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一章大决战 第九节没有枪的土匪

ddtt 收藏 3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张顺早上起来把行李箱从床下拉出来,他找到一支枪牌撸子装在身上,也不等陈雯和玲霞起来他就离开房间,到了西餐厅他找个清净的地方坐下,他拿过菜单熟练的点好咖啡和西式早餐就坐在那抽烟,今天他出去摸摸底,看看马占山住那,他没事翻着报纸等服务生上菜。 陈雯醒来一睁眼感觉旁边空荡荡的,扭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张顺早上起来把行李箱从床下拉出来,他找到一支枪牌撸子装在身上,也不等陈雯和玲霞起来他就离开房间,到了西餐厅他找个清净的地方坐下,他拿过菜单熟练的点好咖啡和西式早餐就坐在那抽烟,今天他出去摸摸底,看看马占山住那,他没事翻着报纸等服务生上菜。

陈雯醒来一睁眼感觉旁边空荡荡的,扭头看玲霞还睡着她马上先爬起来,看见被翻动过的行李箱她知道张顺带枪溜了出去,不知道去那但知道他要自己出去,她急忙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她是受过训练的特务,她也跟张顺在一起呆过段时间,她能猜到张顺在什么地方,这小子不可能穿着破衣服溜到大街上喝豆汁儿吃焦圈儿,也不去喝老豆腐吃果子,他肯定就在本酒店的西餐厅里吃饭,张顺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她十分清楚。

张顺正低着头吃三明治和牛排,陈雯打扮好了也走进西餐厅,很自然坐到他对面,服务生够来问:“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他点的再给我上一份。”

服务生被打发走后陈雯说:“你知道人家住那么?”

“不知道我四处打听。”

“你一打听就暴露了,北平有多少特务你知道?警察局的便衣在那活动你知道?你出去一打听不是被便衣抓就是被特务抓,你还带着枪不是找麻烦么?”

张顺把一片面包抹好黄油,趁陈雯不注意放在她嘴里,张顺笑着把餐巾递过去让她擦奶油,陈雯生气的把面包吃下去擦了嘴,“你就没点正经。”

“我是胡子还能正经到那去,地点你告诉我,我进去跟他们谈谈,谈好了或许我能回来,谈不好傅作义肯定扣押我,他能撤出华北跑了可以把我送到南京,他最后起义或者投诚我也能活,反正不会马上死。”张顺继续低头吃丰盛的早餐。

陈雯把一张画着简易地图的纸递给张顺,张顺在北平住过好几年呢,他拿过纸看了看就记住了位置,掏出美国郎森打火机就把纸给点着火,他又拿着一支雪茄用纸上的火点着。陈雯看他做事还像那么回事也就不再计较,张顺抽着烟喝着咖啡说:“我出去你们呆着,风头不对你们先走,别管我,我不可能马上死,被抓住最多也是软禁起来,凭我给他们帮过忙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地。”张顺说完了赶快把自己这份东西吃完,咖啡也全喝下去站起来就出了门。

酒店门口很远才后黄包车,大冬天的谁坐这东西,坐上去受罪,他到大门口也没发现什么出租汽车,感觉北平不像上海那么发达,上海有两家大的出租汽车公司,祥升车行就有四百台美国造的轿车,这样的大公司有两家,北平可没这么发达,有钱的人自己买自己的车,街上也没看到什么出租车,张顺穿上大衣徒步走出去,沿途边走边看北平城的风景,没走一会就到了一所大宅院门前。

门前的警卫端着冲锋枪,张顺从门前走过也没跟门口打招呼,他知道门前的看门狗最麻烦最耽误时间,他绕到宅院后边看看,巡逻的不多站岗的没有,他看四下无人飞身上墙就进了院里。张顺是胡子出身,墙和门都是挡不住他,他在院子里潜伏了一会就混进去,见人他就闪躲一下,溜达了几圈就绕进马占山的书房。

现在有名无权的马占山只是华北副剿总,家里也没太多的警卫,他是个挂职的副司令,能调动的兵马根本没有,张顺进了房间里,就见马占山病秧子似的躺在那,跟当初那个指挥黑龙江军民抗击日本侵略时候的马占山大不一样,张顺走到跟前看着马占山,“马主席,您还认识我么?”

马占山睁开眼吓了一跳,“你怎么进来的?”

张顺笑呵呵的说:“马主席,你还记得张学义么?”

“那还能不记得?胡子出身的中央军,你是他的兄弟?”

“您能记的我最好了,我不敢走正门从墙上进来的,您也知道我们这群人的底儿,我也不欺骗您,您怎么也算个抗战英雄,怎么能拿起枪跟老百姓作对呢,不瞒您说我已经是解放军的人,您在东北副剿总的位置上应该知道有个张顺反了吧?”

