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120奔波8000公里护送危重病人回到沈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驾驶员和他出诊沈阳的车又将驶向新的救护现场 记者张悦/摄


核心提示:救护车内数据显示,这一趟来回跑了8000多公里。云南省急救中心介绍,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从祖国西南的昆明将一位危重病人平安护送到东北的沈阳,无论路途之远还是历程之险,都是云南急救史上从未有过的,甚至在中国急救史上,迄今也找不出第二例。行程:昆明→广西→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天津→沈阳


本报讯 (记者 张友平) 昨天,从沈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科传来消息,因脑梗塞一直昏迷的病人刘世敏,已能睁开眼睛认人,这就意味着,他的意识得到初步恢复。得到这个消息,云南急救中心工作人员欣慰不已。


原来,1个多月前,从沈阳来云南办事的刘世敏在楚雄突发脑梗塞昏倒,生命垂危!临近春节,被转至昆医附一院的他,一直躺在重症监护室,眼睛始终没能睁开。家属害怕了,大过年的,如果病人在他乡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向云南省急救中心紧急求救,希望120能护送病人回家乡沈阳,医治的同时也能和家人团聚,如果不测,善后也好处理。


云南省急救中心获知后,立即答应了家属请求,派出最好的120救护车和4名医护人员,冒着难以想象的风雪天气,辗转大半个中国,历时7昼夜途经8000里路将病人平安送到沈阳。行内人士称,这是云南乃至中国急救史上迄今行程最远任务最艰巨的一次急救!


接到任务 急救医生心里没底


“我很欣慰,很高兴!”昨天下午,得知自己亲手护送的重症病人在几千里之外的沈阳有所好转,云南省急救中心医生王玺无比喜悦,同时感叹:“太不容易了。”


1月24日下午2点多,省急救中心官渡分站医生王玺刚上班,就接到领导电话,告诉他第二天将有重要任务,护送一位脑梗塞的病人回沈阳。今年26岁的王玺,身强体壮,有过多次长途急救经验,因此每有长途或繁重的任务,多会落到他头上。


当时,全国大部分地区正遭受多年难遇的雪灾,大半个中国都被严寒和冰雪封锁。此前,王玺最远的急救经历,是送病人到浙江义乌,但那是春夏季节,道路通畅,2000多公里路不算什么。


从昆明到沈阳,按照正常线路行进,路程会在4000公里以上。怎样将一个昏迷不醒的病人,从昆明平安护送到沈阳,王玺心里很没底。


重度昏迷 脑梗塞病人危重


为了尽可能护送好病人,云南省急救中心派出了性能和装备最好的一辆急救车“云急004号”待命。该车的价格和医疗设施,价值在百万元之上,与豪华轿车相比毫不逊色。同时,派了叶登厚等长途驾驶经验丰富的2名司机,加上医生王玺和另一名护士,4人组成的精干急救队伍,短时间内准备完毕。


当天下午,王玺通过电话向省医药公司预订了营养、对症类药物。从下午2点上班,第二天早上8点才下班,一夜无眠。


25日上午8点,和同事交班之后,王玺在疲惫中和同事们一起,准备了药物和仪器,从关上赶到位于高新区的省急救中心,与护士何增香及司机叶登厚等4人,一起赶到昆医附一院重症监护室。


临床医学专业出身的王玺,早上10点多第一眼看到病人刘世敏时,只见对方气管被切开,靠呼吸机维持供氧,仍然昏迷不醒。从旁边的仪器上,可以看到病人的心率达每分钟130多次,血压较高,呼吸微弱。


王玺和他的同事们,心里都着急——难以想象,护送这么一个病人赶8000里风雪路,路上将会有怎样的变数?无人能知!


紧急出发 来不及吃午饭


病人家属为了能将刘世敏早些送回家乡,已经顾不得太多,心情急切地围在床前。“这趟护送,风险非常大!”王玺判断。他立即给家属说明了病人有可能在途中发生的一切可能,却没有考虑到自身的路途安危。


上午11点多,“云急004号”救护车载着一位重度昏迷的病人、4名医护人员和4名患者家属,共9人沉重地驶出医院。救护车一路向文山方向驶去,准备从广西境内北上。驶出几个小时后,大家感到饥饿难忍,回想才发现连午饭也忘了吃。


一路上,医生王玺和护士何增香都要时刻看护病人,测心率、量血压,监测血糖状况。由于病人气管被割开,为了不阻断呼吸,每隔2个小时吸一次痰。


天黑下来,终于到达文山富宁县境内,这时,又遇上了堵车。大家不得不下车,急匆匆吃了一顿饭。而王玺和何增香,一刻都不离开病人。等其他人吃过之后,再将饭菜带到车上给他们,匆忙扒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