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亘村被袭——刘伯承抗日首挫




刘伯承1937年9 月21 日来到了在娘子关担任正面防御的国民党军第3 军军长曾万钟的指挥所。除第3 军外,娘子关还有国民党军的第26、27 路军。


曾万钟首先向刘伯承介绍了日军新的动向。他说,近日日军第20 师团避开娘子关正面阵地,集中兵力和人力正向右翼的新关猛攻,曾万钟对下一步的行动表示出极大的信心。他继续说,新关守军凭借窑洞式半永久性工事和钢骨水泥永久性火力点进行防御,予日军以重大杀伤,娘子关的守军也随时准备出击支援,这样的部署,日军是难以从娘子关突破的。


刘伯承不仅看到了曾万钟所看到的下一步,而且比曾万钟多看了一步。

刘伯承对曾万钟说:“日军不攻娘子关而攻新关,是想来个避实击虚。如果新关也不易得手,它极可能再往南迂回。这样,新关以南的石门,则必须火速派兵占领,严防日军偷袭。” 曾万钟对坏了一只眼睛的刘伯承多看出的一步,很是不以为然。

刘伯承和曾万钟会谈之后,形势的发展正如刘伯承所料。只是曾万钟的疏忽,殃及了129 师386 旅771 团,当然其中也有771 团自身的疏忽。


9 月25 日,日军在新关攻击失利后,派出第40 旅团5 个大队进行右翼迂回,从井陉方向迅速占领了石门口。当夜,日军依据侦察机提供的情报,避开大路,从

谷底小沟绕了过去,对771 团发动了突然袭击。前一天,刘伯承得知771 团在利用当年蒋介石、阎锡山军阀混战时期的旧工事备战时,曾提醒他们说:“不行,旧工事不可靠。”由于771 团警戒下严,没有对日军的偷袭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一下子就被冲散了,团主力不得不撤到附近的山上。形势是很严峻的,被偷袭后的10多个小时内129 师师部及386 旅旅部与771 团完全失掉了联系。


刘伯承是在焦急地等待中度过了最初的几个小时。


在刘伯承焦急等待的同时,有人却在准备看129 师的笑话。

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得知此事后,从太原打来电报“慰问”刘伯承。他带着嘲弄的口吻说,你们八路军光说游击战、运动战,结果你们反被日本人游击掉了。

国民党第2 军团司令兼第13 军军长汤恩伯得知这个情况后,也打电话给刘伯承说:“看来你们的游击战不行哪,我们几万人都顶不住,你们一个旅怎么行?还是撤吧!”


就在国民党军的一些高级将领嘴上轻蔑的微笑还没有消失的时候,771 团以自己出色的表现,以八路军所特有的顽强与机智,向他们表明,八路军不仅可以打游击战,而且可以在阵地战中生存与作战。


日军在炮火掩护下,突入了771 团的阵地。771 团一开始确实很被动,上级与下级失去了联系,自上而下的指挥已经不复存在。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八路军的生存能力与战斗能力真正的被表现出来了。

771 团被冲散的各个部分自动的组成新的战斗集体,自动形成新的指挥,成排建制的就以排为单位,成班建制的就以班为单位,总之是各自力战,形成了一个个的堡垒,并在单打独斗中,堡垒与堡垒间逐步发生了火力联系,相互掩护着向山上转移,利用山势在山上与日军形成对峙。

团部的通讯员战斗后更是受到一致的称赞。战斗中,团部的警卫力量被打散了,在已经隐约能够看到鬼子身影的时候,团部仅有的几个通讯员,临危不惧,又3 次进入团部,将团部的公文和其他东西搬得一十二净,在鬼子眼皮底下带着文件归了队。

第二天,当师部转移到北界都后,771 团被打散的人陆续归了队。虽然他们脸上带着愧疚的表情,但他们身上的装束却着实令人羡慕:有的戴着缴获的日本军的黄五星帽,有的穿着日军的黄呢大衣,有的把自己的枪换成了三八式步枪,每个人手中都有一两件从日军手中缴来的战利品。


一个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新闻记者由衷地写道:他们打的胜仗倒并不叫我们怎么惊奇,他们打的败仗才真叫人佩服。


后来,刘伯承见到徐向前时对他说了以后还说了很多次的一句话:“你培养的队伍是打不垮的!”

事后,刘伯承就七亘村被袭一事给中央写了一份检讨报告。

毛泽东看了报告之后,于10 月25 日电示八路军总部和各师:

“屡胜之后,必生骄气轻视敌人,以为自己了不得。771 团七亘村受袭击,是这种胜利冲昏头脑的结果。你们宜发通令于全军,一直传达到连队战士,说明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是一个艰苦奋战的长过程。凡那种自称天下第一、骄气洋溢、目无余子的干部,须予以深切的话告诉他们:必须把勇敢精神与谨慎精神联系起来,反对军队中的片面观点与机械主义。”

这是抗战中第一封要打掉“骄气”的电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