马占山点点头,“你小子还骗了南京政府二十万。”

“马主席,马副总司令,我今天来见您是想跟您谈谈,我奉上边的差派找您来了,希望您能帮我,我们很需要您的帮助。”

马占山长长出口气,“我手里无兵无权我怎么帮你?”

“我想去见傅作义,他也做过几天我们的老长官,他现在是华北地区的一号人物,我功夫再高也很难进去见到他,进您这我都不敢走正门,从正门进那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还不拿枪把我架起来扔出去?”张顺开门见山的提出要求。

“哎,也好,我把你领进去谈好谈坏你可别找我麻烦,他要杀你打你不能怪我。”马占山说完咳嗽着坐起来,张顺扶了他一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混栽了谁也不怪。”

“你小子好样的,像个绿林人。”马占山拿起电话约见傅作义总司令,马占山提出要去他家拜访的要求,傅作义是国军少有的清廉官吏,他不怕人串门,反正他家没什么好酒好菜一般国军还不乐意来呢。


轿车在吉普车的护卫下直奔傅作义的官邸,张顺换上一身国军的制服冒充马占山的副官,他就坐在马占山的旁边,马占山说:“到那我就坐一会就走,剩下的事情你来谈。”

“没问题。”

轿车一阵风一样的开到官邸门前,傅作义很热情的亲自站在大门口迎接,张顺扶着马占山走进去,傅作义早就吩咐手下准备茶水点心和酒席,马占山进了了客厅坐下以后,先是说要请几天假,开会就不去开了,有些小事让副官留下来聆听总司令训话,台面上的事办完马占山怕惹麻烦就把副官留下,他拖着病身子提前离开。

张顺坐在那看着傅作义,傅作义也感觉看着张顺面熟,张顺摘下军帽说:“总司令现在升官拉,可比过去当省主席和军长要风光的多了,总司令贵人多忘事呀,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

“你是张顺?听说你叛变了,你怎么又到这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作义好奇的问,张顺也不隐瞒,把手枪关上保险放在桌子上,然后轻轻推到傅作义面前,“总司令,我来是跟您说实话的,从古到金实话最难说,我的情况一点不隐瞒的都跟您说。”

傅作义耐心的坐在那听,越听脸色越难看,两只眼睛先是盯着桌子上的枪,然后是两眼喷火的看着张顺,张顺说完了看傅作义虽然生气但没叫人,他大声喊:“来人那,把这个小子抓起来。”

客厅的门突然开了,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门口,“爸,家里来客人了?”门口站的是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张顺脸上挂着微笑说,“老军长,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我能不老么,我从中原大战之后穿着军装都快二十年了,我也厌烦打打杀杀的日子,你想怎么处置我就怎么处置。”

张顺把傅作义将了一军,傅作义也不是个心黑手狠的人,他拿起电话叫过来几个便衣警卫,“你们几个去把张先生送回他的住处,全天保护张先生,不要让他见外人。”

“谢谢老军长,您没把我送给军统我很感谢了。”张顺在国军便衣警卫的看护下离开官邸,轿车把他送回酒店,张顺进了酒店以后酒店就彻底成了监狱,张顺不能出去,大门后门窗户外全是暗哨。

张顺一回来陈雯和玲霞就看出了问题,俩人一起说:“都是你把事情办砸了,现在这么办,彻底被看住了”,张顺躺在床上说,“我们带的钱根本不够,在酒点连吃带住的几天就花完了,到时候酒点就把我们赶出去,看他们怎么监视我。”


北平城内的张顺被监视居住了,城外的解放军可一直没休息,解放军先后攻下新保安和张家口,又轻松的包围了北平和天津,跟傅作义正式谈判的和谈小组也成立,社会名流们参加的不少,奔走在北平城内郊外的敌工部之间。谈来谈去不知道傅作义忽然态度硬起来,东野的林总态度更坚决,亲笔写信给天津的守军总指挥陈长捷,劝说他不要顽固到底,姓陈的不听话结果东野没用两天就把坚固的天津拿了下来,陈长捷只好带着行李去战犯管理所报到,等待他的是漫长的改造生涯。

其实这不是陈长捷的意思,是他的老长官傅作义不停的告诉他守住就有办法,后来陈长捷被功德林监狱放出来也不知道傅作义所谓的办法。天津的陷落还没有让傅作义清醒,在地下党员傅冬菊等许多的同志的努力下,一九四九年一月的最后一天北平和平解放。

早就花完钱的张顺就一直被傅作义花钱养着,住在酒店里好吃好喝的养着,把张顺吃的满面红光,在战友的护送下他离开北平回到部队,紧张的投入到他一生中参加的最后一次战役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