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在其政治生命倒数期即使孤注一掷、拚死一搏,也无法上演特大事变,制造恐怖状况。从现在到"五.二○"这段日子,以陈水扁内外交困、众叛亲离的处境,他充其量只能制造中小程度的危机和麻烦。


现在离台湾"总统选举"投票日只有三十多天,人们都担心民进党还有什么撇步、奥步、垃圾步,尤其担心陈水扁还有什么怪招、险招、必杀招。美国的台湾问题专家还关注"从3.22到5.20之间,陈水扁会做什么?"也是担心他不肯和平交接权力,在六十天过渡期制造惊爆事件。这种担心其来有自,其至有由,且其肇因久矣。


"终极之战"疯狂反扑


自民进党陈水扁上台执政以来,台湾的民主政治已异化为极端反民主法治,所谓"直选总统",并不是在现行"宪政"体制内的选举,而是要选出一个"新国家"。民进党陈水扁公然向选民诉求,选了他们将来可以实现"台湾独立建国",如果选中国国民党,只是维持"中华民国"现状,而这正是他们不断革命的对象。其所谓最民主的"公投",也变成"台独执政者"操控的工具,成为他们进行思想组织动员、推动"法理台独"的手段。陈水扁民进党执政近八年来,以"法理台独"为中心思想,以族群斗争为夺权保权手段,加上执政腐败无能、经济民生困顿,已令台湾社会政治面临解体和动乱的临界点。民进党陈水扁在立委选举遭受空前惨败后,必然在"3.22"这场"终极之战"疯狂反扑。


有人说,经过"1.12"这场决定性的战役,陈水扁时代宣告结束。然而,对陈水扁剩余的破坏力不可太低估。此人阴险诡诈,反覆无常,在短短数年间,竟然可以把民进党几乎完全"扁化"。他因彰显票房毒药效应辞去党主席后,谢长廷不但不能"清君",而且连"清君侧"也做不到;不仅"新三宝"继续留任,而且补一堆刚被选票否定的立委"入阁"。陈水扁在面对百万红衫军围攻时,已修炼出惊人的抗压能力,绝不会轻易退位让权。


陈水扁已取代李登辉成为"台独教父",在他的"台独时间表"中,早已把今年北京举办奥运订为千载难逢的时机;科索沃最近将单方面宣布独立,更激发其"急独"野心。所以其操控的中选会不顾公投与大选脱钩的舆论压力,于二月一日公告,"入联公投"与"总统选举"同时举行,若公投通过,就逼使下届"总统"执行,即使通不过,也向外界发出了台湾有"独立公投"权利的信号。陈水扁当局还全面发动"台独势力",在大选前举办"2.28"系列活动、"3.14"反《反分裂法》大游行,强调今年决战是"台湾对中国的战争"。凡此种种,都是刻意挑衅内地和蓝营,企图挑起台海紧张局势,或在岛内制造冲突动乱,其绑架民进党谢长廷向死地一赌一博之心昭然若揭,故台湾人民对扁下台前可能制造什么突发事件或混乱状况,不能不提高警惕及作好应变准备。


玩不出翻天戏码


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认为:"2008年的陈水扁已经无所不敢,无人能挡,过去外人印象中那种无赖宵小的性格似乎一去不返,代之而起的,是枭雄大盗的霸气";"莫说台湾朝野两党手足无措,山姆大叔退避三舍,就连北京高层都已经改弦更张,向台湾高举科学发展的免战牌"。这种看法未免太高估陈水扁了。吾人认为,在战术上还须重视、戒备陈水扁,在战略上则应藐视陈水扁。这个台湾民主政治异化而成的怪物,不管其抗压指数有多高,无论他如何诡诈难测,毕竟其大势已去,而且走到尽头,再也翻不起惊天恶浪。


去年十二月陈水扁提出"戒严"及"延选"说,引起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薄瑞光赴台"关切",当面要求陈水扁承诺和平转移政权。阿扁在一月二十二日会见美国前副国安顾问克劳区时强调,"总统选举"将平安度过,不但顺利产生未来台湾的"新国家领导人",也会顺利进行交棒与政权的移交。阿扁这项承诺不可尽信,但至少反映他在美国加大压力下,不敢太过轻举妄动。陈水扁把今年初的立委选举与"总统"选举视为一次选举,他在立委选举时未见惊爆动作,是既有所不敢,亦有所不能,并非因其本性改变而不想妄为,而是受到内外因素重重掣肘而不能任意妄为。


选民不再被"公投"蛊惑


北京奥运会可能面临的最大安全问题,就是陈水扁在余下任期制造"台独重大事变",挑起两岸军事冲突。北京高层研判,在多重因素制约下,陈水扁不敢也不能走出最危险的一步,但在确保北京奥运会安全及顺利举行的重点考虑下,对陈水扁当局现行的"台独"挑衅活动尽可能忍而不发,在大陆的媒体或官方文件,看不到一点对台"文攻武吓",连台研学者亦甚少评论台湾选情,这是为了不让扁当局"抓到"干预和打压台湾的藉口而加剧"台独"挑衅行动。但这不等于中国大陆受陈水扁要胁,把北京奥运视为"台独自由化假期",更不等于对"法理台独重大事变"高举"免战牌",二月二日国台办已对陈水扁当局执意举办变相"台独公投"发出措词强烈的声明。


"入联公投"绑"总统大选",估计将是陈水扁临"终"前的最大动作,但已注定失败。国民党已向美国表明,如果马英九当选,"入联公投"即使通过也可以不处理。如果走"渐独"路线的谢长廷当选,"入联公投"即使通过,其解读与执行也与扁有所不同,不会立即触发台海冲突。更何况"入联公投"通过的可能性甚小,从与立委选举相绑的台湾第二次"公投"来看,领票率仅约两成六,连"投绿"选民也有三分之一不领"公投"票,足见台湾大多数选民已趋理性,不再被操弄"公投"的政客以"直接民权"的虚名所蛊惑。


文章说,在台湾人民破除了陈水扁神话、民进党失去"本土"专卖权之后,陈水扁在其政治生命倒数期即使孤注一掷、拚死一搏,也无法上演特大事变,制造恐怖状况。从现在到"五.二○"这段日子,以陈水扁内外交困、众叛亲离的处境,他充其量只能制造中小程度的危机和麻烦,即使如此也不可掉以轻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