲜义勇队的同志每人总是背着上百斤的大棉花包,淌着汗,赤着脚,一去八九十里,一天就能运到。义勇队的同志也很钦佩中国的劳动人民,他们曾提出“向中国劳动人民学习”的口号。


当“无人区”闹荒灾时,朝鲜义勇队还曾配合八路军攻入某乡镇,夺回了350石粮食,救济灾民,并且对伪军喊话:“我们是朝鲜义勇队,今天把350石的粮食救济了老百姓,你们愿意不愿意呢?”伪军们好象受了感动说:“我们知道你们的意思,你们国际友军来此地,这样辛苦,我们也有良心。”第二天,老百姓送来200个鸡蛋和50斤猪肉来慰劳,但义勇队都知道老百姓的困难,婉言予以谢绝。在那最艰苦最紧张的日子里,勤劳的朝鲜义勇队同志和八路军官兵一道吃糠咽菜,用汗水灌溉过丰腴的中国大地……


抗日战争胜利后,朝鲜义勇队扩编为7个支队,他们跟随八路军10万大军和2万干部一起,兵分三路,挺进东北,和主力部队一起参加了四保临江、围困长春、解放沈阳、攻打平津等战役,继续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续写着新的辉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