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小窝棚里月薪500元保洁员的年夜饭


正月初二,我背着相机走过西安城一条条大街小巷,当我走到离城墙东南角不远的一条泥泞小巷时,我被小巷两边连成排的低矮的窝棚吸引了,这里有30多间房子,住着50多名保洁员,他们大多是夫妻保洁员,来自长安、镇安、商洛等地,是清一色的农民工,这些房子是他们自己搭建的,这里离他们的保洁区近,且不用花一分钱的房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保洁员,一年365天,天天都得坚守在马路上,他们没有一天假期,他们怎么过年?看着窝棚顶上一个旧红灯龙、看着门上贴的大红“福”字,我挺想看看保洁员如何过年。中午,60岁的樊民孝从“家”端出一碗猪肉炖土豆、一碗扣肉,放入门口的蒸笼里,炉子里火正旺,蒸笼里冒着热气,樊师傅说:“一会儿,同事们将在这里聚餐,年三十、正月初一,保洁任务比平时重,没时间弄年夜饭,今天我比平时起得更早,扫干净地就回家准备吃的,工友们坐在一起吃个饭,这是一年中最难得的一次聚餐,也算咱们迟吃的年夜饭。”饭做好了,樊师傅给几名还在马路上扫地的工友打电话,要他们回家吃饭。泥泞的路上摆了张小方桌,10名保洁员围坐在一起,举杯欢度春

保洁员们喝着酒聊着天,说着他们的新年愿望,干了15年保洁工作的文师傅说:“早就说要给我们涨工资,可现在一月还是540元,希望这工资早一点涨到我们的口袋里。”工资涨到600元是他们的心愿,王师傅接着说:“这540元,还含工具费呢,我们用的扫把、铁锨、三轮车都是自己花钱买的,光扫把一年就要二、三十把,工具费一年也得200来元,我们盼着给涨一点工资。”樊师傅眼看着现在住的地方很快将面临拆迁,希望有一个住的地方,樊师傅说:“我们保洁员租房子房主都不欢迎,嫌我们的扫把脏、嫌运垃圾的三轮占地方,要是有保洁员公寓就好了。”蔡克莲是他们中的元老,今年56岁的蔡克莲已在西安扫了18年马路,5年前他丈夫陈均甲也从镇安来到了西安,和她一起干保洁,蔡克莲几乎年年都被街道办评为先进,她喜欢保洁工作,她说:“我要一直干下去,干到老。”说起新年愿望,她说:“希望13岁的小儿子在西安上学能少交一点借读费,希望丈夫的白内障能得到手术治疗,希望像我们那样干了一辈子保洁工作的保洁员干不动的时候go-vern-ment能发一点养老费。”56岁的蔡克莲和62岁的陈均甲孩子上学一年就要4000多元,为了省下每一分钱,老俩口把早饭都省了,凌晨3点多不吃早饭上街扫马路,直到中午11点才回家吃饭。





城市离不了保洁员,没有保洁员的城市我们不敢想象。保洁员,他们来自农村服务城市,他们每天从凌晨3、4点干到晚6点,他们没有一天假期,他们没有相应的医疗养老保障,保洁员这个群体应该引起社会的关注。


[/td][/tr][/table]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