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越大规模炮战,在前期,越军火炮尚能跟我军火炮分庭抗礼,为减少伤亡,消耗越军战力,我军炮兵中出现了一个新的临时组织——伪装分队。


伪装分队也是一个临时设置的分队,队长由极富炮战经验的某团副团长兼任,虽然他年龄较大,但他那一肚子“坏水”,却让越军吃了苦头。伪装分队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伪装炮阵地。先用钢管架或圆木钉成火炮的模样,再装模作样在一边摆上整齐的空炮弹箱上面放着整整齐齐的“金光灿灿”的空弹药筒,张着一块伪装网,有时还放几名穿着军装的“草人”,伪装分队的兵有事没事就背着枪走来晃去,这种典型的伪装就算是基本完成了。这样伪装的炮阵地,远处观测颇为逼真。


在我炮兵进行射击时,伪装小组就引爆事先在阵地周围布设的炸药包,伪装成我军打炮时的发射光,这很容易迷惑越军的观测所。如果越军炮火袭击伪装阵地,我军炮阵地即刻就被“摧毁”,这样就算是大功告成,这也就是伪装分队在指挥越军的炮火。我军真炮阵地也要进行伪装,这种伪装就是事先在周围布上炸药包。如果这时越军的炮火反击过来,伪装小组就引爆炸药包,这样就伪装成越方炮弹的炸点,使越军观测所产生错觉,造成判断失误,结果炮弹就越打越偏。 我军炮兵阵地,大多沿公路配置,有时也在深沟或高地反斜面构筑,尽量建在越军炮兵不易观察到的死角地带,这两种方式各有优劣。深沟或高地反斜面的位置隐蔽,但射角受限,机动不便;而沿公路配置,虽然易遭反击,但方向宽射角大,机动方便,这时伪装就更重要了。然后伪装小组只需在旧掩体内放一根涂了绿漆的圆木,再搭一张伪装网就算是完成伪装,周围是散落一地的“铜光闪闪”的炮弹壳,更是逼真,再在其它火炮射击的同时,引爆阵地上的发射光,常常让越军误为真目标。


当遭越军炮火猛烈压制时,我炮兵有时便故意停止射击,引爆阵地上事先设置的炸药包,让越军误认为我炮兵遭到重创或被消灭,耐住性子,三五天不打炮,一动不动佯作“死亡”状,当越军把注意力转移别处后,我炮兵佯死的阵地又突然“死灰复燃”,猛烈还击。我炮兵本身就是采取发射阵地分散、炸点汇集的方法,最大限度增加越军对我方炮阵地的侦察、压制困难,加上如此一来的伪装,让越军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经常有瞎打盲打的事情发生。


1985年之后,越军丧失了对等还手的能力,一个真炮阵地竟有两个月不需要挪动炮窝,因此伪装分队也就名存实亡,基本上就处于“待业”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