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我与小动物的缘分

majclh 收藏 27 757
导读:前日看了一个小网友写他与人照看小狗的帖子,一下子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想。我也是个十分喜欢小动物的人,从小到大也有过几次与小动物相处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是很甜美的。虽然有的时间已经很久远了,但一些细节像电影一样不时的在脑子里回放,每每想起这些,我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的感觉。 我小时候喜欢养一些小动物,上小学时开始有了养小动物的经历。最早养的小动物是兔子,但不是我自己养的,而是姐姐养的,我们帮着做一点事而已。但是兔子那红红的眼睛,毛绒绒的身体和吃起东西来的样子,还是叫我很喜欢的。 自己第一次养的小

前日看了一个小网友写他与人照看小狗的帖子,一下子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想。我也是个十分喜欢小动物的人,从小到大也有过几次与小动物相处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是很甜美的。虽然有的时间已经很久远了,但一些细节像电影一样不时的在脑子里回放,每每想起这些,我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的感觉。

我小时候喜欢养一些小动物,上小学时开始有了养小动物的经历。最早养的小动物是兔子,但不是我自己养的,而是姐姐养的,我们帮着做一点事而已。但是兔子那红红的眼睛,毛绒绒的身体和吃起东西来的样子,还是叫我很喜欢的。

自己第一次养的小动物,说出来现在有人些可能要笑,是小鸡。当我第一次看到小鸡的时候我就爱上它了。它那像绒球一样的身体、歪着脑袋看人憨憨的神态、尖尖的怯怯的叫声、及一群小鸡挤在一起的时候那毛毛绒绒一团,真是叫人难忘。那时每到春天,每个城市里好像都挑着担子叫卖小鸡崽的人,看到挑子,孩子们便会围拢上去,一边贪婪的看着,一边乘主人不注意时用手去摸小鸡。我们在这个时候也会央求妈妈给我们买上几只。当时的城里是允许养鸡的,但对一般人家来讲,养鸡是为了补充副食品供应不足之虞,而我们孩子则纯粹是了为了玩,为了满足那个时候文化荒芜时代自己的欢娱。

在妈妈满足了我们的要求后,我们小心翼翼的将小鸡崽用手捧回家,找来废纸盒,在旁边捅上些窟窿,里面铺上旧报纸,把小鸡放进去,弄来小米将养它,天好的时候再放到院子里走一走。

毕竟是孩子,我们养鸡是很不得法的,往往在小鸡到家几天后会拉稀而死,即使长的大一些了,一些鸡也会挨不过鸡瘟(可能是现在的禽流感吧)而死。当初买了二、三十个小鸡崽,到最后也剩不下几个。剩下的对我们来说,就显得弥足珍贵了。我们每个孩子分别饲养一只鸡,还给它起了名字,什么“花花”“丽丽”之类的。我记得有一次我分到了一只公鸡,这只鸡长大后,个头虽然不大,长得也不雄壮、不漂亮,却骁勇善战,我抱着它四处去寻找对手,好像就没有失败过。一次它遇到一个对手,是一只非常漂亮,个头较大的一只大公鸡,这家伙冲上去,骑在了对手的身上,嘴叨住对手的冠子,两个爪子紧紧抓住两个翅膀根,骑在了那个大公鸡的身上,那个漂亮的大公鸡无论怎样狂奔,也没有把它甩下来。得胜后它得意的打着响亮的鸣声,那个漂亮的大公鸡则灰溜溜的跑开了。

我对这它更加喜爱了,我甚至把它看成了我的朋友。我在家时几乎成天抱着它,在屋子里养它,恨不得睡觉也搂着,把它养的一点也不怕人。它有时碍人事,人家用脚拨拉它一下,它也要冲上去叨人的脚。最后,这只鸡也得了病,不吃不喝,蔫得不行,把我心痛坏了,我把它放在米袋子里,它也不吃。终于有一天,我放学后发现这只鸡不见了,跑去问妈妈时,闻到厨房炖鸡的味道,我冲出了房间,跑了到阳台,眼泪流了下来,任凭妈妈怎样喊我也不答应。好像好就是从那时起,我几乎不吃鸡肉,闻到味就难受。还是一直到了下乡以后实在馋得没有办法时,才开始吃从老乡家偷来的鸡。这是我第一次与小动物的感情经历。

第二次养的小动物是一只荷兰猪,当时我们这么叫,现在的学名叫什么,我搜索了一下才知道它叫天竺鼠,英文名字是guinea pig。通常被叫做豚鼠、荷兰猪、荷兰兔。我的荷兰猪(请允许我仍然这么叫它)是一只很好看的荷兰猪,身上有黑、白、和金黄三种颜色的毛,没有尾巴,约15公分长。说老实话我到现在也再没有见到过比它再好看的荷兰猪了。它的行为举止很像兔子,走路一蹦一蹦的。两个颗长长的门牙,吃的东西也和兔子差不多,喜欢吃青菜萝卜,它还喜欢吃(或是咬)纸,我一些放在纸箱里、搁在床下的书都给它咬坏了。

我这只荷兰猪,是我一个同学送我的。他的父亲在医院工作,医院的试验室里好像有很多这样的东西。在那只英勇善战的公鸡死了以后,这只荷兰猪又成了我的新朋友,我每天喂它东西吃,每天看它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每天听它“珠-珠-珠-依”的叫声。时间长了,我学会了它的叫声,我学它一声叫,它立即与我和鸣起来。想起来,那时的孩子也真是没有东西可玩,所以能与这些小动物结缘。

1970年我们家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家里行李都打好了包,这只荷兰猪怎么办?开始大人的意思也要将它打在一只箱子里,可是我坚决的反对,就是怕把它丢了。在我的坚持下,爸妈只好同意由我带着它。好在我们家是包了一个软卧车箱。我把小荷兰猪放到我的“棉猴”(有帽子的半大的棉大衣)口袋里。上了车,睡觉前,我把“棉猴”放在了车箱行李架上。一觉醒来,车也到了地方,我拿起“棉猴”,一摸口袋,坏了,荷兰猪不见了!我们停靠的是一个小站,停靠的时间很短,我吓坏了,赶紧找。还好,这个小家伙从我的口袋里钻出去,在行李架的一个角落里睡觉呢。

家里到了“五、七”干校,生活更单调了,这只小荷兰猪也成了我的业余生活寄托,每天放学后喂它,在屋子里撵着它跑,成了我们的乐趣。但我从来不敢把它放到外面去,生怕它跑丢了,因为它毕竟不如猫狗一样认家。但怕什么,来什么。一次干校放电影,那是个夏天,社会风气也不错,所以门窗关得都不严,我把小荷兰猪放到一个小纸箱里后就去看了电影。电影放完后回到家里再找它时,不见了它的踪影。我赶忙拿起手电筒出去四下找寻,可是去哪里找啊,院子的墙外就是小山,而且天已经很黑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央求我爸爸去帮我到附近的地方去找小荷兰猪。因为干校是在农村,当地的人没有见过荷兰猪这种东西,比较稀罕,人们见了后应该会有印象。我就听人说附近一个叫工兵营的部队有人拣到了,所以才来央求爸爸去帮着打听。开始爸爸还说没处去找了,算了吧。后来可能是烦我不过,没有办法,去了。爸爸回来告诉我“人家说了,拣到了,喂了马了”。我当时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一来是我已和这个小荷兰猪有了感情了,一下失去它有些承受不了;二来是送给我荷兰猪是我一个原来最要好的同学,好同学送的礼物丢失了,又不知何时再能见到好同学,所以更加难过。对人家(或父亲)的回答,我当时是相信了,只觉得拿它喂马的人太狠了(当地不会残忍这个词)。长大后懂事了,明白了这完全是托词,马怎么可能吃荷兰猪呢,完全有可能是被拣到的人吃了或给自己的孩子养着玩去了。这样我与小动物的第二段感情又这样结束了。

好像是荷兰猪丢了后不久,我又开始了养猫的经历。我先后养过多少猫,已经记不清了,但如果按现今宠物标准算,猫是我养过最多的小动物,但无一不是以丢失而告终。现在要我记住每个小猫的特点,实在是难为我了,但在与猫相处过程中的一些具体的事,倒还是回忆得起来。

大家在孩子时睡觉肯定都很死。但自我养了猫以后,半夜总是很清醒。那猫晚上经常要出去,半夜才回来。夏天还好,把小窗打开就行了。冬天不行啊,冷啊。但是每次小猫回来时,我都能知道,它有时喵喵叫上两声,有时用爪子挠窗子,有时就爬在窗子外一声不吭,我也能知道它回来。那时的猫还是抓耗子的,我家的小猫就经常给我们从外面叼一个或半个(当然是吃剩下的)耗子回来,我们也没办法。

养猫,属小猫最好玩了,尤其是晚上入睡时。这时的小猫,精神头十足,瞪着两个大眼睛,身子俯下注视着四周的动静。我们躺在被窝里,哪里稍微动一下,小猫都要迅捷的猛扑上去,又咬又抓的,真是很好玩。在这种情况下,孩子们往往要制造一些小情况,比如用手或脚在被窝里动一动,小猫就扑来扑去的,逗得我们哈哈大笑。等到它长大了,任凭你怎样,它是绝不会再上你的当,只是把眼一眯,睡它的觉。

孩子们都喜欢把小猫搂在自己的被窝里睡觉,我也不例外,为此还经常与弟妹们发生争执,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那时我已经上初中了,家里好像养了三只猫,其中两只是小猫。一天晚上我争取到了把两只小猫搂进被窝的权力,我怕小猫跑出去,把被窝搂的紧紧的,小猫是跑不出去了,但半夜上厕所时我发现,一只小猫已经被捂死在了被窝里,我自己懊恼不已,也被其他人责怪够呛。

我最后一次的养猫经历是儿子已经上小学了,战友送我一只波斯猫,一只蓝眼睛、一只黄眼睛,浑身洁白的毛,煞是好看。儿子也十分喜欢这只猫,每天给它弄猪肝吃,弄牛奶喝。小猫生了几只小猫,儿子更加喜欢了。记得一次学校写作文,儿子作文的题目是《我的小“方”猫》。之所以起这个题目,是因为他从小猫正上方的投影方向看小猫睡觉的姿态,是一个长方形。作文中,儿子把小猫的神态、小猫的可爱之处,把他对小猫的喜欢都写了进去,那个作文确实写的很好,得了优+。

多年的养猫经验,使我具备了一个独特的本领,只要是一般的猫,到了我手里,不出一会,我就会叫它服服帖帖,肚皮朝上的在我身上睡着。

我最喜欢的动物还有狗,但小时,城里不许养狗。现在允许养了,又因为没有时间加上妈妈不喜欢,所以作罢。但我还是有过一个非常短暂的养狗经历。

那一年,在美国的姐姐出国七、八年后第一次回国,并带回来在美国出生的、我们还未见过面的小外甥女。这个小家伙也十分喜欢小狗。她妈妈带她看同学时,正好路过宠物市场,她看见卖小狗的,软磨硬泡的让她妈妈买了一只出生约两、三个星期的小京吧狗。但狗买回来没几天,她们娘俩又去了大连,养狗的任务自然落在了我身上。由于没有狗食,我把饭、菜嚼在一起,再喂给小狗。白天把它放到小凳上,看它憨憨的不敢下来的窘态,晚上把它放在纸箱里照看它睡觉,半夜里听它呜呜咽咽的叫。只几天,小狗就和我产生了感情,每天我下班到家后,它就会摇摇摆摆的跑过来与我亲昵。很快姐姐回美国去了,妈妈也叫弟弟把这只小狗送了人。

我最后养的小动物是小鸟,十分有灵性的小鸟。那是爸爸住院时人家送来的。小鸟的名字叫“灰纹”,漂亮极了。黑脑袋,红红的喙、红红爪,红眼圈,白颊,黑尾巴,灰色的身子。浑身上下的毛十分整齐而干净,长得麻雀般大小。小鸟刚到家里来时是两只,并没有什么异样,在笼子里跳来蹦去的,叫的也不好听。只是爱洗澡,还是水洗,一天起码要洗两三次。它把自己泡在小水盆里,劈哩扑通的洗,水溅得满地。吃的说挑剔也不挑剔,说不挑剔也挺挑剔,只吃谷子,还不吃谷子壳,吃了里面的米,再把壳吐出来。我也试着喂过小米、面包屑及小虫子,它都不理。

大约一年后,一只小鸟无缘无故的死掉了。我有些可怜剩下的这只,就经常把它从笼子里放出来,让它在阳台上自在的飞,自在的落。我也时常去逗它,试图接近它,用手抓它。冬天冷了,我就把鸟笼子放到屋子里,有时也把笼门打开,试着让它飞出来。开始,小鸟还试探着站在笼子门口脑袋东歪一下、西歪一下,最后大胆的飞了出来。但想让它回去时,就要费一番周折。直到有一天当它飞到我的床上站立时,我要去抓它入笼时,因为动作较大,它飞了起来,我抓了几回没有抓到。这时老婆忽然说“它是不是跟人飞呐”,我这才发现这只小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跟在我们后面飞了。

这真是个天大发现,我们有意的在几个房间跑来跑去,果然,小鸟也跟在我们后面飞来飞去。可把我们乐坏了,这简直是个小精灵啊。但是在后面的时间里,这只小鸟的表现更是让人叫绝。

在发现了小鸟跟我们飞行后,我们每天把它放在笼子外面,只有睡觉前才想法让它入笼。但它仍不肯与人做更近的接触。我试图再接近它一点,当它停止飞行、站在我们身边时,我慢慢弯下腰,用手轻轻的靠近它,经过几次试验,成功了。它终于肯站在我们的手里了。

渐渐地它与我们越发的熟悉了,对我们也越来越依赖了。每天快到下班的时间,它都站在门口老婆的拖鞋上,等着我们回来。当听到我们的脚步声时,它会高兴的叫起来。我们只要喊一声“鸟鸟”,它就立即跟着我们飞来飞去。但它也有缺点,就是怕黑。当从房间飞出去时遇到走廊没有亮灯时,它就只能站在灯光与黑影的交界处无奈的叫着。

每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看电视时,这家伙会扑楞楞的飞到床下,歪着脑袋瞅着床上的我们,但我们不让它上来,它是绝不上来的。我们伸出手去,说“来吧,鸟鸟”,它就一下跳到我们的手上。它每天在我们手上的“功课”是固定的,先是用嘴把全身上下的毛都整理一遍,然后是伸懒腰。说了你可能不信,鸟还能伸懒腰,还真能。它是先把一边的腿和翅膀使劲向后伸直,然后再换另一边。这一套下来大约就要半个小时,“功课”完毕后,它开始在我们手上睡觉。虽然每天晚上托着它托得手直发酸,但还是天天盼着它来。

到了我们睡觉的时候就麻烦了,小鸟不愿意离开我们,我们也不能抱着它睡呀。只好把它带到阳台的门口,把门开一个刚刚能伸出手去的小缝,把它往里一放,赶紧关门。这时再看它,扇着翅膀,像直升飞机一样悬停,一边叫、一边看着我们,唉,没办法。

发展到最后时,这个家伙像个离不开大人的孩子一样,吃东西要我们看着才行,不然的话,就不吃。我试过几次,只要我一离开,它马上就跟着我,我回到它笼子旁,它又进去吃起来。洗澡也是,洗完澡,必须飞到我们的头上或是肩上来“甩干”,梳理毛发,把它的洗澡水弄得我们满脸、满头。我们在厨房做饭,它也在站在肩头上看着如何做菜,简直是到了不离不弃、寸步不离的地步。

也正是它与人的过分亲近,也害了它。它生命的最后一年的春节,家里人多,它忙得不知跟在谁后面飞好了。一天,一群孩子要出去玩,我儿子坐在门口的地下系鞋带,它站在我儿子的脚旁边,我儿子的腿挡住了别人的视线,结果被踩着了。我们全家都掉了眼泪,我找了个地方郑重的把它埋了起来。

可惜呀,不仅是小鸟没有了可惜,还有一点,它跟了我们好几年,我们竟然没有给它留下一张照片。还有我们也始终没有敢试着把它带到室外试一下,看它能不能也一样跟着我们飞。

现在每当与人谈起这只小鸟,我都不免要叹息一番。有人劝我,再养一个吧。我是再不敢养了,养出了感情到了它走的那一天,我们也真是很难承受呀。


本文内容于 2008-2-18 10:47:52 被majclh